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沈後悔當年不讀書 P.104

在國內的企業界, 崛起充滿傳奇色彩的「小沈」||沈慶京,是一個異數。他出身清寒的軍人家庭,沒有背景、沒有高學歷的光環,初中時成為幫派分子的他為了替學弟出氣,用刀傷了地下油商,因為家窮拿不出三千元的和解費,坐了三年苦牢。


當年自以為是英雄的幫派狂熱分子,今天在打下一千一百多億元總市值企業江山後,希望用自己的例子告訴同樣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小沈和《今周刊》進行訪談時說,希望年輕人了解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但是人生的舵手是你自己;他還直言猛然覺醒杜月笙時代無法再造,打架、殺人、混幫派不是真正的英雄,如果當年認真多念點書,今天格局當不只於此。

以下就是訪談的主要內容:

《今周刊》問:現在威京市值一千一百多億元,你算是成功了?

沈慶京答:這對我來講沒什麼了不起,到現在總歸來講,我覺得我還是一個失敗者。我怎麼不是失敗者?我舉個例子給你聽,我在民國七十六年進入股市的時候,就有三十億元的現金,那個時候中華民國沒有幾個人有那個實力,就是那個時候我被叫做四大天王。 但是, 幾年下來英雄豪傑輩出,我沒有成長,而且otebook 廠還關掉了,人家搞起來了,我關掉了,我不是戰敗者是什麼?

現在威京集團總市值一千多億元有什麼了不起,如果以我當年的情況跟現在來比, 當年三十億元元是我私人的 cash,現在我管一千多億元元的地盤其實沒什麼成長,人家當年沒有什麼的,現在很多都一、兩百億元現金私人財產,如果以這個比較起來,我應該管一百兆元才對。



英文不好、書沒念好 是個失敗者

問:你覺得問題的癥結在哪裡?

答:為什麼會這樣呢?就是當年我沒把書念好,以至於在機會的掌握、在情勢迅速的轉動時,布局不夠完整,第二個是我的英文不夠好,再加上專業知識不夠,所以我的反應不好。我不是反應遲鈍的人,可是知識的不足使你在做很多決策的時候反應遲鈍。

我在三十歲的時候就得到西方人的擁抱,那時在美國我就擁有控制地盤的機會,可是我為什麼沒有掌握住機會?就是因為我書沒念好、英文不靈光,以至於今天成就受限制。所以我告訴我兒子,你的老頭子絕對是個失敗者,雖然從某個角度來說,我是成功者,因為我脫離了幫派,開創了自己的事業。

問:你的兒子對你過去的背景了解嗎?他如何看待此事?

答:我那個兒子十七歲,對幫派有憧憬,你知道幫派啊、義氣啊,他想當英雄,小孩子都會這樣。我記得他讀初三還是高中的時候,他的同學跟他說「你老爸是幫派分子」,他那時不相信,回家問我太太,我太太就跟他說「是啊,這是以前的事」,還問他有什麼看法,他說「這好啊,這樣以後沒人會欺負我」。

我知道以後我就跟他溝通,我說這其實是錯誤的想法,因為這可能會影響他的判斷,會讓他產生誤差以及不利的後果。我覺得他沒有辦法完全接受,我希望他接受到六、七成,剩下的就只能靠歲月了,這沒有辦法,很多觀念必須靠時間。

問:你的出身背景,會不會讓你覺得社會不公平?

