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走它十遍也不厭倦 P.72

走它十遍也不厭倦 P.72

對台灣一般的旅客而言,德國是個吃豬腳、喝啤酒、看童話城堡的觀光景點,走一次也許就足夠了;但對呂鈺秀、羅文秀等愛好音樂的旅者來說,德國卻是巴哈、韓德爾、莫札特等古典樂派偶像「再現」的天堂,實在是走它十遍也不厭倦,當然這得經濟能力許可。

兩百多年前,歐洲在天賦人權戰勝了君授神權的氛圍下,宗教音樂與世俗音樂交融出追求純粹美感與平衡的古典樂派,而從巴哈、韓德爾,到海頓、莫札特和貝多芬用一首首的奏鳴曲、一齣齣的神劇來體現;兩百年後,音樂系畢業、在大學教書的呂鈺秀、羅文秀則用一步步的腳印、一頁頁的筆記,以驗證那傳誦百年卻仍彌新的音符、追憶那也是自助旅行同好的音樂家身影。

與其他自主性的主題旅遊團相比,只走過兩趟德東、一趟德西的呂鈺秀與羅文秀這一團,還很資淺。不過,一趟十三到十七天的行程下來,可以讓人身體瘦掉五公斤、心靈收穫滿載,這個音樂團玩得可是很深入。


跟團出征理想國 結果玩得不理想

這個音樂團的形成,羅文秀算是發想人與召集人,呂鈺秀則是策畫兼領隊。這兩個極愛音樂也愛玩的女人,是師範大學音樂系的同學,在大學四年期間念了不少音樂家的故事與傳記,對於他們作曲的地方、工作過的教堂、演奏過的音樂廳,自然是心嚮往之。

果然,大學一畢業,羅文秀就跟團出征心目中的理想國,「很沒意思,也沒什麼收穫。」羅文秀失望地說。但這次的失望在幾年後,隨著呂鈺秀到維也納留學而「翻身」為期望。

就在一九九七年七月的暑假天,這期望成真了。羅文秀召集了同在義守大學教書的先生、同事,加上呂鈺秀在台灣的親朋好友,約十五人規模的「音樂一團」正式上路,直飛才剛拆卸掉圍牆、代表東西德統一的地標||柏林。

「雖然在大學已經念了很多,但出發前我還是很用功地再看一遍。」羅文秀回述的心情就像當初一樣興奮。而遠在維也納的呂鈺秀和她在德東某交響樂團工作的先生陳子平,則先是實際走一回,回來後則不斷再做確認,「其實,那趟探路之旅就很令人興奮了。」呂鈺秀笑著說。


喝貝多芬喝的酒 彈舒曼彈的鋼琴

不過,看著呂鈺秀與羅文秀的指定與規畫行程,除了理所當然的歌劇院、紀念館之外,似乎仍有一般觀光行程中常見的宮殿、教堂,甚至還把酒村、餐廳特別標記出來。

呂鈺秀很有耐心地解釋,這裡的宮殿與教堂曾是巴哈、莫札特的「辦公室」,那些酒村曾是貝多芬與舒伯特經常飲酒作樂的開心地,至於餐廳則是歌德等文豪餵飽肚子或醞釀靈感的糧倉。「雖然那是一個宗教改革聖地、一間只是有文學家出沒的餐廳,但馬丁路德推動用母語唱聖詩、《浮士德》筆下的音樂家行徑,都與音樂息息相關,親臨現場,還是很有撼動性。」呂鈺秀說。

對一般人來說,用兩、三個小時速覽的音樂家故居或教堂,起先可能還看得出韓德爾與舒曼紀念館的不同,但看過第三間的海頓館之後,基本上恐怕已經混淆到不覺有差別了。

但對呂鈺秀和羅文秀這一團而言,可以親彈舒曼指尖滑過的老鋼琴,可以在哈勒的樂器博物館細究猶如一本「空間聲學」教材的管風琴,即使是從大清早看到大半夜,已經瞇成縫的眼在不斷悸動的心情下還是能撐開。

早也聽、晚也聽 再怎麼愛樂也會打瞌睡

「所以我們對於住要求很高!」呂鈺秀說。但呂鈺秀說的要求,可不是為了要住得高級或豪華,而是為了方便團員們早出晚歸,得選在城鎮的核心區,「尤其夏天的歐洲,到了晚上八、九點,天才暗,音樂會是比較少,但街頭音樂活動還是很多,團員就可以自己再去逛。」呂鈺秀說。

