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準備迎接女性主導時代來臨?

台灣準備迎接女性主導時代來臨?
蔡英文能否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寫下歷史,明年元月14日將見分曉。(攝影/林煒凱)

陳怡安

國際瞭望

Top Photo

781期

2011-12-08 17:05

蔡英文想以熱情的理性、非典型的選舉,將自己推上總統大位。她是否能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尚在未定之數,但其實國際上早就有多位女總統在政壇發光發熱。

二○ 一二年台灣總統大選首度出現女性總統候選人,隨著選戰升溫,台灣選出「女總統」的機率越來越高。台灣真的已經準備好要迎接華人民主政治史上第一位女總統了嗎?

 

蔡英文從政風格與前輩迥異


這是一個無人能回答的問題,因為,似乎連蔡英文自己都不想太突出「女總統」這個議題。總統大選至今剩下一個月,蔡英文的競選總部只在九月下旬推出一次女總統的文宣,而且,還扭扭捏捏用了「台灣第一女.總統.蔡英文」的斷句法;而蔡英文的競選官方網站iing.tw上,則只有兩則關於女總統的新聞,下載區也找不到女總統的海報;至於臉書,幾百張照片裡面只有一張女總統的文宣,幾乎沒有關於女總統的討論。這位非常可能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候選人,卻看不出對「女總統」的熱情與認同,她有何顧慮?

「女總統」的確是個時髦先進的話題,特別是今年一月巴西選出女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三月祕魯女總理克莉斯汀.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上任、八月泰國選出女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十月有阿根廷女總統克莉絲汀(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高票連任、十一月又有丹麥女總理賀拉(Helle Thorning-Schmidt)就任,加上搞成全球金融危機的歐債風暴,焦點完全在德國女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身上。女性國家領導人占據全球主要媒體的版面,不斷提醒世人,女人主導的時代已經來臨。

女總統的議題雖熱,不可諱言的是,不論在亞洲、歐洲或美洲,女性政治領導人的路走得既辛苦又坎坷,不論是老派政治世家的皇家繼承人模式,或者躲在丈夫背後的垂簾聽政模式,還是歐洲興起的女性主義者模式,女人從政的績效還是起起伏伏。而在台灣,蔡英文也與過去所有國民黨、民進黨的女性從政者風格迥異,幾乎沒有前例可供推敲。女總統的議題雖然熱鬧且先進,卻不必然傳達完全正面的訊息。

 

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


與中國國民黨這個百年政黨比較起來,民進黨內對於男性與女性政治的衝突更大,但是女性的主導空間也更寬廣;甚至,從早期黨外到今天從挫敗中爬起的民進黨,每一個階段的成長與蛻變,女性政治家都扮演了關鍵的角色,甚至可以說,民進黨是喝女人奶水長大的。

○六年底,深受民進黨敬重的台灣獨派大老辜寬敏曾經公開主張「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早年黨外也不乏觀念保守的男性沙文主義者;但是,女性政治人物在民進黨的發展史上,一向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除了曾經擔任副總統的呂秀蓮之外,民進黨創黨元老許榮淑、周清玉、藍美津、葉菊蘭等人,都是能夠獨當一面、不需要丈夫庇蔭、甚至光芒勝過丈夫的女強人;而扁嫂吳淑珍在陳水扁從市議員一路走進總統府、最後踏入牢籠的過程,更寫下一部「有阿珍才有阿扁」的血淚史。

新一代的民進黨女性領袖,則展現了更獨當一面的特質。如今已經公開決裂的媒體名人陳文茜,早在上個世紀一九八○年代就是黨外文宣的要角,九五年之後更擔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並且在許信良擔任主席的年代裡主導民進黨的重要政策。目前黨內知名的女性立法委員葉宜津、邱議瑩、管碧玲、蕭美琴、陳瑩、以及這次擔任蔡英文競選總部發言人的鄭麗君,都是才貌兼具、能力比絕大多數男性更強的新世代政治人物。

