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你為什麼去旅行?

你為什麼去旅行?

時報出版

美食旅遊

2015-05-22 09:38

可以肯定的部份,在於旅行像是癮頭一樣,嚐試過就很難忘懷那種滋味,倒不一定為了流浪自在,而是在另一個國家產生另一種的生活型態,感受不同的步調,暫時脫離原本熟悉的人生軌道,對那時候埋首工作的我簡直是不得了的吸引力。

即使從南美洲回來這麼久了,還是覺得南美洲是個陌生又遙遠的背包客夢想,相較以往在歐亞大陸的旅行,談到南美洲,那種敬畏的口吻就是不一樣。

火地島、巴塔哥尼亞高原、馬丘比丘、的的喀喀湖、亞馬遜,這些名字對台灣人而言都親切又陌生。或許因為南美洲是距離台灣最遠的地球彼端,大概是不可能安排一個假期就出發,再加上南美機票很貴,一去至少就是要去幾個月才划算,唸書、當兵、工作,人生一路走來,很難得有這種空檔,很快的,一年年的過去了。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去中亞、為什麼去東歐,卻從來沒被問過為什麼是南美洲,到後來我也理所當然覺得南美洲就是個遲早會去的地方,這沒有動機的問題,我也從來沒有自我懷疑過,南美洲自然就變成一個目標,一個里程碑。

可以肯定的部份,在於旅行像是癮頭一樣,嚐試過就很難忘懷那種滋味,倒不一定為了流浪自在,而是在另一個國家產生另一種的生活型態,感受不同的步調,暫時脫離原本熟悉的人生軌道,對那時候埋首工作的我簡直是不得了的吸引力。

2013年的年底,我出了第三本書「暮光玫瑰修道院」,特別提到這本書,是因為這本書雖然是以東歐和吸血鬼傳說為主體的旅行小說,但當初為了要賦予主角個性,於是歷史學家這角色的個性設定,是想像我在南美洲旅行時的心情,藉由這角色看見自己,當時順勢把一些憂鬱不愉快通通抒發在歷史學家身上,在歷史學家去南美洲之後,我就無法想像他會找到什麼樣的人生答案,然而,等我從南美洲回來後再對照創作過程,才發現後來的際遇真的蠻有意思的。

旅行、然後寫作,在我的人生中扮演很精采的部分。之後我辭去在科技業的工作,那年剛好我三十歲,適逢階段性工作任務的結束,又同時經歷失去友情和感情的挫折,那是心情最低潮的日子,但也是這個機緣,彷彿一時間旅行的理由都到齊了,我知道該走上南美洲那條路。

所謂的空檔,大概就是這個時候了吧!

2014二月我開始交接,不捨的整理兩年半以來接案子的細碎文件,離職的感覺很像學生畢業典禮,只是早已過了唏哩嘩啦的年紀,我回到家,開始米蟲的日子,悠哉時間過的很快,大概只夠辦完簽證而已。

三月二十四日下午,我搭飛機先到香港,再轉土耳其航空到伊斯坦堡,當時是凌晨五點半、黑夜到黑夜,我極度疲累的在機場沙發小寐兩個小時。

最後也是最久的一段,從伊斯坦堡飛阿根廷的航程有十六個小時,中間還轉機巴西首都聖保羅,不知道該說南美洲人隨性還是愛聊天,有位先生站在我座位旁邊和別人閒談,這一談就是十幾個小時過去了,我睡睡醒醒好幾次,他還是站在那邊。

歷經足足三十個小時的飛行時數、在空中度過兩天後,我終於抵達地球的彼岸,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晚上十點,我搭計程車直接到預訂的hostel,帶著一臉淒慘的倦容check in,靜悄悄走進鼾聲大作的房間,這一區布宜諾斯艾利斯在夜晚意外寧靜,南美洲的第一印象如此平淡,我有種不很踏實的茫然,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沒什麼時差的問題吧!

我累的說不出話來,記得當晚我看著漏水的洗臉台在想,天啊!這趟縱走南美的旅行會是什麼樣子呢?
 

圖說:世界的盡頭

太陽之門:祕魯

白色城市


以前曾經和朋友討論過,旅行事前究竟需要多少規劃安排,總是各有各的看法,但長途旅行怎麼可能事前就準備面面俱到。我直到去祕魯的前一天都還很渾渾噩噩,這次經驗是,只要人到了那個國家,沒準備也沒關係,本能會告訴你該怎麼走。

不過Wesley有幫我惡補一點資訊,他說阿雷基帕(Arequipa)、的的喀喀湖、馬丘比丘是個環狀景點線,我最後決定從南端的阿雷基帕逆時針走,最後再去首都。

開往邊境的巴士是晚上八點發車,我照例把自己和隨身財物全塞進座椅裡,一整夜始終沒有熟睡,抵達阿里卡(Arica)是隔天清晨六點,天還是沒透光明,這個時間沒有過境巴士,我跟兩個日本背包客男孩走到巴士站隔壁的計程車車站,原來旅人可以從這裡搭車越過邊境,進入祕魯那一側的邊境城市塔克納(Tacna)。

