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圖解》你的退休金能領多少?

撰文: 李昭安 日期:2017-01-19 分類: 焦點新聞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48期

蔡政府日前端出年金改革備選方案, 在多繳、少領、晚退,以及18%退場的改革主旋律外, 還有部分制度革新, 包括勞公教年資可併計、杜絕雙薪問題、「防嫩妻條款」等, 所有改革選項都將送交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拍板。 在國是會議前夕,《今周刊》帶你完整解讀官方版五大變革, 看看政府為何有信心喊出年金2041年前不破產。

一月七日上午,總統蔡英文步上專機,展開九天八夜「英捷專案」出訪中美洲的行程。事前沒人注意到,她的隨身行李中,夾著一份年金改革資料;十多小時漫長航程中,蔡英文在頭等艙座位上頻頻翻閱資料,並同步和台北幕僚連線,隨時掌握當天在台中舉辦的年金改革分區會議狀況,是否因部分團體抗議受阻。

何以蔡英文如此重視年金改革?一月二十二日舉辦的「年金改革國是會議」進入最後倒數,面對「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已宣布要埋鍋造飯抗爭,蔡英文必須有不能退縮的決心。

因為,這是蔡政府年金改革的第一戰,卻是台灣年金改革的最終戰。

依據政府端出的年金改革最新方案,主軸是「多繳、少領、晚退」,目前在職及已退休的勞工、公教人員,退休金給付都將縮水,影響是全面性的。但為何非改不可?最迫切的原因是,年金先天體質不良,加上人口老化速度狂飆,再不改,就要破產了!

回看我國年金改革史,二○○五年起,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三任總統都陸續宣示要推動年金改革,但前兩位總統及當時立委擋不住反對陣營施壓,改革方案最終胎死腹中。

如今,民進黨全面執政,同時握有行政、立法權,加上累積二十場年金改革委員會的討論基礎,此時,的確堪稱是十三年來最有可能成功推動改革的時刻。另方面,明年開始,台灣又有直轄市長、縣市長、議員選舉,政治變數大、理性討論的空間恐更加受限。換言之,若沒在今年往前推進一步,幾乎可以如此預言:年金改革已提早出局!

「年金改革重點是財務永續,確認大家領得到、領得久。改革不可能一次到位,確保年金制度在二十五年到三十年間、一個世代內不破產,只是第一步。」蔡英文去年底親上火線,對外說明年金改革的大目標。

根據去年揭露的各項財務精算報告,勞保基金、教育人員退撫基金、公務人員退撫基金將分別在二○二七年、二○三○年、二○三一年破產。蔡英文之所以敢對外喊出「二十五年到三十年不破產」的口號,正是因為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以下簡稱年改辦)已端出年金改革「備選方案」。

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林萬億接受《今周刊》訪問時明確指出,「目前提出的備選方案,至少可保障各項年金在二○四一年前不破產。」不過他也坦言,如果數字被調整、七折八扣,「保證不破產的時間就會改變。」

至於最終要採何種包裹方案,將留待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的二百五十位全國代表討論、決定。國是會議前夕,《今周刊》深入解讀官方版年金改革「備選方案」的五大變革,讓讀者一次看懂這場關乎你、我老年退休生活的重要政策。

變革一:縮水,但不破產
多繳、少領、晚退,讓年金至少再撐25年


這次官方版年金改革,與過去各界倡議的版本相似,主要精神就是「多繳、少領、晚退」。比起以往,目前在職的年輕世代,勢必在工作階段得繳多一點錢、退休後領少一點的退休金,而目前已退休、正在領取年金的人,後續領到的退休金也會相對縮水。

