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習慣2:聽明牌不如自己勤做功課—陳進郎:破除明牌情結

習慣2:聽明牌不如自己勤做功課—陳進郎:破除明牌情結

陳進郎 (股市大贏家作者)

政治社會

今周刊

2011-03-22 11:31

不管是業餘或專業人士,大家都愛聽明牌。在聚會中報明牌,就像在慶典中放煙火,總能掀起高潮。

不管是業餘或專業人士,大家都愛聽明牌。在聚會中報明牌,就像在慶典中放煙火,總能掀起高潮。一個人脈看來還不錯的人士如果告訴另一個人,「股市會大漲,趕快買股票」,聽的人可能無動於衷或無從下手。但如果聽的人被告知「去買某某股票」,不管有沒有聽過這家公司,他很可能會馬上去做。

 

然而,靠聽明牌或許能一時取巧,卻不能長期在股市屹立不搖,因為股市無時無刻都在變化,買股票不像買名牌商品,沒有人可以給你品質保證,一旦依賴成性,就會喪失做股票所最倚重的隨機應變的能力。

 

上次報明牌報的準的人 這次未必準

 

我一直很難抗拒明牌的誘惑,尤其是之前報的牌很準的朋友來報明牌,而這次又講得很肯定時。問題是,明牌傳到我耳朵時,通常已有一段漲幅,令人掙扎著要不要跟進。但就算跟進明牌股後賺得更快,一碰到大盤好景不再或明牌股的炒作結束,這些帶頭衝鋒陷陣的股票,卻跌的特別凶,往往怎麼上去,就怎麼下來,甚至漲時未必穿頭,跌時卻經常破底。

 

我上一次買的比較多的明牌是在民國96年1月中旬開始介入的鼎天。當時聽朋友說,該公司接到大訂單,市場上還不知道。我看了一下線形,它從30.5元急漲至66元後,正拉回60日線附近盤整。我先買了一些基本持股,在2月26日它以長紅升破60日線時,我以為漲勢要發動了,再度加碼,但該股稍候又拉回60日線之下,盤整尚未結束。為了避免它之後在升破60日線後又跌回來,甚至由盤整轉為跌勢,我等到該股以長紅突破近期於60日線附近盤整的高點60.9元,確定漲勢很可能重新發動時,做最後的加碼。

 

明牌會讓人失去警覺

 

我開始買進後,我的朋友每個月都向我預告該公司當月份營收,結果大致吻合,這其中還包括營收大好和大壞的月份,我更深信他有內線情報;而該股也的確相對大盤強勢,漲到83元。

 

等到鼎天在民國96年7月11日跌破60日線,我認為,因為以30.5元的起漲點計算,它的漲幅很大,而且,自我買進後的上漲過程中,它雖曾在三個交易日股價拉回些微跌破60日線,卻又馬上拉上去,如今跌破60日線,而且是以長黑跌破,出現了警訊。但這位朋友告訴我,據內部人士透露,鼎天下半年營運會很有爆發力,下個年度的每股稅後盈餘(EPS)更將從往年的1塊多飛躍成長到6~8元,我按捺住賣股的念頭。

 

結果,鼎天在跌破60日線所在的74.5元後,在兩個月的時間,跌到40.25元;隔年1月更跌至28.6元。隨著該股愈跌愈深,加上該公司的業績遲遲未見好轉,每次我向他打聽,他講得愈來愈沒信心,我感覺到這支明牌已經變調,但因為股價已跌得慘不忍睹,而不想賣了。在繼之而來的金融風暴中,我幾乎只套到這一檔股票,它最低跌到12.8元;而民國97年度鼎天的EPS揭曉,也不是傳說中的6~8元,而是1.6元。

 

有時,我也會怪報明牌的朋友,「怎麼會差那麼多!」但一想到對方是出於好意,而且也是受害者,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何況,鼎天自我買進後,也曾上漲了4成多,就怪我沒有堅守自己的推論,彷彿是讓他在替我操作,才會失控。

 

特立獨行是一種習慣

 

雖然整體而言,我聽明牌做股票的績效比自己選股的績效還差很多,但好朋友來報明牌,還是令人很難抗拒。因為對方如果報不準,就不會重提此事,如果對方報得準,一定會回頭問你「有沒有買」,要是又聽說共同的朋友都買了,唯獨自己掉隊,一想到他們正喜孜孜在談論這支股票,心就像被針在戳。

 

為了戒除聽明牌的癮,我索性不主動和圈內朋友聯絡。偶而,還是有朋友好心來報明牌,但即使對方講得很肯定,從「要不要跟進」到「何時要出場」,我會全程以技術分析來評估;而且,因別人的建議而買進的持股佔我股票的比例更小了,絕大多數股票都是我自己挑選的。

 

此外,造成我越來越獨來獨往的原因還包括:我很怕人家向我問明牌。我並不是吝於向別人推薦股票。當我的資歷很淺時,我很愛向別人報明牌。但因為聽的人沒有我的操作能力或操作的邏輯和我不同,所以常害到人家。有時,我講對了買點,但對方沒有在第一時間進場,而是等該股又漲了一段才忍不住跑去追高。

