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高收益債基金熱 不能說的祕密

高收益債基金熱  不能說的祕密
高收益債基金的固定配息機制,對退休族群有極高的吸引力,但請注意,配息可能損及本金。

何珮郁

基金投資

攝影/劉咸昌

813期

2012-07-19 15:32

截至五月底,國人投資境外基金總額達二‧二七兆元,其中,高達四分之一的比率投資於高收益債基金;然而隨著國人狂熱加碼,金管會對高收益債基金的監管卻愈趨嚴格;主管機關怕什麼??專家又如何評論高收益債基金的投資定位?

今年以來,投資市場仍是震盪不斷,然而,卻有一類基金不但發行熱度不減,國內投資人的累積投資總金額更逐月上升,究竟什麼基金,能夠如此受到台灣人的青睞?答案就是:「高收益債基金」。

 

債券

 

投資垃圾債券  波動似股市


根據投信投顧公會最新的統計資料顯示,至今年五月底,國內核備的境外基金共一○三○檔,國人投資境外基金總金額約達二‧二七兆元,而投資於三十四檔境外高收益債基金的金額則為五千五百億元。換算一下,高收益債基金的檔數僅占整體境外基金的三%,但卻用這小小的三%比率,吃下國人投資總額的四分之一。

國內投資人熱愛投資高收益債基金的現象,引起主管機關金管會不小的「關切」。近來只要打開基金網站或公開說明書都不難發現,只要是高收益債基金,主管機關都要求在基金名稱後面加注一串冗長的警語:「本基金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配息可能涉及本金」,這段警語,不但字數多,而且被要求刊印出來的字體大小,必須和基金名稱的尺寸相當。

從這段警語,不難理解主管機關為何會對國人狂愛高收益債基金感到緊張,既是「投資於高風險債券」,代表投資風險並不算小,而主管要求必須強調「配息可能涉及本金」,則代表高收益債基金的配息能力,恐怕與一般民眾的期待有所落差。

「高收益債基金在資產配置中的角色,其實處於一個非常模糊的灰色地帶!」理財作家綠角直接指出,一般人以為「高收益債」和一般債券一樣,有穩定資產配置波動風險的效果,屬於防禦型資產;但事實上,它的波動度近似股票,不足以在空頭市場時提供保護作用。

此外,也有些人將它視為「類股票資產」,但從債券「本質」來說,資產價值的向上成長空間,卻又不能和股票相提並論。畢竟,若持有股票,能無限期分享公司營運後的利潤分配;若持有債券,只能獲得公司所償還的借款利息,賺多賺少與公司成長無關。在這樣的本質差異之下,債券價格對公司營運成長的反映空間,自然不如股票。

簡單的說,高收益債基金在資產配置中的角色之所以被說是「灰色地帶」,就是因為這類基金「風險比股票小,但比一般債券高;報酬率空間比一般債券高,但又比股票小」。只是,在這個風險意識高張的後金融海嘯年代,灰色的特質,卻反倒成為投資人趨之若鶩的主要原因。

 

上檔有限  下檔無限


「客戶被股票嚇怕了,只要一聽到風險比股票小,再聽到報酬率比一般債券來得高,興趣立刻就來了。」一位銀行理專表示,除了客戶對高收益債基金投資特質會「選擇性理解」之外,「這類基金的絕招,還是在於『固定配息』,聽到這裡,客戶往往不會多想配息來源是不是會損及本金,就欣然買單。」

「老實說,高收益債基金在台灣賣成這樣,我的感覺是──不可思議。」從資產的本質、到投資效果,乃至於在資產配置中的角色定位,綠角開始分析他眼中的高收益債基金。

首先,以基金投資標的來看,警語明白點出投資於「非投資等級債券」,換言之,就是俗稱的「垃圾債券」。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些垃圾債券之所以有「高收益」,正是因低評等企業相對於高評等企業,必須付出更高的利率條件,才能吸引投資人冒較高風險持有。

當經濟景氣良好時,這些評等較差的企業經營狀況或許無虞,甚至隨著營運轉好,企業評等獲得提升,還能帶動高益收債價格。問題是,一旦景氣反轉,市場對於低評等企業的疑慮就會迅速升高,若景氣持續變差,這些企業的違約率可能飆高,直接衝擊這類企業的債券價格。

「所以高收益債的波動風險,雖然比股票小一點,但還稱不上具有防禦效果。」綠角表示,具較高信用評等的政府公債或企業債,價格往往會與股市呈「低度相關性」,而高收益債價格與股市明顯「正相關」,且波動率不算小,因此不能對資產配置提供明顯的防護力道。