多繳,就是準備提高我們每個月繳給年金的金額。根據「備選方案」規畫,公教人員退休金、勞保「法定費率」上限,都預計調高到一八%。

勞保費率現行九.五%,依法原已規畫調高到一二%,外界認為,若再調高到一八%,對在職勞工衝擊不小。對此,林萬億說,「費率可漸進式提高,不一定要到一八%,將開放大家討論。」馬政府時期,官方修法版本是將勞保費率逐年調高到一九.五%,但最後反對聲浪大,無法完成立法。顯然,勞保費率將是未來修法過程的一大戰場。

降低退休金給付、也就是「少領」部分,年改辦預計將拉長平均投保薪資採計期間,以更公平的方式計算退休金。

目前我國勞工投保薪資,是以最高六十個月(五年)的平均投保薪資計算,軍公教人員投保薪資,則是以最後一個月的薪資計算。與其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多數採「終身」工作平均薪資計算相較,我國年金財務注定體質不良。

這次年金改革備選方案中,「平均投保薪資採計期間」準備了十五年、二十年、二十五年三種方案提供選擇。不管最後選擇哪種方案,未來年金給付的計算基礎,都將比現在更接近實際投入的保費。

「年金給付更接近實際投入保費」的效果,除了降低勞保、退撫基金財務負擔之外,更重要的是「公平」。翻開過去歷史,因勞工薪資申報難查核,不少勞工在前半生往往採取「高薪低報」方式,規避該繳的勞保費,直到退休前才快速拉高投保薪資,藉此衝高「最高六十個月平均薪資」,領取較高的退休金,而此類極端作法,最常出現在職業工會。

據勞保局統計,截至二○一六年十月,無一定雇主或自營作業因而參加「職業工會」的勞工人數為二二三萬人,約占勞工總數的二二%,影響幅度大。

一位熟悉保險制度的學者指出,一般受雇勞工,保費分攤比率是雇主分攤七成、自付兩成、政府一成,「老闆不會無緣無故把你的勞保投保薪資往上調,因為他的負擔會變重。」但若是職業工會勞工,自付六成保費、政府付四成,「操作空間就很大。」

這位學者表示,薪資採計期間拉長到十五年、二十年、二十五年後,整體平均薪資會比較接近真實狀況,「不只可為財務止血,還能解決巧取豪奪的問題。」不過他擔心,修法過程來自職業工會的壓力會很大,「立委能不能挺得住,還要繼續觀察。」

這位學者還舉例,公教人員過去也有不少「退休前升遷」的問題,包括教務主任升校長、鎮公所組長升主祕、老師退休前主動向系主任爭取多兼課等,也都是鑽制度漏洞。「這些人因此一個月多拿一、兩萬元,持續領一輩子,實在不合理、當然要改!」

除拉長薪資採計期間外,政府處理「少領」的另一項政策工具,是設定所得替代率「天花板」。依據年改辦規畫,無論是勞工或公教人員,所得替代率都將控制在「平均投保薪資的六○%、六五%或七○%」。

也就是說,退休後所領的退休金,將不會超過在職時平均投保薪資金額的六○%、六五%或七○%,至於要選擇哪個方案,將留待國是會議討論。

與馬政府所提「現職公教人員所得替代率不超過八○%」的改革幅度相比,蔡政府的改革幅度較大。

對於各種不同備選方案的規畫,林萬億強調,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時,會清楚呈現各方案精算後的比較值,例如費率多少、薪資計算期間多久,以及所得替代率多少時,可以保證多久不破產。「如果都選擇中庸的,可能最後只能撐二十五年;選擇比較嚴格的,就可撐三十年。」一切留待各界代表討論決定。

「晚退」部分,延後年金請領已是國際趨勢,據年改辦統計,OECD國家中,有十九國基本年金請領年齡為六十五歲,九國超過六十五歲,最高是六十七歲。
在本次備選方案中,勞保請領年齡依法原本就規畫要逐步調高至六十五歲,因此不予調整。

