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盼女性領導人成為「新常態」 全球最年輕總理馬林:想改變事物,就必須全心投入!

盼女性領導人成為「新常態」 全球最年輕總理馬林:想改變事物,就必須全心投入!
全球最年輕總理馬林。

林信男

國際瞭望

達志、取自Sanna Marin推特

2020-02-20 18:31

臉書貼文照片中,5名女子圍著一張圓桌,看似氣氛輕鬆地在閒聊,暖色系燈光,讓畫面更顯悠閒,不知情的人,或許會覺得,這是場姊妹淘聚會;事實上,她們皆為芬蘭內閣成員,年僅34歲的總理馬林(Sanna Marin),希望透過這場會議,溝通政策方向,了解國家遭遇的挑戰。

2019年12月10日,芬蘭國會批准由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提名的前交通部長馬林擔任總理,34歲的她,是芬蘭史上第3個女總理,也是全球最年輕的國家總理。

 

年紀輕輕,就成了國家總理,想必馬林是典型的「人生勝利組」,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答案恰恰相反,馬林的父親長期酗酒,在她很小的時候,雙親便離異,之後,馬林由母親及其女性伴侶,扶養長大;關於這段歷程,她曾在個人網站上寫道,自己是個來自「彩虹家庭」的孩子。

 

由於家境清寒,馬林15歲就開始半工半讀,曾在烘焙坊打工,也做過商店收銀員;就讀中學時,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從政,當時的馬林認為,自己和政治人物全然不同、出生背景大相逕庭。

 

Kokoonnuimme tänään pääministerin virka-asunnolle Kesärantaan keskustelemaan viisikon eli Katri Kulmunin, Maria...

Sanna Marin 發佈於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出身「非典型家庭」 讓她好像隱形了

 

出身「非典型家庭」一事,曾使馬林備感壓抑,當時的社會氛圍,仍視同志為禁忌話題,讓馬林深感無力,「小時候的我,好像隱形了。」

 

來自「彩虹家庭」的背景,讓馬林對人權、平等,更加嚮往,也成了她渴望改變社會的動機之一;馬林曾言,「對我來說,人權、平等,不只是種輿論,而是我道德觀念的基礎;我參與政治,是為了影響社會看待公民及其權利的方式。」

 

另有一說,指馬林選擇從政,和她是美國重金屬搖滾樂團「討伐體制」(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鐵粉有關,主因在於,「討伐體制」的音樂風格,充滿強烈政治意識,對帝國主義、資本主義,抱持批判態度,使馬林從中獲得啟發。

 

靠著自籌學費和部分社福補助,馬林完成了大學學業,成為家族中,獲得大學學歷的第一人,在學期間,她便積極投身政治活動,馬林認為,福利國家不應被視為理所當然,而是努力獲得的成果,「想改變事物,就必須全心投入。」

 

馬林

 

出任芬蘭總理 組成「女力內閣」

 

2010年,基於改變社會的理念,馬林加入社會民主黨,並於2012年,當選坦培里(Tampere)市議會議員,正式步入政壇。

 

歷經市議員、議長等職務磨練後,2014年,馬林成為社會民主黨副主席,並於隔年當選國會議員,隸屬法律、環境事務委員會;工作之餘,她也持續進修,在2017年,取得坦培里大學(University of Tampere)行政管理碩士。

 

2019年6月,馬林出任交通部長,同年12月,她接替無法妥善處理郵政罷工問題而下台的林奈(Antti Rinne),擔任總理一職。

 

年齡、性別、來自彩虹家庭等因素,讓馬林出任芬蘭總理一事,備受關注;時任馬來西亞首相的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曾評論道,「雖然我們認同年輕人的理想主義,但對他們來說,長者的經驗,也很重要,若能結合這兩者,就會很棒。」

 

值得注意的是,在馬林的內閣中,(除馬林外)女性閣員達11人,明顯多於男性閣員(7人),也讓馬林內閣被媒體形容為「女力內閣」。

 

芬蘭聯合政府中,除馬林所屬的社會民主黨外,其餘4個政黨,皆由女性領導,而這些黨魁,也都出任內閣要職;她們分別是教育部長、左翼聯盟黨魁安德森(Li Anderson),財政部長、中間黨黨主席庫爾穆尼(Katri Kulmuni),內政部長、綠色聯盟黨魁奧西薩洛(Maria Ohisalo),以及司法部長、芬蘭瑞典人黨魁亨利克松(Anna-Maja Henriksson)。

 

馬林

 

沒想過年齡、性別 只在乎從政初衷

 

