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教改重砲出掌高雄教育局長 P.46

教改重砲出掌高雄教育局長 P.46

北高兩市新市府風光上路,小內閣成員全面上緊發條,民眾莫不睜大眼睛看著有什麼大菜上桌,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在小內閣宣誓就職時,兩市的教育局長雙雙出缺,高雄市教育局長人選已經有腹案,但最快也要一月中旬才能就任,台北市則可能會拖到二月間。這是因為教育局長人選已經從傳統的市長指派,轉變成由教界遴選的趨勢,這正為未來開放各級高中小學校長遴選建立典範,更是台灣教育解嚴的重要關鍵。


正因為這是一項新的趨勢,雖然北高兩市已有教育局長遴選的前例,但仍缺乏一套遊戲規則,各方意見與角力紛紛運作,北高兩市的教育生態又相當不同,目前台北市還在擬定遴選辦法階段,校長、家長與教師正為「代表名額」一事產生歧見,不要說是局長了,就連誰會是候選人也都難以預測。相較於北市的意見紛歧,高雄市教育界在市長謝長廷私下的徵詢過程中,對局長人選已經有著相當高的共識。

高市教育界推薦的人選是台灣科技大學化工系副教授曾憲政,已被謝長廷無條件接受,在等待任命前夕,曾憲政接受本刊專訪,暢談他的想法與做法。


李遠哲鼓勵接受新職落實教改理念

雖然與高雄市長謝長廷無任何淵源,卻因為當地各教育團體與人士一致推薦,台灣科技大學化工系副教授曾憲政,成為謝長廷提名的教育局長人選。由於謝長廷在選前與人本教育基金會(人本)簽訂「高雄市教育改革合作協議書」(教改協議書),其中條文規定,關於教育局長任免同意權由「高雄市教育委員會」(市教委會)行使。因此,曾憲政無法與其他小內閣成員同步上任,正在等待高市教委會成立,對他任命案行使同意權。

在取得學校借調的默契後,曾憲政開始全面了解謝長廷的教育政見,待高市教委會通過他的任命同意權,立即可以上路,預估最快將是一月十六日。深感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知遇之恩,而投身教改事務的曾憲政,此次李遠哲也鼓勵他接受新職,推動教改會的理念。雖然具有濃厚教改色彩,在與《今周刊》對談時一再強調,不會採取「革命式」的改變,主要的目標是製造一個環境,讓更多的人可以參與、關心。


激發退休教師重回學校 進行個別化補救教學 邀請校長、老師與家長喝咖啡

曾憲政說,他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激發退休教師的熱情,重回學校為課業表現不佳的學子進行個別的補救教學。而立刻可以進行的,還有就是減輕各級高中學校,為配合政府部門命令所負擔的行政事務,例如慶典活動出公差的次數。

由於隻身南下,他非常歡迎學校行政人員或老師,三五成群的主動利用課餘時間找他喝咖啡。他期待在高雄服務的時間裡,能夠做到觀念的改變,建立以孩子為主體、尊重孩子受教權的觀念;他說,如果缺乏共同的觀念,再好的政策也會人去政息或被打折扣。由於長年擔任民間團體與政府部門溝通的橋梁,他也會將民間的資源帶進高市教育界。


以下是專訪曾憲政的內容:

問:對於教育事務,市長謝長廷有何特別想法?

答:謝市長和我見面第一句話就說,「委屈了」,我說,為了小孩子,沒有委不委屈,擔任高雄市教育局長可以實踐自己的理想,其實滿好的。

我問他,對教育有沒有想法,謝市長說,教育其實應該中立,不要受政治干預,他並不期望我做些對他連任有幫助的事。我也說教育工作不見得立竿見影,如果急功近利恐怕會令人失望,正如李遠哲院長說過,教育像鋪地下衛生水道,看不見卻非常重要。過去教育體質不是很好,就像人的體質,必須逐步調養,而不是大的變動。

高市教育改革,理念上還需要溝通,包括行政人員、校長、老師、家長,若無法取得共識,僅從行政上規定,會變成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無異浪費時間與精力,而觀念的溝通則不容易看到成果。謝市長說,只要體質有改變,對下一代有好處,就是他施政的目標。

謝市長主動講出這些話,對教育的想法也很開明,所以我決定南下擔任局長一職。雖然教育不容易看見成果,如果四年努力做,觀念有所改變,對整體施政印象還是有所幫助,只是我不願意急功近利做出成果,因為教育絕對不能短線操作。


等待高市教委會行使任命同意權

問:謝市長教育政見中的局長是由遴選產生,為何看不到這一道程序?

