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那頂桂冠——中國與日本的新定位

謝金河

名人專欄

715期

2010-09-02 10:02

日本與中國,世界經濟排名戶易,但國家自我定位、國民的選擇,卻令人玩味不已。

二○○三年,高盛神來一筆,將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這四個最具成長力的新興大國合組為金磚四國(BRICs),並且預告中國的GDP規模會在二○一五年正式超越日本。如今這個預測提早了幾年兌現,甚至高盛預測中國會在二○二七年以二十一兆美元的經濟規模打敗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似乎也有提前達陣的可能。

 

中國經濟起飛有如乘風破浪

 

八月上旬,中國公布第二季GDP成長為一○.三%,上半年經濟成長率達一一.一%,中國第二季的GDP總產值達一.三三九兆美元。對照日本GDP成長從首季修正後的四.五%,轉降為年成長○.四%,季成長○.一%,經濟總產值一.二八八兆美元,標示了中國首度超過日本,正式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大國,也意味了中國巨大的國民財富,正演變為國際政治的影響力。

中國改革開放逾三十年,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的GDP首度超越日本,對世界經濟及中國經濟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時,中國的GDP總值才只有日本的一七%。經過六十年的追逐,中國後來居上,對全球華人來說,這當然是了不起的成就。

其實中國從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起飛有如乘風破浪。進入新世紀,中國先在二○○三年超越法國及英國,成為世界第四大經濟體,到了二○○七年再超越德國,登上世界第三寶座,如今再打敗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不過身為當事人,中國與日本反應都很平淡,中國只由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出面承認中國GDP總額確已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政府不但沒有大肆慶祝,還由智庫人士發表十分中性言論,表示中國經濟規模確已超過日本。但是中國人口是日本的十倍,如果用人均所得計算,中國人均所得還不到四千美元,日本則是超過四萬美元,仍然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中國仍是發展中的國家,而且,按照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排名,○九年中國人均所得在全球排名只有九十九名。中國經濟建設成長雖豐碩,但仍有很多結構性問題待克服,絕不能因為超越日本就鬆懈自滿。表現十分得體。

而在日本,於官方數據發表後,確定中國GDP總值超越日本後,《日本經濟新聞》發表了一篇題為「景氣踏步現象鮮明,第二季度GDP中日逆轉」,這篇報導指出,去年中國GDP總值為四.九○八兆美元,與日本的五.○六八兆美元,可說已無分軒輊。今年中國GDP成長可達九%,日本至多只有二.五%,除非日圓大幅升值,否則日本領先中國的機率並不大。

今年七月十五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上半年GDP成長數據達一一.一%,GDP總額為人民幣十七.二八四兆元,約二.五六兆美元,全年約可達五.二兆美元左右,超越日本已成定局,不過距美國十四.二五六兆美元,仍有一大段距離。中國經濟快速成長,短短幾年之內,超越法國、英國及德國,如今也超越日本,對中國這個新科世界第二大經濟國來說,有喜也有憂。

中國經濟規模超日追美,標誌了中國經濟大國崛起,國民財富的累積正逐漸形成國際政治的影響力。這兩年G2逐漸成形,中國開始享受國際政治舉足輕重的地位。

 

中國崛起必定引來美國不安

 

但是,中國大而不強,人均GDP不足四千美元,這個「世界第二」乍看很美,但內藏危機。中國短短幾年成為世界的老二,快速崛起必定引來美國不安,也會引來其他國家的焦慮與嫉妒,當西方社會開始討論「中國威脅論」的時候,在中國的周邊國家,不安的心理也將與日俱增。

被中國打敗的日本,危機感最強烈,中日一直以來都互相敵對,儘管民主黨執政後的幾任日本首相努力與北京改善關係,但中國人民對日本仍很有戒心。今年四月,日本《朝日新聞》進行了一項調查,五一%的受訪者認為日本經濟跌落到世界第三,是一個「重大問題」。儘管日本官方強調,排名不足以反映國力,但隨著日本對中國遊客大開中門,最近「富士山會被中國買走」的言論甚囂塵上。

今年六月,東京放送電視台播出「日本,危險了!」特集。報導中國富裕階層正扛著現鈔到日本,他們購入鐵路東京山手線上上億日圓的豪宅,炒高當地樓價,更有傳言澀谷地區有一成大廈由中國投資者持有。日本媒體把有錢的中國富豪形容為「紅色禿鷹」。他們要的是日本的房地產、企業、品牌、獨有的汽車製造技術,甚至是整個日本。

 

日本當地媒體酸溜溜地說:「在可見的將來,中國將會晉升到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日本將為會生金蛋的中國旅客鋪上紅地毯,汽車巨擘也會策略性地輸出日本只此一家的獨有生產技術,好打進中國市場。」

 

為了爭取每年超過一千六百萬的中國旅客,日本在七月起已進一步放寬個人旅遊簽證的限制,凡是在中國大企業或在公營機構工作,年薪人民幣六萬元以上,並持有信用金卡者,即可申請個人旅遊簽證到日本。中國的新富裕階層,正被打造成振興日本疲弱經濟的救世主,但當救世主掃光了鹿兒島超市的豚骨拉麵,四處喧囂的普通話打破了富士山的寧靜,「富士山遲早被中國人買走」的恐懼言論又油然而生,這是新中國威脅論。

 

其實一九九○年日本經濟在泡沫吹得極大的時候,日本也當過禿鷹。

 

當時,東京地價高漲,號稱一個日本可以買下四個美國。日本人隔山買牛,包括洛克斐勒大樓、哥倫比亞影業公司、圓石灘高球場、夏威夷酒店紛紛落入日本人手中。日本人一擲千金,買走了美國人的資產,正如同今天日本恐懼中國人在東京狂掃資產的闊氣,完全是一樣的心理。

