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照顧弱勢孩子被酸「做白工」 他們沒血緣卻比家人親!

照顧弱勢孩子被酸「做白工」 他們沒血緣卻比家人親!

莊翊晨

教育

2022-01-13 14:40

連續陪伴偏鄉孩童12年是件不容易的事,位於台中后里的社會企業「耕水小子」卻做到了。一對暖心母子高悉音與黃仁祈,不但不在意財富多寡,還將人生中最寶貴的「時間」奉獻在陪伴小朋友,只希望弱勢學童也擁有出頭天的機會。

 

距離台中麗寶樂園1公里處,有一間低調的「耕水食堂」坐落在台糖月眉觀光糖廠附近,門口掛的布條寫著:「抱歉,只有賣披薩和好吃的東西。」

 

耕水食堂沒有精美裝潢,保留老舊公寓原汁原味的溫度,櫃檯、桌椅全由木頭製成,「這些木工都是我們自己做的」,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家餐廳不只是餐廳,故事要從12年前開始回顧。

 

照顧別人家的孩子 讓她連花100元剪髮都捨不得

 

2009年,人稱「師母」的高悉音與牧師丈夫在台中傳教,一次拜訪月眉國小校長時,校長問她:「師母妳會顧小孩嗎?我現在有2個急需幫助的四年級孩子,很聰明,可是不寫作業、書包都空的,可以幫忙照顧嗎?」

 

高悉音二話不說一口答應,「沒錢、沒人,什麼都沒有,就一個人熬下去」,一做就是12年。

 

舉凡買菜、煮菜、課後輔導、會計、寫計畫、個案紀錄,全都高悉音一手包辦,「做得很辛苦,可是你不會看到一絲她想要放棄這件事情的感覺」,親生兒子黃仁祈從旁觀者角度看。

 

「有啊!累到想放棄」,高悉音心直口快,但話鋒一轉又說,「孩子越來越大群,我不做了這些孩子怎麼辦?」每每看見孩子們品格、課業、生活能力逐漸進步,高悉音再困難也咬牙撐下去。

 

高悉音(中間)持續陪伴台中后里弱勢兒童長達12年

▲高悉音(中間)持續陪伴台中后里弱勢兒童長達12年。

 

原本在外討工作的黃仁祈,有次回后里看見廁所地板上有細細碎碎的白頭髮,心中警鈴大響,質問師母:「你到底為什麼要省這100塊?你沒有100塊嗎?我有!給你!」黃仁祈心疼母親,希望她能給理髮師打理頭髮,結果高悉音理直氣壯回他:「100塊!你知道100塊可煮一餐給所有小朋友吃!」

 

100塊通常是一個人一餐的花費,黃仁祈不可置信,才發現高悉音有道拿手菜叫做「師母麵」,燒一鍋水,冰箱裡有什麼食材就丟什麼食材,再配上麵條即完成,可想而知高悉音當時1打15有多麼忙碌,「沒有時間好好去料理,能填飽肚子就好」,這也使黃仁祈興起返家幫忙的念頭,並於2016年決定回后里協助課輔。

 

照顧弱勢兒童被說「管垃圾堆」 師母更加堅定初衷

 

從2個孩子開始,耕水小子目前共照顧30名經濟弱勢的小學生、國中生與高中生,其中有90%是單親家庭,家裡常發生家暴、酗酒、隔代教養…等問題,人稱「二哥」的黃仁祈介紹:「我們都希望孩子可以待好待滿12年,因為你真的會看到一個小生命從什麼都不會,到了國小高年級之後,他開始能夠帶其他更小的孩子;到國高中之後,他真的可以變成隊友」。

 

每到放學時間,耕水的孩子會集體步行「回家」,除了寫作業,他們可以自行決定如何打發時間,像四年級的恩恩(小名)坐上琴椅,雙手在黑白琴鍵上來回彈奏的熟練度,初次見面的人肯定會為之驚嘆,「我以後可以當鋼琴家」,恩恩眼神相當堅定。

