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災區中 嚴重受損大學復課了…… P.113

災區中 嚴重受損大學復課了…… P.113

倒落的圍牆碎磚堆放在人行道,靠近大門口的草地散立著供災民暫時棲身的帳棚,農經館裡幾位教授穿梭在臨時架起的補強鋼架間忙著處理善後工作,綜合教學大樓中的建築工們忙著整砌教室新牆,三五成群的學生有說有笑地漫步在校園中,矗立在十月中旬的清晨朝日之下,在九二一震災中受創慘重的中興大學,穩健地邁出重新出發的腳步。

從行政大樓三樓的校長室往窗外望去,傾斜的「德昌新世界」大樓清楚地映在眼前,提起學校的災後復建工作,中興大學校長李成章以一貫斯文的口吻說道:「我們很多學生都很驕傲,學校可以這麼快地把校園整理起來,讓他們順利復課,其實,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全校教職員和學生一起努力的成果。」

校園如家園 再怎麼苦也要撐下去

全校二十七棟大樓中有七棟被震成危樓,其餘校舍也都有牆壁嚴重龜裂、傾倒、教學設備毀損的災情,中興大學可說是這次受災最嚴重的大學之一。回憶起災後第一天在沒水、沒電、對外通訊全斷的情況下,冒險摸黑爬遍所有大樓、一間間勘查教室和宿舍的經過,李成章表示:「要說不害怕是騙人的!看到那麼慘的狀況,當時我也只能不斷搖頭,心裡一直在想:『怎麼辦?』但是,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告訴自己:『要面對現實,堅持下去!』因為如果連我都不知所措,整個學校就完了!」

當時曾有行政主管提出暫時遷校的建議,但這個想法被李成章否決,李成章說:「學校就像我的家一樣,校園裡一草一木的發展,我都很了解,不管損壞得多麼嚴重,我都不可能離開的,就算要蓋臨時教室來上課,再怎麼苦也要撐下去。」

民國四十九年從中興大學的前身省立農學院畢業,赴美攻讀遺傳學博士回台後,即回到母校服務,從農藝系系主任、農學院院長到一校之長,將近四十年的歲月,讓李成章對中興大學有著難以言喻的深刻感情,懷著重建家園般的心情,李成章帶領全校的教職員生,共同面對災後重建的挑戰。

從九二一清晨召集行政團隊成立「震災小組」以來,堅持「坐鎮指揮以安定民心」、至今仍未離開過台中的李成章表示,中興大學的災後復建工作主要以「安第一、教學第一」為原則,將師生緊急安置、恢復修繕建物、調派教室等列為優先處理事宜。

災後第一天,「震災小組」即緊急疏散住在宿舍內的三千多名學生、提供臨時住所,同時也在短短兩天內完成師生安全狀況的全面清查工作,並成立指揮中心,幫忙照顧住在校內的一百多戶災民,將自願留校的學生組成義工服務隊,協助處理尋人、聯繫反映意見以及校園安全巡邏、環境清潔、救濟品發放等工作。

為了怕校舍傾毀的可怕景象持續引發學生的恐懼心理,「震災小組」向軍方商請一連官兵到校支援,用最快的速度清理各樓館,打掉龜裂的牆面,並隨即延請工人到校連日趕工修建,在十月十一日復學之前,原本傾垣處處的女生宿舍和多教學大樓,已經砌好新的隔間磚牆,而且還重新粉刷完畢,完全看不出來有受災破損的痕跡,讓回來上課、住宿的學生們安了一顆心。

除了給予因震災而往生的兩名學生家屬各五萬元的慰問金外,中興大學亦提供學校的招待所、校長公館及學生宿舍的地下室,當作房屋倒塌的二十六名教職員與租屋毀損的外宿學生的臨時住所,同時,對家中災情較嚴重的災區學生也給予學雜費減免的優惠,並提供各種工讀金、獎學金的管道。此外,李成章也拋磚引玉、率先捐出一個月的薪水,發起全校的募捐活動來幫助受災的師生。

經由緊急修建及各系所的教室調配、合班、併班等安排,目前學生的上課和住宿問題已大致解決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研究室的修復、教學研究設備重置以及危樓拆除與重建,強調研究與教學並重的李成章說,希望在半年內恢復正常的研究工作,三年內全部大樓完成重建工程,不過,龐大的經費問題卻也讓他傷透腦筋。

