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美商周:不敢入市的投資人錯了

美商周:不敢入市的投資人錯了

Christopher Farrell,譯者/陳曉夫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28期

2009-01-01 17:46

若只因為1930年代的慘劇,而再也不敢投入股市,投資人就錯了;因為根據歷史經驗,大衰退之後進場的投資人都會有大收穫。

經濟不好,不景氣的憂慮逐漸化為大蕭條將至的恐懼。這個時候,我們自然會想從歷史取經因應當前危機。
 

股市運作仍有明確的旋律


乍看每在多事之秋,股市表現一般不佳:在大蕭條期間,道瓊指數從一九二九到三二年間暴跌八九%,之後五年略見復甦,然後在一九三七至四二年間又重挫五二%。

但深入探討股市歷史,你會發現一些有價值的教訓。首先你得知道,道瓊指數的動盪不是新聞。

此外,金融海嘯後儘管許多投資教條似乎不再管用,但若從長遠角度來看,股市運作仍有相當明確的旋律,能為投資人帶來希望。

特別必須注意的是,金融災難使投資人絕望,導致股價低迷,但這正是日後高價與豐厚報酬的先聲。故金融家雷昂.李維(Leon Levy)在《華爾街心態》(The Mind of Wall Street)中寫道,「市場往往在兩個方向都會表現過火。我們會見到股價遠遠超過公司價值,也會見到它們超跌。超跌時,股價偏低,遂為投資人帶來新機會。」

問題是復甦時機不明。從許多方面來看,《華爾街心態》描述的正是今天的故事:消費者過度舉債,華爾街金融家一味貪婪、不負責任。這一本書於二○○二年出版,書中預言的大逆轉直到五、六年後,已終於成形。
 

雖知有反彈 谷底卻難測


以三○年代大蕭條的情況為例:道瓊指數在一九二九年跌了一七%,翌年續跌三四%,一九三一年重挫五三%,翌年又挫二三%。Rutgers大學經濟學家尤金.懷特(Eugene White)說,「在一九三一年,投資人會說,『還能怎麼跌?這一定是谷底了。我買。』六個月以後,這人輸得精光。」
 

投資心態受大環境影響


撇開時機不談,目前股市似乎越來越誘人。自一九五八年以來,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報酬率(目前幾達三.三%)首次超越國庫券(十年期國庫券利率只有二.二%)。在一九五八年以前,股票報酬率一般高於國庫券,這反映的事實是,投資人認為投資股票較具風險,公司必須多付股利才能吸引股東。

但這種心態因五○年代出現的太平盛世感而改變。在一九五八年,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報酬率首次跌落國庫券之下,並且一直持續到五十年後的今天。出現在一九五八年的這項轉變,反映投資人對股市充滿樂觀,對企業賺錢的本領越來越有信心。但到今天,投資人情緒再次由盈轉虧,市場價格反映的是一派悲觀。

 

讓投資人卻步的,不只是大蕭條再起的恐慌而已。通貨緊縮(整體物價跌落,企業賺不了錢;通貨緊縮與通貨膨脹是互為鏡面形象的兩者)也已經逼近。

 

舉例說,在大蕭條期間,物價跌落四分之一,公司的營利因此化歸泡影。投資人還得絞盡腦汁,了解政府財務與金融政策能否有效重振經濟。

 

從一九二九到三二年,股票投資人的報酬為負二○.二%。但在羅斯福主政、啟動「新政」(New Deal)以後,股市在一九三三年暴漲六六.七%。問題是,之後股市重挫,使三○年代成為美國史上最暴起暴落的時代。耶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威廉.高茲曼(William Goetzmann)說,「一九二九年後,人們開始質疑股市投資的基本前提。」

 

投資人的反應可以理解,但對現今的投資人而言,因為這些教訓而不敢入市就錯了。理由之一是,在通貨緊縮相對和緩的情況下,股票投資紀錄呈現的面貌大不相同。從一八七二年起,在和緩的通縮(約為一年一%到二%)情況下,股市以年均一三.九%的幅度成長,一直持續了二十四年。

 

長期低迷可選高風險商品

 

此外,股市的數據證明,在長期的貧乏表現之後,持有風險較大的資產是明智之舉。Leuthold集團投資長史蒂夫.魯紹德(Steve Leuthold),以十年為一單位,對一九二六年以來的股市表現進行分析。

