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風力牧場點燃經濟與生態戰火

風力牧場點燃經濟與生態戰火

SteveHamm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602期

2008-07-03 10:12

美國能源危機的部分解決之道呼之欲出,但堪薩斯州風力發電的這場能源戰爭,卻也凸顯了打破現狀、建立新產業的萬般艱難。

彼特.費雷爾(Pete Ferrell)在堪薩斯州東南的福林特山(Flint Hills),有一處七千英畝的牧場。這裡終年不斷地吹著大風。這天,費雷爾駕著一輛銀色豐田Tundra,從牧場建築所在的谷地,頂著強風出發。他來到一處山巔,放眼四顧,只見矮丘重疊環抱,牧草搖曳生姿,還有就是那仰之彌高、聳入雲霄的風力渦輪機。費雷爾小心翼翼地將車停入一處避風點,以免車門在開啟時遭風吹損。他指著遠方一座他父親幾十年前在牧場鬧旱荒時為打水而建的老風車說:「三十年代,就是這座風車救了我們。」

年過半百的費雷爾是第四代堪薩斯人。他的曾祖父在一八八八年建立費雷爾牧場;一個多世紀以來,費雷爾家族在這裡先後經營過放牧與油井,多次歷劫但始終不倒,現在的生計是風力發電。三年前,麋鹿河風力發電廠(Elk River Wind Project)在福林特山展開營運,電廠設有一百座風力渦輪機,發電量一億五千萬瓦,其中五十座就設在費雷爾牧場上。


鼓吹風力發電不遺餘力

 

費雷爾是堪薩斯風力發電的先驅。為推動風力發電,他先後與三家開發商合作,但都因遭到環保人士(他們認為風力發電會破壞當地景觀)與地方政界人士(他們與煤礦業者掛鉤)強烈反對而失敗,不過他奮鬥不懈,終有今天的成果。現在,費雷爾旅行全州各地,鼓吹風力發電。風力發電開發商地平線風能公司(Horizon Wind Energy)堪薩斯州項目經理馬克.勞樂(Mark Lawlor)說:「他一直就是堪薩斯州風力發電的喉舌,他生於斯,長於斯,也在這塊土地上找到可以利用的新生機。」

許多世紀以來,風一直是堪薩斯州農牧業者之敵。它吹走土壤,使穀物乾涸,風嘯聲也讓許多人神經崩潰。現在,風竟成了當地人的盟友,也算得是造化弄人。有些人還將美國大草原比喻為「風的沙烏地阿拉伯」,因為只要願意利用,這裡的風力發電足敷美國全國需用。

儘管就全美能源比重而言,風力發電仍然微不足道,但它已經不再是奇想。美國現有兩萬五千餘座風力渦輪機,發電量一百七十億瓦,足供四百五十萬戶之用。去年,電廠總產能提升四五%,預估在今後四年將增加三倍。美國目前的用電僅一%來自風力,但政府與業界領導人希望在二○三○年將這個比重推高到二○%,一方面提升無碳能源的供應,另一方面也造就更多綠領就業機會。

這樣的轉型並不容易。美國的風能主要來自中西部,但用電需求最大的地區都在沿海諸州。而早在幾十年前已經設計完成的輸電設施,無力將大量電能轉運數千哩外。此外,美國沿海地區固然不缺風力,但風力發電不僅成本昂貴,爭議也多;「別建在我家後院」的情緒,更使一些傳得沸沸揚揚的計畫遲遲無法推動。

 

輸電設施欠缺經費

 

位於中西部風帶中心的堪薩斯州,已經成為這場風力革命的主戰場。戰鬥雙方一方是鼓吹代用能源之士,另一方是現狀保護派。在堪薩斯州,所謂的現狀,指的就是煤。點燃戰火的事件,是向日葵電廠(Sunflower Electric Power)在西堪薩斯興建兩座七億瓦火力發電廠的議案。州主管當局以二氧化碳排放過高為由,拒發建廠許可,之後,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通過法案,推翻當局這項裁決,但民主黨籍州長凱瑟琳.西比流斯(Kathleen Sebelius)否決州議會法案,州議會隨以些微之差維持她的否決案。

 

角逐過程中,向日葵與其盟友甚至在報上刊登廣告,暗批西比流斯反對火力發電,就是墮入伊朗總統瑪莫德.亞瑪迪尼加(Mahmoud Ahmadinejad)的圈套,雙方拚鬥之狠由此可見。堪薩斯州雖有約三百座風力渦輪機,發電量卻僅得三億六千四百萬瓦,不及德州產能十分之一,原因也在於這種惡鬥。

 

雪上加霜的是,堪薩斯州輸電設施極為貧乏。大多數火力發電廠集中在東部堪薩斯市附近,但風能卻主要位在西部人口稀少的地區。現在,由於州長西比流斯鼓吹風力發電,獨立輸電業者爭先恐後,準備建立高能量線路,從風能充沛的西部向全州、甚至跨州界向全美各地輸電。美國能源部也希望能建立彷彿州際公路一般的輸電系統,將電力運往全美各角落,問題是經費無著。這項輸電公路計畫,單就風力發電部分而言,就得編列約二百億美元預算。另一有待突破的瓶頸是,新的大型輸電項目想獲得市與州電力當局批准,需要長達四年時間。

 

費雷爾這一次的出行路線,是沿九十六號公路西進,沿途訪問拜會,直到二百哩外的小鎮巴津(Bazine),教當地地主們如何聯手,與風力發電業者打交道。這已經成為他的新事業。他不斷在全州各地旅行,為如何推動風力發電獻策,有時還向地主們收一些顧問費。費雷爾並且與一些金主合作,發展他自己的項目。

