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檢老鳥「將軍」帶隊 摸出紙質不同定存單 P.38

金檢老鳥「將軍」帶隊 摸出紙質不同定存單 P.38

資深金融檢查人員「將軍」這一輩子恐怕想都沒想過,有一天會破獲東港信合社如此膽大妄為的金融造假事件,而破案的關鍵,竟然是一張紙質稍有不同、印刷完全一樣,用來辦理質借的定期存單!

或許是東港信合社賊星該敗,碰上外號「將軍」的金檢老鳥帶隊檢查,因為就在這次金檢之前,「將軍」還是存保公司偽造票券辨識課程的講師,針對過去淡江大學實習銀行假存單以及彰化四信等案例,教導金檢學員如何抽絲剝繭,以免一個疏忽讓金融詐欺行為逍遙法外。而這些「竅門」正是這次破獲東港信合社弊案的主因。

鐵面「將軍」不講人情 今年六月一日,中央存保公司的金檢人員由「將軍」率隊,到屏東東港信合社進行例行性金融檢查,這是「將軍」第二度到東港信合社進行檢查。雖然東港信合社理事主席郭廷才是立法委員,而且是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的「角頭」,但是碰到「將軍」這樣的金檢人員,一切依法辦理,沒有人情可講,這也是為何「將軍」雖然查案功夫一流,官位卻至今很難高升的主要關鍵。

由於和東港信合社關係密切的華隆集團,過去曾經捅下洪福證券鉅額違約交割事件,引起台灣股票市場的巨幅波動,加上東港信合社轉存合作金庫的活期存款竟然高過定期存款,無視定期存款利率高過活期存款的非常態性安排,在在引發檢人員的高度懷疑。因此,檢查東港信合社時,「將軍」等人非常注意細節,唯恐一有疏忽,就出現不可原諒的錯誤,沒想到這次卻真的發現地雷。

中央存保公司此次金檢屏東東港信合社,時間長達十一天,從六月一日到六月十一日,當查到一半時,已經發現問題的嚴重性!拜過去多次處理弊案的經驗,「將軍」對於手上的定存單愈摸愈覺得怪,「怎麼定期存單的紙質會有兩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卻真的發生了,顯然其中有異;查到了第一個重要破綻,但是「將軍」等人並沒有出現興奮的表情,因為,理事主席是郭廷才,如果沒有確實的掌握相關證據,草率公布案情,不僅會打草驚蛇,反而可能會被反咬一口,到時恐怕大夥都會丟官沒頭路。

「將軍」等人於是開始翻查東港信合社的帳冊,了解每日定期存單科目的日結單餘額是否符合?因為這種「紙質不同」的定期存單如果是真的,那麼日結單就應該會出現這筆帳,否則就不會符合。不查還好,一查竟然發現沒有這筆帳,使日結單立刻出現無法軋平的錯誤。

既然出現錯誤,東港信合社平常又是如何去軋平的呢?「將軍」等人發現第三個破綻,竟然是東港信合社假造合庫轉存款對帳單,將轉存在合作金庫的五億多元,竄改為十二億元,其中金額相差高達六億元。

在發現「大魚」後,存保的金檢人員立即以一封「密函」,交給金融局長王耀興,聽候下一步指示。但是人員此時並未立即撤出東港信合社,以免引發相關人士的驚疑,也為下一步布線。

由於郭廷才的身分相當「特殊」,既是立法委員,又是好幾屆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的「角頭」,特別是當時立法院正在審查「菸酒稅法」、「所得稅法」、「海進口稅則修正案」、「營業稅法修正案」、「農銀、交銀民營化釋股專案報告」等重要法案,亟須郭廷才及相關人的支持,因此,財政部此時給中央存保公司的指示是進一步掌握確切證據,而且必須是足以定罪的證據。

「將軍」等人知道,如果不能掌握到書面證據,將會做白工,而且萬一消息外洩,使相關證據被人銷毀,更會前功盡棄。因此,如何將所有事證調查清楚,將是東港信合社相關人員未來在法院面對刑事訴追時有罪、或無罪的重要關鍵。

因此,在查案的最後幾天,存保人員幾乎都在作證據保全與掌握的動作,因為全案一旦移送地檢署,如果證據不齊全,未來的糾紛就會讓自己吃不玩兜著走。


報告與事件爆發 中間有半個月時間落差


東港信合社事件曝光後,立刻引起社會震驚,面對媒體質疑存保放水的聲浪,不解為何中央存保公司放縱郭廷才,使東港信合社竟然可以胡作非為,假造定期存單騙客戶?這批金檢人員可是相當不服氣,因為,從六月一日到十一日完成調查,到十七日交出金檢報告,時間上可以說是「相當的趕」,如果稍有遲延,讓有心人士繼續騙下去,將有更多的公營銀行、企業財團將會出現龐大的財務問題。

