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開發難題》為了區段徵收,恐讓百年過金火儀式消失 當桃園航空城起飛 遇上福海宮的神明

開發難題》為了區段徵收,恐讓百年過金火儀式消失 當桃園航空城起飛  遇上福海宮的神明
160多年歷史的福海宮,將因航空城開發而受到影響。

呂苡榕

美食旅遊

攝影/劉咸昌

1084期

2017-09-28 11:23

面對航空城開發,福海宮期盼能保留足夠的空間,讓信仰與儀式得以延續,但區段徵收關係所有權利人,民航局強調保留面積得兼顧公平性。

一旦「桃園航空城」機場用地徵收完成,福海宮周邊的聚落都將拆遷。未來將只剩福海宮孤零零地嵌在基地內,靠一條羊腸小徑連結外邊。

位於桃園市大園區竹圍村的福海宮,供奉的是漳州信仰的「輔信王公」,一八五四年建廟至今,已有一百六十多年歷史,廟裡的主神——輔信王公是從中國請來的真身。一九九○年福海宮失火燒毀,「整間廟都沒了,只有神像沒事。」福海宮執行祕書陳建松笑著敘述過往神蹟:「木頭的神像,毫髮無傷耶。」

根據民俗學家、輔大進修部宗教系兼任講師謝宗榮推測,靠海的竹圍村一路往內陸延伸到桃園市區、大溪等地,都是漳州人的聚落,「每年王爺生日時,竹圍一路到大溪,都會舉辦慶典。」謝宗榮指著地圖,畫了一道由西北向東南、竹圍到大溪的弧線。他初步推論,這道弧線以竹圍為起點,應該是當年漳州人在桃園發展的路徑。

在地一百六十多年、乘載王爺信仰與漳州聚落居民凝聚力的宮廟,「也在今年登錄為歷史建物。」陳建松說道。但二○一二年桃園航空城計畫啟動,福海宮與周邊的竹圍村落在預定新建的第三跑道尾端,不可避免地成了被徵收的對象。福海宮拒絕徵收,「我告訴官員,要拆遷就自己來向神明講!」陳建松說道。

 

廟方:保留一百米變十米 兩千人規模慶典怎麼做?


一三年二月交通部、營建署和桃園縣政府(現已升格為桃園市)齊聚福海宮,「那天他們輪番拿出各種方案,問神明同不同意,擲筊好幾次神明都不願意。」陳建松說道。後來幾經協調,廟體終於獲得保留。中央大學土木系教授林志棟也強調,目前最新版本的擴建案中,福海宮在飛安、排水、工程等都無影響,已不被歸類為跑道障礙物,寺廟在高度上並不會影響飛機的起降、符合國際標準,原地保留是完全沒問題的。

不過保留之外,另一個難題來了:廟體外還剩多少空地?原本一三年七月內政部公開展覽的規畫中,福海宮周邊保留了一百米的空地,這些空地被規畫作為公園、廣場、停車場。但隔一年再次公展的圖中,外圍保留的空地僅剩左右兩側各十米、前後約二十米的範圍。

廟體外的空地保留面積大小,關係到福海宮的慶典儀式是否有足夠空間舉行,「(空地)剩這麼小,這樣我們慶典儀式要怎麼做?」陳建松顯得苦惱。

福海宮每年農曆三月初八重要祭典——輔信王公聖誕那天,光是參加慶典儀式的人超過兩千,還有絡繹不絕的信眾。慶典上,福海宮會進行特有儀式「飛輦轎、過金火」。陳建松說,一三年九月,「飛輦轎、過金火」被桃園縣府指定為「無形文化資產」。現在若因徵收而縮減廟體外的空間,儀式恐因此被截斷。「我們質疑的有兩點:第一是無形文化資產怎麼保存好?第二是當初願意保留一百米,為什麼又縮減?」陳建松語氣無奈。

 

