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百年廟內靈光閃爍 P.120

百年廟內靈光閃爍 P.120

機械複製的年代,藝術的「靈光」讓位給政治的動員。數位的年代,藝術是一種糖衣,一種包裝。消費的年代,藝術為銷售服務,為廣告服務,為政治服務。當下一概市場導向,一概泛政治化的亂象台灣,藝術已有如洗手的肥皂,一再被人利用,除了愈洗愈小,也越來越泡沫化。

藝術還有「靈光」,還能使人「專心」,還能像宗教的信仰一樣,淨化人心,「淨化世界」嗎?而藝術家自己還相信這些價值,並本著這樣的信念創作,而不隨著機械複製的原理,跟著市場法則起舞嗎?

這是一個使人迷惘的年代。政治意識形態的動員,不斷搞亂我們的思惟,目的是想要左右我們的內心與選擇。透過媒體廣告的包裝,透過文化與藝術的裝扮,我們再也弄不清楚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偽。藝術在這樣的年代當中,除了為虎作倀的政治與商業包裝者的角色之外,顯得無力而渺小。


思鄉情感具有如火山一般的爆發力

藝術真的能夠「淨化世界」嗎?這是我的質疑,但卻是畫家江賢二的堅定信仰。然而,在我看來,不管是怎樣的信仰,都因為是出於一種內心決絕的選擇,所以,對於現實與現象,會有一種特殊的剪裁、編輯與再現。

去國三十年之後返鄉的江賢二,以他一年來在台灣定居的作品,作為日前在誠畫廊個展的主要內容。展品包括了(百年廟)與(故鄉)兩個系列,作品共計二十三件左右。其中,(百年廟)是他自一九九五年開始發展,而持續延展擴充至今的系列。(故鄉)系列則明顯是返鄉居住之後,因目睹台灣風物,有思有感的抒情之作。

去國三十年,相對於返台之後短短的一年時間。這樣的時間對比,襯托出在台灣的這一年,具有多麼巨大的潛在壓縮力。這樣的壓縮比,自然也是一種情感的濃縮,其內在所凝聚與充塞的思鄉情感,具有如火山一般的無比爆發力。這樣的爆發力,在歸鄉的興奮感與熱力還沒有褪去之前,表現在藝術創作上,無疑也具有令人讚歎感動的潛在能量。

積壓達三十年之久的鄉愁情感,在返鄉之後,因為有了具體的景物風情可以直接觸摸與描摹,而無須再以印象、記憶與寄情託寓的模式,來加以模擬與再現。似乎也因此,江賢二返台之後所畫的許多大幅(百年廟),很明顯有了更具體的空間深度感與實地感。不管是無盡重複的佛龕形油燈、瀰漫在寺廟內的香火、燭光、煙灰、木門或窗櫺的雕花與彩繪、蟠龍石柱等等,都有了更具體的建築歸屬感;有時,甚至出現了罕見的具體的佛像身影。對畫家而言,一股明顯回到家,在地在家的感情,已經不言而喻,甚至溢於言表。


在靈光褪盡的土地上堅持以藝術點燈

比較起一九九七年三月,江賢二在誠品畫廊的首次個展,我個人的看法是,他此次所展出的返台之作,多數都顯得更有厚度、更為豐潤,同時,情感的表露也自然且熾熱得多。這想必是初初回到家,還顧不得家鄉的種種醜陋、渾沌與亂象,以及因為思鄉情切的喜樂,掩蓋了一切,所以,對於家鄉的種種,能夠以一種如熱戀般的情愫與觀點,來加以凝視。或者,也有可能因為畫家個人對藝術的信仰所致,即使面對暴戾的台灣,仍然堅持選擇在自己的藝術當中,表現光輝與美的一面,以實踐他「藝術能夠淨化世界」的信念。

去國三十年,決定回到此刻的台灣定居,畢竟是一件不容易、但卻令人敬佩的選擇。但返鄉之後,是否能夠不因台灣時勢與環境的愈來愈惡化,而還能在這塊「靈光」幾乎褪盡的土地上,始終堅持以藝術點燈、以藝術渡化人性的理想,則無疑是一項更大的考驗。

以藝術為宗教的藝術家者眾。相信藝術可以洗滌、淨化人性,也是一種值得敬佩的價值信仰。然而,去國數十年之後,回到一個面目全非的台灣,究竟是否能夠真如宗教家一般,對這塊土地、對這個社會,保持恆常不變的寬容、諒解、深情、熱愛,而不至於中途失望、變卦,再度去國,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儘管如此,在這世紀之末,政黨惡鬥的戰火不斷延燒上身,統獨爭議不斷割裂人性,好壞已無分際,道德宣布死亡的台灣社會裡,江賢二返台之後的個展畫作,的確有如一盞微弱、靜謐、但不滅熄的「靈光」照向我們的心坎上來,使我們驀然驚覺,曾幾何時,我們已經變得異常勢利、虛無,以及伶牙利齒的刻薄與不相信。

延伸閱讀

「種族滅絕正在中國發生…」荷蘭開第一槍、美國跟進抵制冬奧 中大使氣跳腳:別干涉我國內政!

2021-02-26

沒社交活動、沒外交榮耀史上最乾淨的奧運 東奧一路衝菅義偉被迫賭上政治生涯?

2021-06-02

戴資穎說「懷念長榮商務艙」》國家隊搭機爭議 台灣非首例! 2012年日本奧運足球隊就吵翻天 澳洲2016年乾脆「這麼做」

2021-07-20

一場花費數十億美元的運動會 值得冒賠上公共健康的風險? 《紐時》:這世界是否受夠了奧運?

2021-07-22

世界奧運金牌誰最值錢? 台灣「靠這個」成世界第一!東奧金牌的身世有洋蔥

2021-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