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專訪最懂貝佐斯的記者 剖析謎樣笑容背後的「暴君」

(圖片/法新社)

游偉弘

科技線上

1067期

2017-06-01 10:41

貝佐斯電鑽般極度誇張卻又極度詭異的笑聲,在同事眼中像是一種謎。本刊專訪深入亞馬遜採訪三百多次、《貝佐斯傳》的作者史東,試圖探究貝佐斯最真實的一面。

「笑聲是他的招牌……,這種笑聲,像電鑽。」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是《彭博商業周刊》資深撰稿人,主跑路線一直都是科技產業,雜誌裡關於蘋果、谷歌、臉書這類科技巨人的封面故事報導,多半都是出自他手。二○一三年,史東出版了《貝佐斯傳》,書中用這樣恐怖的字眼,描繪貝佐斯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

因為得到正式授權與認可,史東得以完整採訪貝佐斯的親朋、好友、同事、夥伴,不只如此,他在過程中還拚命「挖」出了貝佐斯的生父——一位腳踏車店的老闆。而在此之前,老貝佐斯甚至不知道自己原來有個富兒子,足見史東對貝佐斯的挖掘之深、了解之透。「像電鑽」,這樣的形容,其實就是來自於許許多多亞馬遜員工的親身告白。

 

史東

《貝佐斯傳》作者史東(上圖)說, 亞馬遜員工用「瘋子」形容貝佐斯, 但他其實極度自律。(圖片/布萊德.史東提供)

 

冷血毒舌》以超高標準要求同事


而在接受本刊採訪時,史東仍然把「笑聲」當成談論貝佐斯最重要的元素:「我對他的笑聲特別有印象……。」但史東很快就說,極度誇張卻又極度詭異的笑聲,在同事眼中其實像是一種謎,讓外人更加難以揣測這位天才的真實特質。

史東不一樣,可以說,他絕對是世上最懂貝佐斯的人之一。為了這本書,他深入亞馬遜內部,採訪貝佐斯本人、貝佐斯的家人及亞馬遜員工高達三百多次。從同事的觀感出發,史東開始對我們由外而內的剖析貝佐斯。

「如果你在亞馬遜工作,你就很難在工作與生活中求取平衡。他的標準超高,也很強悍,貝佐斯對同事的要求,就是要把每件事做到最好。」史東很自然地把貝佐斯與另一位科技天才比擬,「在某方面,他就像是蘋果的賈伯斯,這兩個人,都不會對同事心軟,絕對不會!」

史東笑說,貝佐斯在公司裡是名副其實的「暴君」,批評下屬絲毫不留情面,甚至經常到失控的程度。「多數員工聽到他的笑聲是會嚇到發抖的。」一位在亞馬遜工作多年的員工曾說:「貝佐斯不是虐待狂,他只是無法忍受愚蠢,即使偶爾如此也不行。」

「你到底是懶惰還是無能?」「我不想浪費時間看B咖寫的東西。」史東在書裡記錄了許多員工提供的貝佐斯毒舌語錄;在聽完一份員工報告後,貝佐斯甚至會如此奚落這位可憐的員工:「這個問題需要一點人類智能才能解決。」史東說,當他把這些語錄給貝佐斯看時,貝佐斯毫不掩飾的大方承認。

 

脣槍舌劍》透過互相激辯產生創意


不過,如此這般地不留情面,或許反倒是貝佐斯一種挑選夥伴的方式。「他的領導方式,二十年來都一樣。但可以發現,總是有人自始至終都願意跟在他身邊。」史東說,就像賈伯斯身邊的人必須接納賈伯斯的囂張一樣,雖然貝佐斯罵跑了許許多多的人才,但也篩選出一群能夠接納,或者說,因為認同貝佐斯的理想、價值,而寧願忍受毒舌招待的夥伴。

既然老闆K人不留情面,員工也就向來有話直說。史東說,貝佐斯相信真理越辯越明,只有透過激烈的脣槍舌劍,才能顯現點子及不同的看法,這也形塑了亞馬遜極具競爭力的特殊文化。

儘管毒舌語錄令人印象深刻,但史東說,在與貝佐斯的多次深度交談中,自己最有感覺的一句,也是他認為最能代表貝佐斯中心思想的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世界上有兩種公司:第一種是想盡辦法對客戶收取更多的錢;第二種則是想盡辦法讓客戶付出更少的錢。」

在史東的解讀中,兩種公司的經營路徑,某種程度就說明了賈伯斯與貝佐斯、蘋果與亞馬遜的根本不同:「貝佐斯很篤定的對我說,他要做的是第二種公司。」在史東的眼裡,蘋果是利用科技創新不斷開發出讓世人樂於消費的新產品,而亞馬遜則是用科技創新滿足客戶對於「更便宜、更快速」的基本需求。

 