他進一步指出,在景氣循環中,一家企業的經營獲利狀況,會同時影響其發行的股票和債券價格,但差別就在於債券的價格空間為「上檔有限,下檔無限」。也就是說,即使投資人買了一檔AAA等級的公司債,其最好的結果就是維持最高評等到期,投資人拿回約定的本金和利息;相對的,若公司評等被降級或經營不善,高收益債券更可能變為一文不值的垃圾,這就是為何會「下檔無限」。

「然而,當公司經營由壞變好,或由好變得更好時,持有股票會有很大的增值空間,但持有債券,再往上的空間很有限。」綠角以此說明高收益債「報酬率空間不能和股票相提並論」的本質。他並表示,在實務上,低評等債券即使獲得評等調升,債券持有者也不容易坐享獲利空間,因為在債券的設計中,會讓發行者擁有提前贖回的權利。

他解釋,假設你是公司經營者,今年公司表現不好,債券要提供一二%利率才有人買,過了兩年,公司轉佳、債券升等,只要用八%就可以發行債券,這時經營者當然會利用提前贖回機制,將以往必須付出高利率的債券買回,重新以低利率發債,相對的,此時債券正變得值錢,但債券持有人卻面臨手上的債券被迫提早到期、失去這張債券。

 

綜合來看,若是景氣大好,高收益債獲利空間本就有限,跟不上股票的獲利空間;若是景氣觸底反彈,低評等債券獲得評等調升,那麼,發行者的提前贖回機制,也讓投資人處於不利的地位;而若是在景氣不佳時,「高收益債價格頂多是比股票少跌一點。」綠角說。

 

綠角

綠角認為,有些保守投資人不敢投資股票,反而去投資高收益債,不但失去債券對資產的保護作用,更大幅增加風險。(圖片來源/資料室)

 

景氣反轉時  表現遠遜公債

 

根據統計資料,○八年金融海嘯時,MSCI世界指數和新興市場指數平均都有四成至五成跌幅,巴克萊全球高收益債指數也為負二六%,反觀巴克萊美國政府公債指數,卻有一二%的正報酬,且○五年至一一年間,最差表現發生在○九年僅負二.二%,其餘每年也都有正報酬,並非與股票市場表現完全反向。

 

也有些投資人認為,就算高收益債基金表現不佳,但只要選擇有配息的基金,還是可以長期持有。但警語也告訴投資人,配息來源可能來自本金,等於是投資人從左口袋拿出來投資,再配息回到自己的右口袋一樣,每月配完息後,基金淨值會下跌。

 

話雖如此,近年以來投資高收益債基金受惠者,的確大有人在。一位投資人就說:「投資高收債基金三年多,不但有穩定配息,而且本金到現在也沒受傷,比起其他基金投資,高收益債基金的表現好太多了。」

 

對此,某大學金融系教授表示,高收益債基金過去幾年的穩定表現不容否定,「但如果回歸到高收益債券的資產本質特性,這類資產的確不適合過度重押。」尤其在全球經濟始終未見復甦跡象之下,「更不能對高收益債基金的未來表現過度樂觀。」

 

整體而言,綠角認為,高收益債基金的特性比較像是「投機」的角色,「對於在資產配置中,已經配置足夠安全性債券的投資人而言,或許可以『視時機』做一點投機的動作。」在利差擴大到歷史水準以上、價格相對低點時,或許可以危機入市。

 

「如果買高收益債基金是為了降低風險,那麼,你顯然搞錯方向了。」綠角形容,「用高收益債為資產配置買保險,就像為了省點保費,去找家有問題的公司投保,到了需要理賠的危急時刻,才發現保險公司倒了!」綠角認為,想控制下跌風險,唯降低高風險資產比重,加入高評等的公債才是最佳選擇。

延伸閱讀

他將Tiffany化為永恆 象徵「心之璀璨」

2022-08-03

那首《奇異果實》唱出虐殺黑人殘酷景象...爵士天后的血淚:被白人至上耽誤的黑珍珠

2022-07-27

「寫出問題,但找不到答案」殺完藍儂,凶手竟席地而坐閱讀手上那本讓他沮喪轉憤怒的《麥田捕手》

2022-07-20

他的詩歌解放靈魂也解放肉體!強調民主精神的「自由體」:鼻孔、腋下都是他歌頌的對象

2022-07-13

再激情也要受理性控制!美國史上最有影響力大法官、創造「民主的剎車」,別讓自由演變成暴民政治

2022-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