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與增田俊男先生的對話

我與增田俊男先生的對話

謝金河

國際總經

503期

2006-08-10 14:35

《史上最大日股急勝》一書的作者增田俊男應財訊集團之邀,來台發表專題演講。這位日本股市大多頭,在二○○五年十月出版了一本《當前日本經濟大好!》那個時候,筆者在成田機場等飛機,就在機場的書店,看到增田俊男先生的新書疊成厚厚的一堆,顯然是非常暢銷的熱門書,因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時日本股市歷經十四年的大空頭洗禮,逐漸在二○○三年打出一個谷底,日經指數在七六○三點起漲,逐漸往上攻堅,增田俊男先生在日本人信心跌到谷底時,突然出版《當前日本經濟大好!》立刻引起日本及全球市場的熱烈討論,增田先生也成為暢銷書的作家。

這次增田俊男先生又出版了《史上最大日股急勝》,大膽預測○八年日經指數將衝破三萬點,結果又成了日本暢銷書。三萬點這個天價在一九八○年代未曾在日本股市出現過,不過一九八九年底,當日經指數直衝到三八九五七點之後,日本股市暴跌,房地產出現嚴重泡沫危機,銀行受呆帳拖累,紛紛淪為艱苦行業。從一九九○年到○三年,日本政府都在為資產泡沫料理善後。因此,當增田俊男說出日股又要漲到三萬點,日本人當然是半信半疑,因此,當日本民眾信心低落時,增田先生出版的新書就像勵志書般,頗有鼓動日本投資風潮的味道。


二十一世紀為美元保衛戰

增田俊男這次應邀來台演講,果然發揮了他在日本的演講功力,吸引了近千名台灣投資人來參與這次的演講。他的理論精華大約可從三個角度來看,一是,他認為從小布希政權誕生之後,二○○一年到二○二○年為止,這二十年的歷史將是「美國民主化擴張的時代」。也就是說,美國為了建立世界霸權所擬定的二十年計畫,而這個美國國家政策便是日本股價大漲的最大後盾。

增田俊男認為,美國還要繼續開戰十五年,所有違背美國利益的事,美國必然以武力解決,所以,增田認為二十一世紀是「戰爭的體制」,換一個角度來說,就是「美元的保衛戰」。例如,一九九九年歐元誕生,美元作為世界通貨的地位立刻受到空前的挑戰,為了干擾歐盟的運作,英國單獨留在歐盟之外,使歐元在德國、法國兩強中「三缺一」。

到了○一年十一月,伊拉克總統海珊宣布伊拉克將推出以歐元計價的石油市場,不久北韓、伊朗跟進,到了○二年小布希總統在演講中將這三個國家定位為「邪惡軸心」。○三年三月小布希出兵攻打伊拉克,就以海珊發展毀滅性武器為由進軍巴格達,先擒海珊,迄今仍未找出任何毀滅性武器,說穿了就是「美元保衛戰」。

解決了伊拉克問題後,美國順利控制中東的原油,再對準恐怖分子,全力打擊恐怖主義,增田俊男認為中國與俄羅斯正在籌組「上海合作組織」,積極排除美元,將是美國下一個眼中釘。因此,增田俊男認為○八至一○年,中國辦完北京奧運、上海世界博覽會後,美國可能與中國攤牌。

美元之所以成為世界基軸貨幣,起源於一九四四年全世界在二次大戰期間簽署的(布列頓森林協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1945),到了一九四六年世界銀行成立,從此,美國奠定世界獨強的地位;而貨幣流通的另一大重要轉變則是一九七一年尼克森宣布廢除「金本位制」,主要內容包括:停止黃金與美元兌換,尼克森總統完全依照美國自身的利益與需求,美國不必準備黃金就可以隨意印鈔票。美國要印多少,就可以印多少。美國人不必工作就可以盡情消費全球物資,增田俊男認為,這是美國最有創造力的制度設計。美國變成消費大國,而這個消費大國卻主導了全世界。

