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17直播、KKTV背後資金推手 就是他

吳靜芳
2018-03-21
創業
1109
攝影:唐紹航

17直播、KKTV背後資金推手 就是他

吳靜芳
2018-03-21
17直播、KKTV背後資金推手  就是他
創業
攝影:唐紹航

黃立安,這個名字聽來陌生,但他卻是國際創投IVP首次在台舉行新創盛會的幕後推手。 在創業路上大起大落,黃立安為什麼想幫台灣新創?

黃立安,有很多身分。他是能率集團創辦人董炯熙的大女婿、M17創辦人「麻吉大哥」黃立成的堂弟、美國遊戲代理大廠GameSamba的共同創辦人……但令他最興奮的新身分,是日本規模一・八億美元的國際創投IVP(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四位合夥人之一。

 

在黃立安的主導下,今年六月,有十年歷史的IVP新創年度盛會「Infinity Venture Summit」將首度踏出日本,移師台北。據悉,愛奇藝聯席總裁徐偉峰確定出席IVP這場盛會,而與會講者名單上的其他嘉賓目前還很神祕難測。

 

IVP活動向來是日本新創圈的榮耀殿堂,不僅索尼、SEGA、LINE、日本第二大電信公司KDDI、電商平台DMM等日本知名企業,都是合作夥伴,臉書、百度、全日本航空等代表也都是過往講台座上賓。

 

這場僅限新創圈參加的活動,預計將有七十名日本及國際講者、五百名企業高階主管參加,是台灣難得看到國際級新創活動的機會。對黃立安來說,這更是他在台灣做創投四年多的第一張成績單。

 

「在台灣沒有Slush、沒有RISE、沒有Techcrunch Disrupt……No one comes here!(沒有人要來這裡!)」講起這些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創業活動,黃立安苦笑。他眉眼深邃,和堂兄黃立成一樣都是中英夾雜的ABC腔。他成為IVP合夥人兩年,專職負責台灣市場。第一年投資一個案子,第二年投資到四個,今年目標是超過四個。

 

台灣新創讓他振奮的同時,他也發現自己看好的這塊土地在國際新創舞台上,能見度幾乎是零。

 

「沒有人覺得台灣市場大到可以舉辦大型新創活動。」談及至此,他的眼角魚尾深深皺了起來,「我其實想更早辦,但我要先證明台灣有好的startups(新創)!」

 

募資來不及  被行銷戰打敗

 

台灣創業家有潛力,但台灣創業生態系不成熟;針對這一點,黃立安有深刻的體悟,他就曾在台灣狠狠跌了一跤,那一回的投資失敗,慘痛到讓他幾乎不願意回想。

 

二○一二年,黃立安募集了一百萬美元,想在台灣開設手機遊戲代理公司。當時的他並不是創業新手,早在○八年,曾與其他三人以三百萬美元,共同創辦美國遊戲代理公司GameSamba。那時,他就注意到在台灣遊戲市場的熱度。

 

「那時候Audition(尬舞)在台灣很紅,我們帶來美國,做得不錯,後來GameSamba公司股份賣給投資人。」時隔四年再次創業,黃立安看準手機遊戲未來的崛起潛力,談好了三個遊戲,算好每個遊戲約花十萬到二十萬美元做行銷,但簽了約、要發臉書廣告時,原本當初算好新台幣十五元可以吸引一個用戶下載遊戲的成本,悄悄漲成兩百元。

 

有大公司支持的日本、韓國、中國的手遊爭相湧進台灣,他們出得起這筆錢,但黃立安出不起,僅僅一年時間,公司就關門大吉,虧了八十萬美元。

 

「如果我更聰明的話,募到一百萬美元當下就應該還給股東,因為我那時已經知道行銷費用開始往上漲。」當時,黃立安的小女兒剛出生,他本該開心,卻挫折無比。

 

創業的本質,就是在大大小小的失敗中累積成功。在美西落地生根的黃家,似乎都走過同樣的路。他的堂兄黃立成創辦M17,靠著直播風生水起,但過去也不乏遭遇投資失利的經驗。

 

捨棄演藝路  專心家族事業

 

「我們家應該有創業的DNA吧!」黃立安笑說,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幫忙父母批發玩具到中南美洲。年僅十六歲的他,就得對墨西哥客戶哇啦哇啦地講起西班牙語。

 

黃家父母用絨毛娃娃打拚的事業,營業額規模達到兩千萬美元,沃爾瑪及中南美洲大型玩具批發商都是黃家的客戶。有趣的是,即使黃家早已將公司轉手賣人,一○年還曾經爆出這家公司貨櫃裡的絨毛娃娃,被拉丁美洲毒販當作洗錢的白手套,負責人因此遭判刑,其出貨量之大可想而知。

 

黃立安人生第一次創業,是拿了父母的庫存貨到購物商場擺攤。

 

那時大學畢業的他,還在找尋人生方向,擺攤賣玩具只是其中一個選項,看著弟弟黃立全(Edward)和堂兄成立「麻吉」嘻哈樂團的演藝路多彩多姿,於是他也買機票飛回台灣,參加廣告演出、學習中文,進入新創公司當起硬體測試工程師。

 

