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反彈的時間快到了! P.26

反彈的時間快到了! P.26

谷月涵

政治社會

10萬畢業生面臨失業

2003-05-15 15:38

美伊戰爭算是結束了,席捲大半個地球的 SARS 病毒,也已經讓各國繃緊神經;看來,除非是北韓再惹事端,刻意啟動核子大戰,否則大部分能想得到的壞消息,大概都出籠了。

全球經濟自二○○○年高點滑落以來,接二連三面對那斯達克的崩盤、庫存居高不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美伊戰爭,以及近期的 SARS 問題,利空消息不停,股票市場始終沒有反彈的機會。

市場維持這種狀況也有一段時間,不過今年以來,國際股市紛紛出現不小的反彈行情,而自三月起,那斯達克的漲幅已高達二成。至於新加坡、香港,先前雖然因為 SARS 疫情嚴重而重挫,但是最近也開始止跌反彈。星港兩個華人社會是最早發生 SARS 的地區,也比較早採取隔離措施,如今疫情高峰似乎已過,所以股市也擺脫干擾,開始回復正常軌道。

台灣 SARS 的病例在這兩周增加得相當快,專家判斷,台灣的高峰期就在這個階段;台北股市比港星股市晚跌,所以在看到港星反彈後,台北股市應該也會隨著疫情的淡化而回升才對。

兩個禮拜以前,我和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吃飯,他說他正在進行 SARS 的專題報導,最近在廣東、香港等地 SARS 疫區奔波;聽了他的話,我立刻想把口罩戴起來。

雖然吃飯時談這種事容易搞壞胃口,但是我還是忍不住跟他多聊了幾句。當時台股還沒有因為 SARS 而明顯下跌,所以我就問他,為什麼台灣股市的反應比港星慢,沒想到兩天後,台股便開始大跌了。

台股落後港星股市反應,至今仍在打底測試階段,而美國股市卻早在三月就開始反彈了。美國反彈的原因,主要是上市公司的盈餘成長;美國企業的獲利自二○○○年到去年第四季止,都呈現一路下跌的局面。但是在這段期間,各家公司並沒有閒著,都在努力打銷庫存、削減經營成本,這些努力讓去年第四季的獲利開始觸底回升。

削減成本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裁員,可是裁員必然造成失業率上升,而失業者增加將降低購買力;消費者減少購買商品,則會讓公司的獲利降低,這是過去兩年來我們所遇到的循環。當公司做了這些努力之後,如果還是無法獲利,就只好關門大吉了。但是當競爭者逐一退出市場,還留下來的倖存者便有賺錢的錢會。而目前似乎就到了這個階段。

美國企業今年第一季的財報仍未完全揭露,不過就現有的資料來看,多數都比前一季有所成長,但是這次的成長與前一季不同,不但成本降低了,營收平均有五%左右的成長,成績算是不錯了。

主要的成長在比較傳統的產業││如果我們把多數的電子業也視為傳統產業的話。而科技大廠思科的營收沒有成長,但是盈餘卻暴增,引來市場兩極化的看法。我們可以這麼看,最先進的經濟領域其實仍沒有成長,但是比較傳統的經濟範疇,卻已經看到復甦的跡象。

美國的金融股最近也迭有表現,不過在景氣轉差時,金融股有落後指標的味道;因為當經濟一轉差,金融的呆帳要在一季以後才會浮現出來;而經濟不好,利率走低,初期會擴大金融機構的利差; 同時已經進行的 IPO 案,仍會繼續執行。所以在景氣不好時,金融機構多是最後才反映經濟衰退;可是在反彈或回升行情中,金融股卻是最先上漲的類股。

一九九二、九三年間,美國金融股表現最好,因為當時美國才剛剛經歷一場自八六至九二年間的區域金融風暴;這段期間經濟走緩、資金無處可去,便慢慢累積下來,擴大了銀行間的利差;而證券商因短期利率走低,借票券、買債券,也享盡利差的好處。

至於一般企業,當多數公司拚命削減成本,直到砍到骨頭,再也降不下去時,經濟就有機會回升了。

當然反彈之後,也有可能走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後的反彈模式。九八年九月起,東南亞股市反彈一倍多,韓國股市更大漲了三倍;但是接下來還是要面對整體不景氣的局面,在基本面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股市又開始往回走。

