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政府救股應安內再攘外——兼論「黑暗騎士」

政府救股應安內再攘外——兼論「黑暗騎士」

呂宗耀

名人專欄

613期

2008-09-18 14:47

本土投資人是台股最重要的命脈,未來台股能否快速由此次國際金融災難中再起,「攘外必先安內」應是重點。

股市行情急速下墜,政府要救的是台灣命脈所繫的優質中小型掛牌公司,而非一味地著墨在大型權值股,成為外資大提款機。

 

本文由工作夥伴吳威辰、楊道遠、張志強共同執筆,再由張獻祥總結,希望能透過歷史事件及「黑暗騎士」電影,傳達出此刻股民所期盼的安內(本土資金)攘外(外資)政府救股政策。

 

中國近代史九月最具歷史意義的事件之一,即為民國二十年所發生的九一八事變,日本藉炸毀南滿鐵路嫁禍國軍,進而進攻瀋陽,展開全面侵華戰爭;值此同時蔣介石的思考戰略是「攘外必先安內」,先穩固國內力量,再抵抗日本侵略。然而二十五年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打亂戰略,使奄奄一息的共軍得以喘息,雖最後抗日勝利,卻也種下日後國民黨失敗的因素。

台股自二○○八年五月二十一日至九月十五日,加權指數下跌近三五%、成交量縮為高峰的三分之一,期間外資賣超近台幣三六六○億元,而OTC指數下跌四五%、成交量縮為高峰的五分之ㄧ。這個現象顯現出以內資為主的中小型個股因流動性不足而跌得深,而占權值較重個股流動性高,但成為外資提款機;雖然股價同樣下跌,但就外資而言賣得掉只是「流淚」,本土投資人卻成為不計價砍出的「流血」。

就基本面獲利數字而言,○八年上半年所有上市櫃公司整體獲利衰退一九%,其中金融負七四%、證券負七○%、汽車負四二%,而電子僅負七%,若是將第一季匯損還原,電子股是正○.二二%,若再扣除大幅虧損的DRAM,電子股獲利成長一九%,營業仍呈現成長,顯示此時股市正屬於信心不足的流動性問題。「攘外必先安內」應成為政府有關單位現階段挽救股市信心最重要原則,透過國安基金體制切入獲利佳、短期股價跌深流動性不足的公司,恢復本土投資人信心,這對積弱不振的台股才是最低成本最大效益的方法,否則一味以大型權值股為指標,最後只會淪為外資抽資金,而本土投資人繼續流血的局面。

蝙蝠俠系列電影惟一沒冠上蝙蝠俠名稱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在○八年七月十四日於美國上映,由克里斯汀貝爾(一九七四~)飾蝙蝠俠、希斯萊傑(一九七九至二○○八)飾反派小丑。截至九月七日,全美累計票房計五.一二億美元,影史排名第二,僅次於「鐵達尼號」六億美元票房紀錄。

「黑暗騎士」最為成功之處,在於大力突破英雄系列電影的窠臼。小丑出現前的高譚市是維持著白黑兩道均衡的生態——壞人永遠除之不盡,罪犯們與蝙蝠俠玩著官兵捉強盜遊戲。直到一個什麼都不在乎,不要錢、不要命、不遵守任何規矩的小丑出現,破壞了遊戲規則,驚動黑白兩道,重新對犯罪之都下定義,主軸完全繞著小丑打轉。

蝙蝠俠努力維護社會上良善規範,除暴安良不濫殺無辜,對他們來說,私欲是不被允許的。但對一般人來說,個人是擺在團體之上的,只要社會規範仍在,兩者不會衝突,直到小丑硬生生把人放到小我與大我的天平兩端,挑戰人類道德禁忌——願意犧牲對方來保全自己性命嗎?兩艘渡輪上的人們就面臨這樣的試煉。與其說小丑是壞人中的壞人,不如說他的壞是讓原本好人墮落成壞人。難怪有影評家說「黑暗騎士」不是英雄電影,而是一部社會驚悚片。

如果蝙蝠俠代表形式上的正義,那麼小丑就是真實的醜陋。嘴角一張、舌頭一舔,就知道他又在策畫下個恐怖試驗,吊得觀眾情緒七上八下。除了設計劇中人物外,也在設計觀眾心理,恐懼是製造混亂最好方法,混亂中才能見縫插針。小丑細膩刻畫了人與人之間,在不同環境中人性的攻防。人的貪婪與恐懼從不因文明進展而消失,在投資路上更是如此,投資除了是生活觀察,更是人性寫照,從眾與群體極化效應在人類投資活動中充分顯現出來。當美國次貸風暴於○七年第一季發生時,恐懼被貪婪瞬間淹沒,直到第三季貪婪到了盡頭,次貸的恐懼開始蔓延,而當美國第四大金融公司雷曼兄弟控股聲請破產保護,就像黑暗騎士中的小丑出現,把原有人類運作良好的體制打破,恐懼加速蔓延,形成資本市場的大災難。

對應當前資本市場險峻情勢,財務工程天才創造了新金融商品,他們利用乘數效應讓資產價格過分高估,破滅後帶來的失序造成金融機構極大損失,百業受牽連,這就是人類當前揮之不去的恐懼。但只要資本市場存在一天,就會吸引創業家繼起創立新興產業或是商業模式,克服眼前困難。希斯萊傑從斷背山崛起到黑暗騎士大放異彩也不過短短三年,這樣的表演天才雖然殞落,但只要電影工業存在一天,好萊塢不斷繼起之秀勢必將繼續帶給我們無窮欣喜。

翻開科技產業進化史,能源危機時日本省油小車席捲美國、Y2K危機時啟動PC換機潮、九一一危機催化安控產業成長。人類在危機時總是以無比勇氣與智慧面對及突破,如同電影裡面小丑的出現,才激化了高譚市民對抗犯罪的一致決心。戲中蔓延著沉重、低壓氛圍,與現今全球金融環境豈不相似?視野拉大到人類進化史,黑暗世代總是伴隨著絕處逢生,危機度過後就是轉機,轉機之後立現生機。小丑雖以各個擊破的卑劣手法收服人性;但在兩艘可互相毀滅的渡輪上,人類集體意識下散發的良善光輝最終仍戰勝邪惡。

 

此時雖是國際大環境問題,但就像黑暗騎士故事一樣,高譚市民是蝙蝠俠能打敗小丑的最重要關鍵,本土投資人是台股最重要的命脈,未來台股能否快速由此次國際金融災難中再起,「攘外必先安內」應是重點,先讓本土性資金依靠的中小型公司得到活水滋潤,大局的安寧回春,就會扎實很多。

延伸閱讀

誰來搶救台股的成交量?

2014-09-25

全球金融亂象與預見台灣(中)——《華爾街的放逐者》寫序感言

2013-05-02

台股「明天過後」 又是一次危機入市機會

2011-08-11

《全面啟動》很震撼(上)——一部電影大思考

201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