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巨群捅下大窟窿 P.22

新巨群捅下大窟窿 P.22

羅傑建設、新巨群集團、中央票券,原本是水幫於、魚幫水的命運共同體,羅傑與新巨群從中央票券取得數十億元的資金,在股票市場、房地產市場呼風喚雨,卻不料連續碰上企業倒閉危機,中央票券自身難保,銀根一緊,周遭的企業同步走上跳票、股票違約交割的不歸路。

中央票券是小公司,授信額度只有二百億元,但是,緊跟在後總數十三家、授信餘額四千億元的票券公司,以及數以千計與票券公司往來的企業,會不會受到連鎖性的信用緊縮衝擊,演變成骨牌倒閉風暴,才是真正的關鍵。

到底,新巨群與羅傑建設是如何從中央票券取得鉅額資金?要怎樣避免連鎖性的倒閉風暴?這場危機,又將持續多久?請見下文深入報導。

台北市重慶南路華南銀行總行的大會議室,擠滿了二十幾家銀行的代表,會議桌的最前方是金融局副局長王耀興、華南銀行副總經理賴麟三、以及中央票券總經理陳冠綸,王耀興代表財政部與中央銀行,希望銀行能夠繼續支持中央票券,設法渡過難關,但是銀行人人自危,大家都知道,大量放款給新巨群、羅傑建設、國揚實業、順大裕廣三集團等關係企業的中央票券,恐怕已經無法走出急診室了。

在金融局副局長王耀興的要求下,與會銀行代表勉強達成共識,「副買回票券到期續做、保證商業本票到期續做、拆款額度不縮減」,簡單來說,就是「一切不動(Stand Still)」,靜待局勢發展。這個協議沒有書面簽署,註定是個短命的協議,第二天傍晚,中央票券仍然有七億元資金無法調度,只得宣告跳票,由財政部進駐接管,從成立至今前後只有兩年,成為最短命的票券公司。



十三家新票券公司四千億元授信搖搖欲墜!

中央票券雖然只是一家授信餘額二百多億元的小票券公司,但是卻帶給整個金融市場極大的威脅,因為,有十三家在過去三年之內成立的新票券公司,財務背景都與央票接近,這十三家票券公司,已經承做了高達四千億元的保證商業本票,這些票券公司,有的財務狀況健全,有的卻有高度爭議性,如果票券公司發生連所財務危機,四千億元的企業授信一下子被緊縮,勢必引發連鎖性的企業跳票風暴!

票券公司所以如此擔心原因無他,因為票券公司本身並不吸收資金,所以能夠承做高達四千億元的授信,都靠銀行。銀行每天將剩餘的資金供應給票券公司,讓票券公司取得資金去貸放給企業,做短期資金週轉,如果銀行緊縮對票券公司的資金供應,票券公司就得要求客戶還款,客戶如果一時無法籌足還款資金,就得跳票倒閉。

十月底跳票四.五億元的羅傑建設,就是這樣的情節,羅傑過去一向依賴中央票券提供資金,但是當中央票券本身資金週轉出現困難,轉頭將羅傑在央票發行、已經到期的保證商業本票軋入,羅傑週轉失靈只得宣告跳票,而原本就有危機的央票,在羅傑出事之後更無法獲得銀行資金的援助,結果只好任著更大的客戶--新巨群集團週轉失靈,新巨群在十一月二日資金調度出錯而發生股票違約交割,央票在事情爆發後勉強撐了兩天,十一月三日就宣告跳票七億元,並且被財政部接管。

央票出事之後,銀行紛紛緊縮對新票券公司的融通額度,使得票券公司調度壓力大增,由於預期還會有經營不善的票券公司步入央票的後塵,現在誰也不知道連鎖的倒閉效應會有多大,只見幾家授信品質比較好的票券公司主管,積極奔走,請求銀行與財政部絕對不要在此時收縮票券公司的銀根,否則萬一觸發連鎖性的企業倒閉風潮,後果將難以想像!



新巨群、國揚、順大裕透過票券市場取得鉅額資金

新巨群發生違約交割,社會大眾與主管機關才赫然發現,在短短兩年之內,新巨群已經從票券市場、銀行體系、以及證券金融公司,套走為數超過二百億元的現金,而且,所有資金都是合法取得。新巨群捅出大窟窿,大家才驚覺到台灣金融體系竟然是如此千瘡百孔,到處都提供套取鉅額現金的漏洞!

