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羅傑斯遇上侯明甫 P.56

當羅傑斯遇上侯明甫 P.56

古碧玲、許維真

名人專欄

電子業下半場即將開打

2004-07-29 11:31

二○○四年八月十日,今周刊將邀羅傑斯來台暢談「全球.大中華未來五年投資報告」,這位羅傑斯是何許人也?

投資遊俠吉姆羅吉斯,五月間曾赴中國做「投資中國研究報告」,引起相當熱烈迴響;在他飛抵台灣之前,《今周刊》特別邀請經常做業務考察旅行的JF摩根富林明資產管理公司總經理侯明甫,與吉姆羅傑斯紙上對談投資及對全球產業的看法。

吉姆羅傑斯,這位三十七歲就從職場退休的國際投資人,做個逍遙投資客已經長達二十五年之久了。這些年間,他在兩度環遊世界的旅途中,總不忘要觀察每個他所到的市場與國家,見證自己所選擇的投資標的。

向來聲稱自己並非賭徒的吉姆羅傑斯,在第二次環遊世界之旅即將告一段落前,所結束的戶頭比所開的戶頭還多,相反地,十年前他的機車之旅卻開了較多的戶頭,因為在千禧年的環球之旅中,他看到一些原本極具競爭力的地方的沒落,寧可把錢早早抽離。而他主張親自研究、親眼目睹的投資心法,和侯明甫不謀而合。

走過一一六個國家,羅傑斯最喜歡的就是各地的文化差異,他指出:「這正是讓這個世界變得美妙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全世界都一樣,那就毫無投資的效應和樂趣了。」對羅傑斯來說,很多投資決定都是一步一腳印做出來的。

眼見.為憑/穿越邊界才能不被表相所惑

至於他每到一個新地方,羅傑斯一定會先驅車前往人煙罕至的邊界,看看當地的效率與缺失,有哪些腐敗之處,再看看黑市狀態,「穿過邊界總會教我許多了解這個國家的密訣。接著,我會前往該地的首府或首都,看他們的公共建設與各個面向,如此一來,我就可以做決定是否要投資。 」

而強調自己沒有羅傑斯好命的侯明甫,這一、兩年,因JF資產管理公司工作所需,常往南韓跑。到現場看投資狀態,對侯明甫來講是絕對重要的。「你去做公司拜訪就會接觸到發言人或經理人,可以從談話過程中,發覺他是否言詞閃爍,眼睛會不會飄來飄去。如果不是頭一次去,可以比較前後兩次有無差異,問他同樣問題,他的回答相不相同。看他會不會想把話題扯開……這些都是你在報告中看不到的。」

侯明甫認為除非你是天縱英明,否則光看報告來做投資決定,是不夠精確的。他很喜歡舉一個例子,「在一九九九年的金融風暴時,那時候我們去做拜訪,有些公司派出來跟你談的根本不是財務經理或副總,而是直接派操盤的出來,以為你要跟他講股票的事。這些公司後來都掛了。其實可以從這些地方看到公司的經營者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侯明甫笑說,「其實我們去公司拜訪,本來是要治病,結果發現更重要的情報。去公司拜訪,你想要的訊息不一定會在那個場合出現,反而是在跟他們對談的過程中發現其他東西。有時候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行萬里路總會讓眼尖的投資人看到許多投資契機,去年侯明甫前往美國開會時,看到外國人都用一種叫blackberry(黑莓)的收發機來收發電子郵件,他音調高亢地說,「有點像股票機。這家公司叫做Research in Motion(RIMM),在Nasdaq掛牌,那時候,我就在想說如果大家都用的話,這個公司一定會賺。後來在新加坡和香港都有。它的股價從去年十月的二十塊美金,漲到最近的七十塊美金。」

親眼見,可以讓投資人不被表面的謊言牽著跑,這點羅傑斯和侯明甫都有實例可以支撐。羅傑斯一向對人口結構年輕的國家懷抱希望,包括土耳其、伊朗等,尤其是對伊朗的看法就跟美國政府所傳遞的訊息截然不同,他毫不客氣地指出:「忘掉華盛頓告訴你一切事情,伊朗的投資時機已經成熟了,我支持伊朗出現的變化。」不過他卻也從伊朗凡事都由一位教士做決定的現況感到憂心,凡是獨夫政治都會讓改革之路走得比預期得晚也慢。

