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日本核災一年不可承受之四大難題

日本核災一年不可承受之四大難題
災區除汙的速度緩慢,而且汙土的置放地難尋。圖中刨除廢土標示的輻射劑量,高達1.37微西弗/小時。

孫蓉萍

健康

法新社

793期

2012-03-01 11:26

二○一一年日本三一一大地震與引發的海嘯造成重大災難,至今將屆滿周年。福島核電廠的融毀和爆炸﹐導致輻射物質泄漏,其中銫一三七半衰期就長達三十年,對福島人、甚至全日本人的影響,還是如影隨形,眾多疑慮,讓日本人持續繃緊神經。

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即將屆滿一年,隨著時間的消逝,對核電廠所在地福島的居民來說,心中的疑慮反而有增無減。儘管政府二○一一年十二月宣布,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反應爐溫度維持在攝氏一百度以下,處於冷溫停止的狀態,下一步就是準備廢爐。事故似乎已接近尾聲,但是民眾想問:「輻射量真的會降低嗎?」「食物安全嗎?」只要一天不離開福島,擔憂永遠不會消失。

 

內部被暴 長期影響堪虞

 

面對核災,人類仍有許多未知。廣島、長崎的原子彈或車諾比核電事故,放出的輻射劑量雖高,但時間都相對較短。台北醫學大學教授張武修指出,福島核災可以說是第一次「低劑量長期被暴」的事件,大家也擔心往後的長期效應。

有關輻射與癌症的因果關係,張武修說:「輻射是致癌物,輻射劑量越高,致癌的機率越高,其中以白血病、乳癌、肺癌等癌症為主,另外還會出現甲狀腺和良性乳房結節。只是每個人得到癌症的機會,原本就有很大差異。」

在福島核災爆發後,長野縣松本市市長、同時也是醫師的菅谷昭,根據長期參與車諾比核災醫療支援活動的經驗指出,「內部被暴」的影響更需要留意。內部被暴,指的是透過口鼻吸入輻射物質、或吃到汙染的食品,人體從腸胃吸收,進入血液,累積在內臟、肌肉或骨頭裡,對細胞造成影響。而且幼兒細胞分裂快速,對輻射敏感,因此對於兒童,需要更多的照顧。

菅谷昭指出,車諾比核災發生五年後,罹患甲狀腺癌的兒童開始增多,十年達到高峰,這些小孩和全家人吃一樣的東西,但只有小孩得到癌症。在比鄰車諾比的白俄羅斯,車諾比核災發生的一九八六年,零到十四歲的兒童只有兩人得到甲狀腺癌,九○年增加為二十九人,九二年再增加到六十六人,九五年更激增為九十一人。這也是有小孩的家長,聞輻射色變的原因。

 

食安

 

食品安全 檢測體制與標準受到考驗

 

根據調查結果,內部被暴的原因有八成來自食品。為了消弭民眾的疑慮,從一二年四月起,日本政府將對食品含有輻射物質實施新標準,嚴格限制食品中銫的含量,降幅為四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不等。蔬菜等一般食品的銫含量限制由五百貝克/公斤降為一百貝克/公斤,牛奶和嬰兒食品降為五十貝克/公斤,飲料水則減為十貝克/公斤。

即使實施新標準,也還有許多課題有待克服。宮城縣一所學校,原本牛奶中放射性銫的含量都在九貝克/公斤以內,去年底開始,竟跳到約二十貝克/公斤,其他學校也陸續發現近二十貝克/公斤的數值,原因應是牛隻被餵食了遭汙染的牧草。即使輻射量在國家規定的安全範圍內,但是學童每天營養午餐都會喝牛奶,家長擔心放射性物質在體內累積。

每天吃的米飯也是主婦的煩惱,她們擔心「檢測體制真的健全嗎?」福島縣有二萬五千戶農民,檢測機器有限,作業負擔龐大,而且鄰近縣市也有被檢查出銫的例子,要做到全面安全安心,談何容易。此外,熟悉內部被暴問題的岐阜環境醫學研究所所長松井英介說:「鍶也對人體有害,國家也有測量的責任。」

 

養牛

牛一旦被餵食遭汙染的牧草,牛奶就有安全疑慮。(圖片來源/法新社)

 

環境除汙 費時耗工盲點甚多

 

每個人都想遠離危險,現實生活中卻沒那麼容易。福島市渡利區居民阿部裕一和太太,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遠離福島避難,只能在周末時盡量跑得越遠越好,他說:「這一年下來,開車花的油錢都可以再買一輛新車了!」當然他不可能向政府求得一分一毫的賠償。「渡利守護兒童會」代表菅野吉廣指出:「很多家庭的財務狀況吃緊,而且為了要不要避難的問題,不少夫妻失和、甚至以離婚收場。」