公務人員部分,依法原就規畫要從七五制(例如年資二十五年,年齡五十歲)逐步過渡到二○二一年全面實施八五制(例如年資三十年,年齡五十五歲)。年改辦因此建議,在二○二一年公務人員請領年金年齡調高至五十五歲後,每年提高兩歲,逐步把請領年齡拉高到六十五歲。大專以上教師,建議比照公務人員。

中小學教師部分,為顧及校園新陳代謝,年改辦建議明年起先調高到八○制(例如年資二十五年,年齡五十五歲;年資三十年,年齡五十歲),往後每年調高一個基數,到二○二三年時,實施八五制。請領年齡部分,從二○二三年起每年調高一歲,至二八年為六十歲,之後再視職場結構調整。

規畫中還有「減額年金」及「增額年金」的制度,若提前領取年金五年,每年年金給付以減額四%領取;若延後領取年金五年,每年年金給付以增額四%領取。
此外,針對危險勞務、性質特殊的職務,例如國中小教師、警察、消防、職業運動員、礦工、幼兒園教保人員等,也另設計額外提前請領資格,初步規畫可減額十年提前領取,但請領年齡不低於五十歲。

變革二:「十八趴」退場
一旦超過門檻就砍,六年內取消優存利率


除了多繳、少領、晚退之外,俗稱「十八趴」的軍公教優惠存款,長年以來也是年金改革的另一主戰場。銓敘部統計,截至二○一五年六月底,全國有超過四十五.七萬名適用退撫舊制年資的退休軍公教人員,每年仍把四六二三億元存款放在台銀帳戶裡頭,享有一八%優惠存款利率。

據估算,政府去年對一八%的利息補貼,高達七七八億元(中央四二五億元、地方三五三億元),平均每位國民負擔超過三千五百元。

正是這樣一筆遲遲未改的「歷史共業」,讓領有一八%的退休軍公教每每成為批鬥對象,也讓政府財政長年負擔吃重。改革一八%,正是歷年來年金改革的重點之一。二○一三年馬政府所提年金改革方案,就主張將一八%逐年調降到九%,但最後無疾而終。

這一回,根據年改辦規畫,改革方向主要是設定「基本生活保障」的地板門檻。加上一八%後,如果退休軍公教的月退休金給付總額超過「一定金額」,其一八%就應逐年調降,目標是「一段期間」存單約滿後,原本儲存的本金就不再續存,將交還本人。

至於何謂「一定金額」?年改辦目前設定四個「地板門檻」,分別為:基本工資(現為二一○○九元)、年終慰問金領取標準二五○○○元、低收入戶最低生活費兩倍、公務員委任一職等薪俸三二一六○元。至於要選擇其中哪個門檻,將留待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討論決定。
林萬億表示,一八%調整期程的選項,包括兩年、四年、六年,希望最慢六年內讓一八%利率回歸市場一年期定存利率,正式走入歷史。此外,年改辦也規畫將優先取消前副總統連戰等五百多位「政務官、事務官年資併計」退休高官的一八%;據統計,每年約可省下超過兩億元。

至於一八%優惠存款改革所節省的金額,林萬億表示,計畫將透過特別條例立法,轉移原本部分預算,填補各退休基金缺口。

變革三:年資可帶著走
公私部門年資可併計,有利人才流動


為促進人才流動,此次年金改革也將推動不同職域「年資可攜」的制度大革新。未來不管是公務員、教師轉往私部門任職,或是一般勞工轉任公職,都將適用「年資併計,年金分計」的處理原則。

這個作法,意在解決原本軍職、教職、公務員和勞工等,在轉換職場身分與退休金制度後,卻因參與制度的年資均未達十五年、無法請領年金的問題。若未來「年資可攜」的制度順利上路,將有助於公、私部門的人才流動。

此外,過去退休軍公教轉往財團法人、私校任職,領退休金同時又領全職月薪的「雙薪族」不少,常被批評是「雙薪肥貓」。對此,年改辦有意在這次年金改革中,一併訂出「雙薪族」請領年金的標準,只要全職工作薪水超過一定水準,就要停領年金,或只能領取部分退休金。