蠟燭多頭燒的結果卻是多頭空,沒法專注做好一件事。黃立安看清自己低調的個性,不適合演藝圈,買了第二張機票,回洛杉磯乖乖進入家族事業,負責墨西哥市場。很快地,他發現自己在經營管理上的不足,決定到西班牙唸MBA,並認識了太太董怡佳。

 

歷經創業成功、失敗,熱愛挑戰的黃立

 

安體認創業艱難,他心想若是可以扶持創業者,是不是更高層次的挑戰?因此,他將興趣從創業轉往創投,開始研究台灣的新創。

 

過了三十歲,黃立安的大半輩子仍在台美兩地之間來去不定,直到一個日本人出現,才有了改變。

 

一三年起,黃立安轉而在能率集團的創投部門負責找尋案子,但兩年下來,他提出的APP、內容新創等網路創業案子幾乎件件被駁回,只有設計電商Pinkoi過關。傳統產業起家的能率,對網路新創投資的謹慎,讓黃立安不免氣餒。

 

 

瞄準台灣新創  看好M17直播

 

那時,一位朋友推薦黃立安給IVP共同創辦人田中章雄,田中○七年就曾經協助Adobe集團投資KKBOX,對於台灣網路新創公司產生極大興趣。兩人見面後,幾乎一拍即合,黃立安幫田中找尋值得投資的台灣新創案例,「看了一年多,Akio(田中)說不如你加入我們吧!」

 

黃立安帶著IVP投資了Pinkoi、影音串流平台KKTV、虛擬貨幣公司MaiCoin、堂兄黃立成的M17、音樂社交平台MixerBox等。

 

Pinkoi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顏君庭回憶,「那時候團隊還只有十個人,就收到他的信。」當時,Pinkoi並無募資打算,「他寄了第三封信,我才回覆。」

 

田中、黃立安兩人與Pinkoi團隊第一次會面,就直搗核心,討論Pinkoi未來在亞洲市場的布局,讓顏君庭印象深刻,「他們的想法很國際、非常數據導向。」至今,黃立安與田中兩人仍持續即時提供Pinkoi團隊實務建議。

 

黃立安從不覺得台灣新創會輸人,甚至可以拿到中國、韓國、美國的國際擂台上,和強手比拚。追問他為什麼?「台灣的DNA都是要出海的。」他笑著說,IVP資金主要投資A輪(編按:新創募資順序依序為天使輪、種子輪、A輪、B輪、C輪等),是新創公司擴大市場第一步需要的資金,團隊一開始必須要有經營海外市場的想法。

 

這並不代表黃立安對台灣新創的標準放寬鬆了。M17雖然有堂兄加持,他從創辦之初就緊跟進度,但並未展現投資動作,待M17團隊摸索出經營直播門道、衝出暴增流量,他才啟動投資。如今,M17是他最看好成為台灣第一家獨角獸的新創公司,「現在17是日本直播市場第二,給他們一年時間成為第一,估值就有機會!」

 

台灣新創的質量雖好,但他也提醒創業者,英文、行銷敘事能力,都是目前新創團隊普遍有的硬傷。如果新創團隊上台簡報,故事說得不好,就難以再拉回創投的目光。

 

今年,IVP預計新增的基金規模達一・五億美元,將投資於AI(人工智慧)、物聯網、加密貨幣、媒體內容等新創公司。

 

在找到自己和台灣新創圈的方向後,今年四十歲的黃立安,又有新的挑戰,要開始忙碌了。

 

 

黃立安

出生:1978年

現職: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合夥人

經歷:GameSamba共同創辦人、Abico VC合夥人

學歷: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亞裔美國研究學系、西班牙IESE商學院MBA

延伸閱讀

網路直播自殺 正妹流行「自殘」?

日前傳出網路正妹柔寶寶在網路上直播平台「17」上直播自殺過程,年輕人自傷、公開「自殘」的狀況,在很多國家都愈來愈嚴重,洋蔥醫師的門診中也經常看到類似案例;這些案例以女孩居多,兩邊手腕上密布許多非致命性傷害的一條條殘疤。

網紅教戰!第一次直播就暴紅

網路直播盛行,每個人都有機會從素人變網紅。 只靠一支手機,就能被全世界看見,也能帶來百萬年薪、千萬業績。

486先生開發直播,衝10億營收

未來,每個網路店家都能擁有自己的直播頻道,隨時叫賣自己的商品。「大家以為直播只是打打屁,其實,它可以把購物電視台搬到你面前,而且還多了即時互動。」憑一己之力,滾出上億元營收的電商名人「486先生」陳延昶,以銷售家電為主,今年營收上看十億元,打從五月初開始,他就發現直播的威力。

這家公司,讓S.H.E、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瘋直播!

什麼樣的直播平台,讓S.H.E、林宥嘉、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直播?由「約會神器」起家的中國交友平台「陌陌」,成功搶到直播爆發熱潮,並開發多樣、吸睛的直播節目,吸金功力十足。

電競賽事熱 直播商機大

多年前,電子競技(eSports,簡稱電競)是電玩遊戲玩家的一個社群,經常齊聚一堂玩起「絕對武力」(Counter of Strike)、「決勝時刻」(Call of Duty) ,以及「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等遊戲。