答:在民國六十七年中美斷交時,那年我三十一歲,還沒有多少錢,第一個就捐了五十萬,那個時候五十萬元很多的,可以買台北市郊三十幾坪的房子。其實對人生的見解每個人都不同,有的人對社會很偏激,其實我對社會始終很滿意,我從小看的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我覺得不公平乃為常態,公平是非常態,我認為社會就是這樣不可能改變,再一百年我們也沒有能力改變,所以我跟我兒子講,「你不要一天到晚講不公平、不公平,而且在外面也不准講不公平,這樣會妨礙你自己,因為當你覺得不公平的時候,你就會自暴自棄、劃地自限。」

問:日前你出了口述自傳《突圍》,還以你自己的經驗勤走少年監獄,談談你的想法。

答:我八月去了新竹少年監獄,十月去了台東少年觀護所,也去了萬華國中,這是我初中被勒令退學的母校,十二月初要到台北少年保護管束所,交通大學因為台大法律系學生的犯罪事件,也想找我談青少年的價值觀。

對很多受刑人來說,我認為年紀輕的時候如果觀念正確,面臨事情的選擇,就會不一樣,如果他們處理得當,也不會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傷害。犯罪的年輕人,在還沒有被抓到監獄之前,就已經開始對社會造成傷害,被抓到以後,其實是更大的傷害。像我那個時候因為殺人未遂、傷害坐牢,其實在那之前,我已經被警察抓過很多次了,各台北市的警察分局都抓過我太多次了,進去以後碰到很多怪里怪氣的事情,有些警察會跟我們要紅包。

我希望用我自己的例子,給年輕人一點啟示。能對年輕人有幫助,是人生一大快事。



崇拜杜月笙 後悔入幫派

問:當年為什麼會加入幫派,現在想來後不後悔?

答:現在想起來後悔的是,當年不愛讀書就算了,不應該去加入幫派,加入幫派環境就更複雜了。我是進入萬華中學那年夏天加入幫派的,一進入幫派,一年以後就重整那一代的幫派,以為自己是英雄。

時代不同了,時不我與,那時又不是杜月笙時代,以前我不懂,後來隨著歷史了解才知道,當時其實就是無政府時代,不像台灣政府已經很強、又戒嚴,可以說是天羅地網在管制、人們都不准出國;杜月笙時代是老百姓隨便進出國門、在東南亞跑來跑去,根本沒有人限制你,那個時候人們多自由。這個道理以前都不懂,這都是後來我坐牢看書看出來的,才知道自己走錯路了,當年根本就沒有容許另一個杜月笙存在的環境。當年杜月笙在上海,不管是當官的還是老百姓都很尊敬,他一來比法官還公正,後來已經沒有那個時代了。

都怪自己那時候愛看武俠小說,才會走上那條路。

問:年輕時坐牢的經驗,現在想來有什麼感想?

答:每個人都會做錯事,做錯誤的選擇,或是少做了很多正確的選擇,這會影響到你的人生、你的格局。影響自己的人生外,還會造成社會的傷害,對家人帶來很大的災難,像我坐牢的時候,我妹妹就不敢跟別人說,我回來知道以後就跟她說:「你怎麼那麼沒出息!」因為我的錯不代表你的錯。

問:對那些誤入歧途的年輕人,談談你自己當年是怎麼重新出發的?

答:這十一年來,我覺得我是戰敗者。我現在只敢鼓勵走過錯誤的人,要有勇氣做他自己,要教他有勇氣,希望社會給這些人多一些空間及機會,像我那個時候走的那些路,根本沒有機會,當時我只好選擇陌生環境,像是去跑船,所有熟悉的過去,包括對我好的、不好的,我都要避免。因為如果你到熟的地方會很慘,對你不好、有意見的人把你當笑話,會影響你將來發展的機會,如果對你好的人拚命幫你講好話,說你改邪歸正、有義氣,但是說了你以前的事,有人聽了會害怕。

從陌生的環境重新出發,會有更多學習和新生的機會。



事業沒有突破 猶如龍困淺灘


問:有很多人說你是狠角色,你自己覺得呢?

