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鮭魚返鄉的台商,究竟對台灣是好是壞?

吳均龐 James Wu、圖片來源:達志
2018-01-26
創業

鮭魚返鄉的台商,究竟對台灣是好是壞?

吳均龐 James Wu、圖片來源:達志
2018-01-26
鮭魚返鄉的台商,究竟對台灣是好是壞?
創業

隻身或舉家遠赴大陸不管是自行創業或是替老闆打工,退休年齡到了或是累積相當的財富之後,再回到臺灣來定居的一個族群,就被定義為是台商鮭魚返鄉,一個貼切又時尙的名詞。

人才產業外流,就業市場高度競爭,環保意識抬頭等,過去的幾十年間,人才和投資都是單向跨海峽往西行。

 

如何吸引鮭魚返鄉,專家學者及行政部門一直在努力提出方案。從薪資結構調整、稅制奬勵、子女就學調適及務實的房貸利率等,冀望能譜出一個合理的政策。這個努力是個現在進行式,是否可以真正做出個各方都接受滿意的結果,恐怕不容易!因為既有的鮭魚返鄉印象是賺了大錢回來臺灣把房價炒高的一群暴發户,除了破壞不動產價格之外,這群鮭魚不能帶回什麼正面價值給臺灣,更遑論大部分的西進台灣人是空手而回,現在又回來享受臺灣的醫療服務,質疑鮭魚返鄉究竟對臺灣是好是壞,大有人在。

 

各種不同的際遇和命運,千奇百怪的台商故事中,我也確實知道一尾漂亮迴游的鮭魚,他在十五年前,大膽放下一個在台北的跨國金融安穩工作,隻身前往海峽對岸,任職一個經管失敗被外資收購的銀行,擔任振興起衰的關鍵角色。周旋在當地員工之中,應付當地的衙門官吏,和外資投資者協調溝通,身兼數職,整天忙得焦頭爛額。大陸幅員廣闊,分行支行網點的察訪,舟車勞頓,風吹日曬,狀況百出,他疲於奔命!但是幾年磨練下來,摸熟了門路,習慣了用語和許多盡在不言中的肢體語言和潛規則,他繳出亮麗的成績。他累積了充沛的投資機會評估和風險控管經驗,親身觀察上千家各類型公司的運作,深刻體會到無數金融消費者對投資工具的需求。

 

但是他也因為在彼岸打拼,錯失子女成長過程的寶貴時光,終身抱憾未能在老父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趕回台北!

 

於是三年前,這尾鮭魚毅然決然地轉身迴游,當機立斷在科技園區買下一個百坪辦公室,按照他自己的意思,鋪設了簡單明瞭,方便大方的空間,採用台灣本地出產的木材做功能齊備的傢具,招募資訊人員,開始架設網站,與跨國金融資訊供應商簽訂資料大數據供輸合約,著手研發製造有價證券的投資風險模組,縱向整理篩檢近千家台灣、大陸及日本上市公司財務資訊,再橫向評比這三個市場的各類股的財務數字比率,股價波動幅度和計算市場動能。

 

簡單的說,這尾鮭魚在創建一個科技公司,把股票基本面分析和圖型技術面分析結合,利用大數據資料庫,與三地交易市場同時同步進行投資部位的調整和避險操作,是一個結合大數據和財務工程的選股投資策略執行者。

 

定位為科技公司,這尾鮭魚的下一步是要鎖定潛在客戶,小投資人以微型金額上網查詢下單,法人投資機構委任操盤,他可以提供跨國界時區的高品質投資服務。至於金流部分的收受保管和支付,日前金管會公布的金融沙盒,正好可以讓他去一展拳腳,省去許多金流法規上的滯礙。

 

自己獨資成立公司,人員招募到位,提供年輕人就業和參與科技金融的工作環境,架設電子交易系統設備完善,持續積極開發軟體程式,在遠眺濃鬱山巒,黃昏暮色籠罩下白鷺絲成群飛舞,這外省第二代的鮭魚,很怡然自得地說:這裡好山好水好人文,回來臺灣真好!

 

 

延伸閱讀

台商命運走向兩個極端 大者恆大或等著出局!

昆山限汙停產令,只是中國環保大作戰的第一步。繼昆山之後,珠海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對「重點企業」祭出限產令:長江三角洲輕度到中度的區域性汙染,對大氣汙染物排放重點企業限產限排三○%,限產名單包含化學、製藥、紡織等產業。

史上最殘酷 台商淘汰賽 中國限汙令衝擊全解讀

2018年,中國江蘇省昆山市的台商們有個沉重的開始。 一道限汙停產令,震撼台股,也牽動兩岸產業供應鏈。 《今周刊》實地走訪昆山、珠海、東莞三大台商聚落, 驚見中共十九大後,一場力求速效的電擊式環保戰正在各地開打。 法令更嚴、官員更悍,台商面臨空前緊繃的淘汰賽。 局勢嚴峻,也有機會。誰能挺得過去,就能拿下汰弱留強後的新江山。

昆山直擊!中國環保追殺令引爆台商撤離潮

這是一份台商很無奈的告白。 這禮拜(2017年最後一周)全昆山就兩個字:「炸鍋」了!

2018年投資大題目 台商淘汰賽開始!

中國19大後,環保成了最重要國策,地方除了取締老百姓燒煤取暖,也變本加厲取締製造業的汚染,現在地方官員取締污染急急如律令,可能加大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淘汰賽力道。

獵殺計畫啟動!餓狼式查稅讓台商玩完?

「2016是東莞台商腥風血雨的一年⋯⋯」深吸一口氣,一位大型、極具指標性的台商企業的財務長緩緩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