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孩子,我和你們同一國!

時報出版

教育

2014-03-07 11:47

我經常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我認為學生有犯錯的權利。「學」的意思不就是學習原本不會的嗎?能透過犯錯,暴露學生該學的道理,不是很值得高興嗎?

聖誕節當天學校會請校長扮成聖誕老公公,利用午休期間和一些老師到各班去發送糖果,與學生同樂。
「楊哥,等一下我們跟老師們玩好不好?」智皓提議。
「怎麼個玩法?」
「他們來時我們故意趴著不起來。應該會很有趣,你跟我們一起啦。」其他同學附議。
「你們玩就好,我怕被校長革職,不要玩得太過火喔。」我其實滿想玩的。
「沒問題。」智皓答應,幾個人立刻跑進班上通知大家。
 
 
讓犯錯變成學習
 
聖誕隊伍在隔壁班時,大家就已經做好準備,我故意離開教室,到外面走廊去。同學們就如約定,趴著沒起來,我也不疑有他。氣氛愈來愈詭異,站在講台上的師長們得不到任何回應,語氣愈來愈重,最後悻悻然離開,聖誕隊伍一離開,我馬上跑進班上。

「怎麼回事?」我有點緊張。
「我們忘了約定什麼時候起來。」大仁很快發現問題。

我心裡暗叫不妙,卻不好展現在臉上,這個班級才剛凝聚在一起,若在這時候互推責任,一定又會分崩離析。

「好,這件事情我從頭到尾都知道,因為智皓有跟我說,你們只是忘記說好什麼時間起來,就差在這一點。」
「可是老師們很生氣,怎麼辦?有老師罵我們。楊哥,學校老師覺得我們很壞對不對?」學生喪氣地說。
「拜託,有誰可以像你們一樣,膽敢全班公然挑戰聖誕老公公?」此話一出,全班笑成一團。
「被罵很正常啊,這種情況不被罵才怪吧!這件事情讓大家知道,下回做事情一定要討論完整,沒商量好就會像現在這樣,很尷尬。我們做錯事情了,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有要跟老師道歉的,等一下去找班長,由班長帶隊去。」我瞟了一下智皓,他馬上點點頭,我們已經是很有默契的搭擋了。

一下課,幾乎所有人都去向老師道歉,不過這件事情也造成輔導室對我們班有些看法,尤其是聖誕隊伍當中還有校長。可是我不知道該懲罰誰,該怎麼懲罰,因為他們只是想開玩笑,想與師長同樂,可惜這是個有頭沒尾的玩笑,造成了師長的尷尬。

我此時若沒有選擇站在學生這邊,好不容易經營的班級氣氛將會潰堤,因此我決定跟他們站在一起,一起接受批判,這樣我才可以對他們說:「這次錯在你們。」然後利用機會矯正他們,讓這次的錯誤變成有用的機會教育。

我知道這個選擇很危險,曾有人質疑我太過偏袒學生,這點我必須承認,的確有!我經常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我認為學生有犯錯的權利。「學」的意思不就是學習原本不會的嗎?能透過犯錯,暴露學生該學的道理,不是很值得高興嗎?

為了彌補他們所受的傷,我決定送大家卡片。一人一張,我寫了兩個晚上,每個人的卡片都不一樣,大家拿到卡片都很開心,不可置信地直說:「老師送我們卡片耶!」

送卡片的時候,我記住了學生拿到卡片時的表情,此後,任教班級的三年級聖誕節,我都會寫卡片送給他們。
這次的聖誕驚魂記,從錯中學,讓孩子學到該怎麼判斷事情輕重,這不就是老師應該教的嗎
 
 
老師要懂設計

老師是不是該讓課堂加入有趣的元素?畢竟學生不能選擇老師。

我曾接掌學校圖書館的運作,學生一聽到「圖書館」莫不如臨大敵,落荒而逃,我暗地許下讓學生走進圖書館的目標,要讓這裡成為全校學生的集散地!凡是經過圖書館的學生,沒有不被我攔下的,但是大家聽到「閱讀」,就好像在半路遇到推銷員,反手一搖就是「BYE!BYE!」,頭也不回地走了。不然就是先說清楚:「我不借書!」
 
於是我調整策略,我必須「設計」學生,先讓學生不排斥到這裡。

那時很多三年級學生喜歡下棋,起先我只是湊近去看,慢慢的變成「下一盤換我」。
「到圖書館找我!」打敗他們之後我會丟下這一句話。

漸漸地「到圖書館找老師」成了那些下棋學生的口號,他們經常招兵買馬,說要到圖書館打敗我。我們一節下課下不完一盤棋就先「蓋牌」,下一節繼續,有時甚至放學後繼續「楚河漢界」,到圖書館看熱鬧的人愈來愈多,他們對進入圖書館不再排斥。

不勉強學生借書,跟學生之間不再是有所為而為,這樣的心態反而能讓學生接受。

有天,竟然來了一個學生,詢問我有沒有比較好看的書,好不容易進來了第一位「客人」!我介紹他幾本不錯的書,他借了兩本,第二次再來時,他帶了另外一個同學,慢慢的三個、四個、五個……

