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萬一川普是個季辛吉?

范疇

名人專欄

1128期

2018-08-01 12:01

當年,季辛吉的秩序觀,遇上尼克森總統的價值觀,直接形塑了今日台灣的尷尬地位。現在,川普四處打爛舊秩序,台灣要如何成為得利者,而非受害者?應是政府、學界應致力的方向。

你討厭川普嗎?如果是,我打賭你多半討厭的是川普的「價值觀」。怎麼可以在貿易上只顧美國的單邊利益?怎麼可以強拆偷渡客的家庭?怎麼可以不顧人類命運、退出防止地球暖化的巴黎協定?

 

但若換一個角度,改由「秩序觀」切入,將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川普。政治的內涵,就是「權力及利益的秩序」;無論是美國的開國元勳、或被稱作「獨裁者」的那些人,其腦中都有一種對於權力和利益的秩序觀。人們可以因為自己的價值觀而同意或不同意某種秩序觀,但是在思惟邏輯上,不可混淆這兩個層次,否則只會越辯論越糊塗。

 

舉個例子,季辛吉的成名作——聯中制俄,並不是因為他在「價值觀」上認同中國而不認同蘇聯,這兩方在當時都是極端的共產主義方,在主流的「美國價值觀」下都是惡棍。推動季辛吉的是一套他對世界的秩序觀——哪種秩序最能保持世界的權力穩定以及維持美國的最大利益。他的上司尼克森總統,原來在「價值觀」上是個堅決反共分子,但在「秩序觀」上被季辛吉說服,因而才有了美中建交、蘇聯解體、東歐解放,也直接形塑了今天台灣的尷尬地位。

 

那麼,驅動川普做出那許多古怪動作的是他的價值觀,還是他的秩序觀?在這問題上,台灣必須絕對清楚辨識,否則誤判的代價是台灣承受不起的。

 

延伸閱讀

「高雄幣」救高雄

2018-07-19

用鱷魚皮熬得出雞湯嗎?

2018-07-05

腦力犯台

2018-06-21

中國民眾享有調侃台灣的自由

2018-06-07

台灣免驚,但要自我檢討

2018-05-2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