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林全:我把一天當三天用 P.69

林全:我把一天當三天用 P.69

「從接任財長到明年五月,一共是十八個月,若一天當三天用,等於四年半,一樣可以做一任部長做的事。」去年十一月被推上火線接掌財政部的林全,最近率先公布未來一年施政目標,要讓財政部做到「真正透明」。

就像跑馬拉松,你低著頭慢慢跑,有一天你抬起頭來發現你已經跑得很遠,現在所做的事,就是讓市場能夠跟國際接軌。只要現在開始努力,三個月到半年,效果會看得到。

改革像跑馬拉松 優先發展資本市場

除了施政透明,待人律己皆嚴的林全對金融監理一向堅持原則,上任十個月間已撤換了中華開發、第一金控和中華銀行董事長。林全強調,政府必須言行一致,人民才會對政府有信心。以下是林全接受本刊專訪摘要:

問:財政部最近公布未來一年要做的制度改革,其中有許多與外資進出與承銷制度有關,這是否為部長赴美招商後發現的問題。

答:對外接觸不可能解決國內金融問題,主要是傳達訊息,告訴外商我們有決心開放市場。至於外資關心的結構性問題,讓我們可以思考政策的優先順序,這很有意義,另一方面,看到他們台灣市場關心的程度,也讓我們對有信心繼續去推動開放。

回國後我們確實已開始推動許多改革,大部分和證券與金融市場有關,包括外資買進台股後為了應付交割有銀行墊款的問題,如果能夠解決,對外資投資會有很大幫助。再如過去承銷股票有十天的期限,現在為了讓承銷價貼近市價,我們把承銷期限取消。我們已將能夠做的調整列出,依優先順序一一推動。

問:這次你拜訪了編製大摩指數的摩根士丹利( MSCI )國際集團,有關台股權重調高問題,他們是否透露任何訊息?

答:我也許可以猜測他們的想法,但不能代表他們講話。不過,我們的努力國際間看得很清楚。其實,我不急著知道 MSCI 到底會做什麼改變,而是要讓每一個在市場的人都覺得台灣資本市場是有希望、有力量改變。

就像跑馬拉松一樣,你低著頭慢慢跑,有一天你抬起頭來發現你已經跑得很遠,現在所做的事,就是讓市場更能夠跟國際接軌。只要現在開始努力,三個月到半年,效果會看到,三到五年則會有好的改變。

國安基金小量賣股 不影響股市為原則

問:部長對股市一向不主張護盤,最近國安基金與四大政府基金持續出脫持股,想法為何?

答:我的看法是政府不應利用公權力去介入股市交易,這包含買跟賣,政府大量拋售與大量買進,都是對股市投資人的一種干預。不過,我把四大基金當作投資人,他們的操作,政府不會去控制,他們必須以追求自己的投資利益為考量。

至於大家關心的國安基金,進出則要非常審慎。政府為維持市場穩定必須進場,但國安基金最大困難不在進場,而在出場,現在處理方法還在摸索中,我們透過發行 ADR、轉換成 ETF 釋股,也定價每天小量釋出, 前提是不要去影響當天的交易價格。

問:部長上任以來,要求劉泰英下台、希望第一金控董事長陳建隆請辭,又勸王又曾辭中華銀行董事長,做法令人耳目一新,未來是否還有整頓或強化金融紀律措施?

答:我們一切都照規定來,沒有給任何人貼標籤,只要是在金融監理範圍內,被認為不恰當的行為,我們就會提出應有的做法,這是不能打折扣的。因為我們要大眾對政府有信心,政府就必須言行一致,至於「一致」的根據就是法律,我們並未採行任何高標準,只是堅持法律的底限而已。

鄭深池轉任民股董事長 重傷政府形象


問: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從官股代表變民股,你贊成,後來傳聞陳建隆也向您提過要變成民股,你不同意?

答:陳建隆從來沒有對我提起他要以民股出任董事長,所以我們也沒有因為這個原因對他不滿。鄭深池則是與林宗勇來找我談過這個問題,希望能夠變成民股,我的原則是對國庫沒有影響、董事長的專業夠、沒有違法的問題,我就像第三者一樣,不會去擋。

但沒想到外界把這件事渲染得這麼嚴重,這件事雖傷不了我,但傷了政府的形象,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會勸鄭深池不要這麼做。況且,即使是民股董事長,財政部或未來的政府如果認為不合理,照樣可以換人。

問:第一金控發行 GDR,元大集團認股的部分迄今未出脫,未來元大可能出任董事嗎?