除了被動的借書之外,我也向同學介紹書中的內容、摘要,和他們交流讀書心得,久而久之,借書的人愈來愈踴躍,閱讀變成一種輕鬆的休閒。

我開始著手設計「英雄榜」,上面有名字、有數量、有名次,借書變成學校的流行指標。
那時還有老師抗議:「傳峰,學生上課都在看圖書館的書。」
我只好笑笑地賠不是,並跟同學宣導:「不要在上課看!」
不過有同學很直接地說:「老師上課很無聊,有的很像念經。」
雖然我口頭上喝斥學生「不要亂說,一定是你們不專心」,但心裡尋思:老師是不是該讓課堂加入有趣的元素?畢竟學生不能選擇老師。

怎樣讓學生覺得課堂有趣呢?我擅長利用學生的次文化和他們溝通,我也喜歡利用恰當的課文做些不一樣的活動,比如上〈碧沉西瓜〉這一課,我們就在教室吃西瓜,大快朵頤。

有同學吃得不過癮,神祕兮兮地跟我說:「老師,我們明天一人吃半顆西瓜,再享受一次好不好?」
「我們找了十個人左右。」另一個同學接著說。
「嗯,算我一份,不過要先吃點飯喔,記得先跟導師說。」我有點心虛,好像帶著同學做壞事。
隔天,他們帶了七、八顆西瓜,其他同學一直問:「西瓜是做什麼用的?」
沒想到,竟然有很多學生羨慕我的班在上課吃西瓜,而且這位國文老師還會帶他們做些有的沒的。

這個效應很快擴散開來,連上課的氛圍也改變了。我們一群人很快就吃完午餐,到約好的地點集合──籃球場看台。

「有人帶刀嗎?沒帶刀怎麼吃?」同學很快地發現問題。
「鏘!看我的厲害!」同學們不知道我葫蘆裡賣什麼藥,我刻意把湯匙拿高,手起湯匙落,連續幾次,堅硬的西瓜表皮出現一條裂縫。
我環顧他們,他們卻不解地問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當然是剝開,不然插吸管喝喔!」我敲了敲問問題的同學。
一個人吃半顆小玉西瓜實在很撐,但我要求他們一定要吃完,不能浪費。
籃球場看台的樹蔭很濃,迎著微風,聽著蟬鳴,這暢快的夏天就被我們一湯匙一湯匙地挖著。
「老師,西瓜皮怎麼辦?」吃完之後,一片一片大大的西瓜皮躺在地上,像腆著肚子的不倒翁。
「這西瓜皮可好用了,可以放零錢,當垃圾桶,還可以戴在頭上!」我揣了一個放在懷裡,作勢戴上。
「你戴啊!」小美一直鼓吹。
「你戴。」我指著他,意指他不敢。
「如果我敢,怎麼辦?」
「今天不用寫作業。」
「好!」他二話不說就往頭頂蓋。

同學幾乎都快笑壞了,直說:「我的肚子!」肚子裝了三、四公升的西瓜可是禁不住這麼鬧的。那天,我們就戴著西瓜皮在籃球場看台玩鬧,等午休鐘聲將我們召回,不然,我們無法自異次元的搞怪校園脫身。

我想他們感受到了吃西瓜的暢快滋味,這不就是課文要我們體會的情意嗎?而且還多了自己的故事,那是屬於我們才有的「碧沉西瓜」。
 
 
學校可以像溫馨的家

學校不是監獄,而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大家庭。

我喜歡和孩子聚在一起,與其說是我陪他們,其實更是他們陪伴著我,我熱愛那種一群人有著向心力的氛圍。
二水國中離市區比較遠,大多數同學搭乘校車上學,早餐往往只能拎到學校吃,所以經常看見他們在早自修期間吃早餐,沒吃完的,第一節下課繼續吃。

早餐該在這樣的情況下進行嗎?我很想讓他們知道,能輕鬆吃早餐的感覺多棒,值得每個人早一點點起床。
我決定弄個「早餐日」,我告訴班上學生:「你們只要早到就好,東西我來準備。」

第一次舉辦的時候是冬天,早上六點多了,天色還灰濛濛的,很多同學在這種情況下騎單車過來,他們一到班上就很興奮地彼此分享,看到全校無人的靜默感覺。

我將家裡可以帶的東西都帶來,加上同學自發帶的,大家開始笨手笨腳地做早餐,我發現他們絕大多數沒有親手做過早餐。我帶來的土司、花生醬、草莓醬、鮪魚罐頭、鮮奶、紅茶包全數告罄,我們好像辦了同樂會似的,還有人放起輕音樂,讓這頓早餐更顯優雅。

那天以後,同學吃早餐的習慣好了一點,而「早餐日」則成為本班的特色。只要學校有活動,大家一定一起吃早餐,即便到了畢業當天。

每次的早餐日,我們班就會變成童話世界裡的小木屋,大家圍在壁爐旁,如家人一般相互依偎。

班級氣氛是營造出來的,所以我擔任學務主任後,也想營造校園氣氛,除了固定的校慶運動會、社團成果展、越野賽跑,我還想加入一些新的元素,如教師節感恩活動、青春許願池、校園典範人物選拔。