顧客至上》最低價格和最好服務


「我會說,蘋果和谷歌都是『從科技公司跨足零售市場』,但亞馬遜卻完全相反,是『從零售公司變身成為科技巨人』。」史東如此解釋貝佐斯的顧客至上哲學。因為眼裡只有顧客,才讓貝佐斯永不停止思考,如何才能利用科技讓客戶有更廉價、更快速和更完美的消費體驗。

或者可以說,貝佐斯雖然是天才,但他卻是用凡人的視角來想像科技所能帶來的貢獻。史東強調,當其他公司追求毛利最大化時,亞馬遜將其公司策略目標長遠化,投資大量現金在許多科技發展上,目的只有一個──希望給顧客最低的價格、最好的服務。

貝佐斯曾指出,亞馬遜強調的一直都是低價、快速送達及大量選擇,這也反映出貝佐斯的經營哲學:「高利潤會誘使對手投入更多資源競爭,而低利潤能吸引更多顧客更加地死忠,公司的防禦程度反而也越強。因為不論時代怎麼變化,消費者永遠都喜歡低價及快速是無庸置疑的。」

如同賈伯斯,貝佐斯的腦袋總有無限的想法與新點子,然而在創新的過程中,總是會碰到失敗。在亞馬遜拚命創新的過程中,貝佐斯的失敗次數一點也不少,但他會用一種幾近普通人的自我解嘲態度,面對所有的實驗失敗。

史東回憶,貝佐斯總笑著說:「我和失敗相處得滿好的。」他以棒球做比喻,在棒球的世界,每次打擊最多就只能得到四分,但在科技世界裡,你卻可能一次得到一千分。「如果我告訴你,有一○%的機會你可以得到一百倍的回報,你永遠應該接受這個賭注。」就算賭輸了,也是合理選擇之下的結果。

在專訪的最後,史東還是對我們坦承:「即使我進行了三百多次的訪談,但實在很難從貝佐斯的口中,輕易找到太多關於亞馬遜的機密。」在他眼中,這正是貝佐斯的另一項重要特質,「貝佐斯是極度謹慎的人。」

 

謹守道德》因為聰明容易、仁慈難


「貝佐斯很愛笑,但即使如此,他仍舊是很小心的一個人。貝佐斯對於任何由他口中說出的話,都會經過很多思考,你無法輕易地從他的對話中得知太多細部內容跟觀點。因為他知道,只要透露太多亞馬遜的細節,無論是產品或觀點,都會讓對手提高警覺。」

但史東也強調,貝佐斯的謹慎,不只是對於業務競爭,也是一種處世態度,「應該說,他很自律。」貝佐斯像是一個謹守道德的超能力者,一個嚴以律己的天才。

這個特質,或許和貝佐斯的一樁兒時經驗有關。童年時,貝佐斯在與外公、外婆旅行的路途中,憑藉著在廣告中聽來的香菸危害健康統計數據,他心算出,外婆如果繼續抽菸,將會減少九年的壽命。此話一說出口,貝佐斯外婆的眼淚立刻不停流下。後來,貝佐斯的外公對他說:「你很聰明,但總有一天你會了解,做個仁慈的人,要比當個聰明人更難。」

是天才,但卻不瘋狂,這或許顛覆了許多人對於貝佐斯的刻板印象,但絕對是更貼近於真實的形容。像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一般,貝佐斯擁有外人看來遙不可及的太空夢,他從五歲那年就因為愛上《星艦迷航記》影集而夢想上太空,現在也成立了藍源(Blue Origin)太空公司。但在此同時,他也不斷地強調「儉樸」這種老掉牙傳統價值。

經過大量訪談後,史東歸納出亞馬遜主管和員工最常閱讀的書目,意外的,其中包含了如今正被亞馬遜嚴重威脅的沃爾瑪創辦人山姆.華頓自傳,必讀的理由,是因為貝佐斯認為華頓「崇尚節儉」的特質令人尊敬。除此之外,訴求消除浪費、節省成本的豐田汽車成功學,也是亞馬遜員工必讀。

 

貝佐斯的笑聲或許像瘋子、他對員工的態度或許像狂人,但他的目標一直很精準,就是用最符合普世價值的邏輯與原則放膽作夢,做一個滿足所有客戶需求的夢、滿足自己五歲以來沒有忘記過的太空夢。如果你問貝佐斯他完成事情的動力是什麼,他會這樣回答你:「別人對我抱的希望越大,我就越有動力前進,但願我能不負眾望。」史東說。

 

貝佐斯

 

延伸閱讀

史上最貴離婚!貝佐斯前妻瓜分亞馬遜股權?專家2招應對

2019-01-10

貝佐斯如何造出 地表最強本夢比企業

2017-04-06

瘋相機以外 收藏萬人盛典的感動瞬間

2020-01-21

「無症狀」感染者採取什麼治療方式? 張上淳:靠自身的免疫力清除病毒!

202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