不過,問題是既然六月十一日就已經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為何不立即採取行動?中央存保公司的金檢報告是六月十七日交出,但是財政部為何遲至七月三日才開始有具體動作?財政部方面的說法是,中央存款保險公司的「正式」金檢報告是七月三日才交出來的,因此,在四十八小時之內做出進駐監管決定,已經相當快速。而且由於中央存保公司無法直接查詢合庫轉存款餘額,因此,是否在這關卡上因查證拖了時間,就有待進一步釐清。


陰謀說四起

立法院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地方,照理說財政部破獲東港信合社造假事件,應該大快人心才對,但是,在立法院卻傳出政治陰謀說,指出郭廷才的階段功效已經完成,加上總統大選在前,因此,備受詬病的黑金政治成為國民黨急於撇清的一個課題。如何拿一個樣板出來修理、作為國民黨改革的對象,就成了當務之急,郭廷才的東港信合社正提供了一個最佳的題材。

陰謀說的起因源自於幾項聯想;在事件爆發之前,高等法院才剛針對洪福案判決翁大銘及李秀芬四年有期徒刑,屏東縣議會賄選案也駁回所有人的上訴,緊接著,郭廷才的東港信合社又跟著爆發定期存單造假事件,時間與地點、人脈的巧合,似乎印證政治介入的正確性。

在總統大選之前爆發東港信合社事件,對國民黨有何好處呢?根據分析,除了澄清黑金形象外,至少具有殺雞儆猴的意義,告訴那些敢不聽話,或者投奔敵營者,自己最好沒有向銀行借錢,或者經營的企業沒有財務、租稅上的問題,否則,下場將會很難看。


到底是誰偷了錢?

金檢人員費盡辛苦終於查出東港信合社的偽造定期存單,但是,卻未告訴社會大眾大家最好奇的答案:究竟是誰把錢偷走了?

媒體雖然一口咬定是集體舞弊,但是,有經驗的金檢人員卻覺得不可能,而將目標直指向東信高層。因為他們認為集體舞弊相當不容易,要整個信合社的人配犯罪,由於牽涉人數眾多,基於自保的心理,消息一定會提早外洩,很難長久保密。「將軍」等人在八十五年曾經金檢過東港信合社,但是並未發現嚴重的問題,不過這次卻爆發大問題,顯示問題的發生應該是最近一、二年的事情。這和地方上盛傳郭廷才過去一段時間簽賭六合彩連續賠下大錢,似乎有時間上的巧合。

目前關於這次假存單弊案,有幾個和其他關係人權利相當有關的疑點等待釐清第一,蓋在假存單上的各式印章究竟是真?是假?這點影響很大,因為如果連印章都是真的,即使存單是假的,也代表東港信合社內部確有集體舞弊的情事,而東港信合社對持有假存單卻真印章的存款人是必須負責的;目前這項印章查證動作,正由調查局進行分析。

第二個疑點是,農銀人員是否在東港信合社營業大廳取得定存單?由於農銀持有的十九張定存單中,十四張在東港信合社電腦中並無資料,換句話說,這些有可能均是假存單,農銀雖然強調所有存單都是派人搭機親自到東港信合社營業大廳領取的,因此他們相信是真的。不過,以郭廷才的政經勢力,若邀請農銀人員到貴賓室坐坐聊天,再經過非正常管道拿出假存單,農銀是否在這一個階段給騙了,有待檢調人員進一步查證。

第三個疑點是龐大資金如何移轉?農銀等存款人的巨額存款被人以假存單掉,那麼真存單、或者真存款流去那裡?

第四個疑點是,究竟東港信合社的財務黑洞有多大?因為除了農銀之外,包括嘉畜等上市公司都將存款存在東港信合社,除非每個當事人自己說明手中擁有的定存單,或者立即清算東港信合社,否則,在存款期間尚未屆滿之前,東港信合社的財務黑洞仍無法算清楚,這也說明了為何包括中央存保公司、農銀等金融機構現今皆不願概括承受東港信合社的原因。

中央存保公司原先打算在七月五日進駐東港信合社監管,但是,經濟日報卻搶在周六(七月三日)將消息發布,引發洩密疑慮;不過,財政部相關官員在刻意洩密的同時,卻「隱藏」了關鍵證據,也就是已追查出偽造定存單部分,是了要引蛇出洞,讓相關人士蠢動,甚至進行五鬼搬運的掩蓋行為,相當引人好奇,而這隻「蛇」到底是誰,相信很快就可見分曉。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