基本上,這一波最糟糕的情況應該已經過去了。當然還是有很多人擔心 SARS 的問題,不過基本上,SARS 對經濟的影響不會太大。 從人類歷史上看,平均每三十年會出現一次大規模的傳染病,而近八十年已經出現過三次;距離上一次一九六八年的大流行,平均三十年的循環周期也已經到了。

為什麼是三十年周期?因為在健康人體的免疫系統裡,對新的病毒會產生抗體,而病毒本身也會不斷改變,以找出最適合的發展狀況;在雙方較勁的過程中,平均三十年病毒便會和其他種類病毒的 DNA ( recombinant DNA )結合,變種病毒於焉誕生。一時之間,人體對新變種毫無防禦能力,便爆發嚴重的疫情。

對各種消息特別敏感的股市,自然也隨著各種傳聞而擺盪。一九一八年、六八年各有一次大傳染,尤其六八年那一次,病毒爆發後,紐約股市連跌了三個月。至於一九一八年的那一次,儘管全球死了二千萬人,傷亡最為慘重,但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才剛結束,全球經濟百廢待舉,所以對經濟的衝擊反倒有限。

根據文獻記載,當時的病毒(即我們提過的西班牙流感)十分可怕,有人早上受到感染,下午發高燒,到了晚上就因肺部充血掛掉了。那一次流感的死亡率,美國是二.五%,國外則高達六%。 或許我們要搞清楚一件事,SARS 並不是多麼特別的病毒,也不會是最嚴重的病毒;以後一定會有新品種的病毒報到,特別是現在的交通發達,人際往來頻繁,交叉感染後,每隔一段時間產生新的變種病毒,幾乎已經成為常態了。

一九一八年的西班牙流感,曾經有個小鎮,在短時間內就有八五%的人口在一周內得病身亡; 看到當時的照片,每個人都戴著口罩││當然不是 N95 型的,面露哀戚,跟現在看到的景象差不了太多。

媒體為了多賣些報份,當然要強調 SARS 的嚴重性和死亡率,還要強調其對中國大陸的影響,比亞洲金融風暴還嚴重。不過稍有常識的人就了解這是廢話,大陸根本沒受到亞洲金融危機影響;而且大陸經濟已瀕臨過熱,稍稍有個風吹草動,自然會有比較激烈的反應;而過熱的經濟一定比冷清清的市場反應迅速。經過這一番冷卻,也有助於未來長期的健康成長。

整個社會受到 SARS 影響,心理層面比實際層面來得大;在股票市場方面,除了因為實體經濟基本面的不確定性外,針對心理面的衝擊,就像人體溫度一樣,會自動調節,不需過慮。反而當股市受到心理因素衝擊而大幅下挫時,卻是提供懂得冷靜判斷、不受心理恐慌影響的投資人,一個逢低入市的好機會。

雖然經濟問題仍然存在,尤其美國,但是股票不見得會一路滑下去,期間總是會有一些反彈的。要抓住反彈的時機並不容易,不過只要看到連續的壞消息卻不能讓股市再繼續下跌,因為跌幅已深,只要有一點好訊息,股價就會向上彈;即使仍處在大空頭市場中,至少也有一季到半年的反彈。事實上,目前似乎已經看到這樣的機會了。台灣的機會則在於,落後美國及亞洲市場,只要時間到了,反彈幅度應該不會太小。

人總是傾向安逸穩定的環境,一旦出現了連串的變化,往往就對不確定的前景產生憂慮;在專制獨裁國家,人民的這種性格尤其鮮明。經濟不好、股市不好、疫情蔓延,種種的天災人禍讓民眾失去生活的目標。其實放遠看,人類的歷史從來就不是平靜無波的,就像股市一樣,不上下震盪一下,就只是穩定的一灘死水,怎麼賺得了錢?

延伸閱讀

心病本就難治 因為你從來不是「他」

2018-11-28

全身管理一肩扛起 就怕聽到儀器「嗶嗶叫」

2018-11-28

【專題】救人與過勞陷入兩難...醫師爭納《勞基法》求救:誰來照顧我們?

2018-11-15

陳定信:我的底線是 醫師專業不該被「職業化」

2018-10-03

當救人與過勞陷入兩難...醫師爭納《勞基法》是求救訊號:誰來救我們的命?

2018-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