對於這個改革方向,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說,從公平性和年金財務來看,規範雙薪族的規畫是對的,但他認為,若把停領年金的薪資門檻訂得太低,「大家為了領年金,就不出來工作了。」這將跟政府正在推動的「中高齡就業」政策有所牴觸。

辛炳隆指出,歐洲不少國家也有類似狀況,因此開始推動「漸進式退休」,讓中高齡者可以一邊工作、一邊領取部分年金,值得台灣參考。

變革四:不再人人有獎
軍公教遺屬撫慰金調降,還有「防嫩妻條款」


本次年金改革也討論到,特定對象請領年金的條件將適度調整。

過去退休軍公教人員過世後,其配偶、未成年子女等遺族可支領月撫慰金,給付金額為軍公教人員原本月退休金的二分之一。而根據年改辦規畫,此次修法將把「月撫慰金」改名為「遺屬年金」,並把給付金額降低為月退休金的三分之一。且遺族若已有領退休金、撫慰金、優惠存款利息等,就不能再領遺屬年金。這對退休軍公教的配偶影響頗大。

此外,過去退休軍公教配偶請領月撫慰金的條件,原是退休生效時,兩人必須有兩年以上婚姻關係,且配偶年滿五十五歲起才能請領月撫慰金。但在這次修正中,準備再上調請領年齡至六十五歲,並要求退休生效時,配偶與軍公教人員必須具備十五年以上婚姻關係。這被外界形容為「防嫩妻條款」,避免過去與老榮民「假結婚、真詐財」的爭議發生。

除退休軍公教一八%優存利息外,財政部所屬四大公營行庫:中央銀行、台灣銀行、土地銀行、中國輸出入銀行的現職、退休員工,享有一三%優存利率,每年利息補貼高達四十七億元,也被認為極不合理,列入年金改革範圍。

「退休員工每年最多有五百萬元存款可適用一三%優存利率,等於一個月利息可拿五.四萬元、一年利息可拿六十五萬元,但根本沒法律依據。」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立法院質詢時,曾高聲批評此事。

行政院曾在○七年核定「財政部所屬國營銀行一三%優惠存款改進方案」,自○八年起,現職行員存款上限為四十八萬元、工員(技工、司機)二十八萬元、退休人員五百萬元。○八年後年資所計算的退休金,改以各銀行三年期定存利率加三%計息。不過如此改革幅度,仍被認為不夠。

據統計,四大公營行庫退休員工人數相加近一萬人。年改辦在此次備選方案中,主要鎖定已退休、又未納入團體協約者,一三%優惠存款上限將適度調降。

不過,對於公營行庫員工年資是否能併入勞保,目前官方未具體表態,將是未來待討論議題。

變革五:政府不再當提款機
不論軍公教或勞工,未來財政缺口各自負責


據年改辦統計,截至一五年六月底止,軍公教相關潛藏負債為八兆三千億元,勞保潛藏負債則為八兆九千億元,兩個財務黑洞深得嚇人。

若比較各國退休金積存率,積存率越高,代表基金越健全。但台灣勞保、公教退撫積存率低到「世界第一」(見左頁表),加上生育率世界最低、老化速度也是世界第一,讓台灣年金加速陷入困境。

「很遺憾,○八年勞保年金化修法時,行政院提出一.三%的年資給付率,立法院卻加碼到一.五五%,正是勞保潛藏債務龐大的原因。」林萬億分析,當年沒有相對應提高保費費率、拉長投保薪資採計期間、延後退休年齡,才導致勞保基金財務缺口越來越大。