計程車載著我們往北,先經過海灘邊的市區,雖然阿里卡離海岸很近,但靠近內陸一側盡是荒涼的沙漠,出境處就位在這條在沙漠道路的盡頭,有點像國道收費站的蓋在馬路中間,另外一側祕魯入境處較有規模,沒什麼手續就拿到簽證。

從祕魯入境處再往北走幾公里,計程車把我們放在塔克納巴士站,巴士站有一排大媽坐著等換匯,我們先把身上的零錢都換成祕魯幣,接著去找巴士,因為我們三個分別要去不同的城市,很快一哄而散。

下午三點,巴士已經接近阿雷基帕,車卻停了下來,這一停,就沒再發動。

起先是四五個人拿著行李下車,我們都以為是到站而已,過了十分鐘車還是沒動,陸續有人跟著下車,這時候大家才驚覺到不對勁,所有人都拎起行李走出去,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心中七上八下,深怕是拋錨或更糟糕的事。

然後,我們看見這條路上所有車子都停下來,前面不遠處有黑煙直衝雲霄,隱隱約約的還有火光,所有人都拿出相機拍照,我問巴士服務生是發生什麼事。
 
圖說:不知道多遠外的油罐車爆炸現場

「聽說是油罐車爆炸了!」她不確定的指著這條路上好幾台油罐車。

等了一個小時,只看到警車不斷出入,最後巴士司機決定繞路進阿雷基帕,當我們經過事故現場時,都看到公路上被炸出一個巨大坑洞,裡面有一堆殘骸,火光雖然熄滅,坑底卻還是不斷冒著黑煙。

我住阿雷基帕一間鄰近武器廣場的hostel,在安頓好了之後,竟巧遇另一間房也有台灣人,他們是陳姓姊弟,這次來南美洲只看祕魯的深度旅遊,行程非常之鬆散,不過姊弟走的是有內涵的文化之旅,聽他們說,他們剛去過納斯卡(Nazca),不過不是為了舉世聞名的納斯卡線,而是在納斯卡附近的原住民文化,這類文物在祕魯很豐富。但後來我也沒去納斯卡,一方面不在路線上,另方面搭飛機看納斯卡線的費用很硬,我對外星人圖畫沒那麼無法割捨的狂熱。

但我在阿雷基帕卻消磨了幾天,市中心的武器廣場是個帶點熱帶風情的美麗廣場,廣場後是市中心大教堂,其他三面圍繞的是巨大的長廊,長廊圓柱整齊,很像是伊斯蘭清真寺,充斥餐廳和紀念品店,最多的,還是隨時拉客的旅行社。從廣場往大教堂後面看是兩座火山,城鎮內建築多是白色火山岩砌成,被稱作「白色城市」。

來到祕魯的第一餐是烤披薩,這類烤披薩店在祕魯開的琳琅滿目,多數餐廳都有烤披薩的烤爐。隔天,我驚喜的在當地超市找到眾多食材,於是便嘗試自己煮咖哩米粉,米粉未下水前很難處理,但煮出來卻意外美味,又是家鄉味。

份量沒抓好,又煮太多,這一整天都吃咖哩米粉,也招待晚餐只吃雞腿的姊弟倆。

圖說:武器廣場的大教堂夜拍

冰公主

整趟南美洲的旅程常進出高海拔地區,高山症藥成為或不可缺的存在,去玻利維亞就看同團Lioba他們沒吃,有點不太舒服的樣子。

阿雷基帕本身的海拔很高,剛從智利來的第一天有點頭暈,吞了一顆丹木斯才睡,後來才喝到祕魯人他們自己的高山症藥古柯茶(coca tea),這是用古柯葉提煉的茶,據說喝完能有效提高血液含氧,Eloise說她第一次喝古柯茶時竟昏睡一整天。古柯也可以做成古柯糖,我曾在阿雷基帕紀念品店看見客人掃貨,相當受歡迎。

除了古柯茶,祕魯還有一種獨特的黃色可樂,叫做印加可樂(Inca coke),喝起來像是可口可樂加了很多色素的甜膩,我想就算是老美也不會喜歡這味道。

我們這間hostel正對面的是保護區博物館(Museo Santury),是一間由大學經營的博物館,博物館很小,展覽物也零零碎碎的不多,但是卻擁有祕魯最重要最傳奇的木乃伊,胡安妮塔(Juanita)。

胡安妮塔的綽號是冰公主,死亡時間大約在六百年前,死時僅十三歲左右。很久以前,祕魯原住民仍有將少女獻祭給山神的習俗,他們將胡安妮塔帶到Ampato火山頂,希望山神不要作亂,並且帶來豐收。而殘忍的是,導覽人員說胡安妮塔不是冰死的,而是被鈍器直接敲擊腦部而死,但因為山頂異常寒冷,胡安妮塔的屍體被完整保留,包括她的衣服、飾物、甚至身上毛髮都沒有腐爛。

