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塑造集體恐慌下的強壯心靈 P.62

塑造集體恐慌下的強壯心靈 P.62

和平醫院爆發 SARS 集體感染,像一帖催化劑,催發了社會的集體恐慌意識。此時,最需要的是堅定的信念,在被病毒入侵之前,先不要被自己的懼怕和他人的流言擊倒。

四月二十四日傍晚接近五點時分,四輛救護車突然開進和平醫院側門被封鎖的馬路上,從車上迅速走出一群醫護人員,面容冷靜,提著大包小包行李魚貫進入和平醫院──這間醫院前一天被政府宣布關院,原因是爆發 SARS 集體感染||他們是來自台北市立忠孝、仁愛、陽明、中興醫院的九位醫生和二十位護理人員,即將進入 SARS 感染源頭,協助救治院內病患。團隊中的一員,仁愛醫院外科醫師詹國慶表示,早上才知道這個徵召計畫,他說:「我是志願來這裡的。」


SARS蔓延──全台爆發「不可思議」惶恐

相較於其他的壞消息,這是災難中難得一見的好事。事實上,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像是一帖催化劑,催發了社會的集體恐慌意識,在媒體的渲染下,台灣被誇張為「疫情失控」,相較於疫情遠遠嚴重超過台灣的新加坡、香港、中國大陸,此間的惶恐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住在和平醫院附近的居民拿著自製的消毒筒噴灑牆壁;與和平醫院護士會面的當兵男友在軍營中被隔離,同梯的九十位阿兵哥也被政戰人員密切監視;南部有間醫院想要開設 SARS 門診,遭到鄰里激烈抗議;曾替中鼎大樓全棟消毒的頂響公司業務量暴增,華新金融大樓甚至要求每星期固定消毒;許多公司頒布新規定,進出公司必須量耳溫和洗手;十所學校立刻決定部分停課,超過一萬名以上的學生受到影響;周休二日,搭捷運站出遊的人寥寥可數。

社會的不安只能算是這波疫潮中的暗流,台灣若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建議不宜前往」的疫區,後果將難以設想。追究災難發生的責任,台灣大學公衛學院醫療機構管理研究所副教授蘇喜表示,和平醫院確有疏失,部分醫護人員自病毒最前線撤守,警覺性又不夠,不但讓被隔離者跑出院外,照顧 SARS 的醫護人員也不懂得保護自己。

然而,被指責者卻也最值得同情,和平醫院內的被隔離者是這場災難中最恐慌的一群。

和平醫院在毫無預警下強制隔離,有人生氣大罵,有人偷偷溜出封鎖線,有人以床單為布條抗議,有人在視訊螢幕上與在外的家人相對啜泣,還有人精神崩潰而上吊。

上一樁類似的災難發生於一九一八年,原是美國堪薩斯州小小一處軍營的流行性感冒,卻讓全世界死了兩千萬人,而且迄今未能找出元凶。為了追獵病毒,現代的美國流行病學家甚至遠赴阿拉斯加挖掘當時病人的屍體,希望冰冷的雪地能將病毒凍結住,再從中尋找珍貴的線索。努力半天的結果,卻只能判斷元凶可能是從豬隻變種而來的病毒侵襲人體,人類對此新種病毒毫無抵抗力。

當時的人們比現在更焦慮,死亡的陰影籠罩了每個人,政府禁止大型集會,連參加病死者喪禮、抒發一下情緒的人數都不能超過三個。


集體恐慌會將個人主義推向極端

不少心理學家指出,大眾對傳染病所產生的心理狀態,與受重創後的反應相似,包括焦慮、恐懼、惶恐不安、絕望、悲傷、埋怨等,這些反應會導致心理失調。

文化大學社福系教授王順民則進一步解釋了集體恐慌的後果,他說:「在社會心理學上,集體恐慌會將個人主義推向極端,人們為了自救而拋捨公民意識,社區將因為自私自利行為的擴張而解體。」

面對這種危機,和平醫院事件不再只是判斷對錯的是非題,轉而變成全民申論題,每個人都必須在瘟疫蔓延時,公布自己的公德心高低。任何一個自私或無知的作為,甚至是一個輕蔑的眼神,都有可能製造連鎖性的社會成本。

台醫生物科技公司經理袁照晶認為,自己若成為需要隔離的對象,她能安然處之。她說:「因為了解所以諒解。身為社會一分子,當然希望疫情盡快獲得控制,當別人成為疑似病例,我也希望別人能發揮公德心,被完善隔離。」

她惟一擔心的是公司能不能諒解,假設要坐隔離監,公司會不會扣她薪水?更嚴重甚至工作不保?而一旦恢復上班,又要如何面對別人質疑的眼光呢?

在 SARS 對香港造成重大危機之時,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系主任張妙清便曾極力呼籲大眾關注 SARS 帶來的心理反應。他憂心地指出,因為在危機情況下容易產生集體恐慌反應,這些反應將使混亂感和惶恐遞增,繼而滋生歧視態度,分化公眾。


多方提供社會性支持──拒絕謠言 理性面對

也許新加坡政府的強硬措施可以為「如何消弭集體恐慌」,提供些許的答案。

在新加坡, SARS 病例有九成是在院內感染(院內感染是 SARS 蔓延的第一波),根據《時代雜誌》報導,一旦在醫院發現可能病例,新加坡官方會對患者的家屬、朋友、鄰居、同事發出「隔離令」,連患者最常去的餐廳也不放過。政府限制他們的行動,違者將處以重罰。每出現一個可能病例,政府會立即組織一百人追蹤該病患曾經接觸的人與場所。而且針對通報的任何一個疑似病例,都會專程派一輛救護車轉送到醫院,而不是讓這些人自行就醫。 陳篤生醫院( Tan Tock Seng )是新加坡惟一收治 SARS 病患的醫院, 政府甚至讓這裡的護士穿上應付生化戰的隔離衣。

雖然新加坡陸陸續續出現死亡病例,但是該國人民並不因此驚慌失措。政策的透明化和消弭大眾恐慌,在這裡取得了平衡。

政治力量還有一個可以介入的著力點──提供多方面的社會性支持。心理學家提醒必須及早提供心理支援給予高危人士,特別是 SARS 病患、和病患有親密接觸的人、醫護人員,以及醫護人員的家庭好友。除了保健護理和檢查,政府應該為這些高危人士提供心理服務,紓解創傷後的巨大壓力,並持之以恆。

在 SARS 擾亂社會正常運作之際,我們更需要的是提高警覺,協助消除謠言,提倡互相支持。

誠如一位佚名人士所言:「 SARS 大戰不只是跟病毒細菌作戰,更是一場與人性脆弱、恐慌、畏懼、排斥、懦弱的戰爭。當看到和平醫院護理人員孤立無援、歇斯底里怒吼時,我們只能期待這個社會更加理性、勇敢,共同以強壯的心靈、正確的態度去面對這場人性的試煉。」

延伸閱讀

國境要開放了!蔡英文:現在正是時候…「出入境團客指引」修正版,本週再提報指揮中心

2022-08-19

BA.5下週要燒了!這區感染速度全國最快、停課標準將公布 王必勝:感染的幾乎是沒確診過的

2022-08-17

BA.5疫情高峰要來了!只剩2週平靜的日子...最高單日6萬例 羅一鈞示警「6大常見症狀」

2022-08-16

害怕「長新冠」腦霧、肺纖維化?快篩陽確診後「快篩陰」就算康復?病毒仍會停留28天...3解方在這

2022-06-13

此風不可長!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得不到利益的人,就可以自稱是「受害者」?

2022-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