美國因為消費,成了推動全世界經濟的主要力量,例如,今天的中國成了全世界的生產基地,中國人在全世界買到最貴的原物料,又用高價的運費運回中國生產加工,把汙染留在國內,製作成品再廉價賣給美國人使用,美國人不事生產,只管印鈔票就可以,結果那些為美國服務的國家手上都是美元,這些外匯存底激增的國家又得拿美元再去買美國發行的公債,繼續支持美元的匯價。所以增田俊男先生認為,「消費者才是王」,「奮鬥才是美德」。

增田俊男先生從「美元保衛戰」、「戰爭的體制」來解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主導全世界的現象,很清楚地解讀了美國經濟力擴張的內涵。不過,他認為中國經濟在二○一○年之前將完全泡沫化,因為辦完了北京奧運,與上海辦完了世界博覽會後,中國已經沒有吸引人的項目,屆時熱錢撤走,中國經濟將崩潰。這個中國經濟崩潰說是否在二○一○年以後出現,恐怕仍有待商榷。


日股急勝源自中國經濟崩潰說

從二○○○年到現在,堅持中國經濟崩潰說的學者以美籍教授章家敦最具代表性,台灣的李登輝前總統也堅持這個看法,這次增田俊男來台特別去拜訪李登輝前總統,結果在這個議題上不謀而合。而這正是他認為「日股急勝」最關鍵的論點。也就是說,中國經濟一旦崩潰,中國為了解決自身的問題,必定出兵攻打台灣,台海戰事告急,日本將成為美日同盟的後勤供應者,帶動日本產業空前繁榮,日經指數順勢站上了三萬點。

增田先生這個論點,有幾個角度可討論,一是中國經濟是否會在二○一○年之後崩潰。從二○○○年以來,中國崩潰之說不絕於耳,結果到今天,中國經濟不但沒有崩潰反而欣欣向榮,中國崩潰說也愈來愈微弱。其實中國經濟的發展從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起,到目前為止,還不滿三十年,以那麼龐大的經濟體,經濟才剛燒熱,立刻就毀滅崩潰,時機恐怕仍言之過早。

其次,從一九九○年日本資產泡沫吹破的前例來看,日圓在二次大戰後兌美元是從三六○日圓起跳,到了一九七一年美國廢除金本位後的四個月,全球十大財長會議在華盛頓史密斯博物館召開,將美元兌換黃金的價格從三十五美元貶為三十八美元,各國通貨也跟著美元升值。

這個史密斯協定,讓日圓從三六○日圓變成三○八日圓兌換一美元,此後日圓緩步升值,到了一九八五「廣場協定」開始讓日圓走上快速升值的道路。日圓從一九八五年前後的二七七日圓兌一美元快速升值到一九九五年的七九‧七五日圓兌一美元。

其實到了一九八九年日圓升值到一三○日圓左右,日本泡沫化現象已浮現,但美國仍不善罷干休,讓日圓升值過頭,這是日本經濟崩潰的主要關鍵,要讓中國經濟吹出泡沫或者崩潰的地步,人民幣是重要關鍵。

從二○○○年以來,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呼聲與壓力已交迫而至,但中國在人民幣升值一事,絕不隨外界起舞,中國有一組經濟專家,天天在研究人民幣升值的問題,甚至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都公開為人民幣不升值背書保證,這麼多年來,人民幣只有在○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突然宣布升值二‧一%,人民幣升值算是點到為止,雖然目前人民幣已突破八元大關,但中國領導人對人民幣升值一事仍不鬆口。


中國內需市場將是兵家必爭之地

談到人民幣升值,中國領導人必以日圓升值為鑑,所以儘管這些年來,中國經濟成長動輒出現十幾個百分點的亮眼成績,中國的外匯存底已高達九四一一億美元,美國換上了一個中國通的財長,但是人民幣仍然是「千呼萬喚不出來」。這種人為操控,就是擔心人民幣升過頭,導致泡沫出現,外資撤走,導致經濟崩潰,中國的領導階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就是為了防止中國經濟過熱後崩潰,像今年宏觀調控已經很多次了,升息及調高存款準備金也有三次,但是人民幣偏不升息。