 

來到巴津黃金年華老人中心(Golden Years Senior Center),費雷爾停下車。他與聚在中心會議室裡的地主一起動手,架妥摺疊椅,很快地會議室坐滿了人。他首先介紹風力發電。地主們一般每年可從每座風力渦輪機獲得約兩千美元權利金,但費雷爾勸他們結合在一起,以強化要價籌碼。他還勸他們,要設法擁有部分項目,不要只收權利金,並表示願意為他們發展項目,或做他們的顧問。

 

像這樣的會議正在堪薩斯州各地出現。此刻正推動中的風力發電項目多達十餘項;許多開發商在平川與稜線大舉展開測量,尋找渦輪機的最佳設立地點。他們有時會用祕密交易的方式,以不同價格收買不同的地主。這類作法終於激起地主反彈,尼斯郡(Ness County)地主的聯手就是例證。聯手行動組織人泰利.安提南(Terry Antenen)說:「尋『風』熱已經吹起,現在我們要挑開發商,而不是由開發商來挑我們。」

 

從巴津回程途中,費雷爾說,他已經用風力發電的收費償清了房貸,現在與天然氣業者合作,開發風力發電廠。他表示,希望能在一段時間以後,將費雷爾牧場交給兩個孩子。如果生意真能做得很好,他計畫成立基金會,投入福林特山社區發展工作。

 

大體而言,燒煤的火力發電較其他代用能源便宜。向日葵火力發電廠的發電成本,每千瓦小時約為一.五美分,天然氣廠發電成本為十到十四美分,風力發電成本為四.五美分。但能源的經濟景觀正在迅速變化。煤的價格一年內漲了一倍。根據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的估計,如果將新型火力發電廠與新型風力電廠的發電成本相比,計入資本成本之後,兩者所差無幾。 

 

能源戰場  一觸即發

 

向日葵仍在為它的新型火力發電廠奮戰。向日葵執行長厄爾.華金斯(Earl Watkins)說,堪薩斯無權不讓它建廠,因為二氧化碳排放標準在有關法令中並無明文規定,「就像警察攔下你的車,開你罰單,說你闖紅燈,但附近根本沒有交通號誌一樣。」

 

今後幾年,這項爭議將成為全美各地議會與法庭的辯論焦點。負責推動堪薩斯州能源行動的副州長、民主黨籍的馬克.帕金森(Mark Parkinson)說:「我們已經成為全美的戰場。」美國大多數州在環保法規中,並未列入與全球暖化息息相關的二氧化碳,不過有些州也打算效法堪薩斯,以同樣理由拒絕火力電廠。事實上,主張風力發電的人士說,如果納入環境成本,納入二氧化碳排放的汙染管理成本,相對於火力發電,風力發電其實更為廉價。 

 

落實亟待政府援手

 

大草原的生態保護也是個敏感議題。費雷爾原本在福林特山的一些友人,因為反對草原上出現風力渦輪機,已經不再與他說話。白楊瀑布(Cottonwood Falls)中央大酒店(Grand Central Hotel)的老闆蘇珊.巴尼斯(Susan Barnes)說:「他的作為真可悲。風救了他的牧場,這我很相信,但世上還有其他生財之道。」

 

不過,小型風力開發業主的時代可能已經逐漸逝去。費雷爾說,小業者很難與擁有規模經濟、財力雄厚的大型業者競爭。想建一座一億五千萬瓦的風力發電廠,約需二億二千五百萬美元。大型業者地平線風能公司正在進行的項目,產能達一百一十億瓦,而且想將尼斯郡(Ness County)也納入開發名單。在結束巴津的會議幾天後,費雷爾致電給安提南,說他不會參加項目投標。因為當地缺乏好的輸電線路,將現有系統升級可能得花好幾年。

 

但即使是大型業者,想推動大規模風力發電也需要政府援手。美國有二十五個州明文規定,公用事業必須使用一定百分比的再生能源,而且在所有這些州,代用能源項目都依賴聯邦政府的稅務優惠。這項優惠於今年年底期滿,因此鼓吹風力發電的人士正在向國會施壓,要求延長優惠期限。在過去,每次國會任由稅務優惠期滿,不再延續,風力發展的腳步必在翌年遲滯不前。

 

這是費雷爾牧場的早晨。在費雷爾家族一九二三年建的這棟房子裡,費雷爾的母親,九十五歲高齡的伊莎貝拉,坐在起居室裡,由彼特幫她穿上長襪。有著一頭發亮銀髮、身材瘦小的伊莎貝拉說,她喜歡看著風力渦輪機輝映藍天的景象。她談到最難忘的記憶,是與先夫傑克一起騎著馬,馳騁牧場的那段流金歲月。她說:「他總是說,我們只是這塊土地的看管人,彼特與我也都有同感。你必須照顧好土地才行。」(By Steve Hamm)

延伸閱讀

她56歲提早退休,驚覺「2千萬退休金根本不夠用」,省吃儉用一年起碼花120萬,錢去哪裡了?

2022-08-18

生在「重男輕女」家庭的悲哀:爸爸把房子留給大哥、幫二哥出頭期款,卻連一塊錢都不肯借我買房

2022-08-10

別再做發財夢!他45歲提早退休,16年後得出6個教訓:別花太多時間理財,反容易賠掉老本

2022-08-07

富邦產險公告近2個月理賠超過40億元!防疫保單最大苦主開始承擔了!架設「線上理賠通報系統」希望加速理賠

2022-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