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牛記蝴蝶蘭 讓陳水扁著迷的魔法 P.116

牛記蝴蝶蘭  讓陳水扁著迷的魔法 P.116

2007-03-15 18:16

台灣氣候適合種植蘭花,因此彈丸之地約有三百多戶養蘭人家,老字號的牛記蘭花是國內最大內銷商,名氣之大,連陳水扁總統辦國宴時的用花也由牛記一手包辦。

暮冬初曉,台南縣北門鄉一處蘭花園,近十個工作人員在漆黑的蘭場裡,頂著微弱的燈光,俐落地將一盆盆蘭花做最後修飾,儘管霜寒露重,負責人吳明助和兒子吳柏宏仍揮汗如雨,聲嘶力竭地專注著每一個步驟,「小心,那是送往總統府的,千萬別折到!」「國宴要用的花,快做最後確認,要出貨了!」


個體戶起家  經驗累積成功

這是農曆年前,牛記蘭花農場真實的寫照,短短的幾句對話,徹底道出牛記在台灣蘭業的地位。事實上,成軍三十年,沒有龐大企業為後盾,以個體戶之姿起家的牛記,至今已是四座蘭場、五百多項種苗、三百五十萬株蝴蝶蘭的知名蘭園,是國內最大的蘭花內銷商,日銷量高達五百盆。值得一提的是,牛記還是總統府等中央政府機關的蘭花主要供應商,就連總統陳水扁舉辦國宴用的蘭花,都交由吳明助一手打點。

而談起這家榮獲元首欽點的蘭園,老闆吳明助能靠一己之力,三十年熬成婆,憑的就是「經驗」二字。

事實上,三十多年前,吳明助原是美商亞洲航空的技師,根本是蘭業門外漢,只因某次買了盆蘭花附庸風雅,沒想到產生了興趣。為了把花養好,吳明助開始專營蘭道,一面向內行人詢問培植之術,還買了一堆工具書自我摸索。


土法煉鋼培育十數種新品

「當時他月薪不過五千元,但為了試驗配種,卻狠心買下動輒三百元的蘭苗,還一買就買了五株。」陪著吳明助一路經營蘭園的太太陳秀瑛,對於當時牛記克難的情景仍記憶猶新,說老公還徒手做了一個簡陋的小型無菌室,用壓力鍋營造真空環境,搭配自製的紫外線燈,在自家屋頂搭起花房。

土法煉鋼了幾年,吳明助陸續培育出十餘種新種蝴蝶蘭。後來在朋友慫恿下,姑且載著自家土產的蝴蝶蘭在花市擺攤試賣,孰料,短短一個上午,竟賣了五千多元,「這幾乎是我一個月的薪水。」初嘗甜果,讓吳明助體認到蝴蝶蘭驚人的暴利,於是每逢假日便固定前往花市賣花,從原來的興趣栽培變成了兼職花商。直到九五年,吳明助更毅然決定辭去工作,向銀行貸了一千萬元買了塊農地,購足設備成立了牛記。

九○年代正值台灣蘭花業快速起飛,許多人懷著淘金夢經營蘭花園,但多數都是半路出家,卻大膽砸下重金想一步登天的投機客,然而吳明助蹲了二十年的馬步,累積育種、栽培和行銷經驗,終於一一派上用場,於是造就了後來牛記急速倍增的黃金十年。

首先在育種方面,相對於一般投機分子,在未經市場評估,大量複製熱門品種,而造成蛋塔效應,吳明助則憑著在花市的江湖經驗,加上系統化地分析國人用蘭的偏好,臚列出最受歡迎的花形、花徑(直徑)及花序,培育出符合市場的蝴蝶蘭系列,重點打擊。而為了避免商品過度量產,自亂行情,吳明助拿出過去育種開發新品的拿手絕活,在同種蝴蝶蘭,再培育出不同花色,同中求異。


冷房系統控制開花時間

而讓牛記一炮而紅的則是冷房系統的發明。早期,蝴蝶蘭栽培受限於氣候,花期無法掌控,吳明助則自行發明了冷房系統,運用溫度調節控制開花,使得蝴蝶蘭量產技術有了革命性突破,不但讓牛記身價翻了兩番,更是各大蘭園取經的對象。

另外,許多投資者,往往捱不住蘭花資本、人力密集的壓力,而血本無歸,吳明助更引進工廠式管理,運用在傳統農業,將蘭場的生產流程細分、切割,並進行標準化及極簡化。

有別於外行經營者,重金委請專家操盤、顧園,吳明助與專攻蝴蝶蘭學的博士兒子吳柏宏,親自督軍,員工則聘用工讀生,由於工作已標準化、簡化了,因此可減低人力成本,使得運作達最高效率。

因此,在行銷、技術和管理等全數到位情況下下,在蝴蝶蘭界,牛記所出品的蘭花,有口皆碑,名氣一路打進總統府的蘭花採購小組,成為總統府的「御花使者」。

誠如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祕書長林豐沛所言:「吳明助從興趣栽培演變為企業化經驗的過程,看似平淡無奇,卻都是日後價值的體現。」相對於其他鎩羽而歸的蘭花企業,馬步蹲得穩不穩,還真是高下立見。


牛記蘭花農場
成立時間:1977年
產能:年產350萬株蝴蝶蘭
營業額:逾1億元
關係企業:宏良甫生技公司

延伸閱讀

寶可夢救觀光!台南湧進10萬人潮抓寶 市府估商機破5億

2018-11-02

觀光局祭優惠!玩宜花東高屏平日最多補助2500元

2018-10-29

拼觀光,拼的是軟實力!

2018-10-06

讓台灣觀光更好的11個提案

2018-08-22

觀光局暖冬遊補助擬擴及全台 30歲以下青年加碼補助

201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