 

恩恩放學後回到耕水小子,完成學校作業後獨自彈鋼琴

▲恩恩放學後回到耕水小子,完成學校作業後獨自彈鋼琴。

 

晚餐時間到來前,年紀較長的孩子會進廚房備料、煮飯,因此每位耕水孩子在廚房都會經歷一項很特別的儀式:切到手,「我會帶他去了解為什麼會切到手,陪他去照顧傷口,讓他不會因為這次的經驗,從此以後怕那把刀」,黃仁祈從中期許孩子們能學會處理生活上遇到的大小問題。

 

以前小朋友把椅子當高蹺踩、積木疊、秘密基地玩,平均一個禮拜會有一張鐵椅子報廢,後來黃仁祈帶著孩子學木工,從了解工具、繪製標線,到切割木頭、鑽孔、打磨、組裝…樣樣自己來,手工木椅完成後,至今6年都還很勇、沒壞過,「我們就是積極面對所有挑戰,並做出回應跟改變」。

 

耕水小子的每一位孩童,在黃仁祈教導下都有做過木工

▲耕水小子的每一位孩童,在黃仁祈教導下都有做過木工。

 

但這些美事仍不時招來嘲諷:「他們家爸媽都垃圾,垃圾教出來的孩子能多好?你為什麼要管這些垃圾堆?」高悉音心中雖憤怒卻仍以高EQ回覆:「如果這些孩子不小心被我們帶好了,我們就賺到了」。

 

看見孩子的需求 二哥開「耕水食堂」讓他打工

 

幾年前,有位父親接孩子時劈頭就說:「我的孩子之後週末可能不會來了,他要去打工貼補家用」,黃仁祈情緒激動補充:「重點是爸爸自己每天都在醉,沒有認真工作。他說他的孩子15歲了,要去賺錢貼補家用!?」

 

聽見家長的聲音,黃仁祈靈機一動,帶著孩子開「耕水食堂」餐廳,讓他們從中學習料理技術、經營、溝通、服務、社群行銷,同時還能兼顧經濟自理、貼補家用。

 

耕水食堂餐廳二樓,照片中的孩子白天在食堂打工,晚上至夜校上課

▲耕水食堂餐廳二樓,照片中的孩子白天在食堂打工,晚上至夜校上課。

 

回想12年來最困難的事,高悉音不假思索,「就是突然一群人回來,一群人要看作業,一堆不會的要教,特別是數學,真的是…(嘆氣),那個一直教下去,你的耐心就被磨光了,理智線就開始斷線」。

 

「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堅持,能做一個就一個,至少hold住他們」。高悉音表示,每個孩子懂事的時間點不同,總有一天都會長大,只要長大後沒有變壞,對社會來講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目前已有超過10位孩子從耕水畢業,每逢過年過節,他們會「回家」打招呼、與新成員見見面,或至耕水食堂吃頓飯,有的孩子甚至記得二哥哪天生日,並特地給予祝福,讓黃仁祈感到相當窩心,「我們不可能跟他們一輩子,可是讓他們知道永遠有一個人,願意陪他去面對很多問題」。

 

台灣目前約有30至40萬人是有課輔需求的弱勢孩童,如果他們都能擁有良好教育與陪伴的話,台灣或許會變得不一樣。

 

耕水小子期望未來能夠有自己的商業模式去創造收入,黃仁祈希望:「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再募款,我們可以真的帶著孩子靠自己的力量,讓這件好的事情永續地發展下去!」

延伸閱讀

誰說老師不用學習? 偏鄉熱血老師號召全台教育者:跟孩子一起學!

2022-01-06

最強館長棄百萬年薪! 砸千萬退休金只為做「這件事」!

2020-12-10

偏鄉做公益19年!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

2019-03-22

翻轉教育 從「做中學」探索新可能

2014-04-17

元大基金會 課後輔導串起孩子就學路

2013-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