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回鄉開創新事業 經紀人朱螢螢 棄林心如 作自己主人 P.58

回鄉開創新事業 經紀人朱螢螢 棄林心如 作自己主人 P.58

五十八年次、曾任藝人經紀人的朱瑩瑩,在工作十二年後,毅然辭去經紀人職位,返回新竹老家照顧生病的父親,並在家鄉創業,她說:「不做薪水奴隸之後,最大的快樂是自由,可以作自已的主人。」

往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山途經一片絕美的山谷,山谷間清澈小溪潺潺穿過,這裡是泰雅族原住民部落。朱螢螢的「 齊娃斯農場」 映入眼簾,穿著一身泰雅族裝扮的朱螢螢站在農場門口揮著手,她臉上脂粉未施,看起來氣色極佳。

走進朱螢螢一手打造的白色玻璃屋,室內擺滿她和母親親手栽種的各式花草植物,整座玻璃屋綠意盎然,陽光從屋頂灑下來,坐在屋內放眼望去,盡是蒼翠山巒,每口氣都清新,四下寧靜,一壺茶就可以打發一個下午時光。

她端出一壺香草茶說,「 這是我自已種的香草」 ,喝起來滿嘴香香的,眼前這位農場女主人,讓人無法跟她曾是帶著十幾位紅牌藝人的經紀人印象聯想在一起。小標:學商出身 因緣際會擔任經紀人

「 我曾經一個星期只睡四小時,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朱螢螢深吸一口氣,眼睛張得大大的,彷彿又回到當年工作的場景。「 那時我覺得整個人要爆炸了!真的很恐怖!」 她曾經有十幾位藝人在手上,除了劉雪華、劉德凱之外,還有吳辰君、焦恩俊、趙詠馨、林心如等人,為了捧紅藝人,幫他們找戲拍,「 那時我常常睡不著覺,壓力非常大。」

經紀人工作壓力大,白天陪著藝人拍戲,晚上還要幫他們抒解情緒,半夜也不能關機,更別提有什麼周末假期了;經常是台灣、大陸、香港三地到處跑,永遠像陀螺一樣轉來轉去。朱螢螢談著過去的工作情形,覺得實在很不人性。經紀人如此,許多背負業績壓力的上班族其實也不免面臨同樣壓力,朱螢螢又是如何脫離的呢?

父親是阿美族人,母親為泰雅族,從小生長在新竹鄉尖石原住民部落的朱螢螢,大專商科畢業後進入藝人林瑞陽的經紀公司擔任會計,會走上經紀人這條路,完全是因緣際會。 有天公司內部所有人都支援一個 case,但林瑞陽要參加演出卻沒有人陪,她臨時被徵調陪同林瑞陽演出。

沒有經驗的她,第一次陪同林瑞陽演出,從出場的安排到其他細節的處理,都令林瑞陽非常滿意,於是從會計變助理,跟在林瑞陽身邊學著做經紀人,逐漸熟悉這行的門路。之後她跳槽到夏玉順的經懋傳播公司擔任執行製作,協助製作人在拍戲現場監督,當時寇世勳、田麗等人主演的戲就是由她擔任執行製作。


壓力過大 被父親病情喚回家鄉

任職於瓊瑤的怡人傳播期間,壓力最大,那時她擔任經紀部主任,手下帶的全部都是像劉雪華等大牌藝人,這個時期的她,經常帶著旗下藝人赴大陸拍戲,大江南北奔波;當時吳辰君在香港拍戲,她又必須經常飛香港盯著,就這樣兩岸三地飛來飛去,居無定所。

民國八十三年,忙得不可開交的朱螢螢被父親的病情喚回,當父親被診斷出罹患甲狀腺癌,醫師宣布「 只剩下二、二個月生命,你們放棄吧!」 朱螢螢不願意放棄,那年她陪著父親前後開了九次刀,輾轉在各大醫院的手術房之間來去。

朱螢螢一邊照顧生病的父親,一邊忙著工作,就這樣過了二、三年時間。為了幫藝人爭取好的合約,朱螢螢常常談合約談到半夜,有時陪著拍戲,幾天幾夜未眠。有天,她走在香港街頭,遠眺海邊,剎那間,突然覺得自己要崩潰了,一方面覺得壓力過大,一方面又覺得自已在經紀人這行專業不足,那一刻,她興起了不如歸去的念頭。

回台灣後,朱螢螢螢付諸行動,她向公司提出辭呈。為了彌補自己的不足,她到顧問公司任職,同時上遍所有的成長課程;一年內,她學了企業管理、人力資金應用,連命理研究的課都上了。

