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再生醫學 讓生命引擎再度活躍 P.100

再生醫學  讓生命引擎再度活躍 P.100

2004-05-20 11:22

雖然胚胎幹細胞議題爭議不斷,但生化科學家們還是研究出了一些頗具希望的療法,而這些療法最快可能在五年內問世,造福正為疾病所苦的病患。

四十歲的衝浪老手大衛亞姆斯在享受乘風破浪的樂趣時,忽然發現全身肌肉無力,連要讓自己從大浪當中脫身都異常困難。幾個月之後他發現他不幸得了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lateral sclerosis),也就是眾所皆知的路蓋瑞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這種病症會破壞大腦和脊髓當中的運動神經細胞,逐漸讓患者喪失移動的能力,最終會連吞嚥或呼吸的力氣都沒有,罹病後平均壽命通常都不超過五年。

造福匪淺
改造人體,自我治癒


得知這項不幸的消息之後,亞姆斯嘗試了從抗炎藥到包括中藥在內的各種偏方,他最大的希望所在,是讓他大腦當中的神經細胞得以再生,不過以目前的醫學水準,卻還沒有辦法做到這點。雖然科學家相信這不是癡人說夢,不過這方面的發展卻一再遭受到挫折、經費短缺和與幹細胞研究有關的政治風暴所影響。

這些細胞可以成為身體當中多種組織的來源,而最有用的幹細胞則來自於人類胚胎,因而導致某些宗教團體反對,「這個情況,對於時日不多的病人來說非常令人沮喪。」身為律師的亞姆斯表示:「科學一定辦得到,只是遲早的問題。」

亞姆斯的故事正反映出了所謂「再生醫學」所面臨的情況。全球有越來越多學術界和生化實驗室的科學家正在研究治療這些疾病的新方法。他們的目標不是希望能夠研發出可以延緩大腦衰退,或者治療心臟病的藥方,而是要透過改造人體的方式來達到自我治癒的效果。

再生醫學可以說是生化科技不斷在追尋的聖杯,也是科學研究最終的難題。大部分的生物都有自我痊癒的生理機制,不過人類在重新長出整個器官或肢體方面的能力卻出奇地缺乏。當然我們可以長出新的皮膚或是肝臟的一部分,不過相較於低等動物,例如能重新長出一條腿、尾巴、小腸、脊椎,甚至眼睛的蠑螈,可以說是天差地遠。科學家努力的方向就是希望人類也能夠做到同樣的事情。

許多專家學者以及病患都相信幹細胞能夠提供細胞再生的途徑。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對布希政府限制由人類胚胎取出的幹細胞之相關研究預算大表不解的原因。「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我們要開倒車。」致力為幹細胞研究募款的前第一夫人南茜雷根(Nancy Reagan)表示:「我們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我已經無法再容忍時間的流失了。」

大部分的再生醫學研究都集中在生命的兩大關鍵——心臟和大腦上頭。這兩個領域都迫切需要新療法的救贖,心臟病每年要奪去七十萬條美國人的生命,是美國十大死因之一。另外每年還有二十萬人死於中風、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和其他的腦部疾病。每年花在治療這些痼疾的成本高達四千億美元,而其中至少有一五○億美元是花在功效聊勝於無的藥物上頭。

雖然胚胎幹細胞這個議題本身爭議不斷,生化科學家們還是透過其他較不具爭議性的來源,研究出了一些頗具希望的療法。有些生化企業在研究從肌肉或骨髓當中萃取成人細胞,然後植入病患體內以促進修復功能的療法。也有些單位在研究可能改變身體再生能力的蛋白質成分。根據估計,這些研究中的療法最快可能在五年內問世,造福所有為相關疾病所苦的病患們。

潛力十足
知名藥廠,紛投鉅資

環顧全球,各大知名藥廠也慢慢了解再生醫學這個領域,或許不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空想。強生(Johnson & Johnson)、惠氏(Wyeth)和禮來(Eli Lilly)等大製藥廠紛紛為再生醫學的相關研究投下鉅資。「我們相信在這個領域的新藥物非常具有潛力。」

禮來大藥廠的科學家史密斯(Rosamund C. Smith)表示。除了療效之外,其獲利潛力也不可小覷。根據專業顧問公司的估計,治療心臟與大腦疾病的醫藥市場在未來十年可能會成長一倍有餘,達三五八億美元規模。

目前許多再生醫學的研究,都把希望放在免疫系統當中最重要的骨髓上頭。在匹茲堡大學再生醫學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當中,醫師從接受實驗的心臟病患者的骨髓當中取出兩種成熟的幹細胞,然後透過心導管手術植入其心臟。

臨床實驗結果顯示經過六個月之後,植入幹細胞的病患心臟活動效率比只做一般心導管手術的病患高出二四%。組織樣本顯示細胞植入病患心臟後會刺激某種促進肌肉再生的蛋白質產生。

不過幹細胞的研究一直存在著些許隱憂。科學家到目前還無法確認這些細胞是否能夠真的大幅促進大腦或心臟組織增生。而這些細胞是否能夠存活得夠久,以完成修復組織的任務也不得而知。

許多幹細胞的研究單位仍相信惟有胚胎內的幹細胞能夠真正發揮再生的效果,畢竟人體所有的器官組織都是由胚胎的幹細胞演化而來。理論上在實驗室當中只要給予所培養的幹細胞正確的信號,它們就能夠長成心臟肌肉、神經元,或者任何病患所需要的組織。

總而言之,再生醫學的研發過程的確依然存在著相當的風險,而且它們發展的速度或許對時日不多的退化疾病患者而言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不過在世人的引領企盼之下,相信不論是政治或者經費的問題都無法阻擋再生醫學的蓬勃發展。
(By Arlene Weintraub with Michael Arndt in Chicago, BusinessWeek)

延伸閱讀

加碼券都沒中,測試你的仇恨值有多高?超好用「中獎查詢」 身份證末碼●●●恐怕要沒朋友

2021-10-22

「你們先走,我隨後跟上」尷尬遮掩褲子的血漬 讓她陷入經濟弱勢的,正是那片她買不起的衛生棉...

2021-10-20

美股閃崩前竟能「神準精算」?Fed主席鮑爾陷炒股疑雲 1筆操作逃過崩盤

2021-10-20

國旅券「按錯3次」被鎖,就算領到也不能用?中籤幸運兒怒:到底是誰的問題

2021-10-18

宜蘭實踐一鄉鎮一親子館 育兒友善達成率冠16縣市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