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雙連埤為何命運多舛?P.114

雙連埤為何命運多舛?P.114

宜蘭雙連埤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天然堰塞湖,這個終年籠罩濃霧的水埤,放眼望去,盡是一片蔓草,但這些草澤卻孕育了眾多的生命,然而,在短視的經濟角度思考下,雙連埤與台灣許許多多的原始荒野,正面臨了存亡的關頭,決定這些荒野大地未來命運的,不是不可知的上帝,而是自稱為是萬物之靈的人類。



「草毯」奇景 全台僅見

位在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佔地十七公頃,原有大小兩潭的湖水,當地人稱為上埤與下埤,因為兩埤相連,而有此名,但目前下埤已淤積成泥沼地,只剩上埤保有水源。寧靜的水塘倒影、蛙鳴鳥叫,構築了雙連埤孤絕的美麗,這樣豐美的環境,自然也孕育了多樣的動植物生態,生物學者在這裡調查的結果發現,在這塊台灣罕有的低海拔濕地,埤中及邊緣的草澤中,有八十科二○二種植物,其中包括絲葉狸藻、田蔥、石龍尾等稀有種,而六科九種魚類中,還有在台絕跡七十年的青(魚將)魚;沈水植物累積成一方足球場般大小的「草毯」,風來時,飄到一邊,風停止,又回到原來的位置,猶如漂浮在湖水上的小船;這樣特有的「草毯」奇景,在台灣,只有在日月潭與雙連埤能見到。

然而,這片充滿原始氣息的荒野大地,卻不是我們眼見的那般單純,天然形成的湖泊,被冠上一個埤字,成了水利用地,土地權在私人地主手中,水權卻歸在官方,複雜的產權,讓這片大地與生活在此的生物,不知該何去何從。八十二年地主以挖土機疏濬的動作,引起保育學者抗議,並向宜蘭縣政府檢舉,開始宜蘭縣政府和地主間的對立,後來地主為違反水利法和野生動物保護法,被起訴了二次,自認權益受損的地主因此數度放掉雙連埤的水,打算以此證明這只是一個廢水池,沒有水利灌溉用途。



大連國小連分班改為自然生態教育中心

在地方政府與地主的長達十年的爭議中,宜蘭縣政府並未占上風,十年來保育團體不斷呼籲將雙連埤劃為自然保留區,但是保育的最高主管單位農委會,並未積極行動,縣政府在八十三年爭取設立國家植物園,也告無疾而終,雙連埤的生態保育計畫遙遙無期。在官民爭執的過程中,水生動植物已不堪人類的無知,紛紛以死亡或消失表達了沈默的抗議。冬來的候鳥也急遽減少,湖域面積縮減到目前一公頃不到。

民國八十四年間,農委會撥了縣政府二百萬元,將廢校的大湖國小雙連埤分班,改建為自然生態教育中心,然而這樣的動作,並不能減緩埤裡水源枯竭的現況,為了不讓生態教育中心,成為悼念生態的博物館,長期在台灣觀察自然環境生態的徐仁修在同年成立了的荒野保護協會,決定站出來以民間募款買下雙連埤,成立一座民間的國家公園。如同劉還月所說的:「台灣整個環境和人們觀念對土地的認同一缺乏,我們一直利用土地去做什麼事,但並不考慮這土地在這環境裡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有生機。未來土地會愈來愈少,土地會給我們的回饋也愈來愈多,這回報有好有壞,我們不斷利用土地,有一天土地只會惡劣反撲不會給我們善意的回饋,幾百年來,環境的變化可以看到祖先利用土地和現代人破壞土地之間的變化,這種變化值得我們去討論,也值得我們認真來思考。」


雙連埤地主開價二億元?!「當時候以當時價錢如是七五○萬加三倍買也不過是二千萬元,我們還有能力去募,反正是留給大家嘛,但是開到二億就有困難了,公家徵收一塊地就焦頭爛額,也把價錢弄得很高,我們並沒有圖利任何人,我們要的是根本還沒開發的地方,只想保留下來,當初構想是很單純,但在台灣每個人看到土地和背後產生的利益,認為有利可圖,就會弄得很辛苦。」五年來,雙連埤的購地計劃沒有成功,但徐仁修相信,只要有一粒種子在台灣社會中撒下,他就能期待奇蹟。人與土地之間,除了依戀,同時還有一份責任,從土地所生,也應還歸土地,留住一片荒野,不僅是給自然一個喘息的空間,也讓每一個島民重新思考大地之母與我們之間的關係,這是一個省思的關鍵,只要我們願意用心傳達我們謙卑的醒悟。本文與(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同步刊出)




延伸閱讀

從20萬到擁有千萬身價的k線女王:想在股市賺錢,要先克服這三道難題

2021-10-05

台股Q3白做了、本季下跌821點! 散戶在大跌時 如何不急、不慌、不害怕? K線女王教你這四招

2021-09-30

台股中秋變盤後連2紅 如何在大盤上漲時見好就收? K線女王教你這四招

2021-09-24

台積電今秒填息 如何精準抓出大盤進出點位? K線女王教你「這三招」

2021-09-16

為何台股這波反彈 一直衝不過「這關鍵日K」? K線女王教你五招 找支撐也看壓力

2021-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