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愛打屁股的王朝

愛打屁股的王朝

時報出版

生活消費

2016-10-07 14:30

玩弄權術的野心家、妄自尊大的帝王們,儘管使盡了一切手段試圖消滅異己的聲音,但歷史的回應卻令他們無可奈何,冥冥中,報應總會尾隨而至。

大多數明朝的皇帝心理都極不健康,內心深處相當陰暗凶狠。
 
笞杖式毒打是古代使用得最廣泛的刑罰。漢文帝劉恆曾下詔廢除肉刑,改用其他刑罰替代,其中當用劓刑的改為笞300,當斬左腳趾者改為笞500,但是,笞300或500大多能把人打死,比原來的肉刑還恐怖。
 
所謂廷杖,即是在朝廷上行杖打人,一說此法始於元代,封建專制發展到明代接近頂峰,遂普遍施行。明代的廷杖無需司法審議,官員無論官階高低,只要觸怒皇帝或當權者,立刻就被拖下去杖打。負責行刑的是錦衣衛的校尉,監刑的往往是司禮監太監。
 
明朝的帝王深諳此道,且沉迷於此,藉此立威並排除異己分子。不管是惡名昭著之徒,還是貌似中規中矩的守成之君,幾乎都用過廷杖來懲罰大臣。
 
明憲宗一朝以前,凡受廷杖者不去衣,並可用厚綿衣墊著,不過受杖者還是得臥床數月,方可痊癒,行杖的主要目的為羞辱大臣。到了武宗正德年間,大宦官劉瑾挖空心思害人,開始下令脫褲受打,且玩起各種折磨人的花樣,以後便成慣例,其殘忍、慘烈程度遂一發不可收拾,不僅皇帝能隨意濫用,當紅太監和權臣也能任意使喚,毫無法律根據,完全出於個人好惡。偏偏明代的士大夫都有一種豁出去的求死精神,只認死理,不屈強權;於是,他們前仆後繼,死傷無數。廷杖所具備的高殘酷、高侮辱雙重屬性,為中國歷史所罕見,此法實乃最醜陋的惡法之一。
 
據《明史》記載,貪圖享樂的武宗朱厚照當年要巡遊江南,有大臣一百多人諫阻,觸怒皇帝。
 
後來這些人在午門前被罰跪5天,又杖責30到50,有不少人甚至被活活打死。
 
武宗一朝,政治黑暗,正直者頻頻受到迫害,著名的思想家、軍事家王陽明就曾遭到廷杖,幸虧僥倖活了下來,之後得以傳道授業並東山再起,建立功業。
 
朱厚照死後,由旁系親王坐上皇位的世宗朱厚熜一心想讓自己名正言順,在父母的名分上不依不撓,硬要給原本不是帝后的他們渲染上皇父、太后的色彩。此舉在百官中引起軒然大波,眾官不斷上書阻止,甚至集合在左順門前哭諫。朱厚熜勃然大怒,幾次下令將勸阻的大臣們關入牢房,有兩百多名重臣遭到廷杖,致死者近20人。寫下《三國演義》開篇那首膾炙人口〈臨江仙〉的大才子楊慎,也因為捲入這次所謂的「大禮議」漩渦而被杖責過,好在同樣撿回一條性命。
 
世人對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帝朱由檢的印象一般不太壞。豈料細看史書發現,原來此君容易意氣用事,也是廷杖的愛好者,並且把行刑地點從午門挪到金鑾殿!崇禎16年(西元1643年),宜興人吳昌時被彈劾,朱由檢在朝堂親自審問,吳昌時辯駁不已。朱由檢為此震怒,吩咐就地用刑。這位廷杖狂人直到北京城被攻破、大明江山崩潰前的幾個禮拜,還在杖責那些不聽話的文臣。
 
受刑部位是看似皮厚肉肥的臀部,並非關鍵器官雲集的胸部、腦部和腹部,為何受刑者往往死於非命呢?