根據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訂定的安全標準,一般民眾一年接受的輻射劑量(不含天然背景輻射)應在一毫西弗以下,換算成每小時劑量,即在○.一微西弗上下。但在今年二月十七日,福島市還測到○.八微西弗,有些稱為「熱點」之處,數值會飆升,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居民的健康堪虞。

由於無法讓所有居民都遷移,今年一月開始,日本環境省指定關東和東北地區八縣一○二個市町村(如同台灣的鄉鎮),展開由國家負擔費用的除汙計畫。一般來說,除汙要先高壓水沖洗屋頂,同時刨土,將大約五至十公分厚的泥土挖起,用外地帶來的新土覆蓋上去。但光是這麼簡單的兩個步驟,就有堆積如山的問題。

福島市政策推進部危機管理室暨輻射綜合對策室課長佐藤三男指出:「有些建材容易因雨水而讓輻射物質滲入內部,光洗一次根本不夠。」而且挖起來的土要放在哪裡,也是大問題。菅野吉廣生氣地說:「獨門獨院的人,可以把汙染的廢土埋在自己的院子裡,我們住公寓的人,附近挖出來的土沒地方放,政府居然要我們自己去跟鄰居拜託!」

這次的除汙對象只有住家。就算除完所有的住宅區,福島縣山林的面積占了七成,到了春天,冰雪融化,留在山林間的輻射物質,可能再隨風飄或水流移向平地。或許家裡輻射量低,周遭生活的環境卻還是籠罩在高輻射劑量下。

 

在福島市內測量輻射量的神戶大學教授山內知也呼籲:「至少讓小孩和孕婦避難。」他認為「銫已經深入屋頂了,降低輻射的唯一方法就是屋頂整個換掉。另外還要重鋪柏油路,作業必須更徹底才有效。」除汙的範圍非常廣,恐怕要用十年時間,估算須花四十八兆日圓。

 

此外,去年日本實施限電措施,今年再度面臨考驗。日本核電廠共有五十四座反應爐,現在只剩東京電力與北海道電力公司的兩個機組還在運轉,而且分別會在三月和四月停止運轉,日本可能面臨一個沒有核電廠的夏天。

 

核電缺席的情況下,電力公司利用火力、水力、再生能源等發電方式來補足電力。日本各電力公司倚賴核電發電的比重不一,其中關西電力公司核電的占比最高,達到四八%,電力不足的疑慮也最高,該公司今年夏天電力,預料將不足二一五萬瓩。

 

排放

 

放射性廢物

 

電力吃緊  核電廠停止運轉  發電成本大幅提升

 

由於採用火力發電需求增加,日本業者必須向國外採購天然氣,去年三月十一日後,東亞天然氣的價格就一路走高,去年日本天然氣的進口價為每百萬BTU(英國熱量單位)十四美元,達到美國的五倍以上。

 

儘管成本提升,關西電力目前不打算像東京一樣要調漲電價,社長八木誠說:「現況只是暫時性的,關西電力的核電廠將通過檢測、重新開始運轉,一切都會恢復正常。」日本政府先前對各核電廠實施壓力測試,一月下旬已對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第三、第四號機組判定為「妥當」,也得到IAEA的背書,準備再啟動。當然這也引起當地居民極大的反彈。

 

事實上即使現在廢核,已經存在的核廢料,早已是難以處理的棘手問題。日本目前國內存在的放射性廢棄物中,高放射性的玻璃固化廢棄物(將用過的燃料再處理時,所產生的含有高濃度放射性物質廢液以玻璃固化)到二○年估計會達到四萬個;另有使用過的防護衣等低放射性廢棄物,現在又加上這次福島核災除汙的廢土,都還沒找到最終的安置處。

 

現代人過著用電方便又便宜的舒適生活,下一代卻要在恐懼中過日子。為了這個方便,人類的犧牲也未免太大了。

 

核電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睽違14年頭一遭》不懼產業供需反轉? 友達宣布在台投資千億元蓋新面板廠 背後盤算曝光

2022-02-11

擁政策、題材新趨勢,太陽能、風電、儲能超夯 雙利多加持 12檔綠能概念股電力滿載

2022-04-27

平均工時逾10小時、疲憊指數超高…職業婦女的人生風險4帳戶,「這個」絕對不能少!

2022-05-05

為什麼要感恩而不要賴皮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