答:這種說法不太好,會讓人產生誤解。我承認我是一個狠角色,但是不是對別人狠,是對自己狠,我對自己要求很高,任何人不肯賠的錢,我都必須要賠。

在調查局調查空頭發票案的那一段故事, 人家說我有事自己挑、是有 gats,其實這不是 gats,而是責任感,我的客戶因為我的不小心而受到牽連,害得他們晚上睡覺都睡不著,我對他們沒辦法交代,怎麼能夠牽連他們?那個時候調查局很不能理解的就是,別人是環境不好才要扛,你那麼有錢為什麼要幫他們扛?而且這種案子了不起是罰款,你為什麼要扛?我是這樣想,人家做成衣也是辛苦行業,你一罰人家,人家不就倒閉了嗎?

問:怎麼定位今天的企業經營目標?

答:今天威京集團在整個亞洲來講可說微不足道,今天是經濟戰國時代,我們只是戰國時代的小諸侯,我也不認為現在的政府能有什麼能力或作為,現在就像周朝末年,只有放任諸侯之間的戰爭,沒有能力去限制,而且任何限制也都違反人民的利益。因為企業的戰爭和競爭,才能換到人民更便宜的消費品,企業之間的戰爭和以前暴力的戰爭最大的不同是,沒有家破人亡、沒有流血,人類享受愈來愈好的科技、愈來愈便宜的產品,我認為經濟戰爭應該是有目標的。

創業二十四年,一直想要突破。跑船的時候,看到華僑的情況覺得好可憐、好難過,中國人的尊嚴,在暴力戰爭中失掉的東西只有利用經濟戰爭贏回來,我相信只有經濟戰爭能解決問題。

問:對下一代年輕人有什麼期許?

答:我的祖父在馬來西亞過世、我的父親留在大陸、我在南京生的、我又是閩南人,我已經注定是整個亞洲在跑。我覺得被傳統的思想、教條限制了我的自由、被各國疆界限制了我的自由,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應該還給他們自由,不可以再受到任何的限制,不管走到亞洲哪個國家都像回家一樣,這是我對下一代的期許,為什麼現在交通方便,反而沒有這種自由,每個人都陷在一個框框裡、劃地自限。我的祖父在馬來西亞過世、我當船員全世界到處跑,讓我想到這些,這就是我人生的感觸。

威京下一個世紀的舞台在亞洲?我不知道,不過,我鼓勵我的同仁不要劃地自限,給女性、弱勢者機會,還要跟年輕人學習,因為年輕人才是未來社會的主流。我一直希望創造自己被利用的價值。

問:談談你的大亞洲思想。

中工民營化那時候我做錯事,否則就不會發生財務危機,我那時就應該把中工、中石化副總級以上全部換民間的人,後來我就被人批判是溫情主義。現在威京雖然不錯,但是沒有突破性發展,就好像龍困淺灘,常常在辦公室裡一個人想突圍,我也不希望年輕人被困住,這是十一年前兩岸交流還沒有開放前,我就贊助《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原因。

有人是大中國主義,我是大亞洲思想,大亞洲都是華人為主,只是分成不同政權、由不同的利益團體在控制,這道理以前我沒看懂,是這幾年才想通,早幾年看透格局就不一樣了。我認為亞洲一家應該要發展亞元單一貨幣,亞元不統一,憑什麼和其他人平起平坐,我買日本山一證券的時候,我就說大家一起來拯救金融危機,這要從思想上解放,大家要團結。

/BOX /

小沈突發奇想:股市止跌靠共同突圍

最近國內股市風波不斷,企業跳票周轉不靈以及地雷股消息頻傳,市場人心浮動。在股票市場中人稱「小沈」的沈慶京,對於最近的股市亂象非常有感觸,還想出了一套帶兵打仗破解之道。以下就是他的股市止跌奇招:

最近股票下跌,銀行就要股票質押貸款降成數,這簡直就是神經病。我今天(六日,採訪當天)早上碰到央行總裁彭淮南,把我想到的辦法告訴他,他覺得這點子應該告訴邱部長,我已經打電話給財政部長邱正雄,要告訴他迅速穩定股市的方法。