死神,在挨打後降臨
 
現代社會,人們發現在刑訊逼供、群架鬥毆、地震災難事件中,受害者常常並非當場死亡,往往在轉移或獲救後不久就悄悄地罹難。這種情況在和平年代最常出現在地震災區,當頑強的生命被困幾十小時、重見天日之後,卻又與生的希望擦肩而過。
 
原來,他們都患上了「擠壓綜合徵」(crush syndrome),又稱擠壓症候群。
 
擠壓綜合徵是指人體四肢或軀幹等肌肉豐富的部位遭受重物長時間擠壓,或者受到持續的物理打擊後,身體出現的一系列病理生理改變,是一種損傷綜合徵。以肢體腫脹、肌紅蛋白尿(濃茶色)、高血鉀、少尿為特徵的急性腎功能衰竭是其核心臨床表現。病患如不及時處理,後果很嚴重,甚至導致死亡。在法醫鑑定的案例中,擠壓綜合徵更多見於遭受反覆毆打或捆綁四肢、臀部、背部等肌肉豐富部分後死去的受害者。
 
肌肉遭受重物砸壓傷,出現出血及腫脹,肌肉組織隨即發生壞死,並釋放出大量代謝產物,如肌紅蛋白、鉀離子、肌酸、肌酐等,在酸中毒的情況下會嚴重損害腎功能。肢體嚴重受傷後,病患出現低血容量休克,使周圍血管收縮,腎血流量和腎小球濾過減少,腎臟跟著缺血,本身也可加重腎損害,甚至壞死。此時,發生急性腎功能衰竭不可避免。
 
另外,肌肉壞死、缺血缺氧、酸中毒能促使更多鉀離子從細胞內向外逸出,從而使血鉀濃度迅速升高,高鉀血症又可導致心臟停跳,可謂危機四伏。

在擠壓傷後短時間內死亡的病患,往往是因創傷性失血休克或高鉀血症致心跳驟停所致;而在數天後死亡的病患,多數是因擠壓傷引起的腎功能衰竭或誘發多器官功能衰竭所致。
 
1941年,二戰正酣,英國腎內科醫師Bywater在描述倫敦大轟炸的傷員時,首次應用了「crush syndrome」一詞,即擠壓綜合徵。他將其表現總結為不同程度的休克症狀、肢體腫脹和黑色血尿。由此可見,那些不幸被廷杖的官員,相當一部分都是死於這種傷病狀態,這種惡意的人禍!

廷杖終結之後
 
玩弄權術的野心家、妄自尊大的帝王們,儘管使盡了一切手段試圖消滅異己的聲音,但歷史的回應卻令他們無可奈何,冥冥中,報應總會尾隨而至。
 
魏忠賢殘害忠良,而靠山終究無法常在,新皇帝上任後他被迫自殺,屍體被千刀萬剮,梟首示眾。死難的萬燝被平反、昭雪、褒獎。
 
頗為諷刺的是,魏忠賢在政圈與情場上的老搭檔,沆瀣一氣的皇家奶媽客氏,下場更為悲慘。
 
《明史‧列傳第一百九十三‧宦官二》記載:「(崇禎帝命人)笞殺客氏於浣衣局。魏良卿、侯國興、客光先等(家屬、黨羽)並棄市,籍其家。」客氏屍體「發淨樂堂焚屍揚灰」。這個驕縱恣肆的惡女人,暗害過不少懷孕的皇妃、皇后,此番也落得被活活打死的結局,罪有應得。
 
進入大清王朝,統治者充分吸取了前朝教訓,一手固然嚴刑峻法,而另一手則耍起懷柔政策。力圖做一位高素質的「好皇帝」,不怎麼關心「打死人的學問」,而是惦記著「整治人」、「禁錮人」的伎倆,廷杖自然也就慢慢封塵到故紙堆了。與此同時,漢族士大夫的抵抗情緒愈來愈委靡,而明代常見的那股知識分子的骨氣、勇氣、傲氣、正氣也隨之被圓滑虛偽、明哲保身、功利實用主義取而代之。時至今日,這種遺風仍然彌漫在社會的某些角落裡。
 
有清一代,到底出過多少個萬燝呢?
 
 
出版:時報出版
作者:譚健鍬
 
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畢業,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內科碩士,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家庭醫學文憑,現任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師,專擅心血管疾病診療澳門作家協會會員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常務理事《澳門日報》專欄作者愛好歷史與文學,醫療工作之餘投身寫作,多次獲得文學創作獎項。著有《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病榻上的龍》等。
 
                                                                                                        

延伸閱讀

第一金工業30溢價逾9%》他年領百萬股息曝一招「溢價時賺價差」:現賺12萬,存股多7張

2022-01-10

同學刺龍刺鳳、弟弟借高利貸…不甘人生這樣過 他如何從「扁鑽小子」一路爬到47歲科技大廠總座?

2022-01-26

208家門市變身全聯衛星廚房 十分鐘就可配送 便當千億產值發酵 悟饕拚掛牌戰略拆解

2022-04-06

快篩試劑哪裡買?四大超商、全聯、藥妝店明起開賣:哪裡買、多少錢、進貨量一次看

2022-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