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失業分析師到世大運英雄 想為台灣揮拍再戰

撰文: 陳柏樺 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8-01-17 分類: 個人成長 文章出處: 1100期

從失業分析師到世大運英雄 想為台灣揮拍再戰

撰文: 陳柏樺 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8-01-17 分類: 個人成長 文章出處: 1100期

世大運網球金牌莊吉生,以一口流利台語令人印象深刻。 其實,賽前他正逢低潮,曾想高掛球拍, 在世大運暴紅,讓他堅定要為台灣再戰,往東京奧運前進。

「這面金牌真正是講沒話,因為台灣辦世大運⋯⋯,恁哪會攏佇咧笑?」台語講得溜,又夾著些英語,美國出生、二○一五年才轉籍台灣的網球選手莊吉生,記者會上一開口,就讓不少人笑出來。

 

身為世界排名僅次於盧彥勳的台灣男單選手,莊吉生大概沒想過,去年以台維斯盃作為國手起點,最後竟因母語流利而竄紅;他更沒料到,金牌戰力退韓國選手,會與球迷「好想贏韓國」的情緒擦出火花,讓這位「美歸派」成了國民英雄。

 

拿到世大運冠軍後,莊吉生下個目標瞄準東京奧運,希望能代表台灣出戰。為了拿到這張門票,他獨自一人穿梭各項賽事拚積分,在韓國甚至因無人幫忙打點,搭不上火車、買不到客運座位,只好花四四○美元搭計程車趕飛機。一切跟暴紅前一樣,「我還是我,莊吉生。」

 

二十八歲的莊吉生,不但是第一次,也將因年齡限制,僅此一次代表台灣參加世大運。他為地主奪下暌違十四年的男單金牌,也為團體添金。談起為台灣而戰的感覺,他難掩興奮。「沒打過這麼多人挺的比賽,每個人都喊我名字,打美網或溫布頓最多只有一半,另一半是幫對手加油。」莊吉生笑開,眼睛彎成月牙。

 

攝影:唐紹航

 

轉業》被石油公司資遣後,重拾球拍

 

莊吉生口中的「莊來瘋」熱潮,可不是從回台的三年前就這麼燒。雙親都來自台灣,但莊吉生在加州出生、長大,一路念書、打球直到密西根大學政治系畢業,本人和台灣連結很少,遑論知名度。

 

「世大運前兩輪比賽,球迷跟我說『加油』,Quarter-final(四強賽)大家開始了解我的故事,知道我講台語,改說『ka-iû』。」莊吉生這時感覺到自己有點出名,「爸媽提醒我不要臭屁,成績好也要humble(謙虛)。」在大學修了兩年華語,但在家只講台語,華語幾乎忘光,接受專訪時,莊吉生就這樣交替說。

 

莊吉生的日裔經紀人正木洋之是跨海從社群感受到了「莊來瘋」,他管理的莊吉生臉書粉絲專頁,從世大運開賽前一千多名粉絲,一周之間增加五千人,每隔一天又多出幾千,「我的手機(提示鈴聲)整天響不停,很瘋狂!」正木說。

 

正木是莊吉生青少年時期的球友,兩人相識十多年,對於莊吉生學生時期的輝煌戰績,還有他曾進入石油公司擔任分析師,卻很快被資遣的經歷,正木都很清楚。

 

失業的莊吉生參加在西雅圖的網球賽,沒想到當了一陣子上班族、疏於練球,卻一路打到冠軍,才決定走上職業選手之路,轉職業第二年,便找來正木幫忙。

 

低潮》開刀後屢嘗敗績,一度想退役

 

一一年轉職業後,莊吉生世界排名穩定上升,一六年甚至是最好的一年,衝上個人新高的一四三名,以一米八的身材力抗高大的歐美球員,真的不容易。但一六年底右腳舊傷復發,休兵期間讓他排名直直落,甚至復出後的賽事都在首輪出局。

 

「那是我第一次開刀,也是第一次陷入很長的低潮。」莊吉生指了指右腳,「足痛,腫起來,輕輕摸就痛,襪仔無法度穿。」一六年十月,賽季告一段落,莊吉生在彰化師範大學修讀碩士,就近在秀傳醫院開刀。

 

身兼世大運教練與指導教授的江勁彥說,如果不開刀,可能演變成蜂窩性組織炎,甚至在比賽中復發就得棄賽,當然是愈早處理愈好,於是,早上看診,下午就進了手術室。

 

「復健後要比賽,彼時感覺應該不困難吧,但幾個比賽都一下子出局,感覺辛苦,攏想毋好的代誌。」莊吉生說,「不要打了、太困難了」這些念頭盤踞腦中將近半年,一直自問為什麼無法回到之前的水準,在這樣的狀態下走到一七年五月,世大運已近在眼前。當時,正木知道莊吉生有放棄職業生涯的念頭。

 

「我只跟他說,想想為什麼要打網球吧。」正木說,他了解莊吉生的心情,連續輸了五、六個比賽,第一輪就淘汰、零積分,整個星期的備戰與飛行都成泡影。加上沒有資源在手,單靠正木一人幫他打點行程,莊吉生偶爾得自己處理機票、住宿、找人陪練,隻身走過一站又一站。

 

「我很難受,想著壞心情影響了打球,甚至日常生活,我告訴自己得正面一點。」莊吉生說,當時他告訴自己要轉念,不在乎勝負,「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打世大運。」

