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義大利債務危機

莊芳、楊紹華、研究員/楊卓翰

國際瞭望

攝影/陳永錚

761期

2013-07-17 13:57

從七大工業國到歐洲病夫,從歐洲病夫到債務危機國,義大利到底怎麼了?發生債務危機後,《今周刊》在最快時間內進入義大利,我們看見文化遺產與時尚精品的美麗交會,但也看見人們心中真實存在的憂慮和不滿。羅馬不是一天造成,工業強國也並非一夕沉淪,義大利的經濟病是慢性病,然而,台灣何嘗沒有相似的病徵?義大利的經濟病,台灣應該要懂!

七月十六日周末午后,義大利著名景點羅馬競技場擠滿了觀光人潮,橢圓形的圍牆外,還有來自各地的遊客排著長長隊伍,站在豔陽底下等著購票入場。如果想要省點時間,可以選擇多付十五歐元,「立刻拿到門票,還附贈四十分鐘的專人導覽呢!」來推銷的年輕人一再向我們強調。

相較於一張門票十二歐元的價位,十五歐元的「插隊費」實在不算便宜,但連同我們在內的一群觀光客仍然搶著買單,不一會兒就湊足了二十人,成團插隊走入場內。

四天之前,這個國家的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才飆破六%,全球金融市場對義大利經濟前景不信任,國債危機一觸即發。但在七月十六日,起碼從表面看來,仍是印象中的繁華國度,滿街的人潮、出手闊綽的遊客,讓人嗅不出一絲一毫的危機感。一時之間,你會懷疑四天前占據全球財經媒體頭條版面的危機論調,若非危言聳聽,那麼或許就是擺了個烏龍。

直到我們隨著解說員一步一步走入競技場的圍牆之內,才開始逐漸感受到這個國家人民隱約存在的沉重和憂慮。

「事實上,我們正在全力拚觀光。」負責導覽解說的是一位中年人,他的開場,引發了我們的好奇:這裡可是得天獨厚的觀光勝地啊!文化遺產與時尚精品在此巧妙交會,陽光燦爛而氣候宜人,這樣的條件,何須要「力拚」觀光?

 

義大利
 

產業活動停滯獨賴祖先庇蔭


「過去十年,經濟幾乎沒有成長,什麼產業都不太行了,現在的義大利,只能靠觀光。」身負導覽之責,但難免還是透露了中年人的憂慮,他一邊埋怨一邊解說,右手指向競技場南面那片已經傾毀六百年的圍牆,「這面牆,今年底要開始重新修復,外表會變得更光鮮一些,他們說,這樣才可以吸引更多的觀光客。」

他用不太標準的英語補充說明,政府經費有限,還好義大利著名品牌TOD’s慷慨捐助了二五○○萬歐元,「你看,這不也是一種傳統與時尚的結合嗎?」這番解讀顯然太過牽強俗氣,在我們聽來,這其實更像義大利政府無力向上舉債的一則案例。

繁華國度的另一面,是逐漸空洞的產業結構、沉重的國債壓力,只能十萬火急的拚觀光、救經濟。

二○○一年開始,義大利的經濟陷入成長停滯的泥淖,過去十年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平均每年成長率僅有○.二七%,明顯落後歐元區整體平均水準。有人戲稱,這個在一九七六年成為G7(七大工業國)之一的工業強國,經歷十年的零成長之後,已經變成「歐洲病夫」。

而今,隨著歐債危機的蔓延擴大,不信任感終於反映在義大利的股、債市,飆高的公債殖利率將讓義大利舉債籌資更形困難,加上三十年來始終呈現赤字狀態的政府收支,也就更難償還現存一.六兆歐元公債餘額所產生的利息負擔,「歐洲病夫」病情惡化為債務危機國。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點擊圖片放大

 

生產力、競爭力隨中、韓崛起而消失


同樣位於羅馬城,距離競技場步行約十分鐘,就是義大利中央銀行的所在地。七月十五日,在央行附屬機構EIEF裡擔任研究學者的班尼諾(Pierpaolo Benigno),特別抽空為我們解釋了「從G7到危機國」的關鍵原因。