因此,看中國人民幣或者是中國經濟問題一定要有耐心,也許有一天人民幣可能升值到外匯券取消的位置人民幣五‧七元兌一美元,不過可能要花個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時間。因此,對憧憬人民幣升值的投資人來說,人民幣只宜「長抱」,不宜短線操作。而中國操控人民幣最佳的手法則是讓人民幣天天有升值期待,全世界資金滾滾而來,但人民幣升值卻是「牛步化」。

增田俊男認為中國經發展貧富差距太懸殊,城鄉發展落差太大,再加上每天都有一百多個地方的人民發動暴亂,大暴動的機率相當高。這也是很多人認為中國經濟崩潰的理由。事實上,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將近三十年,人民財富日漸增加,大家對未來美好憧憬,這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大事,在人人對未來發展有期待的時候,中國突然產生暴亂的事,發生的機率似乎不大。因此,人民幣剛展開升值腳步之前,就說中國經濟要崩潰,恐怕稍嫌過早。

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過去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快速成長,一個是靠固定資產設備投資,把中國變成生產基地。一個是中國加快出口腳步,進出口值快速累積,讓外匯存底水漲船高,今年中國在兩會中的「十一五計畫」首度改變戰略,以十三億中國人為消費市場的經濟發展路線正式確立。


全球經濟洗牌 日股急騰機率小

美國以二‧八六億人口就可以帶動全世界的經濟成長,那麼國民生產總值只有美國六分之一,但是經濟成長力道強勁的中國內需市場,很有可能成為未來十年全球經濟兵家必爭的焦點。

因此,中國經濟發展在○八或一○年可能是一個高峰,但中國經濟還有繼續挑戰新高峰的實力嗎?

以國民生產總值來看,中國在○五年的GDP產值是二‧二二九兆美元,假如以每年一○%~一一%的速度前進,中國在二○○八年就可以追上德國,達到二‧八兆美元。再以同樣速度,到了二○一五年即可超越日本的四‧六五兆美元,而以德國的六千多萬人口,日本的一‧二八億人口,中國爬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角色應不難。那麼從現在起,中國經濟再度奔馳五到十年後,再來看看人民幣升值到哪裡,再來看看中國經濟會不會崩潰還來得及!

增田俊男先生認為日股會急騰到三萬點以上。用「急騰」這個字眼,我也不太同意,畢竟從二○○六年五月在美國升息疑慮中,日經指數從一七五六三點折回一四○五○點,回挫二○%,這個回檔是七六○三點到一七五六三點以來最大的一次調整。目前美國升息十七次的後遺症逐漸浮現,美國GDP從首季五‧六%,降到二‧五%,美國房地產股紛紛下跌五○%以上,美國的消費力道正受到壓抑。另一方面中國的宏觀調控正逐漸加強力道。全世界經濟都面臨調整,在這種情況下,日本股市難免也要調整,「急騰」機會恐怕很小。

日本股市從一九八九年的三八九五七點跌了下來,到了○三年的七六○三點見底後反彈,目前應屬跌深反彈的格局,理論上,日股從七六○三點彈升到一七五六三點足足漲了一倍,這次若能守住一萬四千點蓄勢再反彈,一七五六三就是第一個關卡,順利越過的話,二○○○年的科網泡沫留下的二一○○○點~二二○○○點應是大壓力區,這個大關若能越過,再來討論三萬點還來得及。

目前日本面臨人口老化問題,經濟成長速度放慢,要想複製八○年代從六千多點「急騰」到三八九五七點的美好時代,看起來恐不容易。況且,兩岸長期走向和解機率比翻臉相向開火的機率大,日股要靠台海大戰創造急騰的三萬點行情,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

延伸閱讀

弱美元 全球付代價

2008-03-13

資金行情全面引爆--羊年股市的波動會很大

2015-02-26

日本再起的機會

2015-01-01

日圓貶值的國際戰略

2013-03-07

老大、老二之爭劇情未了—中美面對的是世紀角力

2019-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