  • 飛輦轎、過金火:福海宮的「過金火」屬於北台灣最具規模的過火儀式;而飛輦轎則是由四人扛著神轎,靠離心力讓其中兩人騰空而起。


對於福海宮的疑問,民航局機場工程處處長范孝倫解釋,福海宮的保存得分兩個層次:在廟體保存上,評估後認為廟體保留不至於影響飛安,所以同意保留,「但因為福海宮位在跑道附近,在安全考量下,不論空地留大、留小,燒金紙、放沖天炮等儀式會受到限制。」

 

民航局:聚落將遷移 規畫公共設施會變「專用」


至於外部空地縮減的問題,范孝倫解釋,機場用地屬區段徵收,被徵收者能得到多少補償,和持有土地大小有關。福海宮地保留面積得由廟地大小換算。

而原本規畫在福海宮周邊畫設公園、廣場、停車場等公共設施,讓福海宮腹地增加,但後來卻又刪除,范孝倫說,因為這會牽涉到「公平性」問題。他解釋,福海宮周邊的聚落遷移到機場另一側,但公共設施卻沒有規畫在聚落附近,而是放在福海宮旁邊,「等於變成它專用,這樣會被質疑。」

因此一四年公展的規畫圖,僅根據廟方持有土地換算保留面積,而不再將綠地、停車場劃在福海宮周邊。「我們尊重它的文資身分,但保留還是得講求『公平性』啦。」

民航局擔憂保留的「公平性」,不過桃園市政府技監蔡宗烈卻認為,福海宮原先規畫保留土地不過六公頃,占一千多公頃的航空城徵收案比例相當低,對於徵收住戶的權益影響應該不大。

保留大小關乎「儀式」進行,廟方在意「儀式」恐因空間不足而遭截斷,不過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認為,福海宮的「飛輦轎、過金火」等儀式並沒有和「地域」綁在一起,若外部空地不足,「把王爺請出去到外面辦也可以。」


過金火

福海宮的「過金火」儀式(上圖),是目前北台灣規模最大;而騰空飛舞的「飛輦轎」(下圖),則極具祭祀文化特色。(圖/福海宮提供)

 

飛輦轎

(圖/福海宮提供)
 

學者:空間縮減阻礙儀式 對文資保存也是一種傷害


而曾擔任福海宮文資審議委員之一的謝宗榮則認為,文化宗教的傳承得有「載體」,「載體」包括建築、空間,強迫讓空間縮減到無法進行儀式,對文資保存是一種傷害。林志棟也認為,「一個宗廟一定要有廟埕,如果沒有廟埕,宗廟就沒有意義了,就像人要呼吸一樣。」

目前航空城預計將在十月召開都市計畫審議。對於福海宮處境,謝宗榮感到無奈,「『風土民情』,得先有風土,才會延伸出民情。一旦竹圍村搬遷,風土也跟著消失。」因此即便儀式存在,但輔信王公的信仰將在竹圍村徵收底定時,從內在遭到破壞。

當開發勢在必行,原有的在地生活形態與信仰都得因此變動。即便福海宮得以留下,但當年漳州信仰凝聚而成的聚落也可能不復存在。面對預計即將召開的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陳建松說:「後續該怎麼辦,還得再看看神明的意思吧。」

 

延伸閱讀

前進2023智慧城市展 桃園航空城公司亞矽IOC 5G智慧應用 目標建立「亞洲新矽谷」

2023-03-28

桃園航空城公司與MOU合作夥伴交流 共推航空城計畫產業發展

2021-09-30

桃園航空城土地徵收遭抹黑 桃市府澄清:十大優惠方案是真的,補償金比新北市高

2020-11-22

桃園航空城趕進度 先搞定1.6萬人住哪裡

2020-11-11

航空城、「亞洲.矽谷」…桃園邁向智慧城市 鄭文燦:努力實現北北桃首都生活圈

2020-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