這次年改辦提出的「備選方案」,除了提高勞保費率、拉長平均投保薪資採計期間外,也主動提及,將編列預算,分年撥補○九年勞保年金化之前的財務缺口。林萬億透露,初步規畫每年至少撥補超過兩百億元。公教人員部分,此次調降退休所得節省的經費,預計將全數或部分用於挹注公教人員退撫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林萬億在年金改革委員會官網撰寫的「基金財務缺口由誰負責」一文中,特別強調「政府不再輕易承諾最終支付責任」,「勞保年金化後的財務缺口,以及軍公教退撫基金的缺口,將由相關當事者調整費率,或切割成不同階段基金,以避免缺口惡化且責任不清。」

換句話說,無論是軍公教或勞工,未來都不再能天真地仰賴政府「一定會想辦法給付退休金」,要讓基金永續,就要隨時依照精算結果,進行最適當的制度調整。

如果不調整,會怎麼樣呢?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教授王儷玲以勞保年金舉例,她試算,如果現行年金制度不改革,二○二七年勞保破產後,年金給付只能靠當年在職勞工繳交的保費收入,也就是完完全全的「隨收隨付制」。但在勞動人口迅速減少的趨勢下,給付水準將如斷崖般的直線滑落,至二○六四年,只能領到目前退休金的二一.七四%。

現在不痛,將來會慟!
面對老年化、少子化,改革讓下個世代領得到


「現在的年金制度,好像一隻體弱多病、每天被迫生一顆超級大蛋的鵝,這隻鵝撐不了多久就陣亡了,無法再繼續生蛋……。」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副總統陳建仁日前在臉書貼出一張他親手畫出的「鵝下蛋」插圖,比喻年金若不改革,就像終將逐漸死亡的鵝;但若改革成功,不只已退休的老年世代「領得久」,未退休的年輕世代也能「領得到」。

這正是我國年金制度面臨的處境。現在不痛,將來會慟!如果既得利益者死守自身利益,不願接受改革,國家也遲遲不跨出改革一步,年金制度的虛幻泡泡,遲早會破。

尤有甚者,這不只是選擇改革與否的問題,而是我們已沒有太多時間做決定。

「年金改革最大的敵人,不是已退休、待退休的長輩,或特定團體、政府,而是老年化、少子化。」今年三十二歲,在嘉義市政府教育處服務的年輕公務員周鑫,一針見血點出這個沒人可以迴避的年金難題。他說,即使政府端出的年金改革方式是「多繳、少領」,但他也願意為自己、為下一個世代多負擔一些。

他直言:「不管採用何種方案,台灣年輕世代勢必得負起沉重的財務責任。」與其如此,他願意再相信政府一次,支持這個「世代共同承擔」的年金制度。

這位年輕世代的公務員已做出他的決定,你呢?

延伸閱讀

加班一個小時後才可以申請加班 合理嗎?

加班如果沒有經過員工的同意就不可成立,百貨一是延遲員工的下班時間,然後又要吃員工的加班時間,請問這種條件如果合法的話,那勞基法真的要重寫了!還有一件事,什麼叫加班一小時才可以申請加班?還政府規定咧,鬼扯到一個不行!

工作時的正念如何影響你對工作的滿意度?

我認為慈悲與融洽相處,正是組織領導者必須激勵員工及生意往來對象全力展現的特質。現代人被要求工作要更努力、工時要更長,所以近年來曠職人數上揚,尤其是因為壓力相關疾病,因為員工被要求非達成目標不可。

麥肯錫的人才理論

《財星》雜誌以麥肯錫做為封面報導時,一開始就寫道:「面對麥肯錫的年輕合夥人,總讓人覺得,只要灌他一兩杯雞尾酒,他可能就會開始講一些令人尷尬的話題,例如跟你比SAT 考幾分之類的。」記者指出:「麥肯錫對於分析能力(或者他們自己人所說的『聰明』)的重視,簡直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你看我今天有什麼不同?」 15個找死的回答

「你看我今天有什麼不同?」

習近平的集權之路

國營企業、資本市場發展正常化……,中國經濟轉型尚待「核心」大整頓。 加上難纏棘手如「山大王」的權貴們,習近平有這個決心改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