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撿老東家不要的生意 高工黑手拚出航太獲利王

梁任瑋
2018-09-05
管理
1133期
吳東岳攝影

撿老東家不要的生意 高工黑手拚出航太獲利王

梁任瑋
2018-09-05
撿老東家不要的生意   高工黑手拚出航太獲利王
管理
吳東岳攝影

六月二十七日,專攻大型客機結構、引擎零組件的駐龍精密,登錄興櫃掛牌,雖然去年營收僅五.六億元,但稅後淨利率達二七%,獲利一.五億元,且連續五年EPS(每股稅後純益)超過五元,是航太產業獲利王,掛牌一事備受市場注目。

「我心裡很激動,感覺是對我過去十多年來經營成績的肯定。」掛牌那天,剛好也是他入主駐龍滿第十八年,平時低調的駐龍精密董事長王昆生難掩興奮地說。

 

二○○一年,原本經營船舶零件焊接的駐龍,因經營遇到困難,公司賣給從汽車業離開的王昆生。十八年下來,駐龍公司成功獲得波音合格製程供應商的資格,客戶包括美國勢必銳(Spirit Aerosystems)及法國賽峰集團(Safran Group)等國際航太市場一線製造廠,也是國內漢翔、長榮航宇的主要供應商。

 

「我一開始只想將這塊地上權土地,蓋成有冷氣的工廠出租給供應商,沒想到陰錯陽差變成經營者。」當時經濟部工業局正推動產業升級技術移轉計畫,王昆生心想是個轉型契機,於是先從自己最熟悉的飛機鋁合金鈑金零件切入,沒想到,花了五千多萬元投資液壓床設備,想做機身鈑金的生意,「結果五年都沒有生意,同業都在笑我。」

 

眾人的奚落並未擊倒王昆生,他還是持續開發客機零件,一邊申請國外航太零組件系統認證,「頭洗下去了,廠想要搬,也搬不走了。」

 

事實上,只有高工學歷的王昆生並非航太新手。入主駐龍前,他在汽車鈑金大廠瑞利企業待了近二十年,該公司航太部就是王昆生一手創立,因為早年參與過國軍AT3教練機、IDF機翼零件,也與經濟部工業局合作主導性新產品開發計畫,因此對航太零件供應鏈並不陌生。

 

但二○○○年,瑞利結束空軍教練機零件生產,才四十二歲的王昆生也從公司離開;原本以為自己將告別航太產業,沒想到因緣際會接下駐龍,重新開啟第二人生。

 

就在機身鈑金生意毫無進展的時候,漢翔主動找上王昆生,委託他生產全球最大商務機製造商加拿大龐巴迪(BOMBARDIER)公司的零件,這個老東家不願意做的生意,意外成為支撐起駐龍前五年營收的重要來源。

 

從第一年營業額只有五四三萬元,一路艱苦支撐到○六年,王昆生才盼到美國波音最主要機身段供應商勢必銳的認證過關,拿下客機的結構零組件生產訂單,原本投資五千萬元的液壓床設備,才終於有了開箱的機會。

 

更重要的是,勢必銳公司給駐龍的認證,幫助這家沒沒無聞的小公司打入波音七八七零組件供應鏈,為終端客戶波音生產零組件,一路看不到盡頭的隧道,才開始出現微光。至今台灣只有三家公司拿到波音公司的系統與陽極化製程認證,除了漢翔、長榮航宇,唯一一家專注在零件製造的公司就是駐龍。

 

 

從負債到每股賺五元

一條龍服務翻轉代工宿命

 

從入主一家負債累累的公司,一路挺進到連續五年每股賺五元的航太獲利王,個性好強的王昆生進入駐龍之後,進行了一場轉虧為盈的體質大改造。

 

王昆生很早就看到,這些結構組段系統商分布於歐、美、日,其中美國勢必銳公司、法國賽峰集團又是兩大龍頭,要打入波音與空巴新一代單走道飛機引擎結構系統商市場,進而讓駐龍從三線供應商變成二線,關鍵在於整合製程能力。

 

「我想要賺兩塊錢,只能從購置材料賺五毛、加工賺五毛、後處理賺五毛、裝配賺五毛,但購置一台機器要三千萬元的比比皆是,如果只能做一項,根本就賺不了錢。」王昆生點出零組件代工業的宿命,「沒有做全製程,永遠是在替中心廠打工,所以我們必須採取一條龍服務。」

 

(圖片攝影/吳東岳)

 

王昆生舉例,早年駐龍沒有表面處理設備,所有半成品都是空運到日本委託其他廠商做表面處理,寄回台灣檢驗後,再送去美國交貨,光是運費就吃掉大半毛利,「但一個表面處理廠投資金額就要三億元,如果產能無法滿載,貿然投資可能又會面臨機器閒置的狀況。」因此,五年前駐龍就開始垂直整合關鍵零組件製造、研發、組裝,打造出業界少見的一條龍服務,逐鹿國際市場。