「我很想告訴你,信評公司是主要凶手,」七月六日,三大信評公司之一的穆迪將葡萄牙主權評等調降至垃圾等級,這個動作,被認為是造成近日歐債危機迅速擴大的原因之一,連同之前各家信評機構陸續針對歐債危機國的調降評等及負面評論動作,信評公司儼然已是歐盟的頭號大敵。

「但我不得不承認,義大利真的有問題。」班尼諾以略顯沮喪的語氣表示。義大利的債務偏高是長期問題,但相對於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義大利的情況穩健許多,「讓債務成為問題的根本原因,是過去十年來的生產力嚴重不足,以至於缺乏成長動能。」

過去十年,以中國為主的新興國家崛起,扮演世界工廠的角色,也向全世界輸出廉價商品,而義大利就是在這一輪的低價競爭之中迅速喪失活力。「我們國家是以中小企業為主,規模不夠大,所以沒有辦法透過研發和創新來應付新的競爭環境。」班尼諾說。

根據輔仁大學義大利語系助理教授張孟仁的研究,義大利境內有八二%的企業是「十人以下」小公司,相對於德國,小公司的比率只有一九%,「這樣的差距,當然會反映在創新能量和研發金額上。」張孟仁說,義大利原本在紡織、汽車、自行車等領域皆在全球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但在過去十年,汽車業遭遇南韓挑戰,紡織與自行車則是受到中國嚴重衝擊。

除了產業結構不利創新之外,匯率因素也是讓義大利沒有積極進行產業升級的原因之一。「義大利太急於參加歐元區了,這個國家根本還沒有準備好。」薩西(Stefano Sassi)是義大利廣播電視公司(RAI,Radio Televisione Italiana)的新聞部主管,在媒體業已有三十八年資歷,近距離的見證了義大利從經濟強國走到今天。

 

「義大利以往使用的里拉,原本就是較弱勢的貨幣,卻急著加入歐元,和採取強勢匯率的德國使用相同貨幣。」薩西說,在一九九九年成為歐元區創始國之前,義大利的出口產業長期處在相對偏低的匯率環境中,也就缺乏產業升級的意識,「忽然加入歐元,自然適應不良。」

 

喪失競爭力的產業結構,除了讓義大利失去成長動能,也直接衝擊就業市場,「產業沒有升級,義大利會做的產品,巴西和中國也會做,而且成本一定比較便宜,誰還要來義大利生產?」薩西舉例,就連義大利汽車業的指標品牌飛雅特(FIAT),也改至巴西的工廠生產,義大利廠雇用的員工自然大幅減少。

 

據IMF(國際貨幣基金)資料,目前義大利失業率已達八.五%。走在羅馬街頭,一位穿著尋常T恤、牛仔褲的年輕人就這麼走上前來,大剌剌地開口向我們要錢,「別緊張,這不算是什麼奇怪現象。」班尼諾苦笑著掏出幾枚銅板,像是早已習慣似的應付了事。

「我當然也會擔心自己孩子的未來,會不會像他們一樣。」班尼諾說,「不過比起孩子的未來,現在更值得我擔心的,是我的退休金。」

 

就在班尼諾和我們閒聊國事的同一天,義大利眾議院以史上僅見的超高議事效率,通過了規模四八○億歐元的緊縮方案,其內容除了減少政府開支、降低稅收優惠之外,也包括了延長退休年齡、降低公共福利等。

 

緊縮方案通過,或許影響了班尼諾的退休規畫,但對於義大利走出債務危機,的確能夠帶來正面幫助。這一回,義大利所展現的政府效率難得地令人驚豔,在過去,這個國家的政府機器一向是慵懶散漫,甚至形同空轉。

 

羅馬

▲點擊圖片放大

 

散漫拖垮政府效能選票綁死政府施政

 