答:謝市長選前的教育重諾分兩部分,一是成立遴選委員會遴選教育局長,二是與人本簽訂教改協議書,成立高市教委會,對局長任免有同意權。我尊重這兩項承諾。雖然教育團體推薦我,但是不要急就章,應該照承諾的程序來做。謝市長說,遴選的程序已經完成,各教育團體分別向他推薦的名單,幾乎都將我列在其中,於是他就做了決定,不過這還不是最後定案,需要送給高市教委會同意,行使成立後的第一個任務,再辦理學校借調程序。

目前教育局正在編未來一年半的概算,如果沒有參與,可能有許多想法無法落實。因此,在與學校協調商量之後,預計從一月十六日開始借調,但這都還得等到高市教委會的進度,這個日期是我給自己的一個準備時間。

/小標/
與高市教委會維持平行互動關係並建立互信

問:根據謝市長與人本的契約,要在既有教育行政體系外另設立教育委員會,這會不會產生太上教育局的隱憂,未來教育局將如何與這個新組織互動?

答:國外都有類似組織,以美國為例,以學區為單位設有教委會,美國學區相當於台灣好幾個學區的規模,教委會負起督導學校的教育。在台灣,這個責任是由教育局負責,如果學校社區化推動順利,將先試辦幾個社區的教委會,觀察運作情形再推廣,教育事務便可以社區化、地方化。

這麼做的理由是,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教育本應多樣化,配合小孩的個性與能力設計課程,因此每一個地區都會有差異性。中央設計的核心課程不論比重多大,都應該留一些空間讓各地區發展,教委會的重要任務就是發展地區特殊性的課程。

十年前台灣省教育廳曾經推動,想把教育局獨立在行政體系之外,也就是人事、經費不受民意代表審查,這在新竹市試辦,因為議會反對而不成功,行政院教改會曾經了解這個過程。在美國,教委會的成員是與地方選舉一起舉行,許多地方民意代表就是從教委會委員出發介入政壇。台灣的選舉文化令人不太放心,因此教改會未達成具體建議。

上次縣市長選舉,新竹市與台中縣分別與人本簽約,也被要求設立類似教改會,新竹市比較積極成立教改會,教改會有十五位委員,其中十三位是本地人,另一位是人本成員,以及我。

新竹教改會立即面臨了與新竹市教育局的從屬問題,運作一段時間後,大家有同的體認,因為委員是無給職而且是兼職,扮演智囊團與審議的功能、提供意見。雖然如此,還是會出現落差,因為委員熱心想出來的點子,對教育局而言是新增的業務,這新增業務該由誰承辦的問題便會發生。新竹市教改會經過一年的運作,慢慢摸索中找出對雙方都有好處的模式。

例如推動新制家長會,在教改會下設立家長組,由一位委員負責走到第一線,經過實際運作的經驗,歸納出教改會與教育局互動的模式,教育局裡可以負責發文,要求辦理家長會改選相關事宜,以及過一段時間發文要求每個學校回報辦理情形,教改會委員就負責審閱這些公文內容,若從中發現問題可以轉知教育局處理。

這種互動無異給教育局增加人手,而且有一批人幫忙想點子,正可謂求之不得。日後也可以委託教委會辦理專案,例如教師進修、教師鑑定等,局裡提供行政支援。這對我是很好的協助,畢竟一個人終究有不足之處。況且能捨才能得,要能捨得讓出一些規畫權,才會得到助益。抓權也代表責任,釋出一些權,也等於有更多的人共同分擔責任。

未來與高市教育會的互動需要慢慢摸索,重要的是建立互信基礎,我在新竹教改會擔任主席期間,教育局會懷疑教改會想法、點子是否正確;而教委會則懷疑教育局是否陽奉陰違。在這個互動過程中,我會居間協調雙方之間的想法。雙方是平行互動的關係。


補助一年一萬元幼兒券

問:如何執行謝市長的教育政見白皮書?

答:我仔細看過白皮書之後,沒有特別不能做的項目。政見很具體,是未來施政的主要依據,旦並非唯一的依據,而且這份白皮書並非所有團體都參與,所以我會請其他團體再提意見。

問:高市教育團體曾經評估謝市長的教育政策是花錢,例如實施幼教券,每年補助一萬元、學區專區、國小三年級開始學英語,你會優先選擇哪些項目實施?