在火山群發現的木乃伊前前後後有十幾個,被祕魯各地的博物館收藏。今天,胡安妮塔蜷縮在一個低溫冷凍的保溫箱內,導覽人員只讓我透過箱子兩側窺見胡安妮塔的模樣,我想起在新疆看過的樓蘭女屍,每次木乃伊都給人一種奇異的驚悚。

不過阿雷基帕最主要的景點應該是聖卡塔莉娜修道院(Santa Catalina Monastery),它是早期的修女院,由一個有錢的寡婦在1580年所修建,當時只收容上流家庭的女孩,而這些女孩帶來的文物,最後成為今天修道院豐富的收藏品。

從修道院外面絕對無法想像,這座修道院就像是個巨大的城市,被高聳的圍牆保護著,裡面有數不清的房舍、庭院、教堂和階梯,完整的市區有廚房、儲物間、甚至像市中心的噴泉廣場都有,儼然獨立的運作在阿雷基帕外。修道院很適合花整個下午慢慢閒逛,探訪每間房舍的擺設,當時我走了兩個小時還是看不完。

雖然阿雷基帕算是祕魯大城市,但卻帶有濃濃的南美洲鄉村風格,當地人平常就會穿著傳統服裝走在街上,婦女圍繞好幾層的花拼布料、頭戴滑稽的高高黑頂圓帽、垂掛細長的辮子,那種濃厚的道地風格,常是旅人所企求的風景。

在祕魯比智利或阿根廷更容易遇到觀光客,這也帶來一些生活便利性,比方說,講英文的人比較多、夜歸時不用擔心安全、常常可以找到速食店和中國餐廳等。我不難驚喜的注意到,祕魯物價明顯比智利和阿根廷還低許多,讓我擺脫一路縮衣節食的自我要求,在阿雷基帕放縱自己過的比較愜意一點。

比起前半段的旅程,在祕魯的時間相對緊湊一些,我越發專注在安排旅行中每個細節,旅行和人生一樣,有些過程是必須,而有些過程是值得大吃一頓慶祝的。

在我離開阿雷基帕的前夕,陳弟弟送我他自己設計的插畫明信片,以及祝福的話。

陳弟弟的插畫輪廓很強烈,帶點粗礦藝術感的線條。後來在祕魯旅行的那一段期間,我還是持續和姊弟兩聯絡,他們和我走幾乎完全重複的路線,只是比我晚兩三天,直到我進入亞馬遜為止。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羅的好

73年次魔羯座,台大商學研究所畢業。學生時第一次當背包客就跨過半個亞洲到哈薩克和烏茲別克,曾在哈薩克遭當地人綁架,其後仍旅行過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緬甸和馬來西亞等國。
2011年以《中亞傳奇-逃出哈薩克》一書成為旅遊作者,2012年和網友們合著《從中亞到南極:批踢踢鄉民的冒險》。2013年與天寒合著《暮光玫瑰修道院》。2014年,辭去科技公司的產品經理,開始一趟跨越三大洲的旅行。

部落格:sakyro93.blogspot.com/
專頁借用:「批踢踢鄉民的冒險」www.facebook.com/PTTbackpackers

書名:天空之境:縱走一萬里,火地島到加勒比海的多情南美

出版:時報出版



目錄:
第一篇、阿根廷
狂野探戈: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
從世界的盡頭,再出發:火地島與烏蘇懷亞Ushuaia
粉身碎骨的前進:巴塔哥尼亞高原、莫雷諾冰河Moreno與菲茨羅伊山峰Fitz Roy
芬芳巧克力:南美40號公路、湖區與巴里洛切Bariloche

第二篇、智利
峽灣與馬鈴薯:湖區、蒙特港Puerto Montt與巴拉斯港Puerto Varas
二十首情詩與一首絕望的歌:聖地牙哥Santiago、瓦爾帕萊索Valparisao
沙漠的南十字星:阿塔卡馬沙漠San Pedro de Atacama

第三篇、玻利維亞
Rama Lama Ding Dong:南部湖區
天空之鏡:烏尤尼鹽湖Uyuni

第四篇、祕魯
安地斯神鷹:阿雷基帕Arequipa與科爾卡峽谷
漂流島嶼:普諾Puno與的的喀喀湖
太陽之門:庫斯科Cusco、聖谷與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聽見雨林的聲音:利馬Lima / 亞馬遜叢林(1)伊基多斯Iquitos

第五篇、哥倫比亞
順流逆流:亞馬遜叢林(2)萊地西亞Leticia與塔巴廷加Tabatinga / 波哥大Bogota
黃金城傳奇:黃金湖與地下鹽教堂
來自加勒比海的風:卡塔赫納Cartagena與加勒比海

延伸閱讀

本金低於100萬,談什麼資產配置!單親爸不盯盤每年懶賺10%:想靠投資搏翻身前要做2件事

2022-01-22

美國學校入學排隊候補百名!用環境培養孩子,新天母人正在增加

2022-01-27

14台針車縫合風災傷痛 地方媽媽靠花布包重獲新生

2022-04-13

三代赴美坐鎮快速回應需求拿下客製化訂單 這招收服員工萬泰科美國營收五年翻三倍

2022-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