侯明甫則是在去年橫濱光電展看到LCD時,當場驚為天人,就很想抱一台回家,直讚說:「哇,這簡直是太神奇了,你覺得它會大賣!」但是到了賣場實際看到 LCD和PDP(映像管電視機)放在一起,PDP比較便宜,效果也比較好,「你就會再想一下說,嗯,LCD TV市場真的會這麼快就出現嗎?投資比例是不是要調一下?」

「自己真正出去看的感覺差很多,」侯明甫透露前一陣子去東京,花了一天時間逛電子產品最新最集中的秋葉原,「現場擺出來同是三十二吋的LCD TV和電漿電視,就是還有三○%的價差。相較之下,LCD的殘影還是很明顯,感覺上就差很多。問題出在太多技術在爭取同一個領域的消費者,你就會再想一下說,嗯,LCD TV市場真的會這麼快就出現嗎?投資比例是不是要調一下? 」

遠離.韓國/仰賴封閉經濟體的風險過高


「如果想要居住和經營事業,忘了韓國吧;想要投資,也忘了韓國吧。」這是羅傑斯對南韓的觀感,他認為,南韓雖然富有且現代化,但據他分析,過去半個世紀裡,南韓能締造這種成就,得歸功於美軍,美軍在南韓投下千百億美元,支持嚴苛的獨裁體制,也助長南韓封閉本國經濟和社會。

羅傑斯一踏入南韓境內,就發現看不到新力牌(Sony)電視機,雪佛蘭車(Chevrolet),甚至看不到豐田汽車(Toyota),路上跑的都是韓國貨,包括偶像劇都一律是韓國拍攝的,完全不准進口日本電影或音樂。

在不平等競爭下,韓國卻不斷把電視機賣到美國,把汽車賣到歐洲,他們開始變得很自滿,拚命借貸,羅傑斯看到南韓企業自認不能倒閉,企業愈搞愈大,借貸愈來愈多,債務愈來愈沉重。雖然,韓國沒有嚴重的國際收支(balance-of-payments)的慘劇,但他卻看到這個國家的隱憂,也讓羅傑絲不太敢投資這個國家。

同樣的觀察結論,也在侯明甫最近的南韓行獲得映證,「這次去看了不少小公司,它們大概有五○%單子來自LG或是Samsung,大家都是共同的奶媽。但是這讓我想到一個問題,就跟Nokia一樣。Nokia占芬蘭國內GDP二十幾%,占科技類股七○%,萬一有甚麼閃失,整個國家的經濟就會出現很大危機。有時候,公司政策和國家經濟利益相牴觸時,例如說公司決定將部門委外,但是這樣一來會提高失業率,政府會有意見等等。 」

至於Samsung和LG加起來幾乎等於韓國科技類股八○%,旅途中,侯明甫就向同事說:「韓國應該沒有甚麼科技基金哪。這樣想一想台灣的科技類股還比較有搞頭有機會,比較散。」侯明甫指出,韓國的問題在於當Samsung未來愈來愈大時,跟我們的晶圓代工有點像,企業利益必須和國家利益妥協或權衡得失時,比較沒有空間做調整。Samsung的主力在DRAM、LCD和行動電話,科技產品本來就是有景氣循環,「如果產業不夠多樣化,萬一手上的一起往下走,就完蛋了。」

混亂.中國/市場透明與否影響投資意願

再來就羅傑斯一直看好的中國市場,侯明甫可是小心翼翼的。經常去中國,侯明甫看到連鋼筋都可以搬到當地菜市場去賣,深感中國定價基礎實在太亂了,「個體戶或散戶太多,價格混亂程度也不是你能夠想像的,你不知道買方的動機是甚麼,跟你大公司在玩的定價基礎不一樣,外商在中國大陸根本沒辦法玩。」

有一回,侯明甫跟Dram Exchange的人在聊,發現中國人連做Dram都跟玩六合彩很類似,價格的決定不是基於供給面的看法,而是覺得他們有機會把它做到多少錢。為什麼人家說中國大陸人買東西好像不用錢一樣?侯明甫指出:「因為他可能借錢或搬錢都很容易,根本沒有市場經濟的思考,他可能這一批轉手賣就賺很多。談到中國大陸,光這一點就很難去琢磨。」