答:教改沒有白吃的午餐,我會先請民間與教育局分別預估經費與對案,找出最適當的經費規模,再送給謝市長討論,由他決定或承諾至少一、兩項努力實踐。

幼兒教育券應該會做,過去政府不夠重視這個部分,目前政府用於國小的經費遠高於幼兒教育,在義務教育是否往下延伸的討論階段,可以先朝幼兒教育免費化與普及化的方向實施。

國小三年級學英文,我要先了解師資、課程與教材再討論。在學區專車部分,我對高市公車還不了解,不知道能否由市公車提供,或許可先找一個區試辦。另外,我很重視教師進修,增加經費之外,進修模式也要改變,提高教師自主性,由教師團體自己規畫課程,聯合幾個學校,由淺入深、做有系統性的課程安排。

問:您對高雄市教育團體全力推動社區群體主義鮮明的教育自治法規,也就是「高雄市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育法」,有什麼看法?

答:這個法規有一些創意,不過在法規未通過以前,我會找幾個學校試辦法規中的理念,了解可行性,也讓外界有清楚的認識。


減少各級學校的行政配合事項

問:高雄市的教育生態與台北市有哪些差異?

答:高雄市學校經費數量比台北市小,民間教育團體的數量也比台北少,可以比較精緻的做互動。高雄市人的氣質屬於土質型,講話比較沒有遮攔,我滿喜歡,因為我自己也是南部人。

我這次希望製造一個環境,讓更多人來參與、關心,只要讓辦法訂得合理、鬆綁,可以引進民間的活力讓教育更豐富化。


校長遴選是施政方向

問:目前校長遴選以及處置不適任老師的呼聲日益增多,您會怎麼做?

答:關於不適任老師,我想分兩階段處理,有些校長或老師可能不是能力或心態有問題,只是理念不同,校長與老師也要有學習、進修的空間,我會推動這類進修的課程,讓校長或老師可以有所成長或調整。至於涉及違法亂紀部分,只要有具體事證一律送法辦。

至於校長遴選法制化部分,高雄市已經有部分個案,我將針對過去個案做檢討與討論,再做溝通,了解共識有多少。過去教改會的咨議報告建議校長遴選,我會朝這個方向推動,前提是先取得共識。遴選的主要目的是讓更多優秀的人參與,如果做不到這點,遴選只是空談。

問:未來四年,對自己有哪些期許?

答:期待教育理念上的改變,將小孩當作主體,尊重小孩的學習權,更加傾聽小孩的心聲。

問:遴選教育部門首長似乎已成為趨勢,是否應該法制化,否則每位新當選人都自行設計一套遴選規則,不僅延誤局長上任時間,還可能會浪費資源?

答:這是新創的想法,新創過程立刻法制化可能也會遭遇瓶頸,經由一、兩次運作,會摸索出規範,再予以條文化、法制化,時機就到了。等這次高雄市與台市選完後,民間可能就會提出法制化的聲音。

教育局長由遴選產生,勢必造成教育局長有一段時間會從缺,無法與其他局處長同步上任。這種情形能否改善?我初步的想法是,如果這次試辦的結果令大家滿意,未來這個遴選委員會可以變成一個常設機構,高市教委會就可以扮演這個角色,而遴選局長只是其中一項功能,平時還要對教育興革事項提出很多想法。

當然,這個組織與政黨無關,因此,一旦市長換人,可以立刻展開遴選教育局長的作業,即使新市長對這個組織的人選有意見,也可以立即調整人選,起碼可以讓遴選教育局長的時間縮短。如此一來,外界就會相信教育與政治無關。這個想法非常理想化,目前還不知道哪個縣市長願意將這個權力下放,不過,馬英九與謝長廷都願意這麼做。



/小檔案/
曾憲政小檔案

年齡:五十三歲

籍貫:台南人

學歷:美國華盛頓大學化工博士

經歷:淡江大學化工系副教授

國立技術學院化工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執行祕書

現職:台灣科技大學化工系教授

行政院教育改革推動小組委員

延伸閱讀

基本生活費不課稅!報稅人必知的綜所稅新制上路

2018-04-26

想避免投資大賠,先認識這三種心理效應

2018-01-25

跟著財務顧問學記帳 – 方法篇

2018-01-19

跟著財務顧問學記帳 – 觀念篇

2018-01-19

長照法上路,我需要買長照險嗎?

2017-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