 

魯紹德發現,過去十年屬於表現最差的四%。但每在這些表現最差的十年期結束後,股市在下個十年會有至少七.二一%的年殖報酬率,最好的十年(一九七四到八四年)報酬率達一五.五八%。換言之,年輕投資人如果膽子夠大,敢在大蕭條期間進場買股,到一九五七年將屆退休時,可以獲得十倍報酬。

 

股市重酬勇者,是因為一旦股災出現,大多數投資人躲避股市惟恐不及。在五○年代,藍籌股提供五%到七%的報酬,但那一代投資人由於遭三○年代熊市燒得膽戰心驚,不敢投入股市。以今天而論,許多薪水族人士會認為,他們的退休金主力應該是政府債券,而不是股票。

 

當然,我們不可能知道股市如今是否已經築底,還是再等一年才能築底。分散投資與平均成本法(dollar-cost averaging)等傳統理財之道,因此仍不失為好作法。

 

分散投資 平均成本

 

Accredited Investors負責人羅斯.李文(Ross Levin)說,「危機過後,遭最嚴重低估的資產類型,反彈力道也較其他類股強勁。在這類危機期間,重新平衡非常重要。若能有系統地重新平衡,你會知道自己必須低買。」

 

在現在這種危機時刻運用平均成本法,效果最佳,因為採用這種作法能使投資人不考慮入市時機。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沙穆森(Paul Samuelson)說,「時機極難把握。賣股票很容易,但賣了以後,你得知道什麼時候再進場。而根據我們了解,沒有人能在這方面做得好。」

 

股票與債券都有風險,仍是不爭之實。股票的風險大於債券,因為股票還代表對進取精神的報酬,而債券只是明訂借方應支付多少本息的合約。耶魯的高茲曼說,「我們應該回顧歷史,知道我們過去也曾發生恐慌與危機,知道市場終將復甦,這對我們今天非常重要。甚至以三○年代為例,股票仍是一項好投資。」
 

最偉大資金管理人也投資失利

 

獲《財富》雜誌譽為當代「最偉大資金管理人」的Legg Mason資金管理公司投資長比爾·米勒(Bill Miller),擁有一連15年超越市場、共同基金管理人無人能及的傲人佳績。但談到投資,飛得高、跌得重的定律依然管用。米勒的業績從2006年起走下坡,他的報酬表現隨著Legg Mason今年重挫58%而一落千丈。

 

曾擔任陸軍情報官的米勒,多年前開始鼓吹價值型投資。他在1990年代中期開始買進科技股,之後又買進網際網路公司,因為他認為,這些公司擁有支配性的市占率,與豐厚的資金價值報酬。但事實證明,他在Amazon.com與美林這類科技巨廠與金融公司下的注,血本無歸。

 

在11月一封致基金投資人的信中,米勒說,財政部與聯準會不該任由雷曼兄弟沉淪,不該為拯救兩房而將股東拖下水。他說,他正積極訂定新策略,以提升基金表現。

 

不景氣 保護資產法

 

你在轉型:你為退休與大學開支而儲蓄,但也開始注意保護資產。

 

在不景氣的年代,一定要有一個現金保護墊,維持至少一年的生活開支。想增加現金,可以考慮減少退休金帳戶的供款。如果你有房子,還可以用約5.5%的利率取得房子貸款,利息支付可以抵稅。

 

為學費傷腦筋?美國有35個州在529項計畫上提供減稅。你可以上Savingforcollege.com比較這些計畫。

 

上Choosetosave.org使用「Ballpark E$timate」退休計算器,評估你的退休計畫。

 

使你的投資繼續邁向成長,開始以藍籌股(許多藍籌股有3.1%或更高的報酬率)構築一個收入組合。如果你屬於高稅率等級,可以購買一些高報酬的市債券。如果你能承受風險,不妨撥出5%購買高報酬債券,它們一般有8%或更高的報酬。此外,分散資產也是保護資產之道。

延伸閱讀

「四巨頭」的困境

2020-08-05

解封後的「日本化」

2020-07-08

疫後的困局

2020-05-13

時間的維度

2020-04-15

全球離大蕭條或已不遠

2020-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