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們這一班」一半以上是億萬富豪 P.100

「我們這一班」一半以上是億萬富豪 P.100

林宏文

聰明理財

大選倒數15天

2004-03-04 10:54

這一班交大電子工程系同學,在校主修與半導體最相關的專業知識,畢業後有近十人先後加入聯電及聯電轉投資公司,經過十年的分紅配股後,其中多位都躋列億萬富翁俱樂部。

最近聯電為了徵才,拍攝了《我的聯電故事》影片,放在網路上供大家觀賞,讓聯電再度成為理工科學生的前茅企業之一。

根據聯電公司透露,當初有這種徵才構想,是員工透過腦力激盪後認為,傳統的招募活動效果有限,加上很多有工作經驗應徵者的心態,多半不喜歡參與那種會和一堆熟識的人不期而遇的場合,於是決議以網路作為最佳徵才媒介,才著手請廣告公司拍了這支影片。而聯電今年預計招募二千五百名員工,目前看起來徵才效果不錯。

事實上,相對於這個網路版的《我的聯電故事》,從真實生活中,本刊採訪了某屆交大畢業生「我們這一班」的故事,對照《我的聯電故事》,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交大我們這一班 未畢業炙手可熱


話說這一班交大電子工程系的同學,畢業至今已十餘年,由於主修課程就是與半導體最相關的專業知識,畢業後順理成章加入國內的半導體產業服務,其中有幾位就加入聯電。

如今,這班同學中已有近十人先後加入聯電及聯電轉投資的IC設計公司,其中有六位服務於聯發科,一位在原相科技,另外還有多位在聯電,經過十年的分紅配股後,如今,許多人都是身價上億元甚至數十億元的科技新貴。

要談這十位同學的故事,應該從他們的大學生活談起。當年交大電子系是交大在大學聯招中該校的第一志願,進入這個科系就讀的學生資質就已經很優,同時系上師資也都是當年國內半導體業最強的教授群,包括當時的系主任吳重雨、電子學權威教授沈文仁、目前擔任國科會主委的魏哲和,以及寫過半導體教科書聞名於世的施敏等人,都是半導體教授的響噹噹的人物,因此這班同學原本就已得天獨厚,再加上名師指點,在起跑點上就領先別人。

許多同學事後回憶,交大教授確實對日後的工作幫助很大,像當時被同學稱為「三吳」的吳重雨、吳錦川及吳介琮,三位都是國內類比訊號領域的專家,雖然那時他們的研究還是冷門題目,日後卻因為甚多半導體新領域都要用到這些技術,變得大紅大紫,因此當他們在這幾個實驗室念書時,幾乎老早就已被知名企業盯上,一畢業就被企業搶走。

呷好鬥相報互相招 聯電天天開同學會


這幾位同學先後念完研究所,分別在一九九四年及九五年加入聯電,從產品工程師做起,兩年多後,聯電進行大改組,分割出多家聯字輩的IC設計公司,其中有兩位被分派到聯發科。另外,也有兩位繼續留在聯電,後來聯發科愈做愈好,同學們又彼此號召了原來在其他公司工作的同學加入,結果群聚效應發揮,幾位同學天天都在聯電開同學會。

其中最早到聯發科的兩位同學,在交大電子系時就多次是書卷獎得主,頭腦既聰明又用功,個性也很沉穩,加入聯發科後,自然成為公司研發各項新產品的靈魂角色,且在早期橡樺(OAK)控告聯電侵權的官司中,以他們擁有的自主研發實力,讓聯發科最後獲得勝訴。最近幾年,他們屢次拿到聯發科內部頒給工程師最高的研發獎。

當時他們有幾位同學在華邦工作,當年華邦也因靜態記憶體(SRAM)缺貨而股票大漲,該年華邦每股大賺十六元,事後分給員工的配股卻少得可憐,相較之下,看到同學們在聯發科備受禮遇,而且產品又很快地開發出來,幾位索性跳槽到成立才一、兩年的聯發科,如今經過多年配股,各個都擁有億萬身價。其中一位去年就急流勇退,辭掉工作,帶著億萬財富到日本遊學去了。

其中有一位同學,在吳重雨教授的指導下取得交大電研所博士學位,之後便加入原相科技,原相去年歷經減增資,每股獲利達十二元,未上市股價已達二四○元,他手上的股票也已價值近億元。