馬林所屬的社會民主黨,和工會關係緊密,主張強化社會福利制度,被視為偏左派政黨;在確定出任總理後,馬林對媒體表示,「我沒想過我的年齡和性別,我想的是從政的初衷,以及讓我們獲得選民支持的事情。」

 

在她的觀念中,個人自由的實現,源自社會對平等權利的保障;擁有團結的社會,才可能讓後代子孫過著良好、有尊嚴的生活。

 

她也提到,「在芬蘭,有些人顯然不願意接受政府由女性領導的事實,這是個強烈矛盾。」由此可見,在馬林眼中,芬蘭的性別平等,仍有努力空間。

 

其實,不只芬蘭,不願意接受政府由女性主導者,其他國家,也所在多有;例如,愛沙尼亞內政部長赫爾姆(Mart Helme)便在脫口秀節目中嘲諷馬林,「售貨小姐竟成為國家總理」。

 

赫爾姆的不當言論,引發軒然大波,甚至驚動愛沙尼亞總統卡尤萊德(Kersti Kaljulaid)出面道歉,並稱她為此感到「非常難堪」。

 

面對赫爾姆的嘲諷,馬林透過推特回應,「我為芬蘭感到驕傲,在這裡,來自貧困家庭的孩子,可以受教育,實現人生目標,即使是商店收銀員,也能成為總理。」不卑不亢的態度,讓網友一面倒叫好。

 

期待女性國家領導人成為「新常態」

 

赫爾姆嘲諷事件發生後,馬林某次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再度重申她對芬蘭的信心;馬林認為,包括芬蘭在內的北歐國家,都擁有高品質的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因此,比起美國,芬蘭的孩子,或許更有機會實現「美國夢」。

 

在今年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上,馬林表示,她希望由女性擔任國家領導人一事,未來可被視為「新常態」。

 

雖然外界普遍認為,在促進性別平等方面,芬蘭可謂「先驅國」,但,馬林直言,芬蘭距離真正的性別平等,還有一段路要走;她以育嬰假為例指出,「很少有父親(請育嬰假)陪伴孩子」。

 

這方面,馬林以身作則,她和伴侶把育嬰假「對半分」,兩人騰出一樣多的時間,陪伴還不滿3歲的女兒。

 

馬林

 

如何延續性別平等政策 成外界關注焦點

 

觀察芬蘭性別平等相關政策可發現,該國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都肩負著促進性別平等的任務,為達成這項目標,芬蘭政府採取了「性別平等政策」(Gender equality policy)和「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2大策略。

 

2016年5月,芬蘭政府推出「政府性別平等行動計畫」,作為落實「性別平等政策」的指導方針,要求中央、地方政府及國有企業中的性別比例,須達男女各40%,由政府帶頭示範,進而提升民間企業對兩性平等的重視。

 

在促進「性別主流化」方面,芬蘭政府早在2010年10月,便向國會提交性別平等報告,分析過去10年,性別平等政策的執行成效及現況,內容涵蓋教育、職場、家庭、婦女人身安全等多個領域,並對如何將兩性平等觀點主流化一事,提出具體建議。

 

這份報告並非「作文比賽」,芬蘭政府持續針對性別平等相關建議,進行政策落實與稽核,並在2016年,向國會提交中期報告,且預計在2021年之前,再次提交進度報告。

 

高度重視人權、平等的馬林,會如何率領「女力內閣」,延續促進性別平等的政策方針,勢必成為外界高度關注的議題。

 

關於這點,馬林似乎已透過她在達沃斯經濟論壇的發言,宣示帶領芬蘭繼續進步的決心,馬林強調,改革是她的工作,也是她踏入政壇的原因,「我們每天都必須為平等,為更好的生活而奮鬥。」

 

【女力新時代】發現更多由她創下的關鍵時刻​ → https://pros.is/M6JBH

延伸閱讀

川普才說武漢肺炎在美國風險仍低 北加州就爆出「疑似社區傳播」首例

2020-02-27

武漢肺炎釀股災!該買?該賣?股神巴菲特給了這4個建議

2020-02-26

2周合成純度97%武漢肺炎用藥 中研院7人團隊如何克服「2大關卡」展現台灣速度?

2020-02-24

從獨自「為氣候罷課」到400萬人響應 16歲少女憑什麼擊敗川普、習近平,成為時代雜誌風雲人物?

2020-02-13

手握歐元區印鈔機啟動鈕 她從水上芭蕾悟出「咬緊牙關、面帶笑容」的從政哲學

2020-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