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選擇一支會贏的球隊 P.28

選擇一支會贏的球隊 P.28

「 Chris,恭喜啊,歡迎又回到新加坡來!」臉上散發出光采的季克非( Chris是他的英文名字),是聯電在新加坡宣布投資案時最高興的人,許多過去的舊同事及老朋友,紛紛來向他握手道賀。

季克非現在名片上掛的是聯電資深副總經理,但是很快地就會改成聯電新加坡十二吋晶圓廠的總經理。一九九七年加入聯電的季克非,前一個工作就是在新加坡,而且剛好就是同樣也做晶圓代工的特許半導體,由於他的努力,從一九九○年就加入特許半導體的他,最後做到特許半導體資深副總經理,負責的是晶圓代工廠中最關鍵的營運部門。 至於在更早期的一九七九年,他曾在 Zerox 的微電子中心( MEC )待過,當時做的是薄膜工程師, 生產的廠房是三吋晶圓廠,後來也到現在 Connexant 的前身洛克威爾公司工作過, 經歷過四吋、五吋及六吋廠。

一九九七年,是晶圓代工業很關鍵的一年,那一年,半導體景氣才剛脫離前一年的不景氣,台積電慶祝他們的「晶彩十年」,並繳出令人驚訝的四三九億元及一七九億元的營收及獲利,毛利率仍高達四一%;至於才轉型晶圓代工不到兩年的聯電,也因為合資設廠的策略成功,在晶圓代工市場的占有率節節高升。

台積與聯電兩大廠的不斷竄升,以及台灣半導體業強者恆強的效應,讓排名第三位的特許半導體相形失色,成立已經多年的特許半導體,從沒有賺過錢,加上舊經營團隊中又出現相當大的角力衝突,於是,季克非決定要回到國內,投效聯電團隊。

管理聯電兩座八吋廠


「就像好球員也要選擇好球隊一樣,我選擇加入聯電,就是因為要加入一個會贏的球隊。」季克非加入聯電後,在一次記者採訪時這麼說。當時,聯電為了迎接這位新球員,本來是要在聯誠、聯瑞、聯嘉等合資公司後,再與摩托羅拉合資興建一座八吋廠,並讓季克非擔任這座合資廠的總經理,無奈這個合資案沒有談成,因此季克非就一直擔任聯電的資深副總經理。

在聯電五合一之前,季克非先是管理聯電晶圓三廠的生產,當時是聯電集團中的第一座八吋廠,而且一開始量產就遇到不景氣,因此季克非費了很大工夫進行技術提升,這座廠目前編號為聯電八A廠。隨後聯電五廠也由季克非主導,這座廠是後來的八F廠,也是五合一後的聯電最後一座八吋廠。八F廠在運轉後,遇上新竹市政府環保局與園區廠商之間的爭議,也使八F廠在量產之初就遇上不少波
折。

季克非管理的兩座八吋廠命運都不好,雖然也沒悲慘到像被大火燒到精光的聯瑞廠,不過,更多的磨鍊讓季克非累積更多的經驗,在聯電的許多副總中表現突出。

季克非說「聯電是會贏的球隊」,很快地就成為事實,尤其是在短短的三年中,聯電的晶圓廠已擴充到一座六吋廠、七座八吋廠(包括台灣六座及日本一座),以及今、明兩年進入量產的兩座十二吋廠,現在又在新加坡宣布令同業震驚的三六億美元投資案,兩年後也將進入量產的十二吋廠,這樣的實力已不可同日而語,大大超前特許半導體好幾步。

同一時區管理較容易


「聯電已是國際化的企業,在不同的國家投資設廠,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季克非說,其實聯電早已看過很多地方,包括中國、美國及歐洲等地,但最後決定在新加坡,除了很多優惠條件以外,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是「位於同一個時區」。

季克非說,像聯電在日本的八吋廠,只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就順利轉虧為盈,「不只是因為那裡天氣好,而是因為位在同一個時區,聯電的人才、技術、管理經驗都可以順利移轉過去,將原來生產 DRAM 的工廠,轉型為晶圓代工廠。」季克非所強調的同一時區,當然不只是沒有時差而已,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文化接近,因此管理效率能夠充分發揮。

到新加坡設廠有什麼好處?拿這個題目去問所有住在台灣科學園區內的主管,大概只有季克非給的答案會最清楚。「你去那塊地看一下就知道了,早已是整理得好好的,所有的水、電及廢棄物處理系統都已經做好,不像我們在南科,水、電的供應至今依然令人擔心,土地上一下是甘蔗園,一下子又來個積水,一不小心還會挖到先民遺跡。」

這座新廠預計將在後年進入量產,屆時第一階段需要的人手達到九百人,第二階段還要再雇進八百人,這批不算少數的人才要從哪裡來?會不會從同業或是以前的老同事中挖角?季克非立刻搖頭說,「不會,不會。」

「聯電做事有一定的規定,如果要找人,一定要遵循聯電的文化。」季克非表示,其實新加坡這個廠,人才可以從全世界各地來,不會只是新加坡,包括中國、美國、歐洲甚至台灣等地的人才都會來,這也是聯電國際化的一個重要步驟,人才也要國際化。

特許遠遠落後聯電


至於談到特許半導體的競爭力到底如何?季克非說,「我不是很適合去評論他們,因為後來經營團隊整個改組,公司情況我已不甚清楚,但是如果就改組之前的特許來說,我相信不論是從人事、薪資、紅利、技術及服務等角度來看,特許都是遠遠落後聯電。」

好吧,這麼多缺點,總是講個優點吧,一個公司不可能沒有優點的,季克非想了許久,最後還是說,「抱歉,實在是想不出來!」

在新加坡待過七年,加上特許資深副總的職務,一直到現在,季克非仍掛名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的顧問,在許多政商界的人脈也都還在,至於像是新加坡副總理李顯龍的太太何晶,由於掛名特許半導體的董事長,在聯電宣布投資案後,也特別來向季克非及聯電主管恭賀,昔日同事現在變成競爭對手,握手時的心境當然不同,不過,對於季克非來說,應該還是得意風光的成分多一點。

從 Zerox 的三吋廠到新加坡的十二吋廠, 季克非幾乎見證了半導體工業發展的全貌,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工作,當然就是把這座新加坡首座十二吋廠做起來,不僅是要為聯電這個大球隊效命,還有一大堆就在隔壁的特許半導體舊同事,每個人都等著看他到底有多少能耐,能夠把特許給比下去,這麼多人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季克非的壓力肯定是不會太小的。

延伸閱讀

打滿3劑「去日本免隔離」,但高端不在名單內... 14國鬆綁邊境政策,一表全看懂

2022-03-02

100元快篩實名制6國最便宜!社交距離APP和確診者接觸怎辦?陳時中:只有2分鐘我不會理它

2022-05-04

經濟大環境持續向下、台股狹幅整理逾一周…空頭走勢也會有反彈 投資人得小心「多頭陷阱」

2022-06-09

一隻44歲老貓,全球逾2千份報紙仍在連載牠的故事...為何加菲貓能讓人又愛又恨?

2022-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