從八五年就移居義大利的台商賴天福,說了這樣一個故事:最近認識一位台灣留學生,在義大利已讀了一年書,正準備辦理延長居留一年,這才發現,連去年申請的居留證都還在跑流程。「這就是義大利政府的行政效率!」他有點生氣地說。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每年進行的「國家競爭力排名」,在最近五年,除了二○一○年義大利的政府效率在六十個評比國家中排至「倒數十一」之外,其餘四年,都是倒數前十名。政府失靈,已成為義大利經濟的主要障礙之一,影響層面除了日常行政工作之外,「更重要的是,政策或改革動作無法執行。」張孟仁說。

 

「你知道嗎?二次大戰至今,義大利已經換過六十三屆政府。」他簡單統計,即使只算從一九九○年至今的二十一年間,就有十一位總理交替登場,現任總理貝魯斯柯尼在二○○一至○六年曾連續五年執政,已是近代最長命的總理任期。「政權更迭頻繁,一方面會使政策無法連貫,另一方面,政權不穩固,執政者若要進行改革,很容易受到關鍵少數的牽制。」

 

而義大利長期存在的「關鍵少數」,就是工會勢力。「○五年,我還在義大利攻讀博士,當時政府就有意改革,提高退休年齡,但遭遇工會強力反彈,最後無疾而終。」他指出,如今已改名「民主黨」的義大利共產黨,是西歐最大的工黨,在其主導下,義大利也是西歐最會罷工的國家。

 

除了政黨受到工會力量制約外,義大利公務員體系也存在著高階人力方面的結構問題。○六年,考試院曾經出團前往義大利考察,在報告寫到:「義大利公務員一到六職等的待遇比民間企業優,但七到九職等則比民間企業相差甚多,因此對公部門從民間企業網羅高級文官人才較為困難。」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點擊圖片放大

 

義大利

 

義大利

▲點擊圖片放大

 

義大利

 

從政府到民間貪汙已成為慣例

 

高階公務員薪資偏低,無法網羅優質人力自是一大問題,除此之外,或許也讓義大利的貪汙情況更加惡化。張孟仁指出,義大利官僚體系貪汙嚴重是事實,也長期為人詬病,現任總理貝魯斯柯尼之所以能在○一到○六年創下近代最長的連續五年執政紀錄,原因之一,是他的企業集團出身背景,「有點像是南韓的李明博,大家認為他已經很有錢了,貪汙的可能性應該不高。」

 

不過,貪汙問題始終存在,「就連我在辦理博士證書時,都被提醒要適時給各機關的公務員一點好處才行。」關於義大利的「貪汙成性」,張孟仁舉了一個更誇張的親身經歷,在義大利博士班的考試結束後,「老師手上拿著筆,正要幫我打分數,他問我,二十八分好不好?」滿分是三十分,二十八分不算低,張孟仁滿口說好。

 

不過,老師並沒有爽快打分,「是這樣的,我喜歡集郵,但我到現在還沒有台灣的郵票……」聽了老師未說出口的「要求」,張孟仁只好說:「是的,老師,我很快就會送上。」接下來,老師帶著微笑,滿意地把分數填上。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社福「完善」人民短期受惠後患無窮

 

整體看來,民間企業忽略升級,而政府機器又在選票牽制之下無法主導改革,是造成義大利整體產值停滯成長的原因,但在另一方面,龐大的社會福利支出,則又進一步牽絆住政府施展財政政策的空間,更難為疲弱的經濟提供助力。

 

七月間,IMF發表針對義大利的最新研究報告,直指該國長期存在的諸多問題,除了前面提到的創新研發不足、大企業太少、中小企業太多之外,特別強調義大利的稅負是OECD國家最重者,但其政府支出卻無效率。其中關鍵,就在於社會福利支出已占政府支出的五成以上。

 

關於義大利社會福利的完善,台商賴天福在今年稍早才剛剛「享用」過。已經取得義大利公民身分的他,前陣子因為意外造成骨折,「我在醫院住了整整一個月,兩人一間的病房,二十四小時都有醫生、護士照顧,猜猜看,我一共花了多少錢?」答案是「十歐元」。

 

據賴天福的了解,這樣的醫療品質,醫院每天的成本是三六○歐元,「換句話說,我的社會保險幫我付了一萬歐元以上。」他強調,「若是洗腎患者,又不方便自己開車去醫院,院方還會派車免費定期接送呢!」

