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藝術生活系列——郭貞的京劇世界、黃璽蓉的繪畫世界

藍雅婷

名人專欄

618期

2008-10-23 15:21

郭貞,少見的超能力女子,生小孩同時拿學位,念書同時當記者,到現在當教授同時演戲唱戲。人生擁有雙重舞台的她,透過演戲的執著與教育的使命,綻放出不容忽視的美麗!

戲裡戲外的精采人生
 
以往,父母總是教育下一代,要專心致力於一件事,在專門領域上才有機會嶄露頭角。但觀看現代許多成功人士,卻不難發現有愈來愈多人在專才上得到一定的肯定後,逐漸轉向全才,讓生活多些夢想啟發。

而其中,更不乏成功的女性,郭貞就是這樣一個鮮明的例子。從朋友那兒聽聞政大廣告系教授郭貞唱戲很了得,找了一日親自登門拜訪,才發現女性的堅持與韌性,除了天性的母愛得以發揮展露外,在自個兒的夢想耕耘上,更是擁有讓人不容忽視的毅力。

 
選擇
乖孩子與表演欲望的拔河

領我們進屋內談話的郭貞,有著高 的身型,才思敏捷的表達邏輯,廣告系教授的影像立刻鮮明地跳出來。

不過,由於今天不是在課堂上和教授問答,因此郭貞教授多了些女性的溫柔,用回憶的語調敘述著她的另一種身分:熱愛唱京劇的花旦。

看著滿櫃子的戲服,桌上的戲曲唱片、過往的節目表單,與即將學習崑曲所使用的複讀機。這些都是生活證物,證明了郭貞與她另一種身分的密切度。

「沒辦法,我就是愛唱戲!」郭貞笑著說,在念書時期,只知道自己熱愛表演,國中畢業後原本想念華岡藝校,卻被當時的老師勸說:先念完高中才確定志向比較好!因此考上了北一女。

念北一女時期,當了樂儀隊的指揮,更加確認了她熱愛表演的志向。「因此,我那時畢業後,原本計畫念政大新聞系,一心想要未來當個女主播!」

此知,那時的老師仍然要她三思,希望她考台大外語或中文系,理由是:對未來的路比較明確,且考上台大對學校較有幫助!

她那時還是聽了老師的意見,選擇當個乖孩子,放棄了自己內心當表演者的欲望。

 
激發
血液裡抹不掉的表演因子

順利考上台大外文系後,大二她參加了學校國劇社的社團活動,「啪!在接觸國劇的剎那,我的表演因子全被打開了!」她回憶說道。由於擁有積壓太久的表演欲,當她加入國劇社後,便利用課餘時間去打工兼家教,將賺取的家教費全貢獻給了當時陸光劇團的老師溫陸華,從那時開始,她正式地拜師學戲、唱戲,從此與唱戲結下了表演因緣,一路走來三十年。

有趣的是,她的人生似乎一直都致力於兩種角色的扮演;在大學畢業後,她遠赴波士頓大學念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歸國後,在世新教書一年,又前往密西根大學攻讀博士。

而在念研究所同時,她同時身兼《中國時報》美洲版的特派記者,不僅如此,她在一九八六年三月取得博士學位後,同年六月更生了孩子當了媽!

聊到這裡,不難發現,郭貞的人生一直都是行程滿檔。對於生活的雙重面向,她總是有滿滿的精力可以去執行;無論是念書同時當記者,或拿學位同年當了媽媽,更甚者,至今當了教授,每年都有既定的研究專題計畫,但同時一年仍可排一到三場的戲劇演出。對於生命的選擇課題,她總是要求自己,在本位上做到最好,再開闢另一種面向價值。

 
執著
戲台上的另一種人生

看著對衣櫃裡的戲服如數家珍的郭貞,對戲曲有著一路的執著,問及她為何那麼愛唱戲?她不假思索地說道,在戲台上,她總是詮釋尤三姐、崔鶯鶯這類個性鮮明、愛憎分明的女子,這些角色不僅與她自己本身個性相似,對於生活中,來不及表達的情感,沒有機會做的事,她在戲台上找到了另一個自己。

「我常常演到入戲落淚,對於戲曲的熱愛,我一直相信,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觀眾!」因此,無論是角色杜麗娘、白娘子的為愛犧牲,尤三姐、崔鶯鶯的力求愛情,更甚者車靜芳的婚姻自主權爭取,這些角色的詮釋,在觀眾眼中看似不同,其實在郭貞的人生戲台上:都是每個自己。

的確,若仔細地將舞台上的每個角色拼湊起來,不難發現,郭貞,這樣一個在生活上精采充實的女人,在演這些角色的同時,不僅僅表達了不同面向的自己,也完整了自己的人生。
 
 
郭貞
1954年生。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課堂外,更是「萬興傳統戲曲藝術團」的團長兼當家花旦;今年12月即將登台演出崑曲「琴挑」中的陳妙常。
 
 
 
黃璽蓉,她是空服員,也是畫家。她的創作生涯從起飛與降落間開始,從東方古蹟壁畫到西方歷史建築,全是她創作的培養皿。而當她不飛時,依然在天空下揮灑筆墨,畫出自己的天空。
 