 

有時,對方及早跟進,卻股價每漲一點點就頻頻的問我,「要賣了沒?」我不僅不勝其煩,甚至會動搖自己對該股的信心。但等到真的叫他賣時,即使已經賺很多,他又因為股價已自最高點拉回了一些而捨不得賣,還反問我,「之前有高價不賣,為什麼等跌下來才賣?」我實在很難向他解釋:就是因為股價跌下來了,才知道股票可能已經做頭。

 

向人報明牌是害人害己

 

更多時候,當我敢積極向別人推薦股票時,大盤已漲了一段,推薦的股票不是已經漲不上去,即使還在漲,對方也常在該賣時沒有賣。有時我發現情況好像不太對,本來已自顧不睱,卻還掙扎著要不要通知對方出脫,影響了自己的操作。但在這些情況,我很少通知對方,因為我並不是很有把握,而且通常這時對方已經賠錢了,怎麼好意思叫別人賣。我想,就算我叫他認賠,他也不會賣。每每在事隔多年後,才發現他們還抱著這些套牢的股票,令我十分過意不去。

 

不久前,我請一位老友幫我審稿,看到了我上述的心路歷程,他說:「既然你自己提了,我就直說。你結婚前向我和幾個好朋友推薦的濟業,現在已成了壁紙。」我先向他道歉,隨即在腦子裡算了一下,哇!我都結婚幾年了,對濟業電子這件事毫無印象。很顯然的,我害人家套牢的股票家數和套牢的人次,比我所記得的還多很多,而且當中有的股票竟已淪為壁紙。真沒想到,那麼多年以前報明牌造的孽,到今天還造成自己良心不安。

 

從此,因為有壓力,我克制自己,儘量不要向別人報明牌。有時實在是不吐不快,或拗不過好朋友的請求,但在向他們推薦股票時,我變得更謹慎,同時附帶了很多假設條件,以因應不斷變化的市場,但對方總覺得我「說了等於沒說」,或嫌我「說那麼多」,他們甚至不想知道現在是多頭市場還是空頭市場,只想知道我要報哪支股票。

 

就算問對明牌 也很難掌握進出時機

 

在內線交易法規日趨嚴格之後,投資人更難從電話線中問到內線消息,也很難和內線人士同步進出。我有一個朋友,土地開發的本業做得很出色,平常不太關注股市,只有聽到朋友報明牌時才會進場。在一次聚會中,他的一位身兼某家上市公司董事的朋友叫他買該公司股票,還特別強調,「這件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他在25元的價位買了50張後,該股連漲兩支停板,股價脫離了成本,他心想「這下妥當了」,而掉以輕心,不料市場爆發唐鋒事件,該股連跌5支停板,跌到19塊多。

 

他很想打電話問那位董事該怎麼辦,但當時市場上一片風聲鶴唳,怕電話被監聽,不敢說的太白,於是拐彎抹角地問對方:「你前陣子叫我買的那塊餅,還可以放嗎?還是已經壞了,要丟到垃圾桶呢?」對方剛開始聽得霧煞煞,等會過意來,告訴他餅似乎是有點〞臭酸〞了,但還要再去問做餅的公司看還能不能放。當天直到收盤前,我的朋友都沒等到電話,一直想著「臭酸」這兩個字,愈想愈不放心,把股票認賠殺出了。隨後幾天,該股又急速反彈到23元。

 

兩面挨耳光後,他向我抱怨,從開始玩股票至今,指數已漲了不下二千點,但他聽明牌卻沒賺到錢,而且,聽信明牌後就任人擺佈,像這次賠了錢又弄得自己像在做賊。我問他下次還聽不聽明牌,他不假思索地說,下次運氣應該會好一點。他花錢買一個希望。

 

我在股市所看過的那麼多人當中,還沒看過只會靠別人卻能賺到大錢的人,卻看過不少人因為一開始靠聽明牌嘗到甜頭,而在股市愈涉愈深,結果沒有翻身,反而「翻船」。

 

自己獨力研究出來的明牌才是最好的

 

因此,做股票要自己做自己的。向一百個人問明牌,可能會問到一百支明牌,但自己獨力研究出來的明牌無疑是最好的。選用自己的答案,學會自我負責,比把事情做對還重要,如此一來,在決策過程不受別人攪和的情況下,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會還是假的會,而且,不管做對或做錯,印象才會深刻。

 

 

延伸閱讀

跟著財務顧問學記帳 – 觀念篇

2018-01-19

跟著財務顧問學記帳 – 方法篇

2018-01-19

股息報酬高、波動低 這樣存金融股就對了!

2018-01-18

習慣1:海水退潮後 才知道誰在裸泳—只要會漲就是好股

2011-03-21

1000名營業員告訴你:輸家多數敗在四大心魔—偷學贏家的投資好習慣

2011-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