而蔡英文雖然在二○○四年才加入民主進步黨,卻能在四年之後接黨主席,八年就披上競選總統戰袍,更是後發先至,證明了對女性政治領袖高度接納,已經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發言人鄭麗君在發表「台灣第一女總統」主題看板時特別強調,選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將「展現台灣女性堅毅與承擔改革的勇氣,以及理性重視溝通的特質,正是民主深化所需要的……,將能開創台灣新的政治文化。」

 

蒙古國產生全球第一位女總統

 

嚴格說來,「女總統」並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人類早期的母系社會,原本就是由女性主導決策,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武則天自行稱帝雖然是罕見的例外,類似慈禧太后垂簾聽政,由皇太后定奪的例子,在每個朝代都非常普遍,西方社會早年有埃及豔后克莉奧派特拉七世(Κλεοπατρα Ζ)引領風騷,英國維多利亞女王(Alexandrina Victoria)創下日不落帝國的功績更是空前絕後。

 

而且,也不是先進國家才會出現「女總統」,二十世紀的第一位女總統,出現在蒙古共和國。蘇卡巴.楊姿瑪(Sukhbaataryn Yanjmaa)在一九五三年代當了二八七天的蒙古國總統。楊姿瑪不是柔弱的女性,她是蒙古革命英雄的遺孀,而且是蒙古人民革命黨政治局的實權領袖,做過國家中央委員會的書記、擔任國家最高決策機構政治局的委員長達數十年,並且在總統恭其金邦德勝(Gonchigiyn Bumtsend)過世之後,依法代理總統職位。

 

在楊姿瑪之後,斯里蘭卡的司莉摩芙(Sirimavo Bandaranaike )在一九六○年出任首相,是全世界第一位女首相。司莉摩芙是斯里蘭卡最具實力的政治家族的實際領袖,她的先生曾經擔任首相,女兒曾經擔任總統,但是真正的政治實權掌握在司莉摩芙手上。她第一任首相就做了五年,退居幕後之後又站上第一線,前後做過三任首相,一直到她二○○○年過世之前為止。二○○○年十月十日總統大選當天,高齡八十四歲的司莉摩芙在投完票之後隨即過世,對政治的投入堪稱「死而後已」。

 

另一位女人當家的國家是阿根廷。一九七○年代,裴隆夫人與先生不僅掌握政權,還成了國際政壇的風雲夫婦,裴隆夫人從來就不是先生的附庸,裴隆在任內過世,裴隆夫人依法接任阿根廷總統,也是全世界第一位不是出身皇族的女總統。

 

四十年後的今天,同樣的模式再度重演,克莉絲汀在二○○七年接任她的丈夫競選總統成功,過去四年帶領阿根廷度過金融風暴,今年十月底又以絕對性的壓倒票數獲得連任。克莉絲汀也成為全世界第一位競選連任成功的女總統。

 

真正符合現代女權定義,不靠父親、先生或兒子,依據自身的專業與政治操作而能坐上領導大位的,幾乎都在歐洲。

 

女總統

2000年10月10日,全球第一位女首相,一手主導斯里蘭卡政治的司莉摩芙,在投下人生最後一次總統選票當天,結束了她84年的生命。

 

女總統

阿根廷女總統克莉絲汀,不只是現代版的裴隆夫人,更在2011年10月以壓倒性的多數獲得連任。克莉絲汀勝選的憑藉,是她對抗金融風暴與經濟衰退的能力。

 

歐洲女總理老是收男人爛攤子

 

歐洲是先進女性主義從政的大本營,瑞士有四任總統由女性出任,居所有國家之冠;芬蘭出過一位女總統、兩位女首相;瑞典有全世界最激進的女性主義政黨,這個稱為「女性主義先鋒陣線」(Feministiskt Initiativ) 的政黨,是真正旗幟鮮明主張女權至上的政黨,還曾經在歐洲議會的選舉中贏得一席議員席次。女性主義先鋒陣線批評傳統的女性從政者只是不斷營造「像男人的女政客」,是「男人的複製品與次級品」。她們主張摧毀男人所架構的政治藩籬,取得女性從政的主導權,重新架構嶄新的女性政治大舞台。

