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房價不能漲、更不能跌的真實面目

李從芸
2018-04-12
房地產掃瞄
1112期
視覺中國

中國房價不能漲、更不能跌的真實面目

李從芸
2018-04-12
中國房價不能漲、更不能跌的真實面目
房地產掃瞄
視覺中國

中國兩億多的中產階級,這幾年都背上沉重房貸,從深圳中興通訊一名手機研發主管因「被離職」而跳樓, 點出中國房地產不能跌、不能漲,將會是最大的社會風險病灶所在。

四十二歲的歐建新,原本任職於廣東深圳中興通訊下屬中興網信科技公司,是手機部門的研發主管,去年十二月十日,歐建新爬到中興通訊大樓頂樓,從二十六樓一躍而下自殺身亡,成了深圳成千上萬上班族心中難以磨滅的陰影。

 

歐建新是典型的深圳白領「工薪族」,湖南邵陽人,認真念書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再取得南開大學企管碩士學位。他在深圳華為工作了八年,二○一一年在中國智慧手機銷量爆發的大成長期,三十六歲的歐新建跳槽中興,簽了八年工作合約。一切都受外界所稱羨,歐建新在新中國的科技龍頭企業站穩一席之地,娶妻生子,買了兩套房子,深圳房子這兩年大漲,家庭財富暴增。

 

歐建新跳樓自殺後,太太在網路發文申冤求救,描述歐建新:「在中興網信的這六年多來,他一直工作任勞任怨,有時做不完的事情,還經常帶回家,通宵達旦完成後,第二天又繼續去上班。」

 

 

中國智慧手機競爭殘酷

中興通訊使出裁員絕招

 

然而,歐建新遇到了中興手機部門殘酷的大裁員計畫,全公司預計裁撤三千名員工,占中興通訊整體員工人數的五%,其中,手機部門是裁員的重點,全球將裁掉六百名手機員工,占手機部門員工人數的一○%,更令人驚訝的是,作為母體的中國手機部門,解雇比率竟然高達二○%,堪稱重災區中的重災區。當年在熱潮中從華為跳槽中興的歐建新,沒過幾年好日子,就淪為裁員名單中的犧牲者。

 

一一年中興挖角歐建新時,中國智慧型手機銷售突破一億支,年增率一五○%,此後市場總量雖持續增長,年增率卻快速下滑,三年後剩下一六%,去年更出現四%的衰退。而在市場萎縮的同時,華為、小米、蘋果、OPPO、vivo五大廠牌集中度卻不斷增加,去年前五大廠牌市占率高達九一%,排名第九的中興手機,成為必須了斷的賠錢貨。

 

中興通訊是與華為齊名的電信雙雄,一度是全球第五大電信裝置製造商及全球第四大手機製造商,在全球一六○國設有據點。但是,近年華為勢頭超越中興,中興的手機地位不斷被小米等後進者超越。去年,中興承認向伊朗和北韓出售帶有美國限制技術的手機等產品,還阻礙美國政府調查,中興接受美國商務部十一‧九億美元的巨額罰金以達成和解。

 

中興雖然強調手機和設備採用的晶片組和其他零件,都是在美國製造,卻無法撇清「網路間諜」的指控。今年二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聯邦調查局(FBI)和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的首長在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一致表示中國智慧手機製造商對美國的資訊安全構成威脅。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說,使用華為或是中興的手機「對方能夠惡意修改或竊取資訊,能夠進行間諜行動。」華為與中興的手機與電信設備,等於已經被美國市場排除。

 

同時失去中國與美國市場,淪為高度仰賴南美與非洲市場的第三世界手機品牌,中興採取了打掉重練的策略,手機部門大裁員,再重整為獨立的中興智能終端公司,從產品、品牌、銷售通路以及人才等方面全部重來,宣稱「三年內成為國內手機主流品牌」。

 

中年失業 難覓新職

「高薪月光族」  心慌慌

 

顯然,中興打掉重練、三年復興的大戰略,把歐建新排除在外了。歐建新的太太在網路發文,說他是公司組織鬥爭的犧牲品,但是,全世界公司重組都難免裁員,卻很少聽到歐美企業的員工因裁員就跳樓自殺,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生勝利組的白領,絕望跳樓自殺呢?

