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天津文交所上演藝術界的超級賭局

天津文交所上演藝術界的超級賭局

尤莉

理財

shutterstock

745期

2011-03-31 13:47

黃金、石油期貨的投機炒作,已不算是新聞。藝術品的證券化,能投機到什麼樣的程度?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近期上演的「白庚延」大秀,讓人們大開眼界。

如果這不是一個「超級賭場」,找不到更貼切的比喻。一位二線的區域性近現代水墨畫家,二○一○年秋拍之前的拍賣價僅二十萬元人民幣(以下同)上下,透過刻意的作價鋪排,估價翻了十幾倍後,再分割成幾百萬個單位,在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掛牌交易,投機客湧入狂炒,不到兩個月市值再暴漲十七倍,破一億元。一幅畫作的市值(market cap)媲美近現代齊白石、李可染等一線大師精品。顯然,中國人向世人展示了「藝術品證券化」的神奇力量。

 

是增值?還是刻意作價?

 

白庚延是二線的近現代津派中國水墨畫家,在天津地區頗具影響力,屬區域性的藝術家,主要創作主題為山水畫。一○年秋拍前作品的價格區間僅約十萬至三十萬元,最高拍賣紀錄為○七年拍出八十二萬五千元的一件八屏大尺寸山水畫(一一一平尺),且拍賣成交紀錄,大多在地區性的小拍賣行。

 

於一○年十一月過世的白庚延,並沒有見到自己作品狂飆的瘋狂。同年十二月,他的三幅作品分別在天津鼎天和北京保利拍出破百萬的個人前三名紀錄;其中(巍巍太行)在天津鼎天拍出一九八萬元的個人拍賣榜首,但這幅作品在○七年金融海嘯前的景氣最高峰時,於中國嘉德僅拍出十四萬五千元。

 

價格翻了十倍之後,隔月,天津文交所將藝術品分割為「股」,首推白庚延兩幅畫作,畫作持有人與發行代理商以秋拍的新高紀錄為估價基準,推出定價六百萬元的(黃河咆嘯)和五百萬元的(燕塞秋)兩幅作品,將其分割為一元一個分額,最低認購門檻只需一千元。

 

更厲害的是,天津文交所提供幾乎完全仿製股票交易平台的即時交易系統,有即時的成交分析數據、K線圖,並可在當天買進後,馬上賣出(股市必須當天買,隔天才能賣)。這導致其日交易價格的震盪區間近三○%(漲跌幅限制一五%),換手率最高超過一○○%,日成交金額破億元。首發的兩幅畫短短兩個月不到漲幅高達十八.五倍,市值超過一億元。

 

成功打響第一炮,發行代理商打鐵趁熱,再以同樣高價推出七幅白庚延國畫,吸金達二千九百萬元,投資人蜂擁搶購,中籤率低於三%。這七幅畫作掛牌後,天天漲停收盤,直到引發全國輿論的質疑聲浪後,天津市政府監管單位才介入了解,暫時被迫停牌。

藝術品的證券化交易引發全國投資人的關注,上海文交所、深圳文交所掛牌的藝術資產包也跟著水漲船高,開戶人數劇增,開始上演天天漲停的行情,各文交所雖以暫時停牌來緩和投機炒作,但絲毫無法澆熄投資人高漲的炒作激情。

 

沒有交易期限,無清盤機制

 

白庚延的兩幅首發作品都沒有交易期限,只提及若單一投資者持有達六七%的分額,將強制依約收購。換言之,只要沒有人願意持有六七%,這幅畫將無限期地在市場上交易。發行商可能也發現這其中大有問題,於是在第二波的七幅白庚延畫作推出時,定了十年的交易期限。不過,對於十年到期後,如何收尾,仍沒有細節上的交代。

 

據查,天津文交所前三大股東中,只有天津新金融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為國有企業,其他兩大股東,天津濟川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天津泰運天成投資有限公司,均以房地產業作為主要業務。意即這不是國家單位的交易所,如果出現問題時,誰來保障投資人的權益?而天津市金融辦公室也在暴漲風暴後出面澄清,文交所非其下轄單位,並不在其管轄範圍內。

 

投資畫作有其風險,畫作可能被盜,可能因天災人禍導致毀損,或根本就是假畫,這些問題的處理方式,在發行說明書上,都沒有詳載。投資人只是看到掛牌後,連續漲停數天,就一窩蜂地跟進,就像股票市場的投機者一樣,認為價格炒高之後,後面一定有人接手。

 

據天津文交所表示,目前開戶人數已破五萬人,投資人來自全國各地,透過網路直接開戶。大部分人沒看過所投資的藝術品,甚至不知白庚延為何人,至於藝術品的真偽認證、估價是否合理、是否有全額保險、藝術品保管地點、最後的清盤機制是否健全等攸關投資人權益的要項,投資人似乎不感興趣。

 

因此,藝術品拆分成幾百萬個分額進行交易之後,投資人在市場上打的是籌碼戰與心理戰,藝術品的市場價值變成了一個模糊且遙遠的概念。如此一來,藝術品與期貨市場上的咖啡、黃豆、棉花已無太大差別,大家炒的只是一個數字。

 

目前看來,似乎所有參與者都是贏家:白庚延畫作的藏家取得數十倍的獲利;發行代理商拿了一定比率的行銷與代理費用;天津文交所收取發行上市費與掛牌後的交易手續費;認購的投資人在二個月內,帳面上享受了十七倍的暴利。難道這場藝術投資的博弈都沒有輸家嗎?遊戲才剛開始,股票的價值反映的是公司未來幾年的盈利預期,藝術品最終還是必須回歸到市場價值。目前投資人抱持僥倖的心理,當價格泡沫化後,總有人必須承擔虧損,只是,大家都相信自己永遠不會是那最後一隻老鼠。

(本文轉載自《典藏投資》雜誌四月號,與其同步刊登)

 

藝術證券化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烏克蘭遍地戰火!陶冬:歐洲人對俄羅斯「善意正在逆轉」 這後果普丁始料未及

2022-02-27

比光合作用更快!中研院成功打造人工固碳循環 登上國際期刊

2022-03-07

俄烏戰爭、通膨、升息衝擊下,為何他們依然老神在在照樣賺? 台股贏家神抓飆股的偵探思惟

2022-03-09

「成名後她變了,害我憂鬱症復發」…理科先生不再噤聲、親曝離婚內幕 理科太太:我不想再反駁

2022-06-29

「你把我賴刪了嗎?有急事找你!」裝熟簡訊收不完,只能刪除+封鎖?神人揭1招:馬上消失

2022-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