侯明甫相信中國熱正在修正,「我覺得中國股市有兩個問題很嚴重,一個是國有持股過高,流動性不足,另外就是公司治理的透明度太低,像霧裡看花,怎麼敢做長期投資。」

不過,羅傑斯的看法卻是大相逕庭,他看到的是,「即使是已開發國家也未必保證有完全透明的訊息,任何一個地方都有投資契機,考量一個地方或產業值不值得投資的法則是相同的,基本因素之一是該產業是否有足夠的競爭力可以供應客戶所需,也就是供需問題是最主要考慮因素,全球任何投資研究都是相同的道理。」

一直相信未來台灣和中國的併軌會愈來愈強,羅傑斯認為,投資者對中國的徘徊只在於他們通常會優先考慮安全性的問題,接著考慮好的報酬率,一旦中國這些問題都解決了,相信他們投資中國的意願應該會大過台灣。

但侯明甫對於兩岸問題的看法卻有別於羅傑斯,侯明甫覺得:「台灣的中小企業沒有像韓國一樣,大家都是同一個奶媽,我覺得長期看來,會比較靈活,打起戰來也會慓悍。」

至於外資撤出台灣問題,侯明甫認為是外資全面撤出亞洲市場,「當利率上升的時候,亞洲市場的損傷比較重。」至於兩岸問題和電子產業分紅過高,他相信均非關鍵問題,問題出在台灣的產業結構廣度不夠,「國外同事總問我說台灣有沒有家庭消費類股?我說很少。我們也沒有甚麼生技類股。台股資金都集中在大股本的景氣循環股。別說電子股,傳統產業拿掉金融股剩下的也都是產業循環類股,當景氣往下走,外資沒得進場,只好全面撤退啊。」

逆向.操作/大家看好時就是抽身的時機

羅傑斯還有一個別於一般投資人的逆向操作法則,他從來就認為投資不要跟著多數人跑,尤其是大家都看好時,他認為那絕對是該抽身的時機了,相反地,一旦看好,即使沒人敢投資,他也照常大膽向前。

「當每個人都跟你說可以時,你一定要閃。」這也是侯明甫的投資心法之一,他舉摩根士丹利的謝國忠為例,「雖千萬人吾往矣,一路看空。最忌諱的是在市場很好的時候,再去找一個報告來支持你說繼續加碼。有一些人會因為市場是這樣子,他就會傾向去寫這樣的報告。」

一年至少拜訪上百家公司的侯明甫,因為抱持著眼見為憑的投資理念,也曾找到一些值得投資的小公司,「他們做的東西很獨特,你沒有去談,單看產品只覺得不起眼。」他還提出一些撇步,假如跟你談的是總經理,「要看看總經理對公司有沒有熱情,眼睛會不會談到公司發展的前景發出光芒,要看他能不能築夢踏實,還是只是跟你畫畫大餅。」

非常討厭政府限制市場發展的羅傑斯,甚至覺得連護照和簽證都是阻擾成長的障礙物,他覺得一個國家花很多人力在邊境防守「毫無生產力可言!」同樣地,侯明甫也主張,對產業或是外資都應該要少一點限制,多一點空間。「解除管制是一個方向,你要讓外資覺得說他的錢進出你這裡跟其他地方一樣容易,愈接近國際規格愈容易吸引他們。不要叫人家入境隨俗,因為如果你的市場不大,他覺得麻煩就直接放棄你。」

毫不保留對羅傑斯的歆羨的侯明甫看這位冒險投資家,特別說:「羅傑斯做避險基金,一定是隨時準備接受新的東西,思考要很有創造性,但是還要有一個東西叫紀律。 」

最後,問侯明甫退休後是否想仿效羅傑斯一樣,邊旅行邊投資,「吉姆真的很好命,他現在就是享受自己的專業,不需要對別人負責。像我入行十五年,投資已經變成習慣,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退休以後大部分財富會交由專業管理。 」

剩下的自己管,看看自己還靈不靈光。他開玩笑說:「對啊,股市裡的老人家看起來比較有活力。」(本文轉載自今周刊第397期)

延伸閱讀

兩劑疫苗這樣打最好! 醫師:混打能讓抗體與T細胞免疫都達最強

2021-08-03

打進4強就保證有牌!為何奧運拳擊沒有銅牌戰? 原因是這個

2021-08-02

AZ有血栓風險! 接種完怎麼觀察身體狀況?醫:4個常見血栓好發部位

2021-08-02

國產疫苗是沒得選的選擇? 專家:台灣這「四種人」會要施打高端

2021-07-28

胰臟癌痛時發現已晚期!「癌中之王」怎麼防? 醫曝5大高風險族群

2021-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