 

深圳的網路討論,集中在歐建新已「深陷中年危機」,上有兩位老父母,太太沒有穩定的工作,兒子九歲、女兒兩歲,所有負擔都扛在他一人身上,供養農村的父母、子女教育、深圳昂貴的生活費用、還有兩套房子的房貸,歐建新與中興簽約的薪資收入,看似豐厚穩定,卻長期處於左支右絀的財務壓力之下,一旦失去中興的工作,四十二歲的歐建新很難再覓新職,財務立即面臨斷鍊危機,他根本是「高薪月光族」的血淋淋實例。

 

歐建新的自殺,引發數以百萬計深圳白領「高薪月光族」自身的危機感,大家願意在競爭殘酷、生活費用高昂無比的一線城市奮鬥,主要還是這裡有中國最多的機會,但是,人人背負高昂房貸,房價縱使上漲,除非背負更高額的貸款來買第二套房,否則根本無法改善財務壓力。一位網民說得好,在殺頭競爭的一線城市,大家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一閃神就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原來,讓歐建新絕望的不是被迫離職,而是出了中興的大門,根本沒地方可去。他雖然有高學歷,有八年華為、六年中興的經驗,但離開中興,只能找到不到現在薪水一半的工作。歐建新的技能和經驗,僅限於流水線上小小的一環,一旦流水線被撤,以前的累積在新環境下幾乎一文不值。

 

 

收入 趕不上生活成本 

年輕族群 財務恐崩盤

 

歐建新跳樓是極端的案例,但他卻是總數高達兩億人的中國工薪族的縮影,中國薪水階級的薪資與二○○一年相較,平均年收入增加了三倍半,但是一線城市的房價卻暴漲了十二倍。收入增加一塊錢,房價卻漲了三塊多,所謂「中產階級」的工薪族,過去十年陸續背上了沉重的房貸,天天面臨財務斷鍊的壓力。

 

「北上廣深」(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大量的薪水家庭雖然月入一兩萬元人民幣,同時各項開支也在明顯增大,一線城市房價是世界大城市中最昂貴的,必備的轎車售價也是歐美同級車的一倍半,更遑論養育小皇帝們的教育費用,幾乎無法存錢。這種收入趕不上生活成本的感覺,正向廣大的年輕族群蔓延,由此形成了「二十五歲中年危機,三十五歲財務崩盤」的危機感。

 

房地產成了套牢薪水階層最終的籌碼,高漲的房價帶給大家虛幻的期盼,深圳的房價過去一年半,在政府強力打房之下,新屋平均單價從每平方米五萬五六一一元人民幣,緩慢但是持續下跌到今年三月的五萬四一八五元,相當於從每坪新台幣八十六萬元,跌到八十四萬元,跌幅三%左右不算多,但是「不能漲」的訊號已經非常明確。

 

政府打房政策還在繼續加碼中,今年三月底,深圳發布更緊縮的打房措施,原來深圳以及中國各大城市購房都有「三套合約」的慣例,一套實際成交價格五百萬元人民幣的房子,會再做一個六百萬元人民幣的假合約給銀行,用以增加銀行貸款、減少首付;給稅務單位再做一個假的四百萬元人民幣的合約,用以減少稅金。如今,在《資訊互通》的新制度下,不能再有假合約,「三價合一」的新制度,讓買房、貸款、繳稅成本大增,徹底杜絕房價上漲的可能。

 

跳樓輕生的歐建新,已經跟這個新制度無關,他反正已經從沉重的房貸負擔中解脫了,「千軍萬馬搶過獨木橋」的壓力,就留給中興通訊其他七萬名員工、以及背負房貸的兩億多位白領工薪族吧。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享受孤單 3個月成為房地產達人

22歲那年,我孤身來到台北打拚,在姐姐的介紹下,進入房地產公司當工友。工作中,發現這是個可以耕耘的行業。那時,我立志3個月成為一本房地產的活字典。

Airbnb也妥協! 將提供房東個資給中國

美國旅宿平台Airbnb近日為遵守中國的監管要求,將於30日向中國政府提供房東的個人資料。

房貸怎麼貸最划算?銀行不會告訴你的八招

上班族小倩月薪5萬多,房租每月租金大約2萬,生活雜支大約1.5萬,她每月預計可以存2萬元。由於她抱持不婚主義,所以想要買間套房自住,她身邊存款約300萬,買房預算預估約800萬,可拿出240萬,貸款七成大約560萬。

不景氣中 逆勢幫客戶賺錢 也幫自己找回信心

工作中,難免會遇到低潮期,尤其是突如其來的事件導致不景氣,讓人難以招架。

第一波買盤撈完了?顏炳立:台灣房市是中產階級的眼淚

戴德梁行董事總經理顏炳立表示,台灣房市是中產階級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