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台灣只要一箭:馬總統的領導力

台灣只要一箭:馬總統的領導力

謝金河

名人專欄

861期

2013-06-20 11:33

日本首相安倍憑「三支箭」經濟學,撼動暮氣沉沉的經濟悶局,贏得高民調;反觀馬總統高舉公平正義大旗改革,民調卻愈做愈低,其實,癥結就在於馬總統的領導力。

一向受到國人尊敬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出席二○一三年台積電股東大會時,講了大多數台灣人民心坎裡的話。張董事長老當益壯仍站在第一線衝刺,更關心台灣的未來。他大聲說出,台灣必須有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三箭,才會有轉機。

最近安倍三箭廣受矚目,為什麼安倍的改革會引來台灣人共鳴?首先是台、日的高度連結,一九八○到九○年那十年,台、日關係是高度連結的。我在八四年進入財訊集團工作,有機會向《財訊》創辦人邱永漢先生請益,邱先生告訴我,日本崛起的新趨勢一、二年後就會在台灣出現,邱先生由日本看台灣,抓趨勢總是十拿九穩。


八○年代日、
台幣升值 股市、房市皆暴漲


一九八五年《廣場協議》之後,日圓邁向升值之路,那一年,台灣爆發十信金融風暴,很多人對台灣信心崩潰;不過,台灣從八六年起,新台幣兌美元從四○.六,緩慢升值到一九九二年的二四.五二,日圓升,新台幣也升。升值帶來的熱錢效應,讓日本與台灣的股市與房地產暴漲。

在一九八○年代,日本股市從六千多點起漲,到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三十日那一天,日經指數漲到三八九五七點;台灣的股市則從六三六點漲到一二六八二點。日本的房地產漲到號稱「一個日本可以買下四個美國」;台灣的房地產則幾乎漲了十倍。

九○年代之後,日本卻陷入泡沫經濟的調整,台灣也難倖免。尤其到了九七年,台灣房地產崩跌,很多房地產大亨破產,日本進入失落的二十年,台灣也陷入困難調整,整個八○年代,台灣的經濟腳步是跟著日本走。

不過到了九○年代,台灣成功轉換節拍,台灣的電子代工業崛起,在那個年代,誕生了很多電子新貴,台灣緊跟著美國高科技的十倍速成長節拍,到今天為止,台灣的電子業仍是產業的主流。而近十年,台灣又轉換節拍,抓到中國巨大成長商機的商人崛起,像康師傅魏家、旺旺蔡衍明、中國大潤發尹衍樑。

台灣每一個十年就創造一個新崛起的產業主流,但日本從九○年後,隨著日圓狂升,幾乎陷入昏睡狀態,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安倍出來改革,一個領導人可以讓昏睡二十幾年的日本重新燃起新希望,安倍當然會成為全世界共同討論的話題。

從去年九月,日本民主黨籍的首相野田佳彥宣布解散國會重新選舉,安倍重出江湖當選新首相,立刻取得改革的正當性,大力引導日圓貶值,他的三支箭之一,主張採取積極的財政擴張,全力要讓日本從通縮走向通膨。

安倍射出三支箭,支支精準有力,於是在很短期間內,日圓兌美元從七七.一六大幅貶值到一○三.七三,日經指數從八四八八.一四點大漲到一五九四二.六點,短短半年之內大漲了八成,一直到這次柏南克出來喊話暗示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要逐漸退場,日圓貶值、日股大漲才告一段落。

台灣與日本共同走過八○年代,安倍可以攪動昏睡二十幾年的日本,當然大家也期待馬總統能領導台灣扭轉乾坤。

 

馬總統推出政策總是「先求有,再求好」,朝令夕改,導致民眾對領導人信心崩盤。

馬總統推出政策總是「先求有,再求好」,朝令夕改,導致民眾對領導人信心崩盤。

(攝影/林煒凱)


安倍三箭支支精準 馬政府改革頻頻失焦


在過去,日本一向是短命內閣,首相的民調經常徘徊在二、三○%,甚至更低, 在短短半年之間,安倍竟能博得日本民眾七六%的高支持度,甚至超過二○○一年上台的小泉,這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