首先,金融界、銀行界和政府,不要因為盲目怕而怕,因為盲目怕而造成更大的傷害。

最近的地雷股,大家心裡都知道,如果不處理,一定會影響銀行、影響其他人,這些地雷股不管是在銀行或證券公司借錢,我判斷如果跌到二十元邊緣,大概就是安全了,不過這樣很多股票都已經跌了一半多了,這時候證券公司都要賠錢,因為融資戶賣不掉,證券公司天天逼他們亂殺股票,不只這樣,銀行對其他的好股票也統統降成數,就變成惡性循環。

現在我們來做打仗的沙盤推演,打仗要講路線布置和策略,政府先對這些地雷股祕密研究,哪一種股票淨值多少,我說跌到二十元為什麼合理,因為那些淨值大概都是十七、八塊,或是二十幾塊,股價跌到二十元左右,只是賺錢賺得少或是賠一點錢,至少不會套牢。政府可以要求所有證券公司和銀行在淨值這個價位,在同一天自動轉帳將這些地雷股全部變成自己的資產,全部承受,但是不可以在市場上買,因為按照現在這個制度,在市場上買不一定買到自己原來的股票。

如此一來,可以解決證券公司、銀行的問題,因為呆帳沒有了,而且這些股票不會再跌。現在亞洲其他國家股票都上漲,台灣跌就是因為這種惡性循環。而政府不但沒有這樣做,還害得銀行怕得要死要活,銀行沒辦法,就只好拿其他股票開刀,偷偷的問:「是不是可以減少點額度成數、補些擔保品?」而證券公司就是殺股票,就算他不要,復華這些證券金融公司也要客戶殺股票,這怎麼得了?

證券金融公司不可以買股票,但是綜合券商、自營商可以買,銀行可以轉投資股票,但是這個辦法一定要證管會配合,特准自動轉帳,不過必須祕密研究,因為跌不到那個價位,市場秩序沒辦法穩定。

至於證券金融公司的股票可以轉給關係證券公司,不能關係企業自己不管,什麼都要社會大眾幫你扛。現在事情已經這樣,大家不要自私自利,看開一點、大家一起團結,這是共同突圍的觀念。等到大勢好的時候,你就賺了嘛!大家都冒一點風險嘛!誰叫你當初要讓你下面的人融資融券放這種股票,如果不採取有用的對策,股票跌,它就天天逼那些融資戶賣、逼那些人頭戶賣、逼主力賣、逼上市公司賣,結果搞得每天嚇死人、自己嚇自己。這就像軍隊打仗,不需要兵敗如山倒嘛。

你覺得我的辦法有沒有道理、有沒有漏洞?不過,有一件事情要先解決,現在有一、兩家有問題的銀行,政府應該先接管,這些銀行都被掏空了,大家都知道,政府應該心裡有數,政府趕快去接收,為什麼要等到擠兌、問題嚴重以後再去接收?現在政府先閉著眼睛接下來,以後經營好了也不要還給他,這樣對社會大眾也有交代,剩下的銀行也就安了。

而且銀行不能再對其他股票質押減成數,這會刺激恐慌,每次一緊張就會過頭、一放鬆又會過頭;現在很多股票明明應該漲沒漲,就是因為這些地雷股。為了共同利益,大家要團結。

我說的這些辦法要愈快實施愈好,還要趁機要證券公司加強內控、內部稽核,否則下一波綜合券商就要出大紕漏了。



延伸閱讀

【台灣面膜奇蹟之一】打進日本銀座、回購率超高 台灣面膜究竟有何魔力?

2019-04-02

從「糧食」變成了朋友?結束九個月與母雞的奇幻冒險 南安小黑熊準備返山入林

2019-04-25

擴大農產運銷協助 推廣在地優質農產

2019-04-30

張淑晶再化名「租屋Jakie」 5大坑殺手法揭密 租屋族這樣做可以拒絕惡房東

2019-07-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