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老首相的新盤算

老首相的新盤算

楊卓翰、孫蓉萍

國際瞭望

Getty

837期

2013-01-03 15:25

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晉三上任,不但在外匯市場掀起一陣旋風,也讓日本經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轉機。為了讓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從敗部復活,安倍在匯率、財政、通膨各出險招。究竟這些險招能使日本經濟重生,還是讓安倍落得出師未捷身先死?對貿易關係密切的台灣又有何影響?

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晉三在國會發表上任演說,那是他人生中第二次上任演說。五年前,安倍也當了短短一年的首相,下場說不上好看:他帶領的自民黨在選舉大敗,個人則因為健康因素閃電請辭,任期剛好一年整,幾乎是被轟著下台的。

這次選舉,不只是安倍政治生涯再次奮力一搏,五十八歲的他也準備帶著整個日本二十年經濟做一場「敗部復活戰」。這次,他帶著震撼市場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企圖改變日本。包括二百兆日圓的擴張財政政策,以及「無限量」的寬鬆貨幣政策,要讓日幣貶值。他以強硬的態度,企圖扭轉日本「失落的二十年」。甚至對扮演中央銀行角色的日本銀行發出最後通牒:不聽話,我就修法!

 

安倍政見摘要

》將物價上升率的目標設定為2%。為達成這個目的,政府要和日銀加強合作,甚至考慮修改《日銀法》,實施大膽的寬鬆銀根措施。
》日圓兌美元匯價保持在85-90圓之間,好恢復日本企業的競爭力。

 

手段激進 將日本帶向通膨 挑戰極大


他會採取激進手法,是因為這是安倍政治生涯的最後一次豪賭:用「不成功便成仁」的武士道右翼精神,把日本從長期通縮的緊縮政策,硬是帶往「通膨」這另一條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日本經濟長久以來都有兩派:通縮派保持穩定,與通膨派刺激成長。」大和證券董事總經理汪怡岳觀察。日本早稻田大學經濟系畢業的他,對日本了解深入。「日本長達十幾年都是通縮派的思惟。這次安倍代表的,就是日本通膨派的全面勝利。」這種情況,長達十年從未出現過。

也難怪,「今年的新年假期,對整個安倍內閣可以說是不存在的。」安倍晉三的特別經濟顧問濱田宏一博士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

 

日本貨幣政策

 

接受專訪 安倍在新年假期仍在拚經濟


七十一歲的濱田宏一是耶魯大學教授。身為「安倍經濟學」重要的獻策人,他是安倍上任後第一位任命的經濟顧問。「據我所知,安倍先生在年末的假日,也一直和幕僚開會。」他的政治生涯,沒有再一次的機會了。

要從敗部復活,安倍自然得出險招,他的險招就是所有政策的核心:「二%的通貨膨脹目標」。這個目標,將有可能從此改變日本經濟的未來。但要達到這個目標,安倍所面對的困難,比五年前還要大得多。別被信心滿滿的「安倍經濟學」嚇到,其實,所謂的「安倍經濟學」,更像是經濟學一場龐大的實驗。而看來硬派的安倍,還沒上任前,老早在匯率、通膨、財政三方面,被自己的政策給卡住!

過去日本長達十年,都處在零利率、零通縮的停滯性階段。這就是著名的「日本病」:負成長的經濟、負成長的薪資、超級低利率。為了救經濟,日本自金融海嘯以來已經喊出八次擴張性的貨幣政策,也就是不斷地印鈔。但因為日本國內已經進入流動性陷阱(利率過低,貨幣政策失靈),再多的擴張和刺激都無效。為了財政擴張,日本負擔了二二○%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國債,居世界第一。

雪上加霜的是,曾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到現在還是外資貨幣避險與投機的標的。強勢的日圓,讓日本出口產業失去競爭力,被迫倒閉或外移。這就是為什麼安倍經濟學以通膨為目標,而且第一個先拿日圓開刀。

 

安倍經濟學第1課 日圓將超貶 貶到台灣競爭力?