有次在榮總,醫生要動手術切除父親的喉部,如果做了那個手術,父親就永遠不能唱歌;愛唱歌的父親如果沒有辦法唱歌,將會生不如死。朱螢螢形容﹁我們是連夜逃離醫院」 ,在離開之前有個護士阿姨告訴她一個偏方,要她用蘆薈加蜂蜜幫她父親治療看看。


人在影劇圈 心卻被故鄉山林吸引

回到新竹家鄉,朱螢螢開始著手種蘆薈,用蘆薈加蜂蜜幫父親食療。一開始,父親喝了之後一直吐血塊,「 我以為爸爸快死了」 ,後來持續喝下去,再配合化學治療,九十年那年,當初被宣告即將死亡的父親竟然奇蹟似的痊癒了。

在父親生病期間,昔日好友吳毓鳳與吳宗憲創立「 星之國際娛樂傳播公司」 ,在友人的號召下,朱螢螢又重返經紀人行業,在「 星之國際」 擔任經理,除了幫藝人做教育訓練為主,當時她被外派到大陸協助中國中央電視台成立經紀公司。

「 雖然繼續在演藝圈,但是我的心一直被家鄉吸引!」 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告訴她「 我想回到這裡!」 她隱約感到自已想要脫離現職,因此也開始著手準備,只要有空,她就去上餐飲、烘焙、園藝課程,培養新能力,此外,她也和舅舅合資在山谷中種山藥。

在大陸期間,她受命在上海、北京與南京等地開拓市場,光是上海一個地方,她去成立新的經紀公司,短短四個月時間,不僅沒讓中央電視台花錢,反而幫他們賺了一筆錢。她要離開上海時,中央電視台開出好條件希望留住她,甚至於她想開餐廳,一切都會為她準備妥當,但她還是選擇回到台灣。這時她想辭職的念頭沒來由的強烈,一開始,她先向公司要求減薪二○ %,同時減少上班時間,以便她每周都可以回家照顧父親,漸漸地,她想回鄉創業的想法愈趨成熟。


返樸歸真 走自已的路

「 當我準備要辭職時,八○%的朋友都反對」 ,大夥兒七嘴八舌勸說「 妳已經做到經理,辭掉太可惜了。「 朱螢螢坦承」 已經做了十二年,要抽腿真的很困難!」 在猶豫不決之下,她請教以前顧問公司的老師,也向《 台灣部落尋奇》 節目主持人根誌俊請教,也是原住民的根誌俊,是一位深受原住民尊敬的企業家,他鼓勵朱螢螢「 走自已的路」 。

九十一年朱瑩瑩終於辭掉工作,回到尖石部落,租下原先縣政府做導覽用的一個木屋,開始朝夢想前進。農場以媽媽的名字命名,「 齊娃斯農場」 供應特殊風味餐、香草茶與咖啡,她在自家土地上種植各式各樣香草植物,將香草入菜或做成餅乾、香草茶,與舅舅一起合種的山藥也已試種成功,生產的山藥除了供舅舅的餐廳使用外,也供她的農場使用。

每日晨起,朱螢螢習慣先到田裡整理香草、蘆薈等植物,忙了一個上午後,再開門營業,天黑之後就休息,過去過慣繁華、燈紅酒綠的影劇圈生活,現在返璞歸真,她說:「以前一個二、三萬元 LV 名牌皮包,買了眨都不眨眼。」身上用的盡是名牌,現在一個月一萬元就可以打發,而且一萬元中有六千元是拿來上課繳學費用的,她說:「我把名牌衣服和皮包都送人了,因為在這裡用不著。」

決定離開十幾年職場時,朱螢螢內心曾經很惶恐,辭職後有天她回台北採買用品,「走在台北街頭,我一直哭一直哭!」事後她回想,那是一種對未來不確定的恐慌。

創業之後,朱螢螢發現原先準備的錢不夠,從一百五十萬元追加到二百多萬元,還好有親友資助借貸;經營一年後,農場營收逐漸打平之際,心中也踏實多了。現在的她,繁華褪盡,選擇了一種簡單、自然的生活方式,在山野間的朱螢螢笑得好燦爛!

延伸閱讀

「阿斗仔」田亮 老師變身商辦王

2010-09-09

PIMCO全球信用市場展望

2020-06-16

PIMCO:由下而上選債,因應信用市場強弱不一的復甦趨勢

2021-02-24

美國通膨攀升的假象

2021-05-05

PIMCO: 投資以彈性強化韌性

2021-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