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低犯罪率的社會成本

日本低犯罪率的社會成本

谷月涵

名人專欄

1204期

2020-01-15 15:52

身為美國人,我十分羨慕日本的低犯罪率,日台兩地都屬於低犯罪社會,我不禁在想,維持這種烏托邦式的社會,有多大的隱藏成本?

念研究所時,我曾赴日本進修三個月,那時聽到在高級地段六本木地區的一家夜店外,有一起謀殺案,我心想,原來日本還是有犯罪嘛!身為美國紐約人,我十分羨慕日本的無犯罪社會,其實那起謀殺案已是十年前的舊聞,但人們仍議論紛紛;在紐約,我們頂多討論當天的命案。

 

日本和台灣都屬於低犯罪社會,但我不禁在想,維持這種烏托邦式的社會,有多大的隱藏成本?日前轟動的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脫逃奇案,讓大家聚焦在日本司法制度的公正性;戈恩說,他不是躲避日本的司法,而是逃離日本的不公義。

 

在更早之前,一位著名的台灣律師告訴我,日本犯罪定罪率高達九九.九%。日本檢方這麼厲害,極少起訴無辜者?中國和俄羅斯的定罪率和日本差不多,而且我很確定,在北韓、伊朗和其他極權國家,司法只是壓制人權的工具。

 

日本有所謂「人質司法」(hostage justice)的名稱,連日本人自己都這麼說。嫌犯在首次被逮捕後,起訴前會有長達二十天的羈押,天數遠高於多數已開發國家,並在律師缺席下進行偵訊。此外,即使結束二十天羈押後,可能會立刻再以新事證被逮捕偵訊,於是又是另一個二十天,這種況狀並不罕見。儘管延長羈押需要法官批准,不過通常都不會被駁回。

 

法律專家說,這是確保嫌犯認罪的策略。日本檢察官常以小案件逮捕目標對象,然後在羈押偵訊期間,逐漸增加新事證,把小混混養成大惡棍。這似乎就是戈恩的遭遇。

 

日本檢方指控,至二○一八年止的八年間,戈恩短報薪資達八千萬美元;這與退休後才領取的酬勞所牽涉的複雜會計申報作業有關。此外,戈恩也可能因企圖將○八至一二年間數百萬美元個人投資虧損轉至日產帳上,而遭進一步調查。

延伸閱讀

長命百歲不是夢

2020-01-02

繫緊安全帶迎接新年股市

2019-12-18

珍惜台灣的民主紅利

2019-12-04

叫我台灣人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