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韓航霸道千金 看韓國財閥貴族之後的特權

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8-04-17
國際瞭望

從韓航霸道千金 看韓國財閥貴族之後的特權

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8-04-17
從韓航霸道千金 看韓國財閥貴族之後的特權
國際瞭望

南韓大韓航空大小千金均傳出不尊重員工的「霸道」行為,輿論為之嘩然。韓國經濟掌握在財閥手中,其子女也享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特權。

和訊網消息,例如這次惹出「扔杯門」風暴的大韓航空 (003490-KR) 二千金趙顯玟,她 2007 年以科長職位入社,不到 4 年升至常務補。

 

三星電子 (005930-KR) 李健熙會長長子李在鎔,1991 年 23 歲時以普通員工身份進入三星,2001 年晉陞為常務補,2003 年常務,2007 年專務,2010 年至今為三星電子代表。

 

李健熙次女李敘顯,29 歲 (2002 年) 以部長身份進入第一毛織 (001300-KR),不到 5 年晉陞至副社長。長女李富真 1995 年以普通員工身份進入三星福利財團,於 2010 年晉陞到新羅酒店和愛寶樂園社長。

 

現代汽車集團 (005380-KR) 鄭夢九之子鄭義善副會長,1999 年進入公司,升至任員僅花 4 年時間。

 

據韓國經濟改革研究所統計,財閥後代入社之後升至企業任員平均需要 6.57 年,個別企業晉陞至代表一職需要 14.78 年,這對一般員工來講,是無法想象的。財閥後代晉陞速度過快實際上成為影響企業競爭力的負面因素。

 

除此之外,財閥貴族還享有「免死金牌」。特赦是韓國總統擁有的一項特權,可以針對特殊罪犯取消其背負的刑罰。如果還沒有被判刑,可以消除其公訴權。不少企業家因為貪污或者瀆職被判刑。即便是被判刑入獄,不少人後來也可以憑藉「能夠為國家發展做貢獻」的理由獲得特赦。

 

企業家犯罪,很多時候都是被判「有期徒刑 3 年,緩刑 5 年」。大多數人甚至稍微等等,就能成為特赦的對象,免除真正的刑罰。

 

SK 崔泰源第二次坐牢,雖被判刑 4 年,但只坐了 2 年半就出獄,靠的就是特赦。

 

2009 年,時任韓國總統的李明博就對因瀆職、貪污等判刑的三星集團掌門人李健熙實施了特赦。李明博當時強調:「是從國家發展的角度決定特赦的。」

 

韓國大財閥是韓國經濟快速增長的產物,20 世紀 60 年代開始,韓國的經濟建設中心向重工業傾斜。由於韓國是小國,只有搞「舉國體制」,傾其所有國家資源,以揠苗助長的方式來扶植韓國企業的發展。

 

而重工業講究的是聚集效應,無論是資金還是人力,其密集度都要求更高,這也給韓國財閥的產生提供了條件。這是典型的螺螄殼裡做道場,也必然給韓國經濟發展帶來巨大風險。

 

獲得了政府的扶持,韓國財閥的成長速度驚人,猶如一頭巨獸,將自己的觸角伸向韓國不同的產業,原本生氣活潑的中小企業在大財閥的打擊下迅速萎縮,韓國人有句諺語「韓國人一生無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稅收與三星」。

 

就目前來看,光是一個三星集團就佔了韓國國民整體 GDP 的 20%,前 30 大財閥合起來看,更是佔到 75% 之多,可以說韓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財閥之國。

 

※本文授權自鉅亨網,原文見此

 

 

延伸閱讀

南韓超高薪上班族 賺一個月勝過你賺一輩子

截至去年11月為止,根據南韓相關部門的統計數據,有14名「超高薪」上班族,每月月入逾10億韓元(約新台幣2773萬元),其中薪酬最高者月薪更高達27億韓元(約新台幣7486萬元),為南韓平均月薪的810倍,賺一個月就贏過一般人賺一輩子。

南韓政治風暴背後的經濟底藴

南韓總統朴槿惠的閨密事件愈演愈烈,如今民調跌到剩下5%,如果不請辭下台,未來剩下的任期恐怕也會寸步難行。從李明博手上接下政權,成為南韓首位女性總統的朴槿惠,為何落得如此下場?這恐怕要從南韓今年碰到的經濟困局談起。

新經濟掛帥:看南韓企業的新蛻變

九○年代以來,由南韓大財閥把持的上千家企業,有22.5%淪為殭屍企業,總統朴槿惠為了逆轉頹勢,提出「創新經濟」,這回,生技醫療、美妝、文創、環保、航太成為產業新主流。

愛車要被好好修理 荷包別被「狠狠修理」

進廠保養維修愛車,有時像玩俄羅斯輪盤,讓許多車主又愛又怕。優質的修車師傅帶你上天堂,除了幫忙車主檢修車輛,還會針對顧客行車、養車習慣,提醒該注意的事項,讓用車人行車時更加平安、順暢,使用正確的養車方法,也能延長汽車零件的使用壽命,省下大筆保修費用;但黑心技師卻可能讓你住病房,愛車還沒修理好,車主的荷包可能就先被狠狠的「修理」一番,花了大錢,卻讓行車蒙上風險疑慮,威脅駕駛的人身安全。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母職不是定型化契約

公視自製教育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改編自原著作家吳曉樂的同名小說,描述教育制度綁架孩子及父母的社會現象,播出後引起廣大迴響,媽媽經特別專訪最終單元《必須過動》的三位編劇:夏康真、馬千代、費工怡,一同探討社會體制對家庭的壓迫,及其母親身分如何影響情節鋪陳,詮釋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