由於全部的校舍復建與重建工程初步估計總共需要十六億元左右,以三年的進度來計算,平均每年得花上五億多元。日前,教育部已向校方透露,希望採用平時校務經費補助的模式,由學校自行負擔四分之一,這筆因為震災而多出來的龐大開銷,李成章還不知道要如何籌起,不過,憑著愛校如愛家的熱情,他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所有災後的重建工作,李成章和中興大學的師生都是默默耕耘,鮮少向外界校內的困境,個性不善外交的李成章說:「宣傳只會製造社會的混亂,實際去做事比較重要。」至於中興大學未來的發展藍圖,他則表示:「現在講出來,不過是空談夢想而已,做出來了之後,大家自然會知道。」

教職員親手搬石頭 學生不忘災區服務

除了中興大學之外,台中縣市內的朝陽科技大學、國立勤益技術學院、國立台中技術學院及中台醫護技術學院以及南投縣的南開工商專校等大專院校亦受創累累,目前,校舍幾乎全毀的中台醫護暨學院與南開工商專校已在研擬建蓋臨時教室的可能性,而朝陽科技大學也在全校教職員與學生胼手胝足的共同付出下,修復了大半毀損的校舍,逐漸恢復日常的校園生活。

朝陽科技大學位於霧峰鄉山坡地、距離斷層帶僅五百公尺之遠,受到地層錯動影響,不僅工程大樓、設計大樓、行政大樓、圖書館及學生宿舍等九棟大樓全損壞,籃球場、排球場地面龜裂下陷、紅磚步道廣場地面下沉,自來水管及汙水管全數毀損,對外道路也有多處斷裂,甚至隆起二、三公尺高的土堆。

九二一凌晨大地震發生半個小時後,朝陽科技大學的校長曾騰光、副校長鍾任琴及多位住在霧峰、大里、台中市的高層行政主管即分別趕到學校,緊急安置在校住宿的一千六百多名學生。

當天早上八點,校長即召開行政主管會報,成立「震災危機處理中心」,決定提前停止校內所有教職員的休假,除了因為受災需要處理家務的同仁外,全員回到學校幫忙處理救災及重建事宜。

隨後,朝陽科技大學的創辦人──長億實業董事長楊天生也率領公司的幹部來到學校勘查,看到毀損不堪的校園,楊天生對學校同仁說:「長億實業可能有一天會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但朝陽大學是長億集團用以回饋社會的服務性機構,我絕對不能讓它消失。」這番鼓勵不僅安撫教職員工們對未來的徬徨情緒,也加強了大家重建校園的向心力。

當天下午,朝陽科技大學營建系與建築系的四十餘位老師即展開勘驗校舍的工作,發現除了理工學院所使用的工程大樓地基嚴重下陷外,其餘大樓雖有瓷磚掉落、牆壁龜裂、橫梁斷裂等現象,但仍可修復。

隔天,長億實業的工程人員即進駐校園,每天投入約一百五十名的人力,進行各校舍的補強與修復,全部的教職員也親手幫忙搬石塊、磚頭、挖土,而校方也開放學校的附設幼稚園,提供托育服務,讓教職員們能免除後顧之憂,全心投入救災、重建的工作。

經過十幾天的努力,對外的道路已全部搶通,毀損的教室和宿舍也修復了大半,對於如期在十月十一日順利復課的高效率復建,校長曾騰光表示:「凡事自助而後人助,如果一直要求別人幫忙,自己卻不付出的話,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復建校舍之餘,朝陽科技大學的師生也不忘為社區居民盡一份心力。災後第二天起,營建系和建築系的老師便主動到台中及南投縣市,義務為災區居民做房屋鑑定,而春暉社、慈心社、慈青社、救傷隊以及各系學會等數百名學生,亦組成社區服務隊,到東勢、霧峰、大里等災區從事衛生醫療、發放救濟品、道路清掃、兒童照顧等工作,對於學生的熱心,校方也大為支持,除了每日提供便當外,也為自願當義工的學生辦理意外保險。

雖然學校已經復學,不過,朝陽科技大學仍有五百多名學生持續到災區當義工,幫霧峰鄉公所整理圖書館、辦公處所,並協助各種文書作業,副校長鍾任琴指出,朝陽科技大學原本就有勞動教育的傳統,未來校方則以災區服務取代原本的勞動教育,提供資源幫助學生從事社區工作。

鍾任琴說,以往許多大學成員都將大學視為不可侵犯的學術殿堂,自外於社區事務,這是非常錯誤的觀念,事實上,大學可以帶動社區的文化品質,而社區也提供大學各種民生資源和理念實踐的場域,這次的地震剛好是個轉機,讓大學師生放下身段、走入社區,提供各式社會服務和專業諮詢,在與社區居民的實際互動中,建立大學與社區相輔相成的良性互動。

延伸閱讀

當有一天我老了……

2016-09-15

假如……

2009-12-10

量化二、量化三……

2010-11-18

如果當初……

2019-07-24

還有還有……

2021-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