舉辦新的活動很有壓力,一旦沒有成功,就很難有下一次。學校以前辦過教師節活動,我將活動擴大,在朝會舉行,要求一個班級推出兩個人,一個感謝班導,一個感謝任課老師。

我利用午休期間訓練同學,有些同學顯然很沒自信,於是我對他們說:「同學,你們想要用什麼樣的姿態上台?當你下台的時候想要擁有什麼?這段期間就努力做,你的努力將被全校看見。」

第一次總是緊張的,我也不例外,一早就集合要上台的同學,跟他們打打氣,其實我很希望這時有人可以拍著我的肩膀跟我說:「沒問題的!」

我忙著幫上台的同學翻翻領子、拉拉衣服,我告訴他們:「幾分鐘之後,你們將會為自己這段時間的付出感到驕傲!」我簡直像是將紅海劈成兩半的摩西,其實自己也在等待奇蹟!

過程中,我仔細地觀察被感恩的老師,他們有的笑瞇瞇,不然就是頭低低地踢操場的草,不讓大家看到他的表情。這是一個雙向的互動,由同學分享老師的辛勞和上課有趣的點滴,如此一來,老師被鼓勵了,學生也被感染了,全校在這樣的氣氛下,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我拿著麥克風的手一直顫抖,壓抑不住噗通噗通傳來的感動。我好喜歡這樣的校園,我們雖小,但很溫馨。
活動結束之後,我將手中緊握的名單整平,收進口袋,在心裡默默感謝這些學生。今天充滿朝氣、笑聲的朝會,讓我對舉辦下一次活動有了信心。
 
為了迎接新的一年,我籌畫了「青春許願池」的活動,請各班推派兩名同學上台,分別說說自己班上過去一年發生的事情,和未來要努力的方向。

當同學上台說出自己班上的經歷,大家也重新閱讀那段生活,那是群體的記憶,沒有人可以缺席,於是當同學開始展望,大家也會有志一同,效果遠比老師在台上講「之乎者也」更有感染力。
每次辦這樣的分享活動時,我會讓全校排成馬蹄形,分享的同學站在中心位置,不會有壓迫感。(學校的司令台總是太高了,過於威權。)我喜歡這樣的朝會,輕輕鬆鬆的,不用在司令台上曲高和寡,可以「走下來」和大家在一起,像是一個大家庭。
 
我也注意到學校的公佈欄上常常有違規、記過、曠課……的訊息,我希望「好的表現」也可以公布出來,讓大家有欣賞、學習的對象,但我又不想用「模範生」這種民國五十七年就有的詞彙,於是我有了「典範同學」的想法。

我跟兩位組長討論,他們給了很棒的建議「SUPER I DO」,這個概念是從歌唱節目來的,而且符合我們想要的元素。得獎者必須是為班上服務的同學,在同學和老師的認證寫下他的服務事蹟,獎項只有一紙認證書,但是只要肯為班上付出,每一個同學都有機會獲獎。
 
第一次將名單公布出來時,我看著大家圍著布告欄討論的樣子,他們不是在討論誰的功課好,而是關心著這些獲獎同學做過的事情。

曾有個同學跟我說:「我想要得到SUPER I DO的認證!」我鼓勵他好好做,他真的開始幫忙搬餐桶,為同學服務,大家都看在眼裡。我想,學生好的表現,比他們犯規的行為更值得公布,人確實會「見賢思齊」。
 
這些活動的成功,讓我更有動力籌畫新的活動,營造友善的校園,我希望讓孩子知道,學校不是一個只有校規和考試的地方,學校不是監獄,而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大家庭。(本文選自全書,陳若雲整理)
 
 
作者︰楊傳峰  
現任彰化二水國中學務主任,他來自深山,從小刻苦自勵。成為老師後,積極營造班級和校園的快樂學習環境,希望學生能把學校當成另一個家,他讓學校學生三年的蹺課率,從每個人平均十三節降為三節,他「抓得住學生」,深獲家長、當地父老與各界人士讚揚。  
 
教學過程中,他屢屢獲獎。
2013年教育部師鐸獎  
2013年彰化縣特殊優良教師金質獎  
2012年教師會SUPER教師獎  
2011年教師會SPECIAL教師獎  
2010年默默耕耘獎  
2009年教育部校園線上閱讀教材甄選優選  
2008年正向管教範例優選  
 
出版:時報出版(2013年11月)
 
書名:孩子,我和你們同一國:一個偏鄉老師的真情筆記 
 
  


 

延伸閱讀

生技天王再戰高峰 趙宇天兩度創業背後的救命恩人

2019-02-27

永康街正夯、東區苦等嘸人 磁吸效應下的強者愈強

2019-04-02

投資第一課:選擇好的經營者!

2019-04-02

要幫孩子買房、買保險、留遺產嗎?退休後別被錢綁架!

2019-04-10

巴黎聖母院遭火噬 但你知道台灣有多少古蹟也被火燒掉嗎?

2019-04-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