雖然,求方便的結果,讓這個音樂團的食宿費偏高,但比起一般旅遊團為在市中心吃一頓中菜、趕到大老遠的郊外或另一個城鎮去住的情形,孰貴孰便宜,似乎很難計較。不過,有趣的是,由於呂鈺秀一行人從早到晚看的、聽的都與音樂史、音樂本身有關,無論有多愛樂,在聽音樂會時,總會有人在半場中打起盹來。

說到愛樂,像呂鈺秀、羅文秀是學音樂出身,既能學以致用,又能將旅遊、自學和教學結合在一起,自然是玩得不亦樂乎。但其他隨行的人,諸如一位在義守教物理的教授、一位在調查局工作的先生等,會不會愈玩「樂」煩呢?從那位物理教授在九八年又再參加呂鈺秀規畫的同一行程,可見這條音樂之路,還有得玩。

就像在柏林參觀古樂器博物館時,不但請到館長解說,還有現場演奏,呂鈺秀表示,聽到聲音,對學音樂的人來說,很重要。同樣的,在大家賞樂之餘,那位物理教授就跑到大型管風琴背後,研究起管風琴運用的機械原理,「所以『看』到聲音,對他們學物理的人來說,也很重要。」


在車上開起文化論壇 

不過,同樣是參觀博物館,不管是文物類、科學類,還是像呂鈺秀選的音樂類,在國外都會有專員解說,只是一般旅行團不是由導遊充當解說員,就是放由大家自行參觀個一、兩個小時,再扣除拍照時間,恐怕是看了等於沒看、去了等於沒去。

呂鈺秀和羅文秀這一團,除了團員各自事前的用功準備,現場都會請到不錯的專業人員或館長解說,呂鈺秀表示,看到他們講自己的文化時,臉上的那種榮耀,很讓人感動。有時原本不起眼的小宮殿,一經講解後,每個都變大皇宮了。

除了事前準備和現場解說外,最重要的是,還有呂鈺秀和先生陳子平這兩位同時懂德文又懂音樂的專家翻譯和講解,「聽了、看了就很有感觸,加上周遭都是當年音樂家親手碰觸過的樂器、用品,心都強烈地跳躍起來!」羅文秀至今仍興奮不減地說。

這種旅行帶來的震撼,會不斷延續和發酵而在行程中以各種方式宣泄出來,「有時在車上,大家就開起了文化論壇呢!」呂鈺秀笑著說。


未來十年的主題:美術之旅

原本,這震撼感可以促使呂鈺秀再去開發新的路線;但這股興奮感持續了兩年後,因為呂鈺秀懷孕生子,以及學校工作日漸繁重,音樂之旅就在前年按下「暫停鍵」。雖然去年,呂鈺秀還是應羅文秀等朋友之邀,走了一趟德西,但呂鈺秀、羅文秀都覺得:「味道不如德東!」

「當然,歐洲或俄羅斯是還有很多可以規畫的音樂之旅,但我們這一團人的背景與所需,開發新路線得花較多的時間。」呂鈺秀說。而羅文秀則補充道:「更難的是找團員。現在同學、同事漸漸步入禮堂和家庭生活,大家愈來愈難湊在一塊,更不要說一起出國旅行了。」

喜歡探路的呂鈺秀和能夠召集團員的羅文秀,其實是自主性主題旅遊的最佳拍檔,但在更現實的生活阻隔下,這樣的組合怕是「可遇不可求」了。

雖然要再找同樣一團人走同樣行程已不太可能,但以羅文秀開始規畫接下來十年的主題︱︱歐洲美術之旅,從呂鈺秀和陳子平連到巴峇島度假也禁不住要去聽聽當地的音樂,果然印證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而這留在心裡的「痕跡」,就如同古典樂派或任何時期的樂聲般,可以繞梁千時,久久不散。

延伸閱讀

家傳二代店 靠網路光宗耀祖

2008-03-27

31歲老闆從五分埔店員到營收五億

2014-01-02

張石東年砸兩億辦秀 助台灣品牌登陸

2013-09-12

敗衣網靠「逆轉流程」找到網購新商機

2012-12-20

【西門町淘金術之五】西門町開店大不易!他靠伴手禮打造上億身價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