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保守的李安 尷尬的《臥虎藏龍》 p.132

保守的李安 尷尬的《臥虎藏龍》 p.132

繼吳宇森與湯姆克魯斯的《不可能的任務 2 》,《臥虎藏龍》想必又是一部深受注目與期待的暑假大片。因為它雖然有來自好萊塢主流公司的資金,卻是難得華人電影界的大交流,有已經打入國際的導演李安,明星周潤發、楊紫瓊,武術指導袁和平,以及刻在上昇的大陸新星章子怡和台灣的張震,而且類型又是消沈已久的武俠,所背負的擔子可以說是分外沈重。

根據王度廬小說改編的的《臥虎藏龍》,劇情從武當派大俠李慕白(周潤發)亟欲歸隱,而託紅粉知己俞秀蓮(楊紫瓊)將青冥劍送給平日照顧他們甚多的貝勒爺,卻引來貴族出身卻不安於室的玉嬌龍(章子怡)偷劍、歸劍、再偷劍,而帶出一個極具辯證意味的江湖寓言。

首先從片中兩個女性要角的關係與對比上,我們看到行走江湖運鑣多年的俞秀蓮,渴望的是一個平凡安定的婚姻,但是她和李慕白之間又橫亙著一個曾經為了救李而死、也曾經是她未婚夫的死人。死人讓活人不能結合,江湖道義妨害兒女私情,成了諷刺的對比。而玉嬌龍做為千金大小姐,卻渴望過過江湖兒女的癮,他從小跟藏身府中當她奶媽的江湖大盜碧眼狐狸(鄭佩佩)學武功和武當心訣,進而焦蠻地盜劍、逃婚,甚至害了李慕白為救她而死,攪得江湖、家庭、感情,烏煙瘴氣。

整部電影有著驚人的武術設計和視覺奇觀,一反徐克武俠片以大量快鏡頭加特寫塑造節奏,李安有時甚至以大遠景或較長的鏡頭呈現飛簷走壁或在竹梢御氣使劍的畫面,其時間之常,也是過去少見。另外,還有優美的音樂幫襯。但是在意識型態上,《臥虎藏龍》依然保持了李安一貫的保守策略。

俞秀蓮和玉蛟龍這兩個作為影片最重核心的女性角色,幾乎都難逃父權的陰影。俞秀蓮受制於未婚夫的鬼魂,還必須等待李慕白主動表白,即使她外表是個不讓鬚眉的女性豪傑,也對這種倫常莫可奈何。不過最令人扼腕的,恐怕還是主動挑釁體制、製造一連串麻煩的玉蛟龍,即使在逃婚、偷劍、跟愛人小虎(張震)重逢,最後在面對間接害死武林大俠,又無法跟父母交代的情況下,竟然當著愛人的面跳崖收場。《臥虎藏龍》臥的都是父權的陷阱,藏的都是家庭的理法,沒一個女人逃得過,而她們無論要搶要偷或要保護的,則都是一把象徵男性陽具的「劍」,主體性蕩然無存,更為諷刺。

儘管聽起來《臥虎藏龍》的文本是一個可以作更深解讀的嚴肅例子。但是在媒體試映那天,觀眾卻以不斷的狂笑作為對這部電影的反應。它的尷尬有一部份是片中演員各個原音重現的關係,讓港台演員的口音跟其他大陸演員格格不入,但這個部份或可解釋成這些角色本來就來自中國大江南北,不同口音或許可視作一種「寫實」,不過這些明星在念白上的吃力,恐怕就很難以這個理由全面遮掩。另外一個非戰之罪,是楊紫瓊飾演的「俞秀蓮」跟我們的副總統「呂秀蓮」發音類似,所以每當周潤發深情款款地對著楊紫瓊低呼「秀蓮」時,全場即忍不住一片笑聲,不過這也可能只有在台灣才會發生。但《臥虎藏龍》的劇本和對白確有不少令人忍不住發噱,好像《人間四月天》的幽魂跑到這部武俠片似的,尤其是男女主角互訴衷情,故作嚴肅地道出一長串過時且近乎七○年代瓊瑤電影的對話時,那真的是教人如坐針氈、還破壞整個電影幻覺的。

延伸閱讀

羅智先不計成本 要做最TOP的麵包

2015-03-19

麻將造形、剝皮辣椒當餡 小鳳梨酥的大創意

2014-02-06

當令嘗鮮 在台北感受法國冬味

2010-11-18

主食大革命 甜點顛覆傳統變主角

2011-09-15

散播幸福感的甜點派對

201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