然而,馬英九在一二年一月十四日連任總統,上任後以改革為己任,強調追求歷史定位,但回頭看過去這一年,其改革頻頻失焦,每每引來更多民怨。原因是馬總統愛名,為改革而改革,但每次改革都讓改革失焦。

從馬總統上任一年多來,我們看到很多爭議性的改革都是如此,一是證所稅,這是一個極具敏感的話題,過去半個世紀,台灣開徵過三次證所稅,每次卻都變成災難,最後都喊停。這項在被視為最英明睿智領導人的蔣經國、李登輝時代都辦不到的事,到了馬總統手上,只憑幾個學者、民代,就草率上路,後果當然可想而知。

證所稅推動之初,很多企業界大老期期以為不可,但是,馬總統堅定訴求公平正義,全力推動證所稅,結果這一年來,股市成交量萎縮,政府的證交稅大減,一年後不得不改弦易轍,主動拿掉八五○○點的天花板,一般散戶不再課稅,只針對一年進出逾十億元的大戶加課千分之一的證所稅。

證所稅更改了遊戲規則,遺憾的是,台灣股市榮景已回不來了。一位券商總經理說,跑的跑,散的散了,人死了,從墳墓裡拉出來又有什麼用?過去在台灣,內資與外資原本就有差別待遇,很多大戶、中實戶也許是缺乏人脈,或是語文不靈光,並沒有積極把錢匯到境外,這次為了逃避證所稅,很多大戶、中實戶搖身變成外資,才知道變身外資有很多好處,於是出去的錢再也回不來了。

這幾年,台股量能的流失是很可怕的。九○年代,台股成交量經常是港股的十倍,但如今經常是港股的四分之一。例如,六月十三日台股在大跌中爆出八九六.九六億元「大量」,那一天香港股市成交量是八七七.四一億元港幣,香港用港幣計算的成交量與台灣用台幣計價的成交量相差不多。而當天深圳股市成交八一○.四九億元人民幣,上海股市成交七九七.一四億元人民幣,明顯可以看出台股邊緣化的危機。

一個證所稅的折騰,立刻讓台股在兩岸三地市場變成「小咖」,而且,券商生存不易,只得不斷裁員,營業員流離失所,只好轉換跑道。更可怕的是,股市失去活力,也影響人民對未來的期望,嚴重影響民間消費與投資信心。

 

三支箭

 

日圓


政策草率上路變來變去 人民無所適從


今年當大家看到證所稅弊端四起,馬總統又確立證所稅「只修不廢」的原則,從馬總統到證交所董事長、財政部長,他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先求有,再求好」。我每次聽到這一句話,總是「熱血沸騰」,馬總統在○八年以高票當選,成為二三○○萬台灣人共同的希望,但是為什麼愈做民調愈低?問題就出在這種心態。

安倍之所以受肯定,與他在○六年接下小泉棒子,一年做不好就「落跑」,形成強烈對比,主要關鍵是安倍這次有備而來。安倍的目標很清楚,意志很堅定,讓人民看出他的領導力;他主導日圓貶值態度十分堅決,全力要讓困在通縮的日本翻轉成通膨,態度十分果斷,因此一出手,就能撼動暮氣沉沉的日本。

馬總統高舉改革旗幟,也努力追求歷史定位,可是他忘了歷史定位是別人給的,改革必須有縝密思惟,一旦目標、手段、方法定調,堅定執行,絕不再改變,怎麼能先求有,再求好?

這一年來,證所稅先求有再求好,之前打房也祭出奢侈稅,預估課到一五一億元的奢侈稅,結果只課得五十一.六七億元。奢侈稅原本是為了壓抑房價的,但是奢侈稅即將屆滿兩年,卻沒有課到多少,倒是房市成交量不見了,而要命的是,這兩年房市「價漲量縮」,當初為抑制房價的目標沒有達成,政府少了大筆稅收,現在奢侈稅屆滿兩年,同樣是老調「只修不廢」。

這種「先求有,再求好」的案例,最近也出現在《會計法》的除罪化,最後引發軒然大波,朝野立委才又聯手覆議打回原點。另一個是十二年國教到底要不要「排富」,原本斬釘截鐵說不排富,後來又改成高職不排富,高中要排富,政策像變形蟲一般變來變去,人民當然無所適從。