狀況不佳,那就靠智取吧!江勁彥眼中,莊吉生不僅是自律的球員,且頭腦清楚,相較於台灣選手較常聽從教練安排,僅少數會提意見,他對訓練計畫、時間安排,都很有想法。

 

例如,被形容為「地獄球場」的台北市網球中心,八月炎夏把一票世大運選手悶到中暑,地主球員有一半都熱到體力不支,莊吉生早就盤算在四強賽前,拉到室內冷氣房練球,以保留體力,再加上有效配球,即使開賽前戰績在谷底,依舊逆勢打到金牌。

 

智取》克服地獄球場折磨,靠戰略贏球

 

其實,靠戰略贏比賽,早在父親莊憲峰擔任教練的童年時代,即埋下種子。

 

「在美國我算比較嬌小,但我打法有技巧,我爸會教我調整,去打敗高大對手。」莊吉生回憶印象最深的比賽,是十歲在洛杉磯的一場冠軍戰,面對第一種子,第三盤開打前的休息時間,「我爸提醒我把球打高,我照辦,就贏了。」他靦腆地笑說,「打到冠軍可以去最愛的餐館呷牛排,很貴,冠軍才倘呷!」

 

牛排大餐次數可不算少,莊吉生八歲獲得人生首座冠軍後,多次越級挑戰超齡賽事,十六至十八歲階段,他的實力在南加州排前三,全美前十;不只球場成績輝煌,學科也維持在B,拿到密西根大學獎學金,大學GPA(平均成績)在三.三至三.五之間,課業與球技都不曾荒廢。

 

這也是莊吉生最想帶給台灣運動員的思惟,「台灣打球的攏無讀冊,讀冊就規日讀冊,攏無balance(平衡),我佇美國三點放學,練球兩、三點鐘再回家做功課,周末去比賽。」他形容自己各項都不是最好,但是不差,未來若退役,路還很寬廣。

 

講到退役,一直侃侃而談的莊吉生變得遲疑,二十八歲在網壇已算高齡,但他還有雄心,「二○二○年奧運,我實在很想打,要拚接下來的ATP(男子職業網球協會)排名,目前差一百(名),還有兩年可以拚。」

 

過去還不為眾人所知時,莊吉生獨自堅持著起步稍遲的職業之路;如今世界排名二三五(一月十五日公布),要前進奧運仍是大挑戰,但或許多了球迷同行,莊吉生不再孤單。

 

莊吉生

出生:1989年

現職:職業網球運動員

經歷:石油公司分析師

學歷:美國密西根大學政治系

成績:單打最高排名143(2016年10月)、2017年世大運男子單打網球金牌

 

快問快答》他很會打球,也愛K書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Q):非球季期間最常做的事?

莊吉生答(以下簡稱A):讀書、寫報告。

 

Q:最常做的休閒活動?

A:看電視,節目類型不拘,最近看了Netflix影集《Ozark》(黑錢勝地)。

 

Q:最喜愛的食物?

A:LA的墨西哥菜很辣且道地、台灣的鐵板燒快又好吃、彰化的潤餅。

 

Q:上場比賽前會做什麼事?

A:聽節奏快的音樂,像是pop或Hip-hop

 

Q:最欣賞的現役選手?

A:Rafael Nadal(納達爾)。

 

Q:支撐自己奮戰的信念?

A:能打球的時間很短暫,拚也就幾年,這是我選擇的路。

 

延伸閱讀

球王阿格西「由恨到愛」的網球之路

網壇前球王阿格西日前接受雜誌專訪,談論網球生涯。這位和前球王山普拉斯共同宰制九○年代男子網壇,也是史上第一位男子單打金滿貫(四大滿貫與奧運金牌)得主卻說,「我恨網球」。他的父親從他還包著尿布就對他進行魔鬼訓練,他登上球王後卻對人生迷惘,世界排名一度跌出百名外,但兩年後又傳奇地從谷底攀升,再度稱王。阿格西心中是如何看待這一切呢?來瞧瞧吧。

世大運快訊!「詹家姐妹」為台灣摘下網球女雙金牌!

台灣「世大運網球女雙」代表詹詠然、詹皓晴姐妹,在今天(8/28)的女雙決賽中,對上了泰國瓦拉恰亞姐妹(Wongteanchai)!成功為台灣摘下網球女雙金牌!

世大運奪金選手 背後的「運動神醫」

鄭兆村的驚天一擲、李智凱的完美落地⋯⋯。世大運選手佳績背後,其實滿身是傷。李智凱選拔賽時撕裂傷,跆拳道選手莊佳佳賽前扭傷,是隊醫林瀛洲,協助他們復原上場。

世大運完美落幕背後 你不知道的「隱形金牌」

台北世大運成功落幕,耀眼的成績背後,卻還有故事,年輕世代這次參與、並創造了這次國際盛會,但外界不知,茶壺裡,也曾捲起風暴⋯⋯

為何生酮飲食這麼紅?連世界級網球好手喬科維奇都推崇

生酮飲食近來是蔚為流行的減脂飲食法,低碳水化合物、高脂肪飲食法,到底是擁有什麼好處,讓許多人都躍躍欲試?★貼心提醒:想嘗試生酮飲食前,要評估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否合適,若是糖尿病患者,需得在醫師專業評估下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