 

冰島在○九年元月選出女首相喬安納(Johanna Sigurdardottir)更是先進,她是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女性國家領導人,也是第一位合法公開與同性伴侶結婚的國家領導人。她不只展現精明幹練的專業形象,更在○八年冰島財政破產、匯率崩盤之後,接下國家重整的艱鉅任務,將冰島重新帶回經濟成長的軌道。

 

歐洲的女性政治領袖有個共同的特點,她們幾乎都出身平民家庭、憑藉著自身的專長攀登頂峰的實力派;還有,她們也特別懂得如何收拾那些臭男生留下的爛攤子。

 

早在一九八○年代,英國鐵娘子首相柴契爾夫人,就以遠遠超出男人的決心與毅力,推動英國的國營企業民營化,以及金融市場的自由化。柴契爾夫人「大爆炸」(Big Bang)的金融自由化,將老態龍鍾的英國經濟體系重新注入活力,更成為世界各國爭相學習的典範。三十年後的今天,德國總理梅克爾擔負起歐洲整合的重任,一面要替那些南歐老政客擦屁股,一面還趁勢推動歐洲財政全面整合的不可能任務。當那些男政客呼天喊地,叫著要梅克爾花大錢救市,梅克爾卻老神在在,挺住排山倒海的批評,按部就班地推動她歐洲整合的歷史大業。歐洲甚至有媒體認為,「希特勒沒有完成的歐洲統一大業,可能在梅克爾手中完成!」

 

當然,不能忘記國際貨幣基金(IMF)前任主席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在紐約搞出臭不可聞的性醜聞,也是靠著法國女財政部長拉加德(Christine Madeleine Odette Lagarde)接任主席來收拾善後。

 

女總統

冰島現任女首相喬安納,是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女性國家領導人,她在經濟上將破產的冰島重新拉回復甦軌道,更證明了女人有能力在危難的金融風暴中,一肩挑起拯救國家的重任。

 

蔡英文會是哪種女總統?

 

蔡英文到底屬於哪一種女性政治家?她當然不是出身政治世家的皇宮貴族型,也不是站在丈夫、父親肩膀上操控的垂簾聽政型。雖然說她比較接近歐洲的專業女性政治家,但是蔡英文既沒有柴契爾的霸氣、也缺乏梅克爾已積累積二十年穩健的政治績效,更不像北歐那些女性主義者能勇於大聲擁護出櫃的女同志。

 

而且,連蔡英文在自己的「十年政綱」中,也沒有突出女權政見。「性別」只是她十九項政綱中的一環,而且具體量化的女性參政目標只有一條:「積極促進各級政府首長、部門主管及民意代表,任一性別的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相對於歐洲各國常見的「女性不得低於四○%」的目標,蔡英文顯然很務實。除了這個量化的目標之外,其他關於女性平權、對於不同性向者的尊重,與國民黨差異並不明顯,而且都是理念性的描述。

 

專研女性主義與政治的中山大學副教授黃競涓在○七年的一篇專文中剖析,多數女性政治人物未能帶來新的政治實踐,因為位居高位的女性常常孤掌難鳴。又倘若女性政治人物缺乏性別意識,且社會仍然充斥各種有形無形的性別歧視,則女性的政治領導人「依然只是政治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言人」。

 

清湯掛麵、言詞溫和的蔡英文,離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但是,她能不能真正成為一位能改變現狀的女總統,還有待驗證。畢竟「台灣第一女.總統」與「台灣第一女總統」,還是有「一點」差異。

延伸閱讀

歐盟會不會裂解?最關鍵的兩個女人

2016-09-15

全球最知名難民:沒有和平 就沒有希望

2016-07-21

蔡英文行不行?

2015-02-25

全球最有權力的女人 梅克爾最後一搏

2011-09-15

從芝加哥市長到中歐總統 女力治天下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