 
翱翔天空的創作人生
 
當空服員不飛的時候,都在做什麼?逛街、購物、看電影,聽音樂會?這是平常人對空服員長期以來的認知。
 
但,也有這樣的女子。黃璽蓉,她是一位空服員,更是一位畫家,在華航任職十五年來,她同時習畫十多年;現今,她不僅是一位資深的空姐,更是未來備受看好的藝術家。
 
黃璽蓉的創作生涯從起飛與降落間開始。一個城市流轉過一個城市,古蹟壁畫、歷史建築;無論是東方佛教畫、祭壇畫,或是西方馬賽克鑲嵌畫,甚至是更早的岩畫,全成了她創作的培養皿。她不避諱地笑說:「空服員這工作,性質不太一樣,沒有業績和趕進度的壓力,工作時,放寬自己、放低身段;下班後,這個角色也就告個段落!」畫畫這些年來,她不曾因畫畫而疏忽工作,也不曾因工作而怠惰創作。
 
 
工作
旅行、觀想、收藏的啟發
 
初次見到黃璽蓉,可從她的身高、體態、姣好的容顏,及悅耳的聲音中發現:她是位資深的華航空服員。但,除了擁有空服員和善的招牌微笑之外,黃璽蓉更多了份沉潛的氣質;再細看她的創作與談話的模樣,她有著一種不炫技巧,一種內求和虔敬般帶點神祕的精神狀態。
 
「不飛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黃璽蓉恬適地回答:「過簡單的生活!」那是一種非工作即畫畫,不做無謂社交的簡單生活。
 
在她習畫十多年的歷程中,體認最深的是:習畫是無時無刻的,在生活裡學習,在書本、在雜誌、古董、電影、旅行,甚至是時尚裡學習。只要有讓她眼睛為之一亮的,即可收入腦海,放在心上。
 
「因為工作的關係,旅行也成了我創作的培養皿。」黃璽蓉說道,沒有比把自身安置在那個時空下更容易產生「你所想要的氛圍」了。許多時刻,當她飛行到另一個國家時,很多自然與非刻意發生的氛圍,就發生了。
 
而黃璽蓉對於旅行與觀想的研習,就成了她吸收創作養分的機會。不僅如此,她從各國帶回來的小玩意或古董,也是幫助她創作的泉源之一。她微笑著表示,「只要你能善用和觀察的話,生活的觀想,其實可以很豐富」。
 
 
創作
內定、挖掘、沉澱的表現
 
「一開始,我從沒想過要當畫家!」在早期,黃璽蓉喜歡看書、看展覽,尤其到了一個新城市,往當地博物館、美術館跑,幾乎快成了習慣。
 
直到有一天,黃璽蓉突然覺得生活中,除了飛行工作、社交玩樂,似乎少了些什麼?她開始渴望心中的「內定」。因緣際會下,她選擇了畫畫,習畫十多年後,她回首過去,發現自己透過繪畫,在畫布上找到了另一種人生。
 
「創作,讓我挖掘自己更深!」這些都是慢慢累積的;當然,生活中除了狹義的技巧訓練外,廣義的習畫,隨時隨地訓練自己對美的敏感度,運用色彩與造型的能力,也是她繪畫人生中的課題。
 
許多喜歡黃璽蓉作品的人,透過她的作品,會看到一種洗練、斑駁的風格,帶有手工刺繡質感的畫作,這是由於璽蓉自身對於歷史與老東西的喜愛。
 
除此之外,在不飛時,她更愛將自己放逐在古老的城市裡,「非工作時的旅行,我大多帶有一種找尋的體悟。」
 
在以色列哭牆之旅的一個月,她和阿拉法特(巴勒斯坦民族領袖)的死亡擦肩而過;在西藏之旅,她觀看佛教壁畫領受歷史與宗教的洗滌。看著她敘述創作的熱忱、旅行的意義,禁不住問她:「何時真正退休,真的不飛?」
 
她神祕地笑說:「空服員的工作其實很重要,在飛行與降落之間,有了進與出。」
 
「我很需要這樣的轉換,出去後,再回來!那會讓我有種安心。出去時用陌生人的角度觀察自己,回來了,就用自我的省思,沉澱並創作。」所以兩種身分對她而言,都很重要。
 
下次呢?下次放長假時,想飛去哪裡找創作靈感?
 
她沉思說道:「透過創作,我開啟了自我『人生之最』的欲望,想嘗試畫一張最大的二○○號的圖;想跑去世界最遠的地方,甚至是到最高的西藏珠峰;有好多挑戰自我的勇氣,就這樣湧出……」但所有的創作,目的都是為了「回歸」,她說,回歸到自我後,才有內容。
 
看著這樣一位美麗的女子,侃侃而談地聊人生、聊創作,不禁佩服起女人的勇氣與堅毅。試想:就算哪一天,當她真的不飛了(空服員退休後),依然在天空下揮灑筆墨,在機艙外的世界,她定能在畫布上翱翔,畫出自己的天空。
 
 
黃璽蓉
空服員資歷15年。習畫10多年,繪畫創作8年,聯展二次;06年第一次個展「不飛的時候」,08年第二次個展「不飛的時候之二」,在永康街一票票畫廊展出。
 

延伸閱讀

財報旺季有助台股撥雲見日?小心看漲就跌、看跌就漲

2019-01-17

出門絕不多帶錢!28歲小資族存到百萬、買房的「錢包管理術」

2019-03-07

不是大立光!最受歡迎零股致富七成都靠金融股

2019-03-07

在職場上,千萬不要做個可有可無的人

2019-05-20

反送中/五月天石頭臉書一度遭消失 連Google翻譯都淪陷

2019-06-1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