新巨群使用票券公司套現,關鍵在票券公司可以產生「信用擴張」的效應,根據票券公司管理辦法,票券公司可以承做淨值十二.五倍的商業本票「保證」(給借款企業的授信),同時,也可以向銀行與社會大眾承做六倍的附買回交易,取得資金,也就是說,一家淨值三十億元的票券公司,可以從市場取得一八○億元的資金,也可以對企業做出三七五億元的授信。

這個規定雖然促進了短期票券市場的流動性,卻也給企業一個絕佳的「套現」管道。如同附圖所顯示,如果一家企業心懷不軌,以區區幾億元投資一家票券公司,然後再以關係企業的名義、或是透過與其他票券公司交叉授信的方式,竟然可以從票券公司取得數十億元的資金,新巨群集團以亞瑟科技投資中央票券二億元,集團相關公司卻從央票取走超過十億元的資金,轉瞬間就透過票券體系套現數倍的現金,效果真是驚人。



兩天刷爆融資餘額套現十億

不只是新巨群,國揚實業以關係企業創陽興業名義投資中央票券五%,順大裕以台中企銀投資央票四%,大信證券也投資央票四%,都在中央票券擔任董監事,旗下的關係企業,也都在央票發行金額不等的票券。

除了票券公司之外,新巨群利用證券金融公司的漏洞,在短短兩天之內套現超過十億元的現金,「刷爆」融資餘額,用大量人頭戶以融資買進台芳、普大、聚亨等股票,大股東同步賣出取得現金,而這些人頭戶高價買進股票,就等著股價下跌套給復華等證券金融公司。

原本一檔股票的融資上限,是流通股數的二五%,但是這幾支股票,卻在短短一兩天之內,融資餘額從低水位,瞬間暴增到流通股數的五成以上,雖然超過上限甚多,但是因為事出突然,而且就在財政部宣佈降低融資保證金成數、活絡股市資金的第三天,證券公司與證金公司根本來不及防範。此種惡意套現的動作,主管機關竟然束手無策,任令大股東套現數十億元,將沒有價值的股票高價套給證金公司。



寶來投信賺到聚亨波段漲幅

所幸,過去每次都成為大股東傾倒股票的「垃圾場」的投信公司,這次竟然躲過一劫,幾乎都將新巨群關係股票出得乾乾淨淨,甚至還有寶來投信賺到錢,在票券公司、證金公司、證券公司、銀行一片哀號聲中,投信全身而退的成績令人驚喜。

新巨群在拉抬股價的過程當中,也曾經受到投信公司的青睞,例如寶來投信旗下三檔基金曾經同時擁有聚亨股票最高逾六千張;其中地產基金從今年二月起開始快速加碼聚亨,當月一口氣大進二四三八張,到了三月再加碼至四三七一張。進入第二季,寶來另外兩檔基金公元美台和寶來績效也加入認養的行列,各自買了三百張,而地產基金的持股也在四月到達巔峰的五四九二張;今年四月寶來投信合計持有聚亨六○九二張。

在聚亨股價大漲之後,寶來從四月起持續獲利調節,到了八月更只剩下二五○張,完全掌握到聚亨的波段漲幅,原本整個投資策略到此已接近尾聲,可以劃上一個圓滿的句點,但是寶來地產在九月又回頭加碼一千多張,成為一三六○張。

新巨群另一檔主力台芳,也曾受到富邦投信的青睞,富邦基金在七月大進九四四張,到了九月則調節剩下五二三張,至於目前富邦基金持有台芳數量亦不詳。不過近四個月台芳股價波動幅度不大,富邦獲利的機會不高;若是來不及「落跑」,套牢的機會鐵定大過賺錢。



下一波跳票主角是誰?

中央票券跳票並被接管之後,市場焦點集中到另外一、兩家財務狀況不佳的票券公司,這家票券公司最近不斷受到銀行強力的信用緊縮,逼迫這幾家票券公司將壓箱的公債拿出市場求售,這一、二家票券公司會不會跟著出事,並且牽動集團財務崩潰,現在是市場最關切的焦點。

更重要的是,經過安鋒集團、聯蓬食品、東隆五金、國產汽車、羅傑建設、新巨群集團一連串的跳票、違約交割事件之後,金融市場已經聞風色變,對於許多市場傳聞許久的問題公司,銀行都忙不迭地設法確保債權,收縮對這些問題公司的放款風險,即使是財務狀況比較健全的轉投資子公司,也因為擔心大股東脫產,連短期的放款到期都不再續做。台灣的金融市場,猶如坐在一匹不知狂奔向何方的瘋馬,人人自危,卻不知如何保命,大家共同的疑問只有一個:「明天跳票的主角會是誰?」

延伸閱讀

極速計時器 碼錶也可以很時尚

2011-06-02

巴塞爾鐘錶展 三大時尚趨勢解碼

2011-04-21

最受矚目 六大創新話題錶款

2018-03-01

追求自由之心 前衛RM 020陀飛輪懷錶

2020-09-26

展現極致優雅的女性魅力 RICHARD MILLE

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