 

事實上,義大利不少民眾的稅率達到三七%,但高額的稅負顯然主要流向了福利補助,而不能創造更積極的經濟建設。事實上,極度完整的社會福利,不僅造成政府的財政負擔,同時,也造成企業主的沉重壓力。

 

「在義大利有一句名言:絕對不要當老闆。」身為歐博興展覽公司負責人的賴天福苦笑地舉例,如果雇用一位正職清潔工,除每月付他一千歐元薪水外,老闆還要提撥八百歐元作為社會保險金。「相反的,當個員工,社會保險把你照顧得很好,想放假就放假,多開心啊!」

 

賴天福的悶,其實已造成義大利另一個嚴重的經濟問題——匱乏的勞動市場。由於雇用正職員工的成本太高,義大利企業界近十年來改以約聘方式雇用員工,造成就業機會大幅減少;另一方面,也因為社會福利極為完整,致使年齡稍長者可以提早退出勞動市場,而已達工作年齡的年輕人,也寧願選擇在家「啃老」,繼續倚賴父母,而不願出門工作。

 

愛爾菲利(Dott. Luca Alfieri)是年輕的上班族,今年三十一歲,他說自己的薪水在義大利正常生活頗感吃力,「但我能有穩定的工作,已經很幸運了,我的同齡朋友很多都在做臨時工,甚至失業,要不,就是因為獨立生活不易,乾脆窩在家裡讓父母養。」

 

他說,這幾年義大利有個新名詞,bamboccione,意思是「大嬰兒」,指的就是不願出門工作的年輕人。「這已經是個真實存在的現象、真實存在的社會問題了,幾年前,財政部長還公開發怒,說要把這群人趕出家門工作去。」的確,就連已經畢業五年的張孟仁也說,當年在義大利認識的同學,很多人已三十好幾了,到現在還在念「學士」。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義大利

 

年輕人成  「大嬰兒」勞動市場匱乏

 

從客觀數字來看,義大利二十五歲以下的就業比率,遠遠低於德國和OECD國家的總體平均,甚至連同樣浪漫成性的法國都不如。

 

「沒有勞工就沒有成長,沒有成長的國家,經濟怎麼可能會好?」七月十八日,薩西在電視台的新聞中心看著電腦螢幕,即使政府已通過緊縮法案,但這一天義大利股市仍然下跌,他隨手拿起紙筆,像在抄寫什麼新聞重點,嘴裡仍不忘對我們數落著這個國家的不是。

 

相較薩西的義憤填膺,年輕的愛爾菲利則對這個國家仍懷有熱情,「應該說,我對義大利是又愛又恨。」愛的是,這個國家看似慵懶,其實無論在設計、工藝、美學上都很具有經濟潛力;恨的是,他不懂為何政府不能做些改變?

 

「義大利很像一隻毛毛蟲,是一隻懶到不想變成美麗蝴蝶的毛毛蟲。」說到感性處,年輕的愛爾菲利終究還是顯露出義大利人的浪漫天性,他支持削減政府開支和福利政策,「改變會帶來痛苦,但總比不改變來得好!」

 

這場國債危機的情勢仍在演變,但無論如何,從結構問題下手的緊縮方案已啟動。義大利,這個歐洲病夫、債務危機國,能不能逐漸蛻變,幻化成浪漫青年眼中的美麗蝴蝶呢?

 

義大利

 

義大利

延伸閱讀

鴻海、玉山金...股票發瘋下跌,這些不是大公司嗎?一個38歲股民淚訴:賠掉300萬血汗錢,我好後悔

2020-03-20

如何避免清明人潮2周後成災? 台大公衛院長:現在可做這四件事 「連鎖咖啡廳也有責任」

2020-04-06

定價390元,黃牛價飆20倍以上⋯比演唱會票難搶的「PS4悠遊卡」到底在瘋什麼?3大因素是關鍵

2020-06-08

台61線上的宗教朝聖大道洗滌身心

202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