「(匯率)過高的日圓,就是過去日本經濟蕭條的原因之一。」濱田宏一說。八五年廣場協議後美國要求日圓升值,以控制美國的貿易赤字,日圓在三年內升值將近兩倍。一派經濟學家認為,過高的日圓讓日本喪失競爭力,造成蕭條的二十年經濟。

另一方面,日本雖然面臨衰退,卻是外資在做美元、歐元貨幣避險的重要金融工具,也因此,日圓在國際市場的需求一直存在,這更讓日圓永無翻身之地。過去日本政府多次說出「無限量」寬鬆來打壓日圓,但結果都不長久。因為,「日本央行有超然獨立性,並不會刻意操縱匯率。現在這個情況改變了。這的確是日本很久沒有過的政治氣氛轉變。」PNB資產管理日本分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水島正說。

經過國際貨幣市場多年抬升,安倍是第一位首相明確指出日圓兌美元的匯率一定要貶值。

然而,當媒體繪聲繪影地指出,安倍將把日圓當成武器,不惜掀起貨幣戰爭時,恐怕,這樣的論調又是一種過分解讀。事實上,安倍內閣成員固然對於貶值的態度強硬,但卻不希望日圓「超貶」。濱田宏一就明確指出:「當日圓貶破一百,對於日本其實是有傷害的。」而安倍在接受富士電視台專訪時也表示,只要日圓貶到八十五圓,日本繳不出稅的企業,就可以繳出稅來。

顯然,這個貶值只是防守性,並不是像市場所言,是攻擊性的「宣戰」。「我們並不希望極端性的貶值,八十五到九十五圓之間的日圓,是很合理的。這是政府應該要維持的目標。」濱田宏一說。他重申,新政府的政策絕對不會由激烈的貶值來達成,「安倍區間」要求的是合理匯價,好讓為強勢貨幣而受苦的企業,可以修復資產負債表。

實際上,日本國內對於安倍晉三所將帶來的匯率貶值效應,看法顯然都比海外市場來得冷靜,或者說保守。JP摩根大通日本銀行債券外匯調查部長佐佐木融就觀察,日圓將維持在八十五圓上下的區間,「不少人認為,安倍新政府會使得日圓貶值,不過我不這麼認為。」他指出,美國QE4(第四輪量化寬鬆政策)就在眼前,美元很容易被拋售,日圓就難有急貶空間。

 

至於部分國內出口商害怕日圓貶值,將重創台灣競爭力,至少從短期來看,也是杞人憂天。事實上,台灣和日本的貿易結構相當不同,對於仰賴日本進口的台灣產業,其實利大於弊(請參考「台灣產業篇」)。

 

日本貨幣政策有沒有用?

日本經濟

 

日本經濟

 

陷入兩難 匯率貶太少沒用 貶太多傷身

 

貨幣政策就像雙刃劍,而態度堅決的安倍,其實面臨了騎虎難下的局面。隨著市場對日圓貶值的期待越來越強烈,在新政府一個政策都沒有實際端出?面時,日圓距離二個月前的七十九圓已經貶了超過一○%,到達最新的八十六圓,看破一百圓的人也越來越多。「我跟你賭,一三年一定會跌破一百圓,政策目標在那裡,但是一定有Overshoot(過度反應)。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但是一定會破一百。」汪怡岳非常有自信地預測。

 

水島正也指出其中的風險:「因為(日圓貶過一百圓)日本國內的進口價格就會過高。特別是我們現在很依賴能源進口,而且我們的貿易經常帳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日本現在還是逆差的經濟體,對國外需求很強烈;另外,三一一大地震後,電力和瓦斯公司為了進口燃料,用日圓買美元的需求更加強烈,也因此日圓若過度貶值,反而容易造成經濟成長的阻礙。「不是說一百圓不會發生,但除非全球投資人對日本經濟完全死心,才會出現吧!」

 

日本經濟

▲點擊圖片放大

 

安倍經濟學第2課 通膨加景氣差 惡性利率恐上升

 

雖然濱田對於「安倍區間」相當有信心,不過他也提醒,匯率只是貨幣政策的一個手段,不應過分重視。日本還是一個浮動匯率的國家,與其控制匯率,更重要的是讓民眾充分就業,才能提振經濟。

 

在日本之外,匯率是討論安倍的關鍵;不過在日本國內,大家關切的,仍是與民生息息相關的通膨目標。身為強硬派的通膨派學者,濱田曾批評自己過去在東京大學授課時的學生、日本銀行總裁白川方明,指過去一%的通膨目標太低,應該全力配合新政府調高到二%。濱田疾呼:「如果日本銀行(日本央行)同意,用非傳統的市場工具,例如資產購買,的確可以讓二%的通膨率目標達陣。如此一來,經濟必然會從通縮之中走出來,這是貨幣政策一定可以做到的。」

