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小球頭為明安國際帶來高獲利 P.88

小小球頭為明安國際帶來高獲利 P.88

預定在十二月二日以每股五十八元承銷價上櫃的明安國際,是一家高爾夫球頭製造商。在景氣持續低迷、台灣許多打高球的企業界人士紛紛移往大陸之際,台灣高球頭業原本不該有什麼出色成績的,卻在今年因移向低廉製造區中國的策略發酵而大放異彩!相較於今年下半年新上市櫃公司業績,明安表現非常亮眼,至九月底的營業收入已達二十五億元、每股稅後純益達四.六元。

明安興櫃股價目前六十二元,以承銷價五十八元、今年財務預測每股純益五.五元,換算後的本益比為十.五倍,比起當年大田以八十三元掛牌、本益比十三倍略低。由於自十一月起步入傳統旺季,明安預估的獲利目標應能達成,並有機會上看六元。

分析業績特別好的原因,明安董事長鄭錫坤解釋,主要是產業結構正在調整。全球高爾夫製造產業最大國家為美國與日本,兩者合計市場占有率達八成以上,然而日本十年前因經濟泡沫至今仍未有起色,美國成長亦有限,所以高爾夫用品整體市場只有小幅波動。


出貨天數縮短是競爭利基

但在大勢不看好的同時,對台灣存活下來的廠商來說,卻因為早一步在大陸建立生產基地降低成本,在不景氣的當頭上更顯得競爭力強;而明安方面,產品線除了球頭製造之外,還包括了球桿製造與組桿業務,加上因美國大廠為避免增加成本不再自行組桿,將組桿業務交由上游球頭製造商,也因此增加明安的業務量,依營收比重,明安生產的高爾夫產品中,球頭製造占五三%、球桿占九%、組桿則達三○%。

除了產品線範圍較廣之外,自三年前開始,明安建立的「數位化供應鏈」產銷通路的功能發威,也讓明安成為目前國內四大高球頭製造廠中存貨周轉率最高的一家,營業循環日(cycle turn)因此減少了五成,即出貨時間由業界可接受的五十至六十天,硬是縮短成為三十天,非常符合國際大廠因應不景氣,代工訂單愈下愈短愈急的普遍趨勢;三年下來,明安的存貨管理改善程度達五成,存貨正確性由原七○%提升至近一○○%。

鄭錫坤說,供應鏈在企管學門上並不是個新觀念,許多同業也同樣在建制,但實際運作上卻有著非常大的困難,也因此不少學校針對此一學科單獨成系研究,而明安會在三年前開始,與東吳大學合作加入電腦輔助改進供應鏈,主要是大陸基地因地緣關係,仍有著交貨不便之處,加上全球出貨時間愈來愈短、商品市場需求瞬息萬變,而明安又已走向 ODM (代工設計)。 至於供應鏈的概念,簡單地說,就是同一產品從上游生產商到下游出售商必須相互配合提供各自的產銷數字,好讓每一環節的廠商充分掌握市場供需脈動。換言之,加入供應鏈的所有合作廠商必須有著非常密切與互信的關係。


客戶集中度過高是明安的隱憂

說到大客戶、美國第二大高球頭製造商 Taylor Made,在今年曾因美國高爾夫球協會( USGA )對高球頭反彈係數(COR )並未如原定計畫調整, 按新係數製造生產的球桿頭一時之間有庫存積壓之虞,但最後代工製造的明安卻未受到衝擊。鄭錫坤解釋,因為新係數球桿只有美國不能賣,但日本與歐洲地區卻大受歡迎, 訂單反而增加,而 Taylor Made 調整速度很快,在美國本土利用一個月的時間又將原係數球桿重新鋪貨,這亦是導致明安在今年全年完全沒有淡季的另一項重要原因。

由於對 Taylor Made 與其在日本轉投資的 Salomon, 占明安的營收比重合計高達五成,客戶集中度太高,是投資法人認為明安在經營上的重大隱憂,加上原本只下單給大田的美國第一大球頭製造商 Callaway 也找上明安談合作,耐吉的訂單也在今年由大田抽出部分轉到明安,國際大廠開始分散代工尋找更便宜的生產代工基地, 也難保 Taylor Made 不會做相同動作。 所以鄭錫坤說: 「當然怕Taylor Made 跑掉!為留住舊客戶與吸引新客戶,產品一定要做得比別人好,而且必須先將 Taylor Made 照顧得更好,才能考慮是否接 Callaway 的訂單。至於耐吉的訂單數量不多,主要是耐吉剛轉進高爾夫球具市場,目前產量不多。」

既然明安球桿頭已是世界級產品,鄭錫坤是否有乾脆自創品牌的打算?他頓了一下,笑笑道:「曾經想過。 只是光看行銷廣告費用,Callaway 一年即達八千萬美元,這還不含運動明星簽約金,Taylor Made 也有六千萬美元到七千萬美元,而且最近 Taylor Made 還以三百萬美元的金額簽下了西班牙﹃聖嬰﹄賈西亞做產品代言人,這都是一般運動用品廠商無力支付的。」

不做自有品牌避免增加成本

「再看看台灣,運動器材的產銷秩序混亂且仿冒嚴重,自有品牌不易建立,包括鉅明等曾試圖建立自有品牌,但沒成功,成本很容易增加。而且行銷費用真的太高,最著名的自有品牌光男創建的肯尼士也失敗了,所以明安不再有創自有品牌的念頭。不過,我們目前與客戶商討的策略定位,也許在數年之後,以明安為生產與研發,客戶純做市場行銷,屆時更不見得要做自己的品牌。」

到第三季止,明安各項的目標達成率為營收七九%、稅前盈利八七.五%,每股稅後純益八三%,而大股東持股比率約占七成。至於外界關切明安的負債比率比同業高,目前達到四七%,明安財務長陳韻磬解釋,主要是海外投資的資產因屬來料加工廠,並未計入資產之中,加計之後負債比僅三○%左右,與同業相當。

為求明安在成熟市場中仍保有高獲利成長契機,鄭錫坤說,明年的發展計畫會鎖定材料研究,尤其是奈米材料的應用上,加上未來球具市場預估最多還有三十億元的市場胃納量可以搶奪,單一公司能搶下三到五億元已算不錯,為求公司成長,一定要跨足其他領域,只是目前還在觀察並等待機會,不過初步會鎖定在相關的金屬、材料或跨足到生物科技領域尋找出路。

/小檔案/
鄭錫坤
出生:1949 年,台南麻豆人

學歷:美國 Vanderbilt 大學工程管理碩士、台大機械系學士

經歷:明安國際、大安公司、大宇公司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二男一女

進入高球頭界的原因:父親鄭正賢曾是大宇公司的大股東之一,現在還是明安國際的總裁。鄭錫坤在美國念書時期,曾為大宇已過世的老董事長林森池在美國開拓市場時擔任英文翻譯,因此畢業後回台進入大宇工作。

延伸閱讀

發展股市形成國策 ——A股「三倍入摩」效應

2019-03-06

金融戰開打?中資股的震撼教育

2019-10-02

瑞幸咖啡財報作假,中國企業失信任度 投資KY股 先看清三疑點、避踩地雷

2020-06-03

美中冷戰不斷升級 謝金河:中資股大遷徙全面展開

2020-06-13

老謝觀點》投資與投機的分野 臃腫禿鷹飛不遠 寶佳炒股給投資人的一堂課

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