 

一二年,在波音公司的支持下,駐龍在台灣建立一條最先進的陽極化表面處理生產線,並陸續完成多項特殊製程;包含珠擊、表面處理、螢檢及噴漆線能量建置,也得到了NADCAP(國際航太與國防合約商認證協會)認證,每年可供應全球飛機結構及引擎零組件數量超過七十萬件以上。

 

駐龍也在一五年、一六年、一八年獲得美國勢必銳公司年度最佳供應商獎項殊榮,在全球與台灣航空製造供應鏈體系中,逐漸站穩腳步。

 

工廠二十四小時運轉

生產效能極大化

 

「駐龍之所以這麼賺錢,因為我們是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運轉的工廠。」王昆生說,「我從第一天開這家公司,就要求台幣三百萬元的機械都要輪三班。」他的計算方法很單純,一台機器一天只用八小時,要花三倍時間才能賺回這台機器成本,如果二十四小時不停運轉,生產一顆零件的成本可以壓到最低,所以他很早就使用機械自動化搭配少量人力,讓工廠二十四小時全天運轉,加上材料、裝配全部自己來,將生產效能極大化。

 

駐龍總工程師藍兩家說,公司多年前就看好飛機需求勢必會成長,因此在一五年就積極擴建二廠,近兩年投資三億元陸續引進軟硬體,包含五軸精密機台、CMM量測、智慧化多容積自動倉儲、CATIA V6、SAP ERP系統等,以因應產能的需求。

 

治軍嚴格、親跑業務

「員工很難敷衍我」

 

三億元投資設備不手軟,是因為駐龍未來五年訂單都已到手,而且中大型客機的市場需求量持續旺盛。王昆生當年不斷投入設備更新,如今看來終於有了回報,不僅生產成本逐漸降低,反映在業務談判上也更有競爭力。

 

回顧駐龍的成功,與王昆生治軍嚴格的管理模式有著緊密關係,因為敢衝、敢搏,在客戶眼中,他有「Crazy Wang」的綽號,「王董至今仍親自帶業務主管爭取訂單,事必躬親的經營態度令人印象深刻。」亞航董事長盧天麟說。

 

「我是黑手出身,員工很難敷衍我。」近四十年的代工經驗,養成王昆生重視細節的性格,走一趟駐龍位於左營的二廠,偌大的廠區裡一塵不染,剛完成的飛機引擎起落架整齊排列,「我要求連門口的草皮都要修剪齊頭平高,這代表一家公司的紀律。」王昆生嚴肅地說。

 

十八年來,駐龍員工從十人發展至二九○人,營業額也從當年的五百多萬元,至一七年已達五.六億元。今年上半年營收三.五八億元、淨利一.○六億元、EPS已達三.五二元,營收比去年同期成長二七%。

 

為了擴展公司營運規模所需的資金,並藉此增加公司知名度,吸引更多一流人才加入,原本不願走向資本市場的駐龍,仍在今年登錄興櫃,明年更計畫以科技事業申請上市增加籌資管道。看來,六十歲的王昆生還有得忙,得要奔赴永不結束的戰場。

 

延伸閱讀

重心移至亞洲 台灣成為國際大廠重要夥伴—隱形冠軍3──航太產業

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統計,2013年1~8月全球跨國旅遊人次達7.47億,年增5%,預估全年將突破10億歷史新高。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估全球航空貨運量2013~2017年從5,160萬噸成長至5,852萬噸,年複合成長率3.2%。在旅遊及貨運需求帶動下,上游航空製造業成長內容再度受到重視。

航太產業值得期待

去年台灣航太產值突破千億,受惠商旅活動復甦,新造客機需求龐大,產業前景看俏。經寶積極切入航太、通訊市場,專家看好下波獲利成長,投資人可多加留意。

買地擴廠拚升級 鈑金王跨泰國航太商機

機器手臂全自動搬運倉儲系統中的鋼板原料,而後雷射切割、數控沖壓、自動鑽孔與折彎,刀具庫還能隨少量多樣的產品排程自動換刀,再移動到下一個生產製程……,二十四小時下來,能完成五、六百件客製化精密鈑金件的前端製造,效率比人力快三倍。這是台商經寶精密在泰國挽蒲(Bangpoo)工業區,斥資上億元新台幣布建的最新智慧數位生產線現場。

揮別衰退不安因素 航太股即將起飛

近年來旅遊業、航空業營運皆有不錯成長,因此帶動飛機製造與維修之航太業起飛, 台灣業者多屬供應鏈中零組件廠,也間接受惠,在度過了三年衰退期後,今年前景可期。

經國號起飛之後

《今周刊》經常以封面規格報導台灣各個亮眼產業,但相較以往,這一回我們鎖定的航太產業,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