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旅途中,我所拍下的,都是我沒看到的。

旅途中,我所拍下的,都是我沒看到的。

讀蟲小聚

品味收藏

2016-11-30 13:48

電影《白日夢冒險王》有一幕,當班史提勒所飾演的華特,跋涉過千山萬水終於在喜馬拉雅山上找到攝影師「尚」時,尚當時所說的:「當那最美好的時刻發生時,我不按快門,只享受那個時刻。」或許沒電的相機,正是要教我這個道理。

民宿老闆Ariel一早就來敲門把我叫醒,他想一盡地主之誼帶我到街上走走。拖著睡眠不足而昏沉的腦袋,與他走過大半個Santiago中心,對於街道沒留下多少印象,反倒見他不停對街上的女子送秋波、吹口哨,對象可能是風韻猶存的女人,或者跟他女兒年紀相仿的妙齡女子。Ariel說如果他太太在身邊,他可就不能這樣做了。我想這就是為何他說自己很喜歡獨自逛街的原因。

曾經在一本談論旅行的書上讀到這麼一則故事:一位去古巴學Salsa的女人說,在古巴街頭男男女女擦肩而過會互相打量彼此,這種交流沒有任何「把」或「色」的意圖在,而是對他人的身體表示公開的欣賞。而她自己在學完Salsa後,也更勇於將自己日漸性感的身體,在街上放送。但看過Ariel的行為後,我想或許那女人將一切幻想得太浪漫些,因為我所看到的情況是:大部分女性對於Ariel的行為都十分不領情。但他倒是自得其樂,眼睛依舊毫無保留地直盯他覺得美麗的女人,像隻貓頭鷹地轉動脖子般追著她們的身影。

晚上隨Luis去參加Salsa舞會。雖然這舞會只限參加Salsa Fesitivel的學員,但Louis靠著他的魅力幫我向主辦人要到入場許可。舞會在飯店的俱樂部中舉行,80位來自於國外的學員,加上主辦單位搭配的80位當地舞伴,總共有一百多人同時聚在這舞廳內。Luis先教我基本的四拍舞步,他強調只要你會動,就會跳舞。首先要放鬆身心,隨著音樂找到屬於自己的律動。在我試著找尋自己的律動時,一旁的女服務生似乎看不下去,走過來示範臀部如何性感地扭動。但是Luis跟她強調我只是位初學者,送走了今晚第二位想要熱情出手相助的服務生。

看我已經逐漸掌握到感覺後,他就進到舞池和朋友們跳舞,我一個人跳得有些無聊,後來就找個地方坐下,欣賞成對的男女在舞池內跳舞。Salsa的肢體接觸是很親密的,儘管裡頭共舞的人大都不是情侶,但是他們都能夠彼此貼近,共舞出親密又有默契的舞蹈。我想那必須建立於對彼此的信任,才能盡情地享受其中樂趣。不像大多數人整晚都跟同一位舞伴跳舞,Luis整晚不斷地換舞伴,他與同一位女孩頂多只跳兩首曲子。

他說跳舞是他與其他人溝通的方式,所以他喜歡和不同的人跳舞,感受、接收不同的氣息。當他跳舞時,散發著一種享受當下生命時刻的燦爛光芒,連我也看得入迷。

我在一旁看著別人跳舞,卻也覺得平靜開心。人與人之間總要來些碰撞,讓自己不寂寞。而那些在舞池中的人,正不斷激盪出舞動的火花,神情顯得愉悅滿足。

舞會在十二點鐘結束,但精力旺盛的年輕人仍感到不滿足,吆喝著大夥轉戰別處繼續。一大群人離開飯店,浩浩蕩蕩在大街上移動。有人帶著隨身喇叭,在夜半的街頭大肆放送音樂,舞步不曾停歇。最後來到一間速食店,大夥蜂擁進去,也不管仍在用餐的客人,空間就這麼被有人數優勢的我們占據,音樂一放、拉開桌椅,立刻將速食店變成自己的舞廳。我想年輕是一朵顧著自個兒燦爛盛開的花,還不懂得顧及旁人。

此刻,我已經完全成了一位置身事外的旁觀者,走到玻璃門外,與外頭恢復寂靜的街道相伴。夜越來越深,一位古巴女孩纏著Luis不放,非要得到他的吻才肯放他走。但他技巧性的閃過女孩送上的吻,哄了那女孩許久才脫身。他有自己的原則,「況且這不是我的風格」他說。

也不知曉到了幾點,大夥終於打算回家。前頭的人走過馬路中央時,跳舞的興致一來,又放起音樂,向Luis揮手。Luis也立刻放下手上的東西,跑過去與其中一位女孩共舞。一對男女在漆黑又發亮的馬路上跳舞,冷色調的街燈襯托著背景,這個時刻是真實的浪漫。拿出包包內的相機,我想拍下這一幕,但是電力已經在剛才用盡,不管再怎麼嘗試,都已無法擠出一丁點的能量。

人們或許不知道,許多我拍下的照片,其實都是我所沒看見的時刻。當我按下相機快門,反光鏡彈起,快門簾接著打開讓光線進入感光元件,但此時我卻因彈起的反光鏡遮蔽而眼前一片黑,所以我所記錄的是我所沒有看到的那一個片刻。電影《白日夢冒險王》有一幕,當班史提勒所飾演的華特,跋涉過千山萬水終於在喜馬拉雅山上找到攝影師「尚」時,尚當時所說的:「當那最美好的時刻發生時,我不按快門,只享受那個時刻。」或許相機在這個時刻沒電,正是要教我這個道理。

自此後,每當走在午夜的街道上,我偶爾會想起那一個片刻,以及一對男女正在共舞的身影。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王文彥

出版: 原點出版

書名:時光封塵.哈瓦那:爲影像出發,用鏡頭入海底30m,上高山5000m的拉丁美洲寫真行
 

延伸閱讀

當葡萄酒遇上疫情

2020-06-23

毒梟豪飲夏多內白酒

2020-05-20

法國酒的尋寶聖地

2020-02-26

真滋味的薄酒萊紅酒

2019-11-13

葡萄園分級與風土的迷思

2019-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