至於一直留在聯電工作的同學,目前也都被擢升到重要位子,配股也跟著等比例增加,其中還有人曾被派至紐約與IBM進行製程開發的工作,雖然這個計畫並沒有很成功,但是最近半年來,聯電在高階製程技術上也有突破,加上客戶爆滿,產能完全滿載,大家生活也都過得充實愉快。

交大人滿科技業 選對公司學長提攜


如果要歸納這批聯電人成功的模式,選對學校及科系,當然是他們開啟職場生涯最重要的第一步,尤其是交大在國內高科技業的畢業校友最多,也最團結,像聯電幾位領導人如曹興誠、宣明智、劉英達都是交大畢業的老學長,至於聯發科總經理卓志哲也是交大人,這些都是對他們非常有利之處。

一位與這幾位同為建中、交大電子系的同班同學回憶,「事後來看,當時這批從建中到交大電子念書的人,確實是做了一個很正確的選擇。」這位同學畢業後沒有到科學園區上,選擇到美國常春藤名校念了一個企管碩士,目前在國內從事創投工作,由於有高科技的背景及學長學弟的幫忙,他的投資績效也相當不錯。

他回憶著說,當時他們建中那一班畢業生中,有十幾位考上台大電機系,也有好幾位到交大電子系,結果去台大的幾乎後來都出國,雖然有些人在美國公司也做得不錯,但也有不少人際遇不佳,最近很多人都選擇回來台灣創業;至於念交大的則大部分留在台灣念研究所,之後又大部分加入產業界,如今都已是名利雙收,兩相對照下,高下立現。

其實,除了選對學校以外,這批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選到對的公司,然後很堅持地一直待下去,即使有人一時選錯了,也會很快地調整,換到對的公司。因此,像這十位聯電人,幾乎都只做過一個或兩個工作,選到對的公司,長期參與分紅配股,讓他們得以在同學中出類拔萃。

班寶投入台積電 身價不輸男同學


大環境的順利,其實讓這一班同學的發展都相當不錯。在這一班近百位同學中,除了加入聯電體系的十位同學成就很高之外,很多人加入其他公司,目前也是名利雙收,例如有一位很早就加入威盛電子,是該公司工號前十名的員工,後來威盛將部門切割出去,他目前已負責該公司的研發重任。

另外,他們也有幾位同學參與創立致茂電子,是致茂電子幾位關鍵的經營團隊之一,其中有人要賣股票,還得先跟證期會申報;還有幾位同學加入台積電,在台積電的台灣及美國公司負責重要的計畫,其中有一位「班寶」(因為當時交大女生極少,女生都被稱為班)在台積電前後服務近十年,因為台積電的配股比聯電還要好,個人身價已超過大部分男同學,成了名副其實的寶。

還有一位畢業後就到揚智服務,一直都沒換過工作;還有一位同學先在世大積體電路工,後來世大被併入台積電,他又參與另一家目前未上市最紅的公司晨星半導體;還有一位到美國英特爾,成為該公司研發最先進微處理器的重要人物,多次應邀回國演講。其他還有些在國內的工業電腦界、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TFT- LCD)等產業服務,成為國內電子業得以發展很重要的支柱。

從交大這一班譜出的「我們這一班」,情節雖不見得高潮迭起,故事也不夠聳動,卻是台灣電子業得以成長茁壯的關鍵之處,只有這些不斷投入研發及創新的工程師,才能為電子業再創新高,也為他們創造出更多傲人的身價。

延伸閱讀

男友要我共體時艱分攤房貸,但又不肯先公證...呂秋遠:沒結婚就是沒結婚,婚前談錢只有2種下場

2020-07-23

獨子的痛苦「父母重病,該辭職回家照顧嗎?」呂秋遠:別讓「華人式孝順」壓垮自己

2020-07-16

賣掉房子,就近照顧父母...爸爸卻說遠嫁的姐姐更孝順!她嘆:不在身邊的最珍貴

2020-04-28

婚後想把房子登記老婆名下,家裡卻不同意...律師嘆:爸媽給你2千萬,你要拿什麼給你爸媽?

2020-03-25

李安:孝順是個過時的觀念,我從不教孩子孝順,只教他愛

2019-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