 

不過,這個二%通膨率的政策目標,也讓安倍備受質疑。一派經濟學家指出,日本原本就不是因為通縮所以低成長,而是因為無法脫離低成長,才陷入通縮。通縮的根本原因是需求不足,如果需求不足的因素不能解除,光靠金融政策討市場歡心,效果無法長期持續。

 

硬拉通膨率能否救經濟是一回事,但當通膨率拉高了債券殖利率,進而壓低債券價格,對日本金融機構來說,恐怕先得面對一場驚天動地的大風暴。

 

「長期以來,因為日本國債的變現性高,容易脫手,所以很受日本金融機構的喜愛。」水島正指出:「金融風暴前,日本私人的金融資產共有一千五百兆日圓,所以金融機構很容易可以消化國債,而金融機構也有滿手的公債資產。」

 

「問題在於,如果通膨率達到二%,勢必讓長期利率上升,也就是公債價格下跌。」這代表,日本公債七○%的債權人-金融機構,將會因為公債價格下跌而發生極大損失。日銀估計,利率上升一%,銀行就會產生六.七兆日圓的損失。「如果通膨時景氣仍舊不好,甚至會產生惡性利率上升。」

 

或許就是基於上述原因,即使安倍晉三勝選,但日本的債券市場似乎並不認為新政府真能讓日銀實現通膨率二%的目標,公債殖利率反而下降,顯見日本投資人對安倍經濟學帶來的脫離通縮,抱持懷疑看法。

 

日本經濟

▲安倍想用超寬鬆貨幣政策撐起日本經濟。但在零利率的日本,只靠財政擴張國內經濟,仍不會有起色。這才是安倍真正的挑戰。

 

安倍經濟學第3課 擴張性財政罩門 日本花不起

 

「安倍政府看來很想建立新的國家目標,很多時候聽起來像是『國族主義』或是『極右派』;不過日本已經很久沒有目標了。」水島觀察。

 

但要靠這樣就讓日本走出失落的二十年並不簡單。「過去二十年,日本政府已經花了很多錢在刺激經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債務會超過GDP的二倍。」自民黨這次提出財政擴張政策,要在未來用二百兆日圓,把成長策略也當作經濟政策的重點,但是到目前,還看不到具體對策。

 

法國巴黎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河野龍太郎說得更直接,一二年十一月,在安倍演講後的研討會上,他表示:「我們看不到持續提高成長率的良策。政府應持續努力放寬管制,但是他們選擇的財政和金融政策,只是單純地提前釋出需求,或先吃掉所得。」

 

根據河野的試算,假設社會保障相關費用每年增加一兆日圓,即使消費稅提高到二五%,也入不敷出。日本政府債務餘額占名目GDP比率達二三六%,已經高出全球許多國家,如果因應速度太慢,狀況會更加惡化,經濟將無法如預期成長,惟獨通膨加速惡化。如此一來,安倍提振的不是日本經濟,而是日本國債的總金額!

 

安倍的撒錢政策有問題?

日本經濟

 

日本經濟

 

必走之路 克魯曼也建議用通膨抗通縮

 

安倍的經濟政策雖然看起來困難重重,但卻是必走之路。早在一九九九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就建議日本當局應該用擴張性的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用通膨這藥方來對抗通縮。然而十三年後的日本,不但全球經濟衰退的大環境更險峻,讓安倍不但在經濟政策充滿了挑戰,他所面對的中日關係,也比自己過去五年複雜很多。

 

無論如何,現在除了看匯率指標是否能維持,也要看刺激經激的政策是否有效。是否能青史留名,就看老首相未來演出的敗部復活戰。


安倍晉三
出生:1954年
現職:日本首相
經歷:自民黨主席、日本首相、眾議員、內閣官房長官等
學歷:成蹊大學法學部

延伸閱讀

日本猛推QQE 葫蘆裡賣什麼藥?

2014-11-06

安倍大豪賭——日圓貶值的新時代

2013-01-17

安倍經濟學

2013-03-07

黑田東彥的QE猛藥是「被迫」出手?

2013-04-11

榊原英資: 安倍經濟學遲早變安倍泡沫!

2013-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