答:元大至少目前沒辦法做董監事,如果財政部不給它做,它的實力不足以拿下任何一席,所以我們假設它是以套利的目的來做這筆交易,如果元大不賣,未來十年會怎樣就很難講。

公營金控帶頭合併爛銀行建立退出機制


我們不排除引進任何策略性投資人,但並沒有特定目標。外界所謂謝壽夫出掌第一金,是要與台新金控合併,我們根本沒有給謝壽夫這個使命。但是,金控與金控合併需要做,公營金控更應帶頭去做。

問:你認為台灣金控的規模還是太小?

答:金控不只是要整併,還要發展它的特色,不能夠只局限在國內市場,像富邦購併香港港基銀行,只要法規符合,我們認為是好事,因為可以引進國際視野。

問:陳建隆可能再出任官股銀行的董監事代表嗎?

答:每一個人都有長處與短處,我們用人要用他的長處。什麼機會都有可能發生,人事要「順」,也就是以順理成章為原則。

問:總統大選將屆,部長未來八個月最想推動的政務有哪些?

答:很多事情都是無心插柳,反而有意外收穫。像我在台北市政府財政局長任內,覺得比較重要的成就,就是當初沒有預期到的,如金融大樓土地的標租、台北市政府財產整理等,當初市府有一百公頃土地被占用,我走時已經清掉六十六公頃,最難的部分都清掉了。

來到財政部,重要目標是持續推動財政收支劃分法,讓之前送到立法院的法律案可以通過,但這操之在立法院,若能通過,在制度上有其意義。

至於整個金融產業,目前發展面臨瓶頸。雖然我的任期很短,從接任到明年五月,一共才十八個月,不過,若一天當三天用,等於四年半,還是可以做一任部長做的事。例如最近資本市場愈來愈開放,證期會的努力令人滿意,我對股票市場開放有高度期待。

另外,金融部分,雖然建立完整退出機制還需要很長時間,但不行的銀行還是要退出,之前中興銀行與高企標售都失敗,高企我來時就叫他們處理,至少現在看起來還算順利,中興銀行也已經開始動了,如果立法院沒有給我任何難題,我想可以在後續八個月任期內完成相關工作。

問:在財稅方面會有什麼措施?

答:講老實話,現階段在稅方面能做的很有限。能做的大多是技術性問題而非策略性問題,例如公布稅制評估制度、防堵捐地節稅等。稅制改革目前有兩大難處,一是我們現在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是四○%,與美國、日本、歐洲來比,沒有偏高,但與香港、新加坡比確實偏高,在東亞只能與韓國競爭。

促產條例不公惟目前難改革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過去依賴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或獎勵投資條例,過程中又有政治力加入,造成減免愈放愈多,一年大約讓稅收減少五、六百億元,與捐地減稅造成的影響差不多,這是第二個難處。

這些減稅措施造成不公平,因為適用者很多都是高所得者,高科技業得到減免,也許一開始應該要獎勵,但業者壯大後已不再需要,否則就變成既得利益者。這對台灣來說,始終是一個社會障礙,這牽涉到公平問題。

不過,以前景氣好的時候,我們都說要減稅,現在景氣不好,很難說要針對此進行改革、增加稅收。我必須承認,我們的稅制需要改革,效率、公平與稅收的平衡點仍待找尋,但現階段我做不到,因為時間上不可能、也不應該做。

問:土增稅到明年一月就屆滿,政策上是否會繼續減免?

答:我們趨向屆滿就不再優惠,但不會維持高稅率。配合財改會建議,我們建議把稅率變成二○%、三○%、四○%三級。至於對地方政府的稅收補貼,一些縣市希望增加,財政部則建議維持,最近我們會再找地方政府溝通。

延伸閱讀

活人被燒死?網傳武漢焚屍爐有哀嚎慘叫....科學角度告訴你:沒事的~

2020-02-21

你知道嗎?數學不好很可能是天生的

2020-01-07

去KTV永遠只唱老歌...你知道嗎?聽不慣新歌代表你真的老了

2019-11-28

你知道嗎?割草的氣味其實是草在喊救命啊!

2019-09-05

阿姆斯壯能登上月球 全靠她

2017-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