我記得在李前總統時代,很多重大爭議政策,他總是有一組智囊團隊,仔細沙盤推演,甚至決策前放話,試探外界反應,彙整各方反對意見,最後一旦拍板,絕不再貿然改變,這是領導力的要件。但是馬總統是先有改革之名,祭出之後發現政策窒礙難行,只好自行修法,人民一看,馬總統的政策會轉彎,領導威信自然每況愈下,馬總統在任職台北市長時留下的「圓環改建」,就是一個慘不忍睹的個案。

其實,台灣並沒有那麼差,日本已陷入貿易赤字,台灣仍保有貿易盈餘;台灣的經濟成長雖下滑,並沒有到衰退的厄運;即使比起韓國,張忠謀董事長也同意我在《今周刊》八五七期刊載「韓國沒有那麼可怕」的觀點,韓國真正可怕的是三星,但是台灣憑著結合台積電、宏達電、鴻海到華碩的優點,仍有足夠的實力抗衡三星。


台灣實力夠又靈活 領導人有魄力才能突圍


況且,台灣與世界三大經濟強權美國、中國、日本都有連結,過去三十年,台灣先跟日本,後跟美國,後來抓到中國崛起機遇,台灣小、靈活好轉身,如果要找出台灣的三支箭,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強化馬總統的領導力,像安倍一般展現魄力,馬總統必須要做的是,重新找到台灣經濟新的戰略目標,找出我們的新產業在哪裡?

此外,清廉不足以強國,必須調整仇商心態。韓國的三星之所以強大,是因為政府與企業互為一體,三星去年貢獻約八八六億元新台幣的稅給政府,三星的觸角伸展到全世界,等於是韓國國力也延伸到全世界。馬總統領導的政府,必須與台灣的企業家站在同一陣線,而不是扯後腿。

第三,是應該以開放胸襟讓台灣徹底走上國際化的通路,過去幾年,我們的改革總是做半套,像兩岸關係已大幅改善,但是,為什麼台商絡繹不絕跑到中國,台灣則只見陸客來台旅遊,卻遲遲不見陸資?原因是我們的管制過嚴。

像全世界已有一五八個國家都設立賭場,開放博弈產業,惟獨台灣,這麼小,還要限離島,甚至設有嚴得不近人情的管理條例。這種重重管制心態,縱然再給台灣五十年,台灣的博弈產業恐怕還是做不起來。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說,安倍有三箭,台灣可以有五箭、六箭,其實台灣的箭不必那麼多,最居中的靶心那一箭,就是馬總統的領導力,有了好的領導力,再用到對的人,便成功了一半。安倍當了一年「落跑首相」,以身體不佳為由,自請下台;從○七年以後,他自組一個智囊團隊,全力鑽研日本復興之道;這次他的智囊團隊紛紛浮上?面,最重要的是,他從亞洲開發銀行找回黑田東彥出任日銀總裁,全力貫徹他的改革意志。

現在安倍正在進行第三支箭的改革工程,難度開始上升,包括減稅、振興企業投資意願、加大基礎建設出口力道,還有發展未來明日產業。這其中最難的軟體工程,是日本過去二十年來,從個人到企業都在還錢,安倍必須讓日本人恢復借錢,積極消費。

馬總統眼前的一個難關是,為了公平正義的打房、打股,結果都打到量,房市交易量不見了,股市交易量也大幅萎縮,房市、股市沒有量,就像空氣中的氧氣稀薄,經濟發展的腳步變慢,自然會影響民間消費與再投資的意願,最後也會影響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馬總統最重要的功課,就是攪動一攤死水的台灣經濟悶局。台灣只要一箭就可以!

延伸閱讀

全台年賣千億元最強超市 全聯為何還找Uber Eats拚外送? 老董可能打這個算盤

2021-01-08

靠正餐賣出上億業績!小七、全家最熱銷商品竟是「同類」 為什麼台灣人這麼愛吃「它」?

2020-09-25

全家股價一度超車小七 超商雙雄拉鋸戰誰能勝出?關鍵數據、經營策略見端倪

2020-08-28

叫外送會不自覺多買一些?四大超商攜手外送平台拚業績 專家曝背後盤算是「這個」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