 

中國新富裕階層

中國新富裕階層崛起,振興了日本內需經濟,但也引發了「中國威脅」的輿論。 (圖片來源/Top Photo)

 

日本也曾上演狂掃資產的闊氣

 

這是中國與日本在競爭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微妙心態,當中國坐穩了世界經濟老二的地位,這是責任加重的開始。其實在兩百多年前,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中國是世界經濟第一的強國,十三億的中國人創造的經濟大餅,一定是大的,十三億的中國人下一個新勢力在消費。

 

○九年中國消費成長一七%,是GDP成長率的近兩倍,去年的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今年汽車銷售會達一七○○萬輛,將超過美國盛世時期的最高峰;中國在○九年消耗了二十二.五億桶原油,比起美國的二十一.七億桶還多出四%,未來在很多消費領域,中國還會締造更多的世界第一。

 

但是,中國把經濟規模撐大後,必須追求質的精進。中國靠著原物料產業崛起,如今帶來嚴重汙染;中國廉價勞力創造了中國經濟高成長,未來必須追求價值的提升,Apple創造的成功商業模式,才是中國未來產業轉型中必須思考的新方向。中國必須從山寨仿冒、山寨模仿,進化到山寨學習,然後是設計創新。今年以來,中國3G電信自製TD-SCDMA新規模。今年喊出三網合一、物聯網的新觀念,目的都是為了以網際網路為核心,將電腦、電視、智慧型手機、電表、智慧家電、汽車等硬體終端機連結在一起,這是中國下一個新機遇,也就是從量到質都有進化。

 

而對日本來說,日本經歷了「失落二十年」,其實也並不全然不足取。

 

日本的人口老化、經濟停滯成長,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日本努力打造最適合全人類居住的環境,「Made in Japan」是食品衛生安全至高無上的信心保證;更令人稱道的,是日本「以成長換和諧」的戰略。

 

最近英國《金融時報》頭版引述學者Enwar Prasad的話說:「中國超越日本,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在眾多公布的數據中,最有意義的是日本的「名目產出」(nominac output)重回一九九三年的水平,日本在失落二十年裡,若比對中國等新興國家的高速成長,簡直乏善可陳,但今日新興國家的高成長,日本在七○、八○年代早已經走過,這個「失落二十年」正是日本在經歷一段相當長時間的高成長後的「軟著陸」。

 

就以匯率政策來論,大多數新興國家寧願選擇低估的匯價,來促進出口競爭力。但是近二十年來,日本一直堅守「圓高」的策略,儘管日本以外銷出口為導向,像日本汽車、家電都十分倚賴日圓貶值創造出口競爭力,但是日圓始終沒有回到二次大戰三六○兌一美元,或是廣場協議前二六三兌一美元的水平,今年八月二十四日,日圓又因為美國經濟基本面太差,「被迫」升值到八三.五七,再創十五年來新高匯價,逼得首相菅直人開口要果斷干預日圓。

 

匯市波動

▲點擊圖片放大

 

日本企業提升海外購併能力

 

其實「圓高」也有受益者,例如,日本的零售業因日圓飆升而受益,在網路全球化的時代,日本第一的購物網站「樂天市場」(Rakuten)正因日圓兌美元價格不斷上漲,大幅降低了海外收購的成本,Rakuten今年五月以二.五億美元買下美國的Buy.com,六月又斥資兩億美元買下法國Price Minister,一口氣進占北美與歐洲。

 

在日圓大漲的趨勢下,「進取型」的日本企業提升了海外購併能力,也改變了日本的商譽文化,過去日本獨沽美國企業,如今收購活動已遍及全球各地,特別是在新興國家。

 

例如,日本企業在印度的購併活動,今年上半年就成長了五六%,NTT最近斥資三十一億美元收購南非當地的資訊公司,成為日本在非洲歷年最大宗的交易。

 

最近麒麟啤酒以十億美元收購新加坡F&N酒業,還有日本保險業在土耳其、斯里蘭卡及馬來西亞都有大規模的購併活動,顯示日圓升值提升了日本企業海外購併能力。

 

表面上看,日本是犧牲了高成長,但是日本痛苦指數(Misery Index,即通膨加失業率的總和)卻比其他經濟先進國低了一半以上。日本除了是世界經濟體的季軍,全球和平指數(計算一個國家與鄰國關係,也計算多項國內治安指標),也僅次於紐西蘭與冰島。換句話說,日本的和諧是「換回來」的,不是「壓出來」的。

 

日本的經濟成長趨緩,並非競爭力衰退,而是一個更精緻的日本誕生。相較於北京,常住人口將近兩千萬人,交通壅塞與墨西哥並稱全球第一;北京地下水源逐漸枯竭,自然資源與社會資源日漸匱乏,治安問題急遽升高,這正是經濟高速成長下的另一面失落。日本與中國,世界經濟排名雖互異,但是國家自我定位、國民的選擇,卻令人玩味不已。

 

最近日本公布回鄉務農的新農民增加六六八二○人,其中三十九歲以下新農人數增加六.九%,不是因為失業回到務農,而是有機食品和樂活風潮,吸引部分年輕人回鄉,為農業注入新活力,這也是日本的新變貌。 

 

全球GDP

延伸閱讀

鎮瀾宮辦不辦? 一場遶境 攸關數十億元的抉擇

2020-02-27

企業史上最大自救行動! 謝金河列出32間大量執行庫藏股的公司:「這幾家」值得關注

2020-04-01

「振興三倍券」7/15將上路 全台1299間郵局擬週六加班

2020-06-10